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東盟瞭望
雲南建設“國際大通道”??從群山奔向海洋
2010-01-29 08:43:42     華夏經緯網
       雲南省地處祖國西南角,與東南亞、南亞次大陸的17個國家接壤或毗鄰。

    近年來,雲南省委、省政府加緊構築涵蓋公路、鐵路、航空和水運的“綜合交通”體系,融入全國開放的大格局。冬日訪雲南,處處可見火熱的建設場面,通往東南亞、南亞的“國際大通道”正逐漸從規劃變成現實。

    600多年前,雲南人鄭和率領明朝的龐大船隊七下西洋,駛向那個“無邊的夢”。今天,雲南人民再次甩開腳步,從群山奔向海洋。

    從“後方”到“前沿”

    “大通道”刷新雲南形象

    離昆明城區25公里的大板橋鎮,如今聲名鵲起,總投資230多億元的昆明新機場就坐落在這裡。這是雲南百年來單項投資最多的工程。建設總指揮吳凡介紹說,昆明新機場建成後,將是繼北京首都機場、上海虹橋機場、廣州白雲機場之後,我國第四大門戶樞紐機場,是內地通往東南亞、南亞的重要中轉站。

    2009年以來,雲南交通建設亮點頻現,單是9月份,就有中越紅河公路大橋竣工試通車、大理至麗江鐵路開通運營、瀾滄江景洪港動罕作業區開建。

    大手筆、大氣魄建設大交通,源於省委、省政府對形勢的正確研判。

    “滇處岩疆,山谷險阻,行路之難,視蜀道且過之”。這是《雲南通志》對雲南交通的描述。省發改委主任米東生告訴記者,他曾接觸過很多投資商,一聽來雲南就搖頭:兩成的運輸成本,誰吃得消?

    用傳統觀點看,雲南是全國的交通末梢。

    但是,千萬別“盲人摸象”看雲南。

    轉過身去,雲南連接著東南亞、南亞兩個市場。通過滇緬公路,由昆明至緬甸臘戍,連接緬甸鐵路網到達印度洋沿岸,運距僅2000公里左右,比通過東南沿海繞道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至少縮短3000公里以上。

    雲南順勢而為,提出“面向東南亞、南亞的國際大通道”戰略構想:連接“三亞”(東亞、東南亞和南亞),溝通“兩洋”(太平洋、印度洋),形成昆明至越南、昆明經寮國至泰國、昆明經緬甸至印度洋、昆明經緬甸至南亞的快捷交通運輸體系。

    “大通道”關鍵是“大交通”。“十五”以來,雲南舉全省之力,奮力突破交通瓶頸。2008年底,雲南公路里程從1978年的4.18萬公里增至20多萬公里,躍居全國第四,其中高速公路全國第七、西部省區第一;“十五”以來,雲南水運投資超過新中國成立後50年的總和,中、老、緬、泰四國船舶如今可暢行瀾滄江—湄公河;“十一五”期間,雲南機場建設投資將超過300億元,為全國集中度最高的省份。到2015年,全省交通體系全面建成後,雲南將從交通末梢一躍成為連接東南亞、南亞的國際大通道,成為我國面向西南開放的橋頭堡。

    雲南交通建設史就是一部對外開放史,“國際大通道”將使雲南從我國開放的“後方”走向“前沿”,徹底改變雲南邊遠、封閉、滯後的角色定位。

    從“天塹”到“通途”

    “大交通”挺起雲南脊梁

    鐵杉、禿杉、大榕樹、桫欏、杜鵑王、珙桐、蝴蝶蘭……這些珍貴的植物,在雲南還代表著一長串隧道的名字。

    去年10月底,記者驅車大保高速公路保山—龍陵段,橋梁隧道不絕於途,大道一往無前,直欲掙脫群山束縛。

    行路暢快,築路艱辛。保山市交通局副局長段培光說,雲南山區修路成本高,1公里高速路甚至要花1個億,是平原地區的兩三倍。

    雲南省八成縣區吃飯靠上級,修路的錢從哪來?

    副省長劉平細數交通建設經驗說,解決資金難題,雲南有“三抓”: 抓機遇,心中有底不鬆懈;抓規劃,先行一步等時機;抓改革,創新機制籌資金。

    2004年以來,雲南省與鐵道部簽署了8個鐵路建設會談紀要,爭取到國家的政策、資金支援,雲南只需拿鐵路建設資本金的三成,投資總額成倍增長,實現了雲南鐵路跨越式發展,“省部合作”獨樹一幟。沒有錢,雲南不惜貸款做前期工作,籌備項目,等待時機。2009年,國家擴大內需首批投放民航建設資金30億元,雲南一舉拿到了10個億,其中8億元投入昆明新機場建設。

    為了籌集公路建設資金,雲南省大膽創新籌融資機制,把昆明至石林的高速公路作為固定資產一次性轉讓給企業,5年內付租金和利息再將公路回購,僅此可籌措建設資金30多億元。目前,這種方式正在楚(雄)大(理)高速路上推廣。再加上公路經營權公開掛牌轉讓等辦法,雲南省兩年多就籌融資686億元公路建設資金。

    破解了資金難題,還要迎接技術挑戰。“十五”以來,雲南組織省內外專家對交通行業急需的關鍵技術和行業共性難題聯合攻關,相繼攻克高地震烈度、高地應力、高地熱;活躍的新構造運動、外動力條件、天然水環境和岸坡淺表等一系列罕見的道路建設難題,為“世界第一公路連續剛構高橋”紅河大橋、“亞洲第二大跨徑橋梁”牛欄江大橋、亞洲第一座重載中承式鋼箱拱橋小灣大橋、雲南最長隧道個屯隧道等一大批國際國內先進水準的公路橋梁隧道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保障。

    雲南省堅持生態、人文的理念鋪路架橋,林間不留痕,山河添景色。昆(明)曼(谷)大通道上一段4公里多的高速路,為了亞洲象自由遷徙,橋梁和隧道佔到了3/4,是我國唯一一條AA級景區高速路。驅車滇西公路,兩側壁畫上濃郁的彝族、白族等少數民族文化氣息撲面而來。

    莽莽紅土高原,立體化的交通網路讓雲南挺起脊梁,笑迎五洲四海的賓朋。

    從“甦醒”到“站立”

    “大開放”改變雲南命運

    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說,把雲南放在全國和世界發展的格局中審視,“國際大通道”建設將帶來雲南前所未有的開放和發展,讓雲南在更廣闊的天地媬揤漪儩Зo展新格局。

    雲南曾有過輝煌的歷史。“南方絲綢之路”造就了鼎盛雲南;滇越鐵路帶來了雲南近代工業;以滇緬公路及中印公路、駝峰航線、中印輸油管道為代表的國際通道,更是抗日戰爭的“生命線”。

    然而,交通的阻隔使今天雲南多數州市貿易處在低端,工業化位於初期,城鎮化難以破題,民生亟待改善。“國際大通道”的推進,正改變著這一切。

    騰衝,自古是華僑們“走夷方”(到東南亞、南亞諸國經商、謀生)的通道。2009年1月,騰衝機場通航後,遊客迅速增加三成多,地價由每畝幾萬元飆升到100多萬元。截至去年10月,騰衝機場旅客已經突破15萬人次,每天航班從通航時的1個增加到8個。機場通航,為鎖在深閨人未識的“火山熱海”溫泉,引來全國各地的遊客,也讓外出務工的騰衝人紛紛返鄉做起了生意。

    大麗鐵路麗江東站所在的洪家村白族村民趙松林最近很高興。他說,修鐵路時,村奡N有人買了貨車跑運輸,運建材;現在鐵路通了,部分村民當上了車站保安和環衛工,更多的村民正盤算著開家庭旅館、餐館,發家致富。

    在“國際大通道”格局下,雲南拉開了大開放的陣勢。目前,承接東部產業轉移和面向東南亞、南亞產品加工的“兩大基地”初現端倪,昆明至河內、曼谷、仰光和南亞的4條“國際經濟走廊”正在緊鑼密鼓謀劃中。

    作為雲南省的西南出口,每年經由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瑞麗口岸姐告貿易區進出的車輛達109萬輛次、人員達717萬人次,對緬貿易額佔全國對緬貿易的26%。借“國際大通道”建設之機,德宏正積極申報中緬瑞麗—木姐跨境經濟合作區,以期進一步做好進出口貿易、外貿加工、保稅倉儲和跨境旅遊的文章。德宏畹町口岸在邊境經濟合作區內建起了啤酒、硅冶煉、水泥、制藥、傢具等一批工業項目,城鎮化率已經達到55.1%。雲錫集團公司和昆明鋼鐵公司則紛紛在昆(明)河(內)經濟走廊上的紅河產業園塈G局新的產業基地。雲錫集團公司謀劃建設鋁、銅、甲基錫等多個加工項目,到2015年工業總產值可達100多億元。

    早在1910年,法國人出版的《雲南鐵路》中寫道:“雲南地區人口稀疏,也並不知名,但可將之視為一個昏睡的巨人,一旦用鐵路來激勵,就可使他甦醒、站立起來。”

    雲南今天的眼光更為遼遠。去年6月,秦光榮省長在第五屆泛珠論壇上呼籲構建第三亞歐大陸橋,開闢我國西向貿易通道。第三亞歐大陸橋東起以深圳港為代表的珠三角港口群,以昆明為樞紐,向西至瑞麗或騰衝猴橋口岸出境,橫跨亞歐,最終抵達荷蘭鹿特丹港。

    衝出大山,雲南將面向蔚藍的大海。

    人民日報記者 徐元鋒 李 波 胡洪江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