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青海與台灣 -> 文章中的鏈結 繁體   簡體  

 


可可西堙G美麗與蒼涼交織

2004-10-15 15:02:57
華夏經緯網

     7月,我隨一個生態旅遊考察團進入可可西堙A感觸頗深。該如何介紹這個地區?是欣賞那片奇美廣袤的高原湖盆,還是痛惜那片高原上正在死亡的生態和生靈?我想說在世界上最年青的高原上,沿世界上最高的公路穿越中國最廣大的無人區,觀看那些躍動在這片高原上的美麗生靈,追逐藏羚羊的美麗身姿,感受6月飛雪、冰川雪峰……但是,當我想到藏羚羊,想起那些在稀薄的氧氣、殘酷的自然環境中得以留存的生靈,正面對日益毀壞的生存環境,我的筆下就無法流暢。我想,或者在那片美麗的土地上有很多遺憾,但我們真的應該去看看那一片廣袤奇美的大地,用我們發自內心的熱愛去保護那堛漸芮A和生靈。

    ———題記

    越過崑崙山口,海拔已經升到4700米以上,雪山在遠方招引,身邊是一片寬廣的高原湖盆,以我們的車為圓心,天地渾然一體。6月雪隨時降臨,高山雨不斷傾瀉,大地明顯開始濕潤。高原上大小湖泊、斷續的河流在強烈的陽光下泛著銀色的光,碎石砂土上長了稀薄的草,極目所見,只有荒原和雪山,這就是可可西堙C高原荒漠、冰原凍土地帶及湖泊沼澤組成的可可西堨H她最原始的美麗袒露在所有到來者的面前。

    在廣東省中旅的組織下,記者隨來自廣東的環保人士以及一些新聞同行來到可可西埵a區。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言來描述我們的觀感,在那堙A奔跑在那片高原上美麗的野生動物和日益惡化的生態環境,澆灌大地的雨水和熄滅生命的鹽湖,生命和死亡,美麗同蒼涼,在交織拉鋸,令人心動和心悸。

    青藏線就穿可可西埵蚢L。可可西婸X語意為“美麗的少女”,是長江的主要源區之一。位於青藏高原西北部,夾在唐古拉山和崑崙山之間,儘是些“不毛之地”,只有針茅草、苔蘚和地衣之類的低等植物在這裡生長。而野牦牛、藏羚羊、野驢、白唇鹿、棕熊……青藏高原上特有的野生動物使這位“少女”更加嫵媚動人。

    南距崑崙山口20公里的不凍泉保護站是可可西堛漸_門,從這裡驅車向南,早晨我們看到藏羚羊在大雪初霽的地平線上涌出,精靈一般的身材,以優美得飛翔一樣的跑姿給寂靜荒原帶來生命的活力。據說,經歷了各種毀滅性的獵殺之後,這種青藏高原獨有的美麗動物目前只剩下了5萬隻,但按照印度加工藏羚絨的數量估計,每年至少有2萬隻以上的藏羚羊被獵殺取絨。如果盜獵者以這樣的規模進行下去,20年內藏羚羊將可能永遠從地球上消失!而正是由於建在青藏公路沿途的自然保護區保護站,使得近兩年青藏公路沿途開始成為安全區,藏羚羊等野生動物開始在周圍悠遊、駐留。

    我們發現,或者是由於人類對藏羚羊的獵殺,藏羚羊對人類有著高度的警惕。穿行可可西奡X天,雖然我們一次又一次遇到成群結隊的藏羚羊,但卻沒有辦法靠近它們。幸虧高原透明的空氣,即使我們遠隔一、兩公里之外也能夠清晰看見它們。而野馬(學名藏野驢)卻似乎對人類沒有絲毫恐懼,我們甚至可以接近到看到它們棕色的毛皮下面,緊繃的肌肉如何隨著它們的呼吸在起伏。更有意思的是,當我們想拍一些奔馬的鏡頭時,無論如何就是攆不走它們,我們的嚮導甚至跑到了它們駐留的半山上大喊大叫它們卻紋絲不動。荒原上,黃羊、灰兔也會不時掠過我們的身邊。

    然而,另一件事也讓人不由得為這些自由自在的生靈擔憂。就在沿途,我們看到,可可西埵a區自然環境的嚴酷現狀令人擔憂。風勢催動沙土在掩住山體,青藏公路在沙塵之中倔強延伸。青藏公路崑崙山口、不凍泉和索南達傑保護站的近百千米地段內,即將退化為沙漠的大荒原悲哀地面對蒼天,地表龜裂的大口子在狂風中呻吟,枯黃而稀疏的草底下是白茫茫的鹽鹼花,青藏公路線109國道是青海與西藏兩省間的唯一交通大動脈,但是就在崑崙山腳下的柏油路邊巨大的沙丘已經逼近,沙漠化已經對可可西埵a區的江河源頭構成巨大威脅。冰川融化、河流乾涸、草場退化,生態環境變遷與惡化對藏羚羊們構成深層影響,加上人類肆虐的捕殺,使這一特殊動物陷入滅絕的邊緣。

    我不由得想起1個多世紀以前,一位印地安酋長的一段話:“我們懂得,地球不屬於人類而人類屬於地球。我們懂得,世間萬事都緊密相聯,就像血緣將一個家庭聯在一起。降臨到大地上的一切,同樣也降臨到它的兒女身上。生命之網並非由人類編結,他不過是這網中的一個結。”

     《人民日報 . 華南新聞》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京ICP證01060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