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2日
 
·投資環境良好
·產業優勢突出
·區位交通便捷
·歷史文化深厚
·自然資源豐富
·舞鋼:環境優越 交通便利
·魯山:山川秀美 資源豐富
·寶豐:物寶源豐 文化厚重
·葉縣:燦爛古城 魅力鹽都
·郟縣:資源獨特 物產富饒
·韓棱
·顏真卿與元結碑
·劉累
·沈諸梁
·墨子
·平頂山市文化藝術
·曲劇
·馬街書會
·中國魔術之鄉
  當前位置>>旅遊資源
[鷹城訪古]東花山上牛皋墓
2015-01-30 12:31:06    華夏經緯網

牛皋像 (資料圖片)

    ○潘民中

    滍陽故城東,有一條南北走向的山崗。這條山崗南連滍水渡口宋村(位於滍陽故城東南三里遠,今被白龜山水庫淹沒),北接通往寶豐、汝州、洛陽的大道,滍陽人稱其為東花山。東花山上有一座牛皋墓,坐北面南,朝向宋村。

    關於牛皋墓,還要從牛皋本人說起。

    屢建戰功

    牛皋,字伯遠,宋代汝州魯山人,抗金名將,其故里在今魯山縣熊背鄉石碑溝村。牛皋青年時代為縣中射士,擅長騎射。

    靖康二年(1127)十二月,侵佔西京洛陽的金軍南出騷擾汝州。牛皋激於民族義憤聚眾抗擊金軍,屢戰屢勝,受到京西道總管翟興的重視,薦舉為保義郎。

    建炎二年(1128)八月,楊進率眾70萬盤踞魯山,叛宋自立,擾亂京西(指以洛陽為中心的豫西地區)。翟興命牛皋率部討伐楊進。牛皋三戰三捷,楊進部眾望風瓦解。牛皋因功晉陞滎州(今河南省滎陽市)刺史、中軍統領。

    次年秋,金軍再度侵擾京西一帶,牛皋與敵六十余戰,每戰必勝,被時任東京留守的上官悟擢升為同統制兼京西南路提點刑獄。

    建炎四年(1130)四月,深入江南追擊隆裕太后的一支金軍主力走荊門(今屬湖北)、襄陽(今湖北襄陽)、唐州(今河南唐河)、葉縣(今河南葉縣)北歸。牛皋偵得情報,遂率部設伏于葉縣北通汝州的必經之道——滍水渡口寶豐宋村,一舉殲滅這支金軍主力兩萬多人,沉重打擊了南侵金軍的囂張氣焰,在南宋抗金史上書寫下光輝的一頁。關於此戰,《宋史·牛皋傳》和《續資治通鑒》均有記載,被史家評價為岳飛朱仙鎮大捷、吳階和尚原大捷的先聲。牛皋因此再升和州防禦使、五軍都統制,正式躋身高級將領之列。不久牛皋又大敗金軍孛堇所部于魯山鄧家橋(今魯山縣辛集鄉鄧寨村),轉升京西道招撫使。

    建炎四年(1130)冬,偽齊皇帝劉豫乞師于金國,寇掠京西地區。牛皋設伏兵于要道,以逸待勞。等敵兵全部進入伏擊圈,牛皋率部蜂擁而出,前堵後截,全殲金齊聯軍,俘虜偽齊將領鄭務兒。牛皋因功升遷安州(今湖北省安陸縣)觀察使,不久又出任蔡州(今河南上蔡)、唐州、信陽(今河南信陽)鎮撫使,知蔡州,加爵親衛大夫。

    岳飛幹將

    這時岳飛受命統管江西、湖北軍務,籌劃從襄漢進軍中原,收復失地。牛皋奔赴臨安(今浙江省杭州市)晉見高宗趙構,力陳劉豫必滅,中原可復之策。為了集中兵力,壯大聲威,高宗遂將牛皋所部劃歸岳飛指揮。牛皋年長于岳飛,加之戰功卓著,岳飛為能同這樣一員猛將共事而快慰,遂任命牛皋為唐、鄧、襄、郢四州安撫使,不久又改任神武后軍中部統領,成為事實上的岳家軍副統帥。

    偽齊軍李成、王嵩所部狐假虎威,勾結金軍侵佔襄陽、隨州。岳家軍部將張憲、徐慶久攻隨州不下。岳飛命牛皋前往增援。牛皋令所部僅帶三日糧餉,糧未盡而城已克。斬殺王嵩,得降卒5000人,收復隨州。接著牛皋又乘戰勝之威,以騎兵克襄陽,敗李成,打開了北進中原的大門。

    紹興四年(1134)冬,金軍攻淮西,連破濠州(今安徽鳳陽)、滁州(今安徽滁州)。偽齊皇帝劉豫之子劉麟以甲騎8000為先鋒,兵臨廬州(今安徽合肥),江防告急。岳飛遣牛皋率兩千騎兵渡江北上,馳援廬州,自統大軍為後繼。牛皋來到廬州,臨陣呵斥金將:“宋將牛皋在此,嘗四敗金兀術,爾輩何敢進犯我大宋疆土?”金軍本來就懼怕牛皋聲威,今日聞聽此言,無不失魄喪膽,不戰而逃。牛皋率部追擊三十余堙C金軍自相踐踏,死者大半。

    紹興五年(1135)五月,牛皋隨岳飛鎮壓洞庭湖楊幺軍,于水中擒獲楊幺。南宋朝廷令牛皋出任武泰軍承宣使、行營護聖中軍統制,後改任湖北、京西宣撫司左軍統制,加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

    紹興十年(1140)金人出爾反爾破壞南北議和,重新侵佔已歸還宋朝的河南、陜西等地。岳飛命牛皋率部出師河南。牛皋所部在蔡州焚敵積聚,兵鋒直指汴京近郊,成功收復淮寧府(今河南汝南)、潁昌府(今河南許昌)。在岳家軍郾城、潁昌大破金軍都元帥、領行臺尚書事金兀術的諸戰役中,牛皋功居第一,陞官捧日天武四廂都指揮使、成德軍承宣使、提舉一行事務。

    紹興十一年(1141),宋朝廷主和派佔上風,高宗下詔撤兵議和。牛皋被迫隨岳飛飲恨班師,轉任寧國軍承宣使、荊湖南路馬步軍副總管。

    飲恨而終

    岳飛遇害後,牛皋心懷激憤,時常流露出對朝廷主和派的不滿。紹興十七年(1147)三月三日上巳節,都統制田師中宴會諸將,牛皋應邀赴宴,席間突感不適,急歸府第,遂臥床不起,中毒症狀明顯。他對身邊親人感慨:“皋年六十一,官至侍從,幸不啻足。所恨南北通和,不以馬革裹屍,顧死牖下耳。”次日卒,葬于杭州西湖棲霞嶺。

    牛皋遇害的噩耗傳回家鄉,魯山、滍陽雖已被金軍佔領多年,但鄉親們還是悄悄地按傳統儀式迎接牛皋魂魄,在其故里石碑溝和滍陽東花山上隆起了兩座衣冠冢。

    明朝建立,改天換日,旌表前賢,岳飛、牛皋抗擊金軍侵略的功績得到表彰。魯山、滍陽于牛皋衣冠冢前都豎起了墓碑,上刻“大宋將軍牛皋之墓”字樣,並在戰勝地宋村和故里魯山東關分別建起牛皋祠,每年春秋由官府派員祭祀,遠近牛姓族人也多以能來此祭掃先祖祠墓為榮。

    清朝乾隆二十八年(1763),滍陽紳民集資修葺宋村牛皋祠和東花山牛皋墓,滍陽近鄉舉人李綠園應邀撰寫了碑文《寶豐宋村宋統制牛伯遠祠碑記》,並作有《宋村牛伯遠祠》詩一首:“背峞兵捷朱仙鎮,仙人關與和尚原。有開必先古權輿,寶豐東南古宋村。……龍山腳下滍水旁,到處只用靴尖蹴。宋家統制牛伯遠,橫截中斷肆殺戮。……所以戰場人多吊,惟有宋村快憑眺。地當通衢每過此,下車來揖伯遠廟。”謳歌牛皋的豐功偉績,抒發追念之情。

    可惜的是宋村及牛皋祠已于上世紀六十年代被白龜山水庫淹沒,難尋其跡了,幸而東花山上牛皋墓遺址尚在。這也是英雄先輩為我們留下的一宗高品位的文化遺產。

來源:平頂山新聞網

  相關文章
平頂山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