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陽,史稱“寶慶”。位於湖南西南部,南接廣西桂林市。總面積20829平方公里,戶籍人口8107576人,常住人口7071741人(2010年),為全省戶籍人口第一大市。全市轄3個市轄區、7個縣、1個自治縣,代管1個縣級市。市人民政府駐大祥區。
  更多>>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
·湖南投資程式
·投資方式
·投資程式與投資須知
·基本投資政策
·湖南招商引資政策
·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台資
·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
·關於加大招商引資力度鼓勵外
  當前位置>>人文歷史
李國傑:攀登全球超級電腦最高峰
2014-12-29 09:32:10    華夏經緯網

  2008年8月,由中國工程院院士,中科院計算所所長李國傑主持研製的超百萬億次的“曙光5000”超級電腦橫空出世,標誌著中國成為繼美國之後的全球電腦系統的第二大強國。在此之前,中科院計算所,還自主創新,成功研製電腦“龍芯”系列CPU,突破了國外技術封鎖,結束了我國電腦“無芯”的歷史。在電腦領域,很長一段時間,落後的東方根本不能與發達的西方抗衡。而今,我們自豪地說:“外國人能做到的,我們中國人也一定能夠做到!”

  2008年金秋十月,李國傑院士帶著成功的喜悅,回到邵陽家鄉,出席邵陽學院建校50週年校慶。期間筆者特約採訪了這位邵陽市二中的老校友。他坦誠而謙遜地回憶了他在電腦領域不斷攀登的歷程。

  

艱難的求學之路

  李國傑早年的人生之路,荊棘叢生。他1943年出生在湖南邵陽的一個教師家庭。父親李彬卿對孩子的學習成長十分關心。李國傑自小聰明、好學,心氣較高,總想做棟樑之才。李彬卿就對他說:“你是什麼材,就做什麼用。就像一棵樹,如果你這棵樹長得不是很直、很粗,做不了房樑,還可以做犁或牛軛。”不僅如此,李彬卿還要求兒子在學習、生活上樹立一種不折不撓、勇往直前的精神。

  李國傑在邵陽市四中讀初中時,數理成績很好,但他覺得最難的是寫作文。父親卻對他說:“你不是愛看電影嗎?看過電影以後,你就把這個電影的故事寫出來。”李國傑照看父親說的去寫,真的寫出了一篇篇好文章。1957年,他以優異成績考上了省重點中學——邵陽市二中。然而,正在他立志成才,發憤讀書之時,一場政治風流改變了李國傑的命運。1958年李國傑的父親被錯劃為“右派”,下放到邵東九中,李國傑只能強忍精神上的壓力和生活上的艱苦,更加發憤苦讀,各科成績優秀。可是在參加高考時,他雖考了556分的好成績(滿分為600分),但卻被錄取到了剛組建不久的湖南農業機械化學院。原因他是“右派”的兒子,再好的成績也不能上名牌大學。李國傑碰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大挫折。由於農機學院當時還在組建之中,李國傑被安排到湖南大學機械系代培。學習不到一年,學校停辦,他被下放到冷水江鋼鐵廠勞動,當了一名火車維修工。無法預知命運的李國傑感覺自己又被潑了一盆大冷水,但他在緊張的勞動之餘,仍堅持看書學習。

  成功總是垂青那些有準備的人。1962年6月,廠婸熅玊i訴李國傑一個好消息,下放的學生可以繼續參加高考。但那時離考試只有一個多星期了,一門功課只能復習一天。李國傑帶著欣喜和猶豫,參加了他的第二次高考,並以優異成績考取了北京大學物理系。李國傑回憶說:“這次我能幸運考上北大,是搭幫劉少奇1962年提出的‘分數面前人人平等’的政策,北大來到湖南招生的老師是按分數錄取的,我至今還深深地感謝他。”

  李國傑進入北大後,由於此前的遭遇,格外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他在宿捨得床頭貼了一張自己畫的“窗口的燭光”,還抄上了“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的詩句,時常提醒自己珍惜這美好的時光。他發憤苦讀,就連中午也不午睡,泡在教室或圖書館、報刊閱覽室看書學習。北大校內有間小書店,他因為沒有錢,很多書都是站在書店堿搷鼓滿C他雖是學理工專業的,可是對文學、歷史、經濟、哲學等方面的書,也看了不少。

  這時的李國傑,以為自己可以專心攻讀了,但意想不到的事,又發生了,命運又給他開了個“大玩笑”。大學還沒畢業,“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學校停課鬧革命,學生被提前分配下放。李國傑回憶說:“那個時候什麼理想也沒有了,我只想分到一個縣的廣播站去管喇叭或是管收音機,因為那與物理有關。”但事與願違。在那個知識分子被視為“臭老九”的年代,李國傑被“發配”到貴州的一個農場接受改造。但在夜深人靜時,他又想起在1966年底與同學從北京到延安步行長征的途中看到那些抗日犧牲的無名烈士的墓碑。他心堣S平靜了,“我們有什麼理由計較個人的名利得失。”

  

有幸結緣電腦

  此時的李國傑,想念著家鄉,後來他終於調回了家鄉湖南邵陽市,在當時的無線電廠幹電鍍(後改名市電腦廠)。對這個謀生的手段,他無力也無心造反。然而,他滿腦子的智慧,也在自覺不自覺地尋找出路。是年廠堥M定研製臺式電腦,當時這種產品還是相當神秘的東西,可對於他這個北大物理系的高材生來說,卻具有巨大的吸引力。於是他自始自學、琢磨。對研製工作能說出一些道道,廠奡N決定他參加搞硬體。這種命名為“七三三台式”電腦研製成功後,得到了電子工業部的重視。後電子工業部又決定研製“154電腦”和“140電腦”。從全國各地抽調科技人員組織攻關,李國傑被選派參加研製,顯示出了他的智慧。從此,李國傑與電腦結下了不解之緣。這期間,中國的形勢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臭老九”被灑上了香水,考研也成為現實。1978年三四月間,李國傑出差北京,在火車上聽到了這一令人激動的消息。於是他匆匆準備上陣。當時的錄取比例為20:1。得知自己金榜題名時,他激動不已,考入了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院,師從我國電腦界前輩夏培肅教授。1980年美國普渡大學一位黃鎧教授訪華,要招一名博士研究生,給李國傑帶來了機遇。李國傑的導師夏培肅對他說:“我想推薦你到美國去讀書,你願不願意去?”當時他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想法與現在的大學生不大相同,他回答說:“要是兩年左右能拿個博士學位就去,如果長了,就不想去,我都30多歲了。”1981年,在導師的鼓勵下,李國傑前往普渡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從師于美國電腦界權威華雲生教授。

  

曙光初露揚國威

  1987年初,李國傑滿懷著愛國熱情,從大洋彼岸攜眷歸來,分配在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工作。1990年3月,國家智慧電腦研究中心成立,李國傑臨危受命,出任中心主任。他清醒地認識到形勢的嚴峻和任務的重大。世界上第一台電子電腦是由美國賓夕法尼亞洲大學莫爾學院的莫克萊于1945年研製成功並舉行公開表演。運算速度比當時最好的機電電腦快一千倍,因此贏得了一片歡呼聲。1976年,美國一家公司研製的電腦速度每秒二點五億次。而我國上世紀80年代中期研製的“757電腦”每秒運算僅一千萬次,這種電腦已無法走向市場。面對中國電腦領域的尷尬,深深刺痛了李國傑的心。他暗暗下決心:必須迎頭趕上。他清楚地認識到這是一場高科技領域的艱巨攻堅,是國際高尖技術激烈競爭中的“奧林匹克項目”。我們只有一個選擇:奮進與成功!

  國外電腦公司開發新一代產品時,動輒投入資金幾億、幾十億美元,一次最大的投入換取最快的新產品週期,我們中國缺資金、缺人員,有的只是年輕學子們的一腔報國熱情,李國傑在中心門廳挂出一橫幅:“人生能有幾回搏”。表示他與同伴們不達目的勢不罷休的雄心壯志。李國傑帶領研究開發中心的全體夥伴,進行全“封閉式”的攻關。1993年5月,“曙光一號”成功研製出來了,每秒運算速度為六點四萬億次,達當時世界先進水準。1994年初,“曙光一號”在長沙經受了一次別具一格的“洗禮”。當時,李國傑得知湖南的郵電管理系統項目正在進行國內招標。為了不錯過這次顯露身手的機會,李國傑決定從武漢大學軟體基地緊急調運一台正在使用的“曙光一號”參加演示。工作人員將未裝箱的電腦直接放在一輛小麵包車上。不料,車子在途中顛倒在一個大坑堙A“曙光一號”也摔倒了。這麼精密的高性能機器能否經受這樣的摔打?車上的人都憂心忡忡。車子抵達長沙後,隨車護送的同志一見到李國傑就十分抱歉地說:“曙光一號可能摔壞了。”李國說,“接上電源試試吧。”結果一開機,運行正常,安然無恙。“曙光一號”在長沙引起了轟動。

  1994年春節茶話會上,江澤民總書記與李國傑親切交談,對他研製成功“曙光一號”表示熱烈祝賀,勉勵他不斷攀登,再鑄輝煌。同年,“曙光一號”獲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特等獎。

  隨後,“曙光3000”巨型電腦作為向新世紀的獻禮又問世了,它的運算速度已達每秒四千億次,為當時全國之最,與國外最新巨型機的差距已經不是很大了。在“曙光3000”電腦成果彙報會上,時任科技部部長朱麗蘭深有感觸地說:“前些年,我國一個部門到美國去買電腦,人家愛理不理的,價也很高,而且買到的也不是很先進的東西。現在我們有了高性能的曙光機,外國對我們客氣多了。”著名科學家王大珩參觀曙光機之後,感慨地說:“曙光高性能電腦的作用,不亞於兩彈一星。”

  在成績面前,李國傑始終保持清醒頭腦,他指出,雖然我國高端電腦已有較好的基礎,研製生產水準也高於歐洲各國,但我國高端電腦在應用水準上與世界科技強國至少相差十年。如何處理好技術研究和產業化應用“兩張皮”的關係,是我國IT技術創新過程中所面臨的一個老問題。

  隨後,李國傑領導的計算所按照國家“863”計劃的要求,又向新的高度發起了衝刺。2004年6月29日,國家科技部在人民大會堂宣佈:“國家863計劃重點項目——超級電腦‘曙光4000A’實現了每秒10萬億次運算速度的技術和應用的雙跨越,成為國內計算能力最強的商品化超級電腦,並首次躋身世界超級電腦500強前10名”。2008年8月,超一百萬億次的“曙光5000”超級電腦研製成功,橫空出世了,它標誌著中國成為世界上繼美國後第二個成功研製超百萬億次的超級電腦強國。有人打過比方,如果普通電腦的運算是人走路的速度,那麼,超級電腦運算速度就是火箭的速度。

  

自主創新“龍晶片”

  李國傑在研製曙光電腦的初期,我國電腦所需的核心技術晶片,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價格昂貴。這位科技界的勇士,下決心要研製出中國自己的晶片。他率領計算所的科技鬥士,向這一關係中國資訊領域的核心技術發起進攻。2001年,計算所開始研製CPU晶片時,網上有人嘲笑:美國幾十億美元的投入,有幾千上萬人在做晶片,你們投入只有幾千萬,幾十個人在做,你們也想做出晶片,無異於小孩“玩過家家”。李國傑面對困難,在有些人看來不完全具備條件的情況下,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另辟蹊徑,決心走出一條有中國特色的科技創新之路,努力拼搏。就在黨的十六大召開的前夕,中科院計算所在人民大會堂隆重宣佈:“龍芯”一號研製成功了。中國人曾經視為禁區的通用CPU領域實現了零的突破,結束了中國“無芯”的歷史。

  中國的“龍芯”人,在歡慶成功的同時,又發起了對“晶片”研製新的攻關。面對進口晶片的昂貴,把降低制做成本,做為新的攻關目標。要讓中國的大多數人買得起電腦,這就是創新要為民。2007年,龍芯2F研製成功了。其性能與進口同類型晶片相當,但能耗只有3-5瓦,為進口晶片的十分之一。

  隨後,李國傑,又向自己提出了一個新的奮鬥目標,他同一些專家共同研究,要在中國建立一個全世界最大的資訊網路,名叫“龍網”,要在中國實現近八億人上網。建立龍網的目的,不是用來發點短消息、QQ對話或網路遊戲之類,最主要的是用來提高全國人民的素質,通過網路提高人們獲取知識的能力。龍網要簡單易用,使用方便。現在電腦科技勇士,正向這一宏偉目標奮進。我們相信,實現這個夢想,一定不會遙遠。

  

父慈妻賢助成功

  李國傑留學美國,父親多次寫信敦促:“你的根在中國,學成一定回國,報效祖國”。李國傑遵照父親的教導,謝絕美方多次高薪、要職的聘用,于1986年底,攜眷從大洋彼岸回到祖國,當他在春節回家探親時,他的父親已辭世數月了,面對父親的遺像,他悲痛不已。責怪母親為什麼在父親病重時不早告訴他。母親含淚說:“你父親不準啊!怕耽擱你的科研!”

  李國傑的愛人張蒂華, 1966年,她分配到邵陽市無線廠工作,後與李國傑結為伉儷。李國傑深情地說:“我讀研究生時,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我把家務全部交給了愛人,她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他1978年在參加研究生復試途中給妻子寫了一封信,信中說:“我事從來萬般險,自古瓜兒苦後甜。”過去的苦讀換來以後的甜。李國傑的人生道路驗證了這一富有哲理的詩句。

  有人覺得很奇怪,一個院士的妻子,文化程度卻只有高中水準,差距太大了吧?李國傑卻平靜地說:“感情不是光靠文化程度決定的。”他認為自己的妻子稱得上是真正的賢妻良母,整天為孩子操心。現在兒子已經學成參加工作,女兒在美國留學獲得博士學位。李國傑去美國出差時,去看女兒,諄諄教育她,學成之後,要回祖國工作。女兒遵照父親的囑咐,也已回國工作。

  李國傑深情地說:“是父親的教育和妻子的輔助,才使我有了今天的成就。兒女的成功也讓我感到欣慰。”

  

原載《名人傳記》2009年第7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