首頁 -> >> -> 魅力漢中 繁體  簡體 

 


二千年前古人如何鑿穿秦嶺修建古棧道

2006-06-05 16:40:23
華夏經緯網

稅曉潔

  漢中市北十多公里,褒河出秦嶺處,現在是個大水庫,我國乃至世界上最早用於交通的人工隧道沉睡水底。《石門銘》記述其往昔盛況曰:“穹窿高閣,有車麟麟。鹹夷石道,駟牲其骃.千載絕軌,百輛更新。”,“石門”之名來自皇帝詔書,可見這在當時也算一件大事,時在東漢明帝永平四年(西元61年),差不多兩千年前的事情了。

  石門是古褒斜棧道的一部分,先民們在二千年前怎樣打通這個隧道的?文獻有高度概括地記載:“積薪一炬石為坼,錘鑿既加如削腐”。

  石門聲名遠播,不在於這個利用岩石熱漲冷縮物理特性創造的世界第一,而是石門隧道內壁以及南北山崖間總計百餘種摩崖石刻。當年修建褒斜水庫時,有一部分文物被搬遷到了漢中市博物館,著名的就是“石門十三品”,現為國家一級文物。中華書局版《辭海》封面二字,即從其中《石門頌》所拓。當年石門建成後,凡遇棧道通塞、修葺之事,歷代過往的文人騷客、達官顯貴在感慨之餘,常就地題刻以抒懷,留下被後世稱之為“人類共有的歷史文化遺存”的“多晶體的文化珍品”。專家說,這些摩崖摩石刻代表了我國古代書法演變的重要階段——由篆而隸。從中,可窺見篆體之遺風、漢隸之神韻、楷書之先河,可稱書體演變的天然教科書,被譽為“國之瑰寶”和“書法寶庫”。

  ——這幾乎是貫穿漢江的十余條古棧道中,被保存的最好的文物了。更多的遺跡,大多在修路築壩時被炸毀或者沉沒荒野。棧道——這已經是個漸漸被人們所淡忘的名詞了。也難怪,多少年前的事兒了。現在大家要忙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那有功夫去理會這個沒有多少經濟價值的話題呢?沒人的時候,獨自心平氣和地想想:現如今,看得見的天上飛著飛機,看不見的天上有宇宙飛船,人可以行走的地下,跑著火車汽車拖拉機,互聯網已經把整個地球變成了一個大村莊……棧道這種原始的交通方式退出歷史舞臺,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們,每個人,所有人,以及人們所創造的一切,又有哪個能抗拒冥冥中的那個自然規律呢?

  塵煙漫卷,大江日復一日滾滾東去,或悲或喜的人間活劇一幕一幕上演,一切都在流走,一切又都在回來,一切都在改變,一切又都沒有變。然而,沿漢江漂流,棧道的遺跡總是不斷撲面而來,躲也躲不開,就象一個忽而朦朧忽而清晰的幽靈,總在不斷地往人的血液中注入烈酒,總是攪得忽而四體澎湃心神不寧數不清自己的脈博,忽而弄得人獨坐寒秋斜對夕陽不知是愴然還是悵然……已經很久的事情了,總還是無法擺脫,無法視而不見。

  畢竟,那堮I葬著我們的祖先,埋葬著我們的過去。那埵釩雃h與我們有關的溫情脈脈的、鮮血淋淋的有趣的事情。那堛漱@切,不光是我們並不遙遠的先人的,也是屬於現在的我們自己的。誰能說清我們對我們的祖先所知多少?我們對於我們自己所知多少?

  莽莽秦嶺分界我國南北氣候,巍峨挺拔,高峻險陡,棧道的選線大多是在羊腸小道的基礎上因水而成,沿著河谷前進。分佈于河谷近側的道路,因遠古時無水文資料,每遇洪水常被淹沒。於是,就只有將路基逐漸升高。年復一年,越升越高。如褒斜道南段漢魏時下游高約8米,中游高約5米,上游高約2至3米。隋唐以後,谷口一段已高達20至30米了。至明清,谷口一段高70至300米,中段也達30至70米了。

  有此地方,僅升高路基還是不行,這時,真正的“棧道”出現了。何謂棧道?諸葛亮先生總結說:“其閣梁一頭入山腹,一頭立柱于水中”;又一古人顧祖禹說:“緣坡嶺行,有缺處,以木續之成道,如橋然,所謂棧道也”;今人郭榮章先生說:“何謂棧閣,即在陡峻的山崖間,鑿石架木,下撐以柱,上覆以板所構成的通道”。

  從現有的考古資料分析,古棧道大致以如下幾種形式建成:一種為在離河床不太高的懸崖峭壁上鑿出橫洞,穿以橫木為梁,並在相應的河底岩石或巨石上鑿出豎洞,插以豎木作為橫樑中一端的支撐,然後在橫樑上鋪上木板成道。壁孔多鑿在枯水季節常水位以上8、9米處,橫洞深近1米,橫樑的孔外長度約6米,路寬5米多,可以容納兩輛車或兩乘轎車並行或迎面通過,這種方式後人稱“標準式”;另一種為“斜柱式”,就是如果棧道離水面較高,不能在河床上立柱,則在路下的懸崖上鑿斜孔,孔內立斜柱以支援橫樑,斜柱的作用與立柱相同;還有一種“無柱式”,即在陡壁地段,難以用斜柱支撐,距河床又高又不能豎立柱的時侯,則修成僅安橫樑的棧道。

  為了保障安全,在棧道靠河身的一側,有的還裝有欄杆,以防人馬車輛不慎墜入河中。有的地方還在棧道上加蓋頂棚,防止崖壁上土石下墜砸傷來往人畜。有頂棚和欄杆的棧道,遠遠望去好象一長串的空中樓閣,故古人又稱為“閣道”。橋梁是橫水而過,棧道是傍水而行,棧道中有時也有上加蓋頂棚的橋梁,所以古人也稱棧道為“橋閣”。

  秦巴山中的古道只有在穿越河流的狹谷地段,才在懸崖陡壁上修棧道。在褒斜道和石牛道中,棧道的里程約佔全程的五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其餘是土石路。不同道路棧道所佔比重稍有不同。

  修築棧道頗為費工費時費力,而且以木結構為主的棧道耐久性較差,所以自唐朝以後,棧道逐漸被碥道所取代。如褒斜道南段,北宋時有棧道5800多間(間,指兩橫樑間距,約3米),元代減為2800多間,明初尚存2200多間,至清代已幾乎全被“碥道”所取代。

  “碥道”是在有坡度的崖壁上削坡鏟石築成的土石路。用鏟鑿下來的石塊還在路下坡上砌成石晼A內填土石以加寬道路。為防止車馬墜入道外,石朁鼎僭炙X路面,其高出路面的部分稱為欄馬晼C為建碥道要尋找有坡度的山崖,需繞山取途,並且要隨坡上下、削崖、砌岸、鋪石、填土以成碥道。所以碥道不像棧道那樣平直近捷,里程要長,坡度有增加,但比棧道經久耐用、安全,且維修省工。

  棧道時常會受到山地各種自然力量的侵襲,如暴雨、山洪衝壞路基,溜山滑坡堆塞道路等等。但對棧道最徹底最殘酷的破壞,卻每每正是我們人類自己。千百年來,棧道修了毀,毀了修,修了再毀,毀了再修。我們僅僅看看漢代的褒斜道,就令人感慨不已,興興廢廢,也堪稱世界之最:楚漢相爭時,劉邦為消除項羽的猜疑,入漢中時一把火燒了褒斜道;漢武帝時為漕運關東糧食到長安,又“發數萬人作褒斜道五百餘堙芋F東漢明帝永平四年(西元63年)“詔書開斜,鑿通石門”此次修復橋閣623間,大橋5座,恢復道路258華里,還修葺了沿途的郵驛亭、徒司空(管理型徒的公署)及縣署等建築物64所;但四十年後,由於“先零羌、滇零稱天子北地……南入益州,殺漢中太守董炳”而使“橋梁斷絕”,褒斜道衰廢。形勢稍一安定,新的漢中太守楊孟文力請修復褒斜道,“帝用是聽,廢子(午)由斯(褒斜)。得其度經,功飭爾要,敞而晏平”;到了東漢末,曹操南攻張魯時,張魯于西元191年又燒燬褒斜棧道;215年曹操降張魯,留夏候淵、張頜屯兵漢中,為保證軍需和聯絡,又予修復;228年春,諸葛亮首次北伐,派趙雲、鄧苓據箕谷。趙雲在斜谷兵敗時,再復燒棧閣;229年,諸葛亮又予以修復;234年,諸葛亮最後一次率軍出斜谷北伐失敗,魏延與楊儀之間矛盾激化,帶領部下先入斜谷向漢中撤退,過後燒掉棧道,以斷楊儀退路,棧道受到嚴重破環;之後,263年,魏並蜀後,魏蕩寇將軍李苞率兩千兵丁、木工、石工修復褒斜棧道,因時值隆冬,下水立柱困難,修復後有梁無柱,成了一條極險之路;西晉太康元年(280年)晉伐吳時,再修;後“八王之亂、晉室南遷,斯路廢矣”;507至今509年,褒斜道改道重修,廢棄原來沿斜谷而修的棧道,改為由褒谷到回車約三百華里的新線所取代。褒斜道這個名稱唐、宋繼續沿用;西魏恭帝元年(554年),這條危險路徑又被樂熾所焚。同年9月,崔猷再行修復;唐代已不循古褒斜道,改由褒城起,走鳳州線。唐宣宗大中三年(849年)又命節度使鄭渥開文川路,該路即循古褒斜道。大中四年又廢;宋至明、明清,亦由褒至鳳,出散入秦,合陳倉道;從歷史記載來看,褒斜道最後一次大規模修整,為康熙三年賈漢復所為。

  褒斜道盛時,其熙熙攘攘和快速、安全、舒適的情景令人嘆為觀止,唐人劉禹錫曾這樣描述:“棧道盤虛,下臨鹹爾呀,層崖峭絕。柄木亙鐵,因而廣之,限以鉤欄。狹徑深涇,銜尾相接,從而拓之,方駕從容。急宣之騎,宵夜不惑。郗曲淩層,一朝坦夷。……繇使行者忘其勞,吉行者余其軀,孥行者家以安,貨行者肩不病,徒行者足不繭,乘行者蹄不剜……”中國漢中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