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青海與台灣 -> 高原風情 繁體   簡體  

 


感受真正的聖潔美麗??青海湖採訪札記

2004-10-21 15:32:44
華夏經緯網

花與魚的糾葛

    (記者姜辰蓉、葛萬青、文貽煒)五六月份,青海湖畔一片片金色的油菜花在燦爛的陽光下綻放,映著碧草藍天,以湛藍的湖水為背景,明朗而強烈的色調,仿佛出自印象派大師的手筆。初到高原的人們,大都會被如畫的美景吸引。

    每年的五月,在注入青海湖的河流上,卻是另一番情景。緣于古老的傳統,青海湖中的湟魚要順流而上,到上游去產下它們的"寶寶"。誰知,由於河水減少,成百上千的湟魚擱淺在河道中,有時陳屍可達半米左右。它們痛苦掙扎著死去,腹中還懷著沒有發育完全的卵……一位地方漁政人員說,那情景真是既偉大又慘烈!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禁潸然淚下。

    如果不是特別提起,同一時間發生的這兩幅景象,似乎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但是,它們之間卻存在著因果關係。一切都是因水而起。

    上世紀50年代,環湖人口只有2萬多人,但是現在已經是10萬多人。人要吃飯,就進行掠奪性地開發墾荒。90年代,為追求經濟利益,環湖地區大面積種植油菜,短短幾年時間內上馬了6個國營農場,開墾荒地30萬畝。地方和農民也蜂擁而上,開墾荒地5萬畝。為了澆這些地,大部分河流被人們築壩截斷。大部分水改變了千百年以來的方向,不再從河道流過,而是被引入灌溉渠,去澆灌大片的農田。據統計,青海湖周邊共開墾了64萬畝農田,而青海湖補給水量卻下降了60%。

    人與湖爭水,湖哪是人的對手,結果就是青海湖日漸消瘦。從此,花開之日,魚亡之時。

    不過,值得慶倖的是,人們逐漸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記者了解到,2001年,青海湖環湖地區40多萬畝耕地開始退耕還草,目前已經完成總量的全部80%。同年,青海省還啟動十大工程治理青海湖生態,治理範圍涉及到青海海北、海南、海西3個自治州的4個縣、23個鄉。計劃在今後30年內在湖區投入50多億元,使湖區流域生態發生根本性改變,並建立起良性迴圈的湖區水體生態系統。

    現在青海湖周邊,大部分的農田又重新恢復成草原。雖然在湖畔仍然可以看到金燦燦的油菜花迎風招展,那是刻意留下的、為數不多的景觀帶。每年,人工繁殖的魚苗還會被放流到青海湖中,至今為止已有700多萬尾魚苗被放流,這些魚苗在這片藍色的湖泊中安靜地成長,與它們自然生長的兄弟姐妹一起,共同維繫湟魚家族的繁榮。

    不過,仍有專家警告,生態環境破壞易,修復難。青海湖治理工作是一項長期而複雜的系統工程,現有的保護措施能否讓青海湖生存下去,悲劇是否真的不會再繼續下去?人們仍然不無擔憂。

環湖走訪牧民家


    藍天白雲下、碧綠的草原、朵朵盛開在草原上的帳篷、永遠悠閒的羊群……一切將畫面牢牢定格,青海湖畔最美麗的季節,時間似乎流連不前。在這裡生活的牧民是大自然的寵兒,我們只是匆匆過客,而他們卻是美景的真正主人。

    湖畔的草原上,一位藏族少年正在放牧羊群。馬背上的他,黝黑俊朗,身上灑滿了高原燦爛的陽光。帶著好奇的心情,我們走過去與他攀談。少年叫多傑才讓,還是初中生,趁放假幫家人放牧的。他熱情地把我們帶到他的家--不遠的一個白色帳篷。

    帳篷前的木樁上,拴著一隻綿羊,這只羊羔帶著漂亮的彩色頭飾,被打扮的"花枝招展"。據說,這是藏族的風俗,他們會從屠刀下救出即將被宰殺的牲畜,以示"上天有好生之德",救出的牲畜會被特別裝飾,奉養終生,直到老死。

    帳篷堶情A一個嬰兒在毯子上面睡得正香,我們這群"不速之客"的到來並沒有驚擾他的好夢,那是多傑才讓的小侄子。帳篷中的陳設出奇地簡單,原來,這裡並不是多傑才讓真正的家,只是放牧時臨時休息的地方。他的家在十幾公里外的村子堙A那兒是牧民的定居點。"你們應該去那堿搰搳A那可不會這麼'簡單'了"。多傑才讓向我們建議,他的微笑中透出調皮的神情。

    在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縣的哈勒景鄉,一片碧綠的草場之中,我們果然找到了這個牧民定居點。敲開一戶人家的院門,我們被一位藏族阿媽熱情地讓進屋子堙C大媽名叫才讓央宗,她說,村堛漲~輕人都去放牧了,基本上都是老人們在家。這裡果然不簡單,屋子媦e敞明亮,地面上的瓷磚乾淨整潔,還有清一色的現代化的家電。如果不是具有濃郁藏族風格的裝飾特點,真令人有身處都市的錯覺。我們在屋子中並沒有發現燒牛糞的爐子,那可是傳統藏族牧民帳篷中取暖必不可少的物品。阿媽說,牛糞爐子已經搬到了屋子外邊,房子地板下面鋪設了連接的管道,這樣再也不用把牛糞拿到堶情A屋子奡N不會被弄臟了。這是鄉上建定居點時統一設計的,這裡的房子都坐上了"熱炕"。

    客廳的一角,有一排整齊的書架和報欄,上面有各種雜誌和報紙。阿媽說,那是她的兒子和村堛煽X個年輕人共同搞的。放牧回來,把牛羊趕進圈堳寣A年輕人們就會湊在一起讀書看報,還會進行討論,這時候屋子堿O最熱鬧的。"自從有了這些書報,年輕人的話就像說不完似的。"

    阿媽為我們端上來了香噴噴的奶茶和油炸面點。忽然,屋外傳來了一陣"呼啦啦"的響動。阿媽笑著說:"每天必到的'客人'們又來了!"大家好奇地出門察看,只見院子里落著一地的鴿子。阿媽說,這些是草原上的野鴿子,每天都會定時飛到村子堥荂A如果不喂食,它們還會賴著不走。現在,這群鴿子是熟門熟路,幾成為她們家堛"成員"了。

    吃飽了食的鴿群在阿媽家的房子周圍翻飛,在蔚藍的天空中變換成種種奇異的方陣,它們從空中掠過時,翅膀劃出空曠悠揚的聲音。這是餐後的謝儀嗎?我們領略到的,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妙。

今非昔比環湖路


    161公里的公路寬闊而平整,環繞著青海湖,仿佛一條獻給這座高原湖泊的哈達。

    來自甘肅的遊客周先生說,他們全家這次是自己開車來這裡旅遊的,路又平又好,既看了景色,又享受了自駕車旅遊的樂趣。

    不過,早幾年來過青海湖的遊客卻有另一番感受。那時,要到青海湖,首先要忍受半天的顛簸。一路下來,還沒看到風景,人就先散架了。聽司機師傅說,那會兒的路,是砂石墊起來的,凹凸不平不說,還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坑。不僅開車的要全神貫注,坐車的也絲毫不敢大意,稍不留神,就會顛個人仰馬翻。惡劣的路況,使許多遊人只能望青海湖的美景興嘆。

    在環湖採訪的幾天,我們還聽說了鳥島上小碑的故事。1985年,一位澳大利亞的鳥類學家來鳥島考察,最後卻再也沒能回去,永遠地長眠在這裡。據說,顛簸的路面致使汽車的後輪胎爆裂,汽車翻滾了三圈,一瞬間,悲劇就發生了……鳥島上的小碑,緬懷著逝去的生命,也提醒人們悲劇發生的原因。

    "地做琵琶,路為弦,誰人敢彈?"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實施,國債項目為青海湖安裝了新"弦"。現在,在這個"弦"上流動的不再是悲歌,而是一首首歡快的樂章。

    每年一屆的"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賽",選手們穿著鮮艷的運動裝,在光潔的深灰色的公路上追逐,成為一道流動的風景。選手們說,青海湖景美、路好,在這裡比賽真是一種享受。

    去年是藏曆"水羊年",據說,在這一年"轉湖"祈求吉祥平安,勝於平時祈求十萬次。於是,青海湖迎來了許多"轉湖"的藏族群眾。但是現在,這種古老的風俗卻因為環湖公路的改變而有了新的變化。 成列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沙柳河鎮剛察大寺的一名僧人,去年,他和寺堥銗L十幾個僧人來青海湖"轉湖"。他用流利的普通話向我們講述切身的感受:"現在不像以前,那時候人們轉湖只能磕長頭、步行或者騎馬,轉一圈大約需要3個月,還得帶上過夜的毯子和足夠的乾糧,也沒有這麼好的柏油路,很辛苦。"他說,現在大多數群眾坐著摩托車、汽車,只要幾個小時,就了卻了心願。就算是徒步"轉湖"的群眾,也再也不用深一腳淺一腳的跋涉在草原上了,沿著環湖公路結伴而行,安全又便捷。

    據青海湖151景區的工作人員介紹,去年有40萬人到青海湖旅遊。他們大都選擇早晨從西寧出發,3個小時就能到達青海湖,飽覽美景之後,再從容返回。今天,再也沒有遊客因為路況不好而放棄遊覽青海湖了。

    在條條寬闊的大道引領下,這個美麗的高原湖泊,以更加開放和平易的姿態,迎接世人的觀瞻。

不要用"豪華"玷污藍色家園

    青海湖要上馬豪華遊輪了。這是今年五一一家旅遊公司宣佈的。

    在青海湖畔,我們親眼見到了正在修建中的這艘遊輪,高達幾十米的船身果然氣派非凡。據說,遊輪相當於一座水上的"四星級賓館",遊客能乘坐它暢遊青海湖。又據說,這艘遊輪採取了最嚴格的環保措施,達到"零排放",不會對青海湖造成任何污染。

    但是仍有專家對此表示質疑。中國科學院院士、生態學家孫鴻烈說,即使採取最嚴格的保護措施,遊輪仍將是一個巨大的污染源。遊輪排出的廢水、廢油和生活垃圾會把青海湖變成一個"廢水池"。他說,青海湖是完全封閉的內陸湖泊,沒有外流水系,一旦遭到污染,依靠現有的技術手段根本沒有治理的可能,除非將污染的湖水一勺勺舀幹,再注入新水。

    專家的一番言論,令人不禁為青海湖的命運擔憂。那一汪平靜的湛藍上,很快就要放入一個龐然大物了。青海湖還能保有千百年來的聖潔美麗嗎?

    青海湖是動物們的家園。湟魚一向喜歡在透明的藍色湖水中,自由自在地游來游去,它們能經受得住廢油和垃圾的襲擊嗎?那成千上萬的水鳥,遊輪是否會打破它們安居樂業的生活,此後。我們還能領略到萬鳥翔集的壯觀場面嗎?還有那僅存300余只的普氏原羚,青海湖畔是它們最後的家園,難道最後的寧靜也無法留給它們嗎?

    在青海湖自然保護區救助站中,我們看到工作人員悉心照顧受傷的水鳥和剛剛出生的小羚羊;在注入青海湖的河流中,我們看到漁政工作人員放流人工繁殖的湟魚魚苗,幾十萬隻身長不足2釐米的小魚苗,擠擠挨挨地遊向青海湖。我們感受到的是人對自然的尊重和熱愛。

    院士警告:青海是不發達地區,應該正確處理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的關係,不要以犧牲環境的代價換取眼前的經濟效益,否則"亡羊補牢,為時晚矣"!

    青海湖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所以,在這裡,自然和動物應該得到尊重。所以,請不要用"豪華"玷污了這片藍色凈地!

青海湖邊陪照的孩子


    見到卓瑪的時候,她和她的祖母在一起。卓瑪一邊咬著手指,一邊用目光打量我們,而她的祖母用藏語問我們,需不需要陪照。幾天來,我們一直在青海湖附近,經常會遇到類似的情景。

    夏天是青海湖景色最美的時候,許多遊人都會慕名前來。周邊的牧民們會把家中的馬和牦牛拉出來,放在湖邊或草原上供遊客們照像,每次賺取幾元錢。而孩子們也會穿上傳統的民族服裝,陪遊客們留影,以次來貼補家用。這些陪照的孩子會在鏡頭前擺出漂亮的姿勢,露出燦爛的微笑,然後和青海湖周邊的美麗景色一起被四面八方的遊客攝入相機。

    還不到7歲的卓瑪就是這樣一個陪照的孩子。她穿著艷麗的藏袍,頭上扎了許多跟辮子,臉被高原的陽光照耀成健康的黑紅色。她的祖母告訴我們,今年秋天,卓瑪就要上小學一年級了。為了攢出點錢交學費,這個夏天,她們每天都會到青海湖景區來陪遊客照像。現在,學費已經差不多湊齊了,學校開學時間也快到了。這位70多歲的老人很高興,因為卓瑪的學費是她們祖孫倆齊心協力賺來的。

    在我們交談的過程中,卓瑪安靜地依偎在祖母身旁。看到這個藏族小姑娘靦腆而略帶青澀的樣子,我們忍不住舉起手中的相機。誰知,剛剛對好焦距,就有一群孩子涌入了鏡頭中,不過八九歲的年紀。鏡頭中,一張張孩子們調皮可愛的笑臉。雖然又好氣又好笑,我們還是按下了快門。照完了,孩子們又涌到我們身邊。拿到酬勞之後,他們一邊嬉鬧著散去,一邊又去追逐別的遊客。

    從這些陪照的孩子們開始,顛覆了我們腦海中的傳統的藏族形象,不再是木訥無言,騎在精光的馬背上,與羊群牦牛為伴,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這些孩子所經歷的,與他們的祖輩、父輩是不同的世界,每天接觸到的是形形色色的遊人,聽的是天南海北的口音。也許有一天,這裡的藍天、白雲,這湖,這草原會再也容不下他們的雄心壯志,他們會走向另一片更為廣闊的天地。

    再看看景區中,身穿藏袍的商販向過往的遊客賣力地推銷著藏刀、藏飾和各種旅遊紀念品;還有牽著牦牛供人照相的婦女,召喚遊客在湖邊騎馬遊玩的男子,帳篷賓館前跳著民族舞蹈的姑娘……,忙忙碌碌之間,映射著這個古老的民族,掙脫了傳統慣性的束縛,完成了一次氣勢淩厲的壯舉。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京ICP證01060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