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陽,史稱“寶慶”。位於湖南西南部,南接廣西桂林市。總面積20829平方公里,戶籍人口8107576人,常住人口7071741人(2010年),為全省戶籍人口第一大市。全市轄3個市轄區、7個縣、1個自治縣,代管1個縣級市。市人民政府駐大祥區。
  更多>>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
·湖南投資程式
·投資方式
·投資程式與投資須知
·基本投資政策
·湖南招商引資政策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台資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
·關於加大招商引資力度鼓勵外
  當前位置>>人文歷史
皇城氣象說武岡
2014-10-13 12:33:12    華夏經緯網

葉夢

  資水沿岸城鎮的格局大致相同——獨武岡不同。

  我初到武岡的那天晚上,朋友邀我夜遊武岡城。于燈火闌珊中穿過金碧輝煌的皇城門,古老的街道兩邊,燈火下襬著許多賣吃食的小攤。抬頭一看,一眼瞥見孔廟古老的飛檐,在孔廟殿前有一株晉代的古銀杏,係陶淵明曾祖父陶侃手植。有護城河穿街而過,再往前走便是穿越資水的梯雲橋,橋頭有亭,紅欄金瓦,全是古典式建築。那天晚上我在街上似乎沒有看見汽車,燈影綽綽下,我產生了一種錯覺,仿佛回到了明代的岷王的皇城,好像回到了更為古老的兩千年以前的都梁侯國。穿街而過的護城河上有五座橋,係明代建築。每座橋均以龍為名,有“五龍不出城”之說。我們沿著古護城河走到化龍橋,橋上是一古建築觀音閣,偌大的廟宇建在潺潺流水之上。

  武岡的皇城氣氛不只是街道的格局,古建築的皇城風格,以及那些古橋古殿和古井古閣,讓我感受武岡皇城氣象的更確切地說是在飲食上。晚餐桌上那只黃澄澄油亮鮮嫩的烤銅鵝是武岡的頭一道名菜。果然名不虛傳,足以與京城的烤鴨媲美。一南一北,一鵝一鴨,同樣是皇城中的飲食。看來一個地方的飲食與歷史文化密切相關。

  資水流域的人都興吃米粉。長沙城中益陽城中都有一兩家老牌子的米粉店。那些粉店我都吃過,程式大致相同,熬骨頭做湯,講究一點也只是單獨炒碼而已。然而武岡人吃米粉,令我大吃一驚,他們居然會把一碗簡單的米粉弄得如此複雜,這不由人不佩服。武岡的粉不煮,只燙,不只燙一次,是燙三次,一次用開水二次是用湯。燙一次潷去湯,如此反復。武岡的米粉每一份單獨炒碼,是現切現炒,炒碼的內容極多,有豬肝、肚片、牛肉各種,佐料有香菇、雲耳、辣醬、腐乳湯以及其他叫不出名來的佐料大約十來種,大師傅單碗煸炒澆頭、單碗做湯,時不時把湯澆進碗堣斐_潷進鍋堙A澆頭湯堜韙F多種佐料,外行人看來是把湯舀進粉碗堣S潷出來,仿佛是多此一舉,殊不知這樣做的道理是把湯堛漕不斷地滲進粉堙A如此精工細作出來的粉,能不好吃嗎?

  武岡城好吃的不只烤鵝和米粉,滷菜也很有名,不論是豬肚豬蹄乃至豬耳朵豬尾巴,一律把它們鹵制得黃燦燦香噴噴。滷菜都用小車推了,玻璃罩子罩著,很乾淨,看了那些東西總覺得很勾人。

  武岡地方這麼好,難怪武岡人愛家鄉。聽說武岡籍作家魯之洛讀郭沫若的《洪波曲》,郭在《洪波曲》中提及長沙的涼薯如何好吃,魯之洛讀後頗為不服。他以為:長沙的涼薯怎能比得武岡的涼薯呢?據說當年魯之洛還給郭沫若寄去武岡涼薯數枚,並附一信,請郭老回答:涼薯究竟是哪一處的好?此事在湖南文壇流傳甚廣。

  到武岡的那天中午,果然看到了一擔擔剛出土的涼薯,還帶著新鮮的黃土,那涼薯個大皮薄,水分多,買一個撕去皮,潔白,肉質細嫩。咬一口嚼,無渣。那味道幾乎與雪梨無異。這便是武岡的涼薯了,我吃了武岡的涼薯,從此理解了魯之洛。

菜市場上,使我眼熱的不只涼薯,還有生薑,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鮮姜,一大爪一大爪的,挑著一擔擔賣。生薑顏色淺黃而白,像美人的手指,每一指尖上帶有一綹鳳仙花色的紅色,那姜嫩極了,隨便碰一下便會斷,武岡這地方的姜也不像別的地方的姜那樣蠢頭蠢腦,可惜的是這姜不能生吃又不便帶。只能望姜興嘆了。

  離開武岡的那天晚上,我坐三輪車去逛武岡的河街。從北岸賣木材的沿河碼頭街到南岸的梯雲路,走了一圈。梯雲路很窄,是石子路,不平,我們下車步行,街兩邊都是木板房子。走到梯雲路的盡頭,一眼看見了資水,頓時使我想起益陽街盡頭青龍洲的那一處河灘。此時的資水,正值汛期,江水洶洶,其水量與氣勢與下游河床窄的地段差不多。

  看過這南北兩岸的那些熟悉的沿河街,我突然感覺與武岡親近起來。千百年來是這一條資水,這惟一快捷的水上通道,溝通了沿岸各地,形成一種流域文化,由於這種文化的浸染,陌生而遙遠的武岡城對於我這個益陽人來說是那樣熟悉和親切。因為下雨,我們終於沒去成雲山,我想這個遺憾為我留下一個由頭,若是這次我將城中什麼都看遍了,下次就不會想著再來了,我希望有機會再去武岡。當然也惦記著那堛滲N銅鵝。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