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2日
 
·投資環境良好
·產業優勢突出
·區位交通便捷
·歷史文化深厚
·自然資源豐富
·舞鋼:環境優越 交通便利
·魯山:山川秀美 資源豐富
·寶豐:物寶源豐 文化厚重
·葉縣:燦爛古城 魅力鹽都
·郟縣:資源獨特 物產富饒
·韓棱
·顏真卿與元結碑
·劉累
·沈諸梁
·墨子
·平頂山市文化藝術
·曲劇
·馬街書會
·中國魔術之鄉
  當前位置>>旅遊資源
水經注:一渠清碧潤京華
2015-01-30 12:31:41    華夏經緯網

南水北調工程魯山縣澎河分水口 王慶祥 攝

    ○曲令敏

    2014年12月12日,位於南水北調渠首的淅川縣陶岔閘開啟放水,一渠清碧經河南、河北,浩浩奔流半個月,行程1432公里,于2014年12月27日抵達北京,實現了“南水進京”的偉大夢想。千余公里,百米落差,一路翻山越嶺,跨過705條河道、1300多條道路,自流到京津。若說京杭大運河與萬里長城是把一個大大的人字寫進浩闊的萬里江山,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就像挺直的中國脊梁,讓大江南北通氣連枝,譜寫的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又一段恢宏史詩……

    從1952年毛澤東提出“南水北調”,到2014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通水,時間過去了62年;從2003年12月30日中線工程開工,到清清渠水抵京津,11年彈指一揮,其間無數基層幹部付出了努力,沿線40多萬人為國家舍小家,做出了犧牲。

    數據顯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總幹渠從南陽方城縣進入我市葉縣保安鎮,途經葉縣、魯山、寶豐、郟縣4縣18鄉(鎮),于郟縣安良鎮跨越蘭河進入許昌市的禹州市,境內全長117公里。穿越大小河流、溝道113條,其中較大的交叉工程有澧河渡槽、沙河渡槽、北汝河倒虹吸等。為了這條生命之河,4596名徵遷群眾需要搬遷,13家企事業單位、67家農副業、19.2萬平方米建築需要拆遷,8292個墳頭要遷移,93708棵樹木需要砍伐,65800畝土地將被徵用,還涉及電力、通信、廣電等專項遷建線路共計1121條。

    2014年12月30日,筆者和市移民局的李慶鐸、葉縣移民局的寧建華,一起去葉縣保安鎮城寨村,進行實地探訪。城寨村與南陽境內的三里河村隔著一條蜿蜒東去的季節河溝,東去七八里,村落阡陌相望,青山如浮如畫,山下就是燕山水庫所在。往北去渠走平原,兩岸麥苗青青,田疇若砥,乍一看渠水靜緩,流速卻在每秒兩米以上。渠岸有鐵絲網攔護,逢橋就都有專人看管,沒有通行證不能進入。聽相關工作人員說,這是為了守護渠水,更是為了保護沿岸村民特別是孩子們的安全。

    在保安鎮中路跨渠公路橋頭,我看到右岸伸出三個直徑1.2米的球墨鑄鐵管,管口懸挂著紮起的帆布軟管。寧建華說,這就是燕山水庫為平頂山調水的端口。帆布軟管削減水流衝擊,讓來水振蕩而下,注入渠水中部,避免了對渠壩的沖刷。2014年,我市遇到建市以來最嚴重的旱情,多地供水告急。鷹城人的大水缸白龜山水庫水位降至死庫容以下。緊急調取丹江口庫水來濟的同時,啟動應急調水工程,鋪設4500米管道,調取燕山庫水注入南水北調幹渠,經魯山縣澎河渡槽分水口匯入澎河,為白龜山水庫增容,潤澤這座百萬人口的中原名珠。

    幹渠自保安鎮折向西北。穿越許南公路,一座新橋橫跨。為了避開與幹渠斜面交錯,公路在寨河村拐了一個大彎,村民已經拆遷過一次了。工程實施,圖紙變動,幾戶村民不得不二次拆遷。村民賈國安一家,以收廢品為生,第一次拆遷後新建一座兩層17間的框架式樓房。不到一年,剛剛裝修好,借的賬還沒還完,沒想到又要拆遷,咋也轉不過這個彎兒。聽到通知,80多歲的老母親放聲大哭,賈國安抱著頭蹲在院堣@言不發。不管鎮長、鎮黨委書記怎麼說,他就兩個字:“不遷!”

    就在這節骨眼兒上,賈國安的哥哥去世了。逝者生前與時任葉縣南水北調指揮部辦公室主任的夏保民是多年好友,夏保民義不容辭,喪事他一手操辦。這份親情讓賈國安非常感動,事後,他問夏保民:“我不搬有啥門兒沒有?”夏保民實話實說:“南水北調一千多公里,是利國利民的大工程,有啥困難咱想辦法解決,家,是一定要搬的。”賈國安說:“我們全家都指著收購廢品過日子,總不能斷了俺的生意吧?要遷,我還要門面房。現在房價漲了,一平方米750元都不夠。總得讓我把房子重新蓋起來吧?”賈國安的難處,夏保民看在眼堙A急在心堙A為了能妥善處理,他跑到武漢向上級部門反映,爭取政策支援。經過現場察看,地下有圈梁,確實是框架結構,上級同意一半按磚混、一半按框架補償了10多萬元。根據經營規模,按特殊商戶停產一年,再增加一部分補貼,最後賠償了60萬元。保安鎮政府重新劃出一塊臨路的宅基地,總算又把房子蓋起來了。那天我們經過賈國安的新家,只見樓上樓下兩層8間,人已安居。棸擖撥F,收購廢品的生意已經重新開業了。

    有史為證:北去不遠的葉邑古城,建立於春秋時期,楚封沈諸梁于葉,號為葉公。沈諸梁因與孔子政見不同,得罪了孔門弟子,於是其編撰“葉公好龍”,諷刺沈諸梁,反倒使葉公之名盛傳于天下。其實孔子和他的弟子們看見的“龍”,不過是沈諸梁手繪的水利工程圖。彼時,身為文韜武略皆拔萃的重臣,沈諸梁受封治葉,鎮守楚國北大門,曾號令攔存山水,修建東西二陂,澆灌萬餘畝農田以解民生之苦,可謂一項了不得的功績。遙想2500年前,地廣人稀,有拆遷也不會太繁難吧?我們在敬仰葉公的同時,不能不聯想到當年百姓肩扛手推的艱辛,這就是眾志成城的注腳吧。往事越千年,且不說神仙縣令王喬飛鳧的靈異,且不說蘇東坡、黃庭堅、梅堯臣落葉一樣的天才腳蹤……那場彪炳青史的昆陽之戰就發生在這裡。28歲的劉秀就是在這片原野上縱橫馳騁,以少勝多,殲滅了王莽的生力軍,墊定了他的後漢帝業。歲月衝蕩,鼓角聲息,劉秀身影已杳然。唯有先賢們的高情和英雄人物的氣概留下萬古不磨的印痕,明秀著這一方山水人煙。眼前的這一渠清流蒼蒼而來茫茫北去,橫亙于藍天之下,清艷豪橫無匹,開啟了無愧於祖先和後人的又一代文明基業……不能不讓人感嘆——江山代代無窮矣,年年歲歲風景異!

    眼見幹渠繞山過河,一渠清碧出天外,人們飲水思源,永遠都不能忘記,有多少雙無名百姓的手托起了這渠清碧,有多少基層幹部的心不分晝夜牽係著這渠清碧。

來源:平頂山新聞網

  相關文章
平頂山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