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聚焦陽泉 圖說陽泉 陽泉史話 旅遊景點 陽泉名人 陽泉文明 招商引資
簡體/繁體
·陽泉概覽 ·歷史沿革
·區位優勢 ·自然資源
·交通通訊 ·經濟基礎
·旅遊資源 ·陽泉名人
·魅力陽泉 ·地方文化
·縣區概況 ·平定縣概況
·盂縣概況 ·城區概況
·礦區概況 ·郊區概況
·走進開發區 ·走進盂縣
·台灣經濟概況
·台灣教育與醫療
·大陸居民赴臺遊必知事項
·大陸居民赴臺簽注種類
·赴臺旅遊須兩證齊全
·電話通信需知:台灣撥往大陸
當前位置>>陽泉史話
【人物篇】平定“三才子”
2012-11-28 10:20:26     華夏經緯網

    20世紀20年代,山西省在北京讀書的學生中,有三個學業上出類拔萃的學生,因籍貫都是平定,人稱“平定三才子”,亦稱“古州三傑”。他們是北京女子高等師範的石評梅、北京大學的關其侗和北師大的張盚堙C

  女才子石評梅(1902∼1928),祖籍平定縣小河村(今屬陽泉市郊區),後遷居平定城姑姑寺。民國元年(1912)她隨父到省城,先後入太原師範附小、太原女師讀書;民國8年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體育係。畢業後歷任北師大附中、春明女校、女一中、若瑟女校、北師大等校教員、講師。民國17年因患腦炎病故于協和醫院。著有散文集《濤語》、小說散文集《偶然草》等。

  洋才子關其侗(1903∼1976),平定縣南坳村人。小學和中學均在家鄉平定就讀;民國13年(1924)考入北京大學預科班,兩年後升入北大英文係。畢業後經胡適介紹,先在中華文化教育基金會董事會編譯委員會從事翻譯工作,繼在中德協會救濟總署、長春大學等處任職。新中國建立後,調至國家出版總署任編審,後轉任山西大學外語系教授,兼任《哲學譯叢》編委、山西省政協委員等職。1976年病逝于北京。譯著有《人類理解論》、《純粹理性批判》、《烏托邦》、《世界歷史》等。

  土才子張盚堙]1902∼1991),平定官溝村(今屬陽泉市郊區)。幼年和少年時代,曾接受了十多年的舊式傳統文化教育。民國9年(1920)到太原第一中學就讀;民國14年考入北師大預科班,三年後升入北師大英文係,後轉入歷史系。民國23年,又考入清華大學文學研究所深造。畢業後一度留校任教,繼又到北京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後改為中央美院)、輔仁大學等學校執教。1952年調入河北師範學院歷史系任教,1978年晉陞為教授,並兼任河北省政協常委、河北省歷史學會會長等職。1982年開始招收研究生(先後三批)。1991年病逝于石家莊。主要論著有《莊子新探》、《中國社會與思想文化》《中國史哲論叢》、《韻泉室舊體詩存》等。

  以上三人除都是被譽為“文獻名邦”的平定老鄉外,年近同庚(關其侗僅比石評梅、張盚堣p一歲),都生逢20世紀初清王朝瀕臨滅亡、帝國主義列強大舉入侵、中國由封建社會向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轉型的時期,所以,受社會思潮的影響,他們在求學期間就都表現出了力求上進、叛逆傳統和反封建的意識。此其一。關其侗是民國8年(1919)升入平定中學就讀的。這一年,北京學生在天安門前集會和遊行示威,反對巴黎和會,爆發了震驚全國的五四運動。關受其影響,多次和同學們一起上街宣傳抵制日貨,並帶頭起草驅逐反動校長的宣言;在大學讀書期間,為了向國人介紹西方的資本主義文明和政治、經濟狀況,便在北京《新民報》上連續發表譯作,產生了一定影響。張盚媮鷁M出身於一個地主兼商業資本家的家庭,小時候又受到了典型的封建傳統教育,但當他離開家庭到省城太原讀書,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接觸了新思想、新知識後,精神面貌即為之一新。上初中時,便在《平定留省學生季刊》上發表批判梁漱溟的文章《對<東西方文化及其哲學>的意見》,從而轟動了全城,在太原知識界引起很大反響。民國20年(1931)“九一八”事變激發了張盚堛熒R國熱情,他協同在北京和太原讀書的平定籍學生回鄉發起組織了“平定青年奮進社”,他親任社長,編印《奮進》雜誌和《平定評論》,創立圖書館,主辦演講會,宣傳抗日思想,振奮民族精神,對家鄉民眾特別是青年的覺醒發揮了重要作用。石評梅較之關、張更為出色,在京讀書期間即參加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並投身五四新文化運動。民國11年(1922),她寫了話劇《這是誰之罪》,以沉痛的筆觸呼喚五四運動後的青年,不要被舊的習俗勢力軟化而做封建禮教的犧牲品。民國13年,她和陸晶清先後主編《婦女週刊》和《薔薇週刊》,為婦女解放和民族解放大聲吶喊。好友劉和珍在“三一八”慘案中遇難後,她寫了《血屍》、《深夜絮語》、《痛哭劉和珍》等文深切悼念,並悲憤地表示:“願將這殘余的生命,追隨你的英魂。”民國16年,蔣介石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評梅在《無窮紅艷煙塵堙n把這個春天稱為“陣陣的風沙塈巡菄漱ㄛO馨香而是血腥”。李大釗同志就義後,評梅在《斷頭臺畔》一詩中,以悲壯的文筆指出:烈士的“鮮血已沐浴了千萬人的靈魂”。在追求真理和光明的征途上,評梅與中共早期活動家高君宇的相識、相愛,更顯現了她高尚的情操。民國14年,高不幸病逝。石評梅悲痛欲絕,毅然將自己的照片與戀人共葬,並親手題寫了碑銘。民國17年評梅病逝後友人將其安葬在陶然亭高君宇的墓側,實現了她“生前未能相依共處,願死後得並葬荒丘”的遺願。

  三人都以教為業,忠於職守,並奉獻了一生。此其二。特別是石評梅,雖然投身教育事業的時間短暫,但她大力提倡女子教育,深切關心婦女解放運動;主張“情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