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魅力漢中 繁體  簡體 

 


楊貴妃亡命儻駱道?

2006-06-05 16:39:56
華夏經緯網

作者:稅曉潔

  沿漢江上行到陜南洋縣,購票參觀據說是世界最珍稀的鳥兒朱鹮,沒甚感覺,還戒備森嚴到讓人甚至產生對立情緒,又得知原來此鳥日本人最喜歡,一下子覺得面目猙獰,興味索然,便早早去走古棧道。

  諸條古棧道中,儻駱道最靠近秦嶺主峰太白山,是最便捷也最艱險的一條,其南口曰儻,在陜西洋縣儻水河口,北口在陜西周至縣西駱峪,故名。出了西駱峪不遠,就是灑家老家,童年印象堙A曾在西駱峪不知是何年代的破土城上奔跑嬉戲,破壞文物。秦嶺橫亙中國中部,被稱為華夏龍脈,最高峰太白山海拔3767米,是南北氣候的分水嶺。大致而言,秦嶺以北為黃河流域,其南就是長江流域了。《水經注》載:太白山“于諸山、最為秀傑,冬夏積雪,望之皓然。”

  儻駱道長約四百八十華里,途中要翻越太白山周圍的五、六座分水嶺,人煙稀少猛獸出沒。詩仙李太白《蜀道難》雲:……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嵋顛。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石梯石棧相鉤連……難以考證他老人家是不是走過儻駱道?百姓們卻是至今還把他當作太白神仙供奉,為三太白。史書上倒是鄭重記載了李白時代走過儻駱道的幾個名人:西元784年,大唐德宗建中年間,德宗皇帝李適的大女兒唐安公主走出秦嶺大山,過了儻水河口不久,就不堪艱險暴病而亡,年僅23歲,洋縣城西20公里馬暢鎮現存唐安公主墓。是年,大詩人白居易12歲,離他在日後在儻駱道北口的周至縣做主管政法的縣官,還有數十年。

  唐安公主是隨父親躲避兵變而逃亡的,百年之後,大唐盛世還有一位皇帝僖宗李儇,因為差不多的原因,也從儻駱道亡命奔逃,《舊唐書》載:“廣明元年(880年)庚辰朔、辛巳,賊據潼關……是日,上與諸王、妃、侯數百騎,自子城含光殿、金光門出幸山南。文武百官不知,並無從者,京城宴然……”皇帝做成這樣,千年之後我等草民除了覺得惶惑不解,興趣其實不大。我更感興趣另一位正史上沒有,但可能真從儻駱道逃亡過的名女人——楊貴妃。民間有傳說,唐玄宗天寶十五年(756年)在陜西興平馬嵬坡上吊的,只是一個替死鬼。玄宗皇帝處理了兒女情長,從褒斜古棧道入了四川,38歲的楊玉環女士則被偷偷安排過儻駱道沿漢江達長江到揚州,後來竟飄洋過海去了日本,至今該島國的山口縣向津具半島尚存“楊貴妃故里”,留下不少古跡。有人還從白居易著名的《長恨歌》中找出這個傳說具有真實性的證據:比如“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鈿合金釵寄將去,釵留一股合一扇”等等。白居易寫下這些的時候,距事件發生也就幾十年,當事者有些還在人世,掌握實情的可能性是有的,但尚在本朝,宣傳紀律不可能允許將實情和盤托出可以想見,只好遮遮掩掩埋下伏筆,後人看不懂,那是智商問題。

  漢江兩岸的諸條古棧道中,有一條乾脆就是因為這個名女人而改名,杜牧《過華清宮》絕句“長安回望繡城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說的就是這件事。荔枝道,原稱間道,楊玉環嗜食荔枝,朝廷遂在四川涪陵建優質荔枝園,並修整四川涪陵至長安的道路,取道達州(今四川達縣),從陜西西鄉快馬入子午谷,至長安不過三日,進呈貴妃的荔枝猶新鮮如初。杜甫曾對之嘆曰:“百馬死山谷,至今耆舊悲”。杜甫在儻駱道也寫過一首詩:“二十一家同入蜀,惟殘一人出駱谷。自說二女齒背時,回頭卻向秦雲哭”,令人唏噓。

  那個年代的遺跡在人煙稠密處照例已經看不到什麼了,廁所瓷磚堆積的建築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正浩浩蕩蕩淹沒一切,洋縣現在是個偏遠地區,還算稍好,城中央有一個唐代古塔,正被圈起來在周邊搞“開發”。開明寺塔頂當地人稱原來有了不得的佛像,前兩年剛被人盜走。此盜賊也是十分不得了,怎麼到達幾十米高的塔頂作案?至今匪夷所思。塔的四週是空地,內部早已封死,仔細檢查,皆沒有作案痕跡,外部看起來也無處攀援。案發後,當地公安、文化部門是在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搭了腳手架才上去的。那麼,盜賊難道飛上去的?當地人猜想,盜賊用的可能是熱氣球?然而發射一個熱氣球飛來飛去那麼大的動靜,能不被人發現?這從盜竊技術上講也是不現實的。留下一樁懸案,成為人們茶余飯後的熱門話題。洋縣城邊還有蔡倫墓以及好幾個古寺,天卻熱得人心浮氣躁,這些古董斯時于我也就是個古地標,別無意義。便去找古棧道南口儻水河,離縣城不遠,過了關朱鹮的超級大籠子不久就是,修了一個大水庫,出產的魚是當地名菜,大壩上餐桌橫陳,食客如雲,古道遺跡已蕩然無存。

  棄公路,按照洋縣文博館長周忠慶先生的指點,走四郎鄉,奔向秦嶺。

  這一路,唯一的好處是極端考驗想像力,途中有古道山、支鍋石、飯菜埡、馬道梁、漢王山之類,空留下一些地名和傳說,和一般常見的丘陵地帶風物無異。快到華陽鎮的牛嶺才算看到一點像樣的古跡:一個巨大的石牛,可惜前兩年被雷劈了,四分五裂,碎片淹沒在茂密的箭竹林堙C不過,這時仔細觀察羊腸小道,能看出荒草淹沒下的一丈多寬的路基,間或還有石階梯,依稀想見當年繁盛。

  在華陽欣喜地看到巨多的棧孔,海拔增高林木茂盛,空氣也涼爽宜人,多日疲憊煩躁也一掃而光。華陽處位於兩河相匯處的一個船形盆地,河口有一石碑,不知是洪水沖刷還是另有原因,空空蕩蕩竟全無一字。

  漢中地方誌辦郭鵬老先生二十年前曾在華陽河邊的懸崖上看到過有字的東西——唐代的石刻,4行27字:“建中三年造此得意閣並回河鎮,同節度副使張大俠,石工張浚記”,現在沒了,修公路的時候被炸成碎片,不知所蹤。華陽老街的石板路已經鋪了水泥,兩邊的老屋倒還是很多。古鎮旁邊還有一個不知年代的古城遺址,殘存下來的也只有正在成為莊稼地的城晼A隨便走走,摳出一大把古瓷片……從華陽再走儻駱道就進入了長青自然保護區,這一帶的保護區眾多,國家級的、省級的、縣級的,多到我至今也沒搞清楚其各自具體地盤。進保護區,過興隆嶺,翻四十里吊溝,一路陰雨霏霏,整天彎腰穿梭在箭竹茂密的原始森林中,肉體飽受摧殘,精神極端愉悅,幾天后,走到儻駱道中段周志縣的老縣城,也是一些殘破的古跡,卻看得人疲憊不堪,便決定暫且中斷古道行程,去爬太白山放鬆一下。沒想到的是,以前的印象堙A太白山也就是自然風光和野生動物,大熊貓金絲猴羚牛之類,這一路竟然看到最多的是古佛像,比我們在南儻駱道看到的全部古跡還令人感嘆。中國漢中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