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中國·金州 黔西南投資指
·興義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
·關於印發《興仁縣招商引資
·黔西南州在酒博會上簽約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關於進一步加強招商引資工
·關於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資
·黔西南州招商環境——美麗
·中國南方電網興義供電局簡
·興義市電力有限責任公司簡
·黔西南州樂呵化工有限責任
·貴州宜化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貴州興義電力發展有限公司
·貴州天地藥業有限責任公司
·貴州醇酒業有限公司簡介
·貴州億鴻鋼結構有限公司簡
·望謨縣重大型企業介紹
·黔西南州優家物業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機電設備有限
·黔西南州俊鋒科技有限責任
  當前位置>>歷史遺跡
從交樂到可樂
2016-03-24 11:51:50    華夏經緯網

文/圖 晏金國

  交樂全貌

  

位於南、北盤江腹地,地處興仁、興義、安龍、普安四縣(市)交界處的雨樟鎮交樂村,至少在東漢時期便不是偏居一隅的靜默地方。放眼望去,交樂周圍土地平曠、大道阡陌縱橫、小山環擁、地下地面水源富足,足以發展成為政治、經濟、文化重鎮。

  1975年至1987年,陸續清理髮掘交樂漢墓19座,出土銅車馬、搖錢樹、連枝燈、銅俑、壺、洗、釜、鏡、缽、碗、錢幣、漆耳杯、盤、匜、案、盒、陶甕、罐、井、灶、屋、俑、田園模型、鎏金鐵劍、刀、金手鐲、銀指環以及印章、飾器等在內的金、銀、銅、鐵、陶、玉、漆木、琥珀質文物共四百餘件,一級文物有銅車馬、撫琴俑、連枝燈等。其中比較引人注目的是“巴郡守丞”鎏金銅印。交樂漢墓是貴州省一處考察漢代軍事、政治、農耕、文化的重要處所,交樂漢墓大批精美文物是當時經濟繁榮、文化先進的標誌,是研究漢代黔西南州歷史文化面貌的重要實物資料,具有不可低估的考古價值。因為漢代厚葬成風,才讓後人通過考古發現一睹了東漢邊疆人們的生活面貌。

  交樂漢墓時限約為東漢和帝(西元89∼105年)前後,晚至桓帝(西元147∼167年)、靈帝(西元168∼189年)時期。遠在西元前135年,西漢武帝便派遣唐蒙率人出使夜郎,將郡縣制推行到“西南夷”的貴州。直至東漢時期,貴州地域文明方與中原文明實現同軌。交樂漢墓的發掘成果,說明東漢時的交樂已是驛道相通、車水馬龍、農業發達、設官置守的地方。銅車馬為了解漢代交通、車制、典章制度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交樂漢墓出土了精美文物銅車馬、撫琴陶俑、陶質水塘稻田模型。交樂漢墓出土的銅車馬,是貴州省出土的車馬中最大的一套。車馬均為青銅鑄造,馬通高116釐米,長85釐米。馬係分段鑄造後組裝套合而成,分頭、耳、頸、身、腿等共11個部件,尾不存。銅馬體形雄健,肌肉飽滿,昂首挺胸,怒目奮鬃,兩耳豎立,張口露齒作嘶鳴狀。其體態造型誇張闔度,動感強烈,形象逼真。撫琴俑高34釐米,為空心立塑。左肩及頭巾略殘,俑雙膝並攏跪坐于地。頭戴平頭巾幘,鳳眼蠶眉,隆鼻大嘴,唇留短鬚,嘴角微翹,面露微笑作傾聽狀;身穿寬袖長袍,內衣為圓領衫。上身向右面前傾,身前雙膝上置一古琴,琴長35釐米,琴身左斜一端著地,另一端放于右膝上邊。兩手袍袖上卷綰于肘上,右臂內彎,左臂前伸,用手掌、小指、無名指及中指觸琴面,食指、拇指指面相對,正在撥動琴弦,俑面帶微笑,似正沉迷于幽雅的琴聲韻律之中。水塘稻田模型共2件,泥質灰陶,一圓一方。圓形者口徑47釐米,底徑43釐米,高5.5釐米,形似一淺底圓盤。盤中以泥條平分為二,一半為稻田,平分為6小塊,每塊中刻畫禾苗,田與田之間有缺口,水可調節;另一半為水塘,與田有一涵洞相通,塘中塑有荷葉、蓮蓬、田螺、鯉魚、草魚、菱角等水生動植物。另一件為長方形,四角略圓,長72釐米,寬56釐米,高4釐米。模型中一邊為水塘,塘堤上設水閘,閘外水渠較寬,渠兩邊為水田,田內刻畫層層波紋,似耕作後待種。渠中塑有魚兒、田螺、青蛙。

  東漢時期黔西南地屬牂牁郡,郡治在且蘭(今貴州貴定縣東)。牂牁郡領16縣,分別為:且蘭、毋斂、鄨縣、平夷、夜郎、談稿、談指、漏臥、漏江、同並、毋單、甸町、宛溫、鐔封、進乘、西隨。查看中國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談指縣標注于晴隆一帶,結合當代地圖考察,結合考古發現,古交樂疑為東漢時期的談指縣地。

  出土文物還原了一幅真實的歷史圖景。作為邊疆重鎮的交樂,棋盤形城邑佈局井然有序,城內房屋鱗次櫛比,礦產開採、銅鐵冶煉、制陶制銅、交通商貿、家畜家禽養殖等已較為發達。城外開河,院內掏井。普通人家用柴灶生火做飯,燒水或煮食物時火上放三腳架和焦鬥,使用陶罐、陶壺、陶甕、陶盆。官宦或大戶人家乘車馬,有專門廚房,使用銅釜、銅甑蒸飯,僕人用案端來食物擺放桌上,用提梁壺、樽盛酒,銅耳杯飲酒,梳洗使用銅洗、銅鏡,交易使用銅錢。深宅大院的院門高聳,門上釘有鋪首,居室佈置有陶器、搖錢樹、銅瓶等裝飾物,照明採用樑上懸挂的提梁燈、地上擺放的連枝燈。衣著為寬袍大袖,使用帶鉤。少數民族服裝為“左衽”衣。“衽”指衣襟。“左衽”衣前襟向左掩,不同於中原一帶人民的右衽。武官或有身份的人佩劍而行,官宦或富家人員佩戴銀手鐲、銀指環、琥珀等裝飾品。為驅鬼鎮邪,特殊節慶,還舉行儺儀活動。王姓富翁死了,親人為了他冥府中也能享受富貴,還特意陪葬了一枚“巨王千萬”印章。

  普通人家餵養畜類、禽類。當時家養的畜類主要有馬、牛、羊、豬、狗,既有圈養,也有放牧。馬、牛多用於生產、運輸和戰爭,一般很少食用,多食用豬、羊、狗、家禽、禽蛋等,也通過漁獵活動獲取食物。家畜宰殺方式特別,殺牛以椎擊斃,殺豬以棒打死,殺狗以刀宰殺,殺羊以刀刺殺。

  相對於郡(太)守官印來說,郡丞的印章出土稀少。漢代郡有丞,用以輔佐郡守,故《通典》說:“郡丞,秦置之以佐守,漢因而不改。”《漢舊儀》載:“邊郡置長史一人,治兵馬;丞一人,治民;當兵行,長史領。”邊郡丞和長史並置。建武(東漢光武帝年號)十四年(38年),“罷邊郡太守丞,長史領丞職。”說明邊郡以前有丞也有長史,而後只有長史。而《百官志》稱:“郡當邊戍者,丞為長史”,說的就是東漢的情況。秦以右巴國、蜀國之地分置巴、蜀二郡,漢襲秦制,仍有巴郡領有其地,此時的巴郡轄境較寬,巴郡守丞印所指巴郡應是未削弱前的巴郡,“其地東連魚腹(重慶奉節),西至僰道(四川宜賓),北接漢中,南極黔、涪”,大部在今重慶市。轄境相當於今四川旺蒼、西充、永川、綦江以東地區。

  由出土的“巴郡守丞印”可知,墓主為巴郡守丞,遠調至交樂駐守,直至安葬至此,反映了交樂是一處行政和經濟重地,因此受到中央王朝重視。是印為鎏金銅印,印面正方形,白文篆書“巴郡守丞”,右左循讀。麒麟鈕,印身中空,子母印,四壁陰刻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像。按《漢書·百官公卿表第七(上)》卷十九:“郡守,秦官,掌治其郡,秩二千石。有丞,邊郡又有長史,掌軍馬,秩皆六百石……縣令、長皆秦官,掌治其縣。萬戶以上為令,秩千石至六百石”之記載,墓主為巴郡太守僚屬,秩祿為六百石,與新任縣令平級。交樂隸牂牁郡,與巴郡相隔萬里之遙,巴郡官吏葬於此,且為夫婦合葬墓,應是死後歸葬所致。因漢代官吏歸葬,其生前所用官印按規定可以陪葬,故才能在墓葬中見到這枚鎏金銅印。

  交樂漢墓及附近文化特徵類似的萬屯漢墓,出現于夜郎滅國後100年左右。從歷史的延續性,以及經濟社會發展必然存在醞釀階段的規律,可以推測,遠至夜郎時期,交樂便得到了重視和建設。

  目光由黔西南的交樂轉到黔西北赫章可樂。“交樂”與“可樂”,除字音相近外,是否存在某種聯繫呢?“交樂”與“可樂”皆為彝語,“可樂”即彝語柯洛、柯倮,是“中心”的意思,“交樂”意思也應相近。彝族文獻稱“可樂大城啊,軍營廣如雲層,士兵多如羊群”。“交樂”想必在夜郎時期,也同“可樂”一樣為邊境重鎮,一個在黔西北,一個在黔西南。

   在今貴州省畢節地區赫章縣可樂鄉,自1961年,考古工作者開始發現並試掘漢墓至今,先後進行過9次發掘,共發掘古墓396座,出土文物2400余件,其中國家一級文物50余件。2000年9月至10月,貴州省考古研究所在可樂發掘夜郎墓葬108座,出土文物547件。此次發掘,被評為2000至200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被譽為“貴州考古發掘的聖地、夜郎青銅文化的殷墟”。2001年6月25日,國務院批准公佈可樂遺址(古墓群)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可樂”與“交樂”兩地應當存在某種關聯,“可樂”大概是“交樂”夜郎時期的發展狀貌。兩地社會經濟文化發展也許存在差別。差別也許很大,也許很小。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貴州黔西南州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