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陽,史稱“寶慶”。位於湖南西南部,南接廣西桂林市。總面積20829平方公里,戶籍人口8107576人,常住人口7071741人(2010年),為全省戶籍人口第一大市。全市轄3個市轄區、7個縣、1個自治縣,代管1個縣級市。市人民政府駐大祥區。
  更多>>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
·湖南投資程式
·投資方式
·投資程式與投資須知
·基本投資政策
·湖南招商引資政策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台資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
·關於加大招商引資力度鼓勵外
  當前位置>>人文歷史
袁也烈
2014-10-09 09:51:53    華夏經緯網

  袁也烈(1899-1976),湖南洞口人。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黃埔軍校政治部幹事,國民革命軍葉挺部連長、營長、團參謀長、參加了北伐戰爭、南昌起義和龍州起義。後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八軍縱隊參謀長、第七軍第二十師團長。1939年後,任山東軍政幹部學校副校長、抗大一分校訓練部部長、清河軍區參謀長、渤海軍區司令員、華東野戰軍縱隊司令員、山東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人物簡介

  袁也烈

  袁也烈,原名炎烈,字樹成,號映吾。曾用名袁振武、王國棟,1899年10月19日生於湖南省洞口縣袁家垅。一九二四年考入桂軍軍官學校。一九二五年考入黃埔軍校,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大革命時期,任廣東黃埔軍校政治部幹事,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獨立團連長,第十一軍七十二團營長,第二十五軍七十二團參謀長。參加過北伐戰爭。一九二七年率所部第三營參加南昌起義,1930年2月參加龍州起義。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八軍一縱隊參謀長兼第一營營長,一隊縱隊縱隊長,紅七軍第二十師五十九團團長。抗日戰爭時期,任山東軍政幹部學校副校長,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第一分校訓練部部長,清河軍區參謀長,渤海軍區參謀長、副司令員。解放戰爭時期,任渤海軍區司令員,渤海縱隊司令員,山東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1946年8月,指揮了解放德州戰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華東軍區海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司令員、政治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參謀長。1955年授少將軍銜。1960年兼任水產部副部長。1963年,擔任國家科委海洋專業組組長。獲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是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76年8月8日于北京病逝。

  原水產部副產長、黨組成員,原海軍副參謀長、海軍黨委委員,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袁也烈同志是我黨我軍很老的同志。林彪、“四人幫”妄想篡黨奪權,妄圖打倒我黨我軍一大批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對袁也烈同志製造冤案進行誣陷迫害,從精神上到肉體上加以摧殘,致使袁也烈同志於一九七六年八月八日含冤去世。在華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粉碎了“四人幫”後的今天,我們在這裡召開追悼大會為袁也烈同志恢復名譽、昭雪平反,以表深切懷念。

  袁也烈同志是湖南省洞口縣人,一九二五年參加革命,同年入黨。他忠於黨,忠於人民,幾十年來,跟隨毛主席南征北戰,不論在戰火紛飛的年代,還是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不論在國民黨的監獄中,還是在同國民黨反動派、帝國主義談判鬥爭中,始終立場堅定,旗幟鮮明,臨危不懼,忘我工作。他以自己畢生的精力,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為黨的工作、軍隊的建設、海軍的創建以及水產事業的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他堅決抵制林彪、“四人幫”推行的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不畏高壓和誣陷迫害,為保衛周總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同林彪、“四人幫”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直到心臟停止跳動。

  袁也烈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是我軍的優秀指揮員。我們在深切悼他的時候,要學習他的高貴品質和優良作風,化悲痛為力量,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偉大的社會主義強國而奮鬥。

  袁也烈同志於一九七六年八月八日在北京逝世,終年七十六歲。[

  生平經歷

  袁也烈將軍,一八九九年九月十五日(農曆)出生於湖南省洞口縣金田鄉袁家垅(今黃橋鎮大卜村)。一九○六年開始隨父讀書,一九一三年入高沙蓼湄小學(今高沙鎮中學)讀書,一九一九年受業于本村邱壽宇,專習經史國文,打下堅實的國學基礎,作文含義深刻,文筆流暢。一九二○年就讀于湖南省立甲種工業學校,一九二一年八月,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在校期間,聆聽毛澤東關於《共產黨宣言》的革命演講,接受進步思想熏陶,同同學創辦《武岡同縫隙有會刊》。以後,經常閱讀《新青年》、《湘江評論》等進步書刊,積極參加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活動,投身於反帝愛國鬥爭。一九二四年七月赴廣州,考入桂軍軍官學校。

  袁也烈(左二)

  一九二五年二月,袁也烈參與策動桂軍軍校學員起義,反對雲南軍閥叛亂。六月,加入黨的週邊織“火星社”,聯絡同學200多人,投奔黃埔軍校,編入黃埔軍校第二期,畢業後從事政治工作。加入周恩來組織領導的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被選為常任代表,開始參加無產階級革命事業。十一月,被選送到葉挺獨立團擔任第六連連長,開始了戎馬生涯。

  一九二六年五月,葉挺獨立團奉命作為北伐先遣軍,從廣東肇慶出發,開始北伐。袁也烈在北伐戰爭中,身先士卒,勇猛頑強,先後參加攻佔汀泗橋、賀勝橋、武昌城等戰鬥,連戰皆捷,立下戰功。攻佔武昌後,被提升為副營長。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敗後,袁也烈參加南昌“八一”起義。一九二七年七月,汪精衛繼蔣介石之後叛變革命,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失敗。時任葉挺部下二十四師七十二團三營營長的袁也烈,奉葉挺命令,率隊開赴南昌。七月三十日下午,袁也烈參加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四師營以上幹部會議。

  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受黨的派遣,袁也烈來到廣西龍州開展革命工作,任警備第五大隊副營長,不久任團參謀長兼一營營長。一九三○年二月一日,袁也烈在鄧小平的領導下,率部參加龍州起義取得勝利,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八軍一縱隊參謀長、中共縱隊黨委書記兼一營營長。

  一九三七年七月,袁也烈隨徐向前進入山東,肩負特殊使命,被派遣到國民黨的石友三部隊做統一戰線工作。

  一九四二年以後,袁也烈一直在山東省清河軍區(後與冀魯邊軍區合併,改名為渤海軍區)勃海軍區擔任參謀長、副司令、司令員,參與作戰指揮。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華東軍區海軍在江蘇泰州白馬廟宣告成立。一九五○年一月,袁也烈調任華東軍區海軍副司令兼參謀長。

  一九五二年,袁也烈升任華東軍區海軍司令員。一九五五年年九月,華東海軍更名為“東海艦隊”,袁也烈任政委,由陶勇出任司令。

  一九六0年三月,袁也烈被任命為水產部副部長。

  一九六二年,海軍黨委推薦袁也烈擔任海洋組組長。

  袁也烈從一九二五年六月參加革命,直至一九七六年八月逝世,獻身於中國人民的解放和建設事業五十一年整,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各個歷史階段,都做出了重要貢獻。一九七八年十一月,黨中央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強加給袁也烈的種種“莫須有”罪名和一切誣陷不實之詞,統統予以推翻,給予徹底平反昭雪,恢復名譽。一九七九年二月一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追認袁也烈為革命烈士。安葬在北京市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

  將軍軼事

   南昌起義,誤把朱老總抓起當“俘虜”

  袁也烈南昌起義時下過朱老總的槍,誤把朱老總抓起當“俘虜”。1927年7月,汪精衛繼蔣介石之後叛變革命,轟轟烈烈的大革命失敗。時任葉挺部下第二十四師二團三營營長的袁也烈,奉葉挺之命,率部開赴南昌。8月1日淩晨,隨著“砰、砰、砰”三聲清脆的槍響,南昌城媢y時槍聲大作。袁也烈部隊就像潮水般衝進敵軍營房。經過兩小時的英勇衝殺,袁也烈全殲了朱培德部的一個團,勝利完成起義總指揮部交給的任務。這時,南昌城內的戰鬥仍在激烈進行。袁也烈命令戰士在東門一線設置掩體和路障,以防敵軍逃竄。忽然,一個40多歲穿國民黨軍裝的軍官騎馬過來,袁也烈厲聲喝道:“站住!”那軍官剛翻身下馬,袁也烈就帶著戰士一擁而上,下了他的槍,然後讓副官把“俘虜”押進營房,並向指揮部報告。不一會兒,副官慌忙跑來報告,說周恩來告訴他,剛才抓的軍官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朱德。“什麼?糟糕!”袁也烈連忙跑去“請罪”。朱德哈哈大笑,用濃重的四川口音誇獎說:“你警惕性還蠻高的嘛!”三人相視,發出朗朗的笑聲。

   牢獄生涯,堅貞不屈

  1931年2月3日,袁也烈在廣東乳源縣梅花村的戰鬥中身負重傷。隨後,他化名袁映吾赴上海養傷。5月15日深夜,一批英國巡捕突然闖入他的住所,搜出黨內文件24份,袁也烈和同在學習黨內文件的桂仰之被捕。在押解途中,袁也烈機警地告訴桂仰之,敵人審訊時只說文件是袁映吾的,別的什麼都不要承認。敵人接連毒打拷問,袁也烈始終堅守秘密。兇狠的敵人當即把袁也烈打翻在地,拖進刑訊室,上電刑、坐老虎凳,妄圖逼迫袁也烈屈服。但袁也烈咬緊牙關,始終沒有暴露自己和同志們的身份。最後,敵人以“危害民國”的罪名,由國民黨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于6月29日判處袁也烈有期徒刑5年,關進提籃橋監獄。1932年7月26日,國民黨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依照大赦條例,將袁也烈徒刑5年減至3年零4個月。

   出獄後的生活

  袁也烈服刑期滿,在釋放出獄前,國民黨當局迫令袁也烈寫“悔過書”,遭袁斷然拒絕:“我不是共產黨員,無過可悔。”國民黨當局遂以“無悔過誠意”為由,將袁也烈轉押到蘇州反省院。按規定,反省期限為六個月,但直到一年以後,袁也烈才被釋放。由於袁拒不書寫“反共聲明”,院方只好同意他寫了一份“棄商就農”的志願書,將其釋放。

  釋放後,袁也烈千方百計找到了黨組織,經北方局審查,決定恢復他的黨的關係。後來,組織先後派他到綏遠、北平舉辦抗日遊擊訓練班。在北平期間,袁也烈任全國民族解放先鋒總部武裝部長,對北平各大專院校學生和進步青年進行抗日救亡教育和遊擊戰術訓練,七七事變前,在北平西山組織了為期一個月,有三四千人參加的夏令營演習。後來,受訓學生大部分轉移到各個戰場,參加到抗日戰爭中去。

  七七事變後,受黨的派遣,袁也烈到石友三部作統戰工作。在石部期間,袁也烈先後任學兵隊隊副兼遊擊戰術教員、教導總政治部主任、石友三部我地下黨師、軍、軍團工委書記

   德州談判,針鋒相對

  1946年初,時任渤海軍區司令員的袁也烈和政治委員景曉村指揮部隊北移山東德州附近,準備解除德州偽軍武裝。1月10日,國共兩黨簽署了停戰協定。2月5日,由美國、國民黨和中共三方代表組成的第十五軍事調處執行小組來到德州城東南渤海軍區司令部駐地土橋鎮。美方代表懷特中校首先以小組主席的身份說明來意,國民黨代表劉金明上校油腔滑調,硬把德州城內的偽軍稱為國軍。袁也烈走到軍用地圖前,義正辭嚴地揭露自停戰協定簽署以來,被德州城內偽軍搶掠過的村莊位置和人民深受其害的事實,並嚴肅地指出:“如果德州城內偽軍繼續為非作歹,那我們的回答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這時,懷特中校突然站了起來,盛氣淩人地瞪大眼睛,伸出三個手指說:“怎麼,你們要攻打城內的國軍?我作為一個美國軍人,敢斷定你們三個月也奈何不了他們。”袁也烈神態自若地面對著懷特,也伸出三個手指說:“尊敬的中校,你是為和平來談判呢,還是來向中國人民挑戰,我也敢斷定,如果我們用武力解決城內偽軍,請記住,不需要三個月,三天就夠了!”袁也烈像在戰場上指揮戰鬥那樣,掌握著這場外交戰的主動權。經過幾天的會談和執行小組的調處,雙方終於就如何在德州執行停戰命令達成協定。在協議上簽字的國民黨軍代表是新任德州駐軍指揮官王繼祥中將,我軍代表是袁也烈司令員。人物品格 袁也烈處處保持和發揚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他待人接物平易近人,絲毫沒有官架子。對幹部既嚴格要求,又熱情關懷。如果因為領導原因在戰鬥和工作中造成損失,他敢於承擔責任,放手讓幹部大膽工作。他對犯錯誤的幹部,總是伸出溫暖的手,耐心教育,熱情幫助。對幹部群眾的生活,經 常放在心上,問寒問暖,十分關心。>袁也烈始終保持勤儉節約、艱苦奮鬥的好作風。他的住房條件差。海軍機關有人徵求過他的意見,準備在海軍大院給他新蓋一棟住房,但他婉言謝辭了。除組織規定給予的待遇外,他從不向組織伸手。他的衣服破了補了又補,從不多領,搞特殊化。他的專車,羅加和他的小孩都沒有專門使用過。有次他的姨妹生小孩,想用他的專車送往醫院,但他還是動員他的妹夫,租了一輛小車送往醫院。他對家屬小孩要求很嚴,從不要求組織給予照顧。袁也烈獻身革命半個世紀,一貫忠於黨,忠於人民,忠於無產階級事業,工作勤勤懇懇,幾十年如一日。不論在戰火紛飛的年代,還是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不論是在國民黨的監獄中,還是在尖銳、複雜的黨內路線鬥爭中,始終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忠誠積極,臨危不懼。袁也烈在長期的革命生涯中剛正不阿,實事求是,在“文革”中遭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誣陷和殘酷迫害,精神和肉體倍受摧殘和折磨,有病得不到醫治。但他不畏高壓,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進行了不屈不撓的鬥爭,直至生命的最後一息。

  作品

  《在黃埔軍校中鍛鍊成長》、《八一的槍聲》(收錄于星火燎原普及本之八一的槍聲)、《回憶八一南昌起義》、《龍州起義與俞作豫烈士》、《苦戰七千里》、《清河平原抗日遊擊戰爭第六年戰鬥總結》、《我的歷史傳略》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