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青海與台灣 -> 高原風情 繁體   簡體  

 


青海都蘭古墓:解讀歷史懸疑的寶藏(組圖)

2004-10-21 15:45:28
華夏經緯網

    地處柴達木盆地東南端的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蘭縣,歷史上曾是吐谷渾古王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也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驛址。在這片方圓2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發現上千座至少有1500年曆史的古墓。

  近年來,考古工作者通過對都蘭古墓群的發掘、研究,解讀了許多歷史懸疑,認為這些墓葬是研究我國西北民族史、中西交通史及柴達木盆地環境演變史的寶藏。

  “東方金字塔” 吐谷渾歷史的見證

  吐谷渾人是遼東鮮卑族的一支, 西元四世紀遷移到青海南部草原。西元329年,吐谷渾人以青海為中心創建了自己的王國,並將都蘭作為都城。西元663年,吐谷渾政權為吐蕃所滅,成為吐蕃王國的一個邦國。

  青海省從1982年開始就對都蘭古墓群進行了大規模的搶救性考古發掘。發掘出的東羅馬金幣、波斯銀幣和350多件珍貴的絲綢物品證明瞭這個地區曾經的繁榮。國家文物局曾經把“青海都蘭吐蕃墓葬的發掘”列為“中國1996年度十大考古發現”,都蘭吐蕃墓葬群也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在都蘭吐蕃古墓的發掘中,血渭一號大墓被考古學家認為是最驚人的發現,它也是所有古墓中最為壯觀的一座墓葬。墓葬位於都蘭縣察汗烏蘇鎮東南約10公里的熱水鄉,屬唐代早期吐蕃墓葬。

  這座坐北向南,高33米、東西長55米、南北寬37米的大墓,從正面看像一個“金”字,因此有“東方金字塔”之稱。大墓背後的兩條山脈分別從東、西綿延過來,如同兩條巨龍,大墓則像兩條山脈之間的一顆寶珠,構成“二龍戲珠”之勢。墓堆下有用泥石混合夯成的圍晼A上面每隔1米左右,便有一層排列整齊、粗細一般的柏木,整座墓葬共有9層,當地農牧民群眾也因此稱它為“九層妖樓”。

  目前,考古人員僅發掘了墓葬一、二層,出土了大量陪葬物品和馬、牛、羊等動物遺骸700余具。

  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唐史專家王小甫認為,吐谷渾王國是我國歷史上一個頗具神秘色彩的民族,它的存在不過短短300多年,但其鼎盛時期的疆域東起甘肅南部、四川西北,南抵今青海南部,西至新疆若羌、且末,北隔祁連山與河西走廊相接,在吐蕃王朝興起之前,它與中原唐王朝並足鼎立。然而,有關這個民族的記載在史書上所見不多,實物證據目前也略顯不足。因此,都蘭墓葬群對於研究吐谷渾的歷史、文化和風俗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

  青海路 絲綢之路的要道

  提起世界最古老的東西貿易通道——“絲綢之路”,學術界過去普遍認為河西走廊是其主要路線,“唐蕃古道”——青海路只是由於河西走廊因戰爭原因不通時才存在的一條輔助線路。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許新國認為,都蘭大量絲綢製品和其他文物的出土證明,從青海西寧經都蘭,穿越柴達木盆地,至甘肅的敦煌,是西元6世紀到9世紀前半葉古代絲綢之路的一段重要幹線。青海絲綢之路在1500年前的繁榮程度不亞於人們熟知的新疆-河西走廊-西安絲綢之路,是唐代絲綢之路最繁榮的幹道之一。

  作為“1996年度國內十大考古發現”,專家認為,“在青海都蘭吐蕃墓葬出土的文物中,以絲織品最重要,是唐代絲織品一次難得的集中發現。”

  據許新國介紹,都蘭吐蕃墓出土的絲綢品種之全、圖案之精美、時間跨度之長在國內考古發現中均居榜首。目前,考古工作者已經在這裡發現絲綢350多件,130余種。在這些絲綢殘片中,有112種為中原漢地製造,18種為中亞、西亞所製造。其中一塊波斯人使用的缽羅婆文字錦是目前世界上發現的唯一一塊確認的8世紀波斯文字錦。許新國說,在都蘭古墓中發現的這些物品絕大多數應是吐蕃與中原、中亞和西亞進行貿易的結果。因此,青海路也是絲綢之路的重要通道。

  柴達木 曾遍佈柏木的綠洲

  作為中國四大盆地之一的柴達木盆地,給人的印像是一望無際的戈壁和荒涼,但是考古發掘卻發現,在一千多年前,這裡也曾遍佈柏木,是一個溫暖濕潤的地方。

  都蘭縣在蒙古語堿O“溫暖”的意思。從1982年起至今,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這裡累計發掘墓葬近百座,但除了數量眾多的絲織品,考古學家最為驚嘆的還是吐谷渾人用於修建墓葬的大量柏木。

  古墓眾多的熱水溝,是一個沒有多少綠色可言的荒涼山溝,周圍看不到一棵樹。然而在一座座古墓中,大大小小的柏木卻隨處可見。

  在柴達木盆地從事考古工作長達20多年的許新國說,吐谷渾人修建墳墓時,講究用一層柏木夾一層四五十釐米高的石頭,然後層層疊起,如同蓋樓一般。柏樹生長是極其緩慢的,一棵碗口粗的柏樹要長200年,一人合抱的柏樹至少生長上千年。但吐谷渾人墓葬中的柏木,最粗的直徑達50釐米,最細的也有碗口大小。一般的小型墓葬要用去二三十根柏木,稍大一點的則要上百根。

  許新國說,這些柏木應該都是就地取材,如今的柴達木盆地,仍有不少叫柏樹林、柏樹山的地方,在德令哈、都蘭都能聽到這樣的名字。同時,作為吐谷渾王國的都城,這裡在當時應當是一個水草豐美的地方。

  考古人員還發現,墓葬年代越往後,使用的柏木也就越細,說明粗壯的樹木在不斷減少,樹木的數量也在不斷減少。這都是吐谷渾人建設都城,修建墓地大量砍伐的結果。

  許新國說,從發掘的墓葬來看,一千多年前,柴達木盆地,尤其是都蘭一帶的氣候和植被都比現在好得多。因此,可以說都蘭古墓也見證了柴達木盆地生態環境的演變。

  都蘭古墓 尚待進一步發掘

  考古學家雖然對都蘭古墓葬群進行了大量的發掘工作,但是對於上千座歷史久遠的寶藏來說,目前所做的工作還遠遠不夠。因此,考古學家建議應抓緊時間對這一地區墓葬的分佈進行一次詳細普查,為今後的發掘工作做準備。

  “這樣做,也是為了避免大量珍貴文物流失。”許新國說。

  這些年吐蕃墓葬群遭到了盜墓分子的頻繁“光顧”。一段時間內,盜墓分子甚至動用推土機等大型機械推開封土,瘋狂盜取珍貴文物。經過青海省多次專項行動打擊後,盜墓分子雖有所收斂,但受經濟利益驅動,盜墓活動始終沒有停止過。

  都蘭文物派出所所長蘇偉邦說,由於人力和資金有限,這裡上千座吐蕃古墓正慘遭盜墓分子洗劫,面臨著滅頂之災。據有關部門的粗略統計,都蘭縣境內已有近一半的古墓遭到盜掘。

  許新國說,從1982年至今,吐蕃古墓的考古始終是搶救性發掘,等於是收拾盜墓後的殘局,儘管如此,考古人員還是在這裡發掘出大量珍貴文物,證明瞭這裡具有豐富的文物資源和很高的研究價值。但由於缺少經費,考古人員還從來沒有完整地發掘過一座墓葬,這對於考古研究來說是一大缺憾。

  同時,有關專家也建議,要使吐蕃古墓得到最好的保護,就應借鑒國內許多成功的做法,採取保護與開發相結合的道路。

  據青海省文物局副局長馬偉民介紹,為保護吐蕃古墓而興建的都蘭吐蕃(吐谷渾)文化保護中心將於年內完工,保護中心建成後,不僅有利於考古工作者進行長期的分地域考古調查,而且便於得到資訊,有力打擊盜墓分子。此外,中心建成後將展出近年來在吐蕃古墓中發現的大量珍貴文物,使這裡成為展示青海悠久歷史和豐富文化資源的基地之一。新華社記者錢榮李騰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青海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2004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京ICP證01060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