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雲南時訊
尋訪紅軍過祿勸皎平渡口的足跡
2021-02-24 16:25:16     華夏經緯網
  

  熊熊火焰照亮新時代奮進路

  ——尋訪紅軍過祿勸皎平渡口的足跡


  這是一場驚心動魄而又出其不意的戰役,6條船、37名船工,7天7夜,3萬多紅軍在祿勸縣皎平渡口,巧渡天塹金沙江,不費一槍一炮,未掉一人一馬,擺脫了數十萬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完成北上抗日的戰略總部署,實現史無前例的戰略大轉移。

  這是一場“神來之筆”的經典戰例,通過聲東擊西、“調虎離山”等計策,充分顯示了黨中央的軍事智慧和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

  這是紅軍長征壯麗史詩中的一個動人篇章。讓雲南各族人民認識和了解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是一支為了追求崇高理想而不怕流血犧牲的軍隊,是我們老百姓自己的軍隊,革命的火種很快在這裡播撒和燃燒。

  “神來之筆”的經典戰例

  沿著盤山公路,尋訪紅軍長征足跡,翻過一道道山嶺,來到皎平渡口。這裡群山聳峙,江水清澈碧綠,當年驚心動魄的渡江傳奇浮現眼前。

  在舉世聞名的中國工農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中,中央紅軍在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的率領下,四渡赤水,南渡烏江,威逼貴陽,調出了滇軍,繼而西出雲南,佯攻昆明。

  1935年4月29日,中革軍委在尋甸魯口哨發佈了《關於我軍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蘇區的指示》,即以一軍團為左路,軍委縱隊為中路,三軍團為右路,五軍團殿後掩護,向金沙江邊急進。

  金沙江是長江的上游,從海拔五六千米的崑崙山南麓、橫斷山脈東麓奔騰而下,一瀉千里,水流湍急,難以徒涉,是紅軍北上的一大險關。

  5月1日淩晨,紅軍渡江先遣隊百里長途奔襲皎平渡口,將越過天塹金沙江的主動權掌握在了自己手堙C

  在中央紅軍大部隊搶渡金沙江前,為使3萬多紅軍有序搶渡約200米寬、江水洶湧的金沙江,中革軍委任命中央縱隊司令員劉伯承、政委陳雲分別擔任渡江指揮部司令員和政委,並在祿勸縣團街召開大會,頒布了《渡河守則》。

  從5月3日晚至9日止,中央紅軍大部依靠6隻木船,在當地37名船工的幫助下,奮力擺渡7天7夜,晝夜渡江,從祿勸皎平渡口順利渡過金沙江天險。待國民黨軍隊追趕至江邊時,紅軍早已渡畢毀船,直逼川康重鎮會理。

  “37名船工用6條木船,每船有6名船工,3人一班,來回劃10次換一班,歇人不歇船,晚上兩岸點起大火堆。”皎平渡村委會原書記毛洪銀介紹,聽老船工說,紅軍對船工很優待,每人每天給5塊大洋,一天管六頓飯,頓頓有肉,而紅軍部隊官兵只吃稀飯。

  “將軍石在那個地方,當年總參謀長劉伯承就站在那塊大石頭上指揮,每條船上有編號,過江的部隊很守規矩,一點都不亂。”毛洪銀指著水面說。

  江河不會忘記,山川不會忘記。渡江夜晚燃起熊熊火焰,照亮了暗夜沉沉的江面,照亮前行的路。

  紅色故事在當地廣為流傳

  隨著中國第四大水電站——烏東德水電站的建成發電,當年的渡口成為庫區,兩岸的岩洞、將軍石已淹沒在水底,但長征精神在這裡永不消失,紅軍的故事在這裡口口相傳。

  祿勸縣委黨史研究室主任李迎春介紹,紅軍長征兩次經過祿勸,留下了“部署奪取皎平渡”“石板河阻擊戰”“激戰鐵索橋”等壯烈故事,聶榮臻元帥為之題字“革命勝地,山川增輝”。

  “紅軍對待老百姓的友善,以及部隊的嚴明紀律,驚人的意志和過人的膽識,給老百姓留下了深刻印象,這也是為什麼1936年紅軍第二次過祿勸時,老百姓自發地幫紅軍帶路、舂米、燒火做飯,共產黨和紅軍在長征中贏得了民心。”李迎春說。

  紅軍長征過祿勸,經過的大部分地區都是少數民族聚居區,接觸了彝、苗、傈僳、傣等多個少數民族。所到之處通過採取贈送革命書籍、發佈佈告、描繪壁畫、書寫標語、演唱歌曲、說唱歌謠等形式開展宣傳,解除各民族群眾對紅軍的疑懼,增加對共產黨的了解,啟發了各民族群眾的階級覺悟和鬥爭精神,促使各民族群眾在紅軍長征過程中自覺自發地幫助紅軍、加入紅軍。

  中央紅軍渡江北上後,皎平渡的船工們還傳唱著《想紅軍》的歌謠:“睡覺做夢想紅軍,紅軍個個笑盈盈;親親熱熱叫老闆,和我就像一家人;打倒土豪分田地,幫我窮人挖窮根;醒來不見親人面,眼淚汪汪喉嚨哽。”

  位於杉樂村“將軍樹”旁的“祿勸杉樂紅軍長征紀念館”,通過文字、雕塑、舊物、文件、圖片、影像等展示了那段艱苦卓絕的英雄歷程。當年的舊照片、泛白的紅軍服、磨破的草鞋、斑駁的軍號、打滿補丁的舊木船……睹物思情,仿佛回到那段崢嶸歲月。

  “新長征”續寫傳奇

  大山是紅軍擺脫敵人的天然屏障,但也成了當地發展的阻礙。近年來,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各族兒女弘揚長征精神,啟動了脫貧攻堅的“新長征”。

  山上種起花椒樹,山腰是板栗樹;每到冬春之交,岔河臍橙、烏東德西柚、中屏轟隆隆黃果等水果一果難求;“電商+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的直採直銷模式,助力當地農特產品等飛向更廣闊的市場……祿勸各族幹部群眾在脫貧攻堅“新長征”中,勠力同心、艱苦奮鬥,決戰貧困、決勝小康,各項事業更加紅紅火火。

  “紅軍長征精神鼓舞著我,我和同事每天起早貪黑進村入戶,5年來,我走遍全部146個村小組,也見證了村民生活的巨大變化。”皎平渡鎮副鎮長朱尤睿說,5年來全鎮共投入扶貧資金4億多元,通過基礎設施建設、人居環境改善、產業扶持,日子越過越甜。全鎮人均收入從2015年的不到4000元,提高到2020年的10000余元。

  2019年,祿勸縣經過5年的攻堅克難,實現脫貧摘帽。到2019年底,祿勸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25954戶91296人全部脫貧,115個貧困村全部出列,貧困戶人均可支配收入達8907.02元,最高的達48768.06元。

  “依託皎平渡口眾多紅軍長征遺跡、遺址和紅軍長征文化紀念館,這裡將開發紅色文化旅遊,過兩年來這裡,又將是一個新面貌。”朱尤睿介紹,鎮里正在規劃投入資金建設遊客中心,將沿著紅軍走過的山路修建棧道,棧道從杉樂村直達渡口,讓不遠千里慕名而來的遊客能親身體驗感悟紅軍走過的崎嶇山路。

  追憶紅軍長征的光輝歷史,緬懷革命先輩的不朽功勳,當地各族兒女繼承光榮革命傳統,弘揚偉大長征精神,不忘初心、奮勇前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長征路上,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記者 張雁群 文/圖)

來源: 雲南日報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