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2日
 
·投資環境良好
·產業優勢突出
·區位交通便捷
·歷史文化深厚
·自然資源豐富
·舞鋼:環境優越 交通便利
·魯山:山川秀美 資源豐富
·寶豐:物寶源豐 文化厚重
·葉縣:燦爛古城 魅力鹽都
·郟縣:資源獨特 物產富饒
·韓棱
·顏真卿與元結碑
·劉累
·沈諸梁
·墨子
·平頂山市文化藝術
·曲劇
·馬街書會
·中國魔術之鄉
  當前位置>>旅遊資源
一條經過平頂山市區的古長城
2015-01-30 12:30:21    華夏經緯網

    ○李典芳

    位於我省濟源市區的濟瀆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堶惘酗@段唐代用沙土築起的幾米長椈嚏A它被作為珍貴文物嚴密保護起來,上下玻璃封罩,外有柵欄圍護。無獨有偶,福建武夷山中朱熹曾經講學的地方,也有一段南宋土晼A作為重要文物嚴加保護,以示那媥史的厚重。然而,在我市市區北部的山嶺上,一段長達幾百米的古城棡挾M在目,它不是宋暀]不是唐晼A附近民間歷代相傳稱它“分境嶺”,它是已有兩千四百多年曆史的戰國初期的古長城。

    這條長城的考察與發現過程,作為河南省社會科學研究的重點課題,被專家組評審為2005年優秀科研成果、特等獎。筆者的論文《河南省戰國魏韓邊界長城遺跡的實地考察》在《中原文物》2007年第五期發表後,引起學界高度重視,被多家刊物轉載。

    裸露在市區北部山嶺上的這段長城,坐東朝西,臨近陡崖,內側土石堆築,外側條石壘砌,局部還有兩米多高。經過兩千多年的陽光曝曬風雨侵蝕,壘石已棱角鈍圓,顏色赭褐,石塊間縫隙完全彌實,更顯滄桑、古樸與厚重。局部的水土流失,可見其築于原始土層之上,原來不知它是何物的村民扒開壘石造地,更讓它敞開胸懷,我們去觀察研究。分境嶺從它的南端筆直地跨九里山過湛河經市區向北伸向遠方,它與禹州西境的“長城”、新密登封交界的“邊晼芋B新密滎陽接界的魏長城、衛輝西境的邊梴迭B林州境內的堤嶺形制相同、走向一致、首尾照應、互為銜接。經研究確認,它就是築于春秋戰國之際的魏韓邊界長城。

    時間回溯到春秋末年,五霸之一的晉國,大權旁落到智、韓、趙、魏四家大臣手中,智家勢力最強。智瑤向韓家勒索土地,韓家不敢不給,又向魏家要地,魏家也不敢不給,當向趙家索地時遭到了拒絕。西元前455年,智瑤脅迫韓魏兩家出兵攻趙,答應滅了趙家共分趙地。三家軍隊把趙家的晉陽城圍得水泄不通,趙家堅守不出。到第三年上,智瑤引汾河水灌城,城晱u剩三版(築土晱峈漣赤O)之高就要淹沒,智瑤得意地說:“原來河水可以滅國。”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韓魏兩家城皆臨水,都擔心智瑤居心叵測。趙家在城毀之即,派大夫張孟談墜城潛至韓趙兩家遊說,他說智瑤專橫跋扈,恃強淩弱,貪得無厭,今天他索要土地給了他,明天再索要怎麼辦?他說滅了趙家平分土地,誰敢保證他說到辦到?即使真的分給你們,誰敢保證他不會再讓你吐出來?不如我們三家一心,滅了智家為晉國除一大患,平分智家土地,我們三家共掌晉國事務,大家和平共處天下就太平了。一席話說動韓魏倒戈向智,結果是水灌智家軍營,智家被滅,實現了歷史上有名的“三家分晉”這一劃時代的重要歷史事件,中國歷史從此由春秋爭霸變為七強爭雄而進入戰國時代。

    分境嶺就是分晉後不久沿著魏韓東部邊界築起的魏韓邊界長城的一段。這條長城南起我市南郊的沙河北岸,翻擂鼓臺山過汝河向北延伸,經禹州、新密、滎陽,跨黃河、上太行直達豫冀交界的漳河南岸,全長約380公里。是它在東西向的沙河跟漳河之間劃了一條南北連線,形成一個“工”字,我們可以看出,連線以西是韓,以東是魏,上橫以北是趙,下橫以南是楚,而秦在韓之西,燕在趙之北,齊在魏之東,戰國七雄的地域格局一目了然(當時魏的都邑在今山西運城附近,黃河大轉彎一帶有魏一片地方)。這也正是發現、研究和保護這條長城的重要意義所在。

    前面提到的有著兩千多年曆史的壘石砌面長城棸憿A就位於今屬寶豐縣李莊鄉的賀溝村東山嶺上,一位叫張來福的村民用自己開墾的菜園和打糧的曬場把它保護起來,現在他知道那是古長城,就更加自覺地去保護,成為一名積極進行長城保護的志願者。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建設開發加快,地表面貌不斷改變,長城會隨時遭到破壞,希望保護這段長城的不止張來福一個人。

    這條長城究竟是誰人所築,史書沒有明確記載,但用排除法可以鎖定,這應該是西元前445年即位,具有雄才大略的魏文侯的大手筆,他在位50年中多有建樹,使魏國由弱轉強。當三晉尚未列為諸侯時,魏國面臨秦、齊、楚等強國的包圍,處於四戰之地,形勢極為不利。魏文侯為求長治久安,借助於本國、也是當時世界最有名的天文學家石申的天星分野學說,明修邊晼A暗築長城,既彰顯了分晉的既成事實,彰顯本國政權及版圖的合法性,突出了魏國在諸侯國中的地位,同時也隱含防韓目的。

    這條長城在古代天星分野圖上,與分天市垣二十二個星座為左右兩垣的至南線相重合,成為一條重要的地理標誌線。我們可以肯定地說,新發現的這條長城,是中國人在2400多年前,用土石標誌于地面的時間最早,長度最長,現在仍有遺跡存在的子午線。

來源:平頂山新聞網

  相關文章
平頂山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