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十景”之四:淵明故里

 
 
 
     
 

陶淵明生活在戰亂頻仍的東晉末年,41歲時,在彭澤令任上,終因不願“為五斗米折腰”而棄官返堙A躬耕田園,直至去世。陶淵明歷來被文學史家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傑出的田園詩人”。

詩人的故里位於避暑勝地廬山的南麓栗塈齱C《歸園田居》是他歸隱後第二年所寫的代表作,字埵瘨‘R滿著詩人拋棄惡濁的仕宦生活,投身鄉里大自然懷抱的那種喜出望外、怡然自得的心情。目前,我市星子、九江等縣有諸多陶淵明文化遺存舊址,如星子縣境風傳有玉京山,據《廬山誌》記載,星子縣城西2.5公里處,是陶淵明辭官歸隱之所,是陶淵明的第一故里,他在這裡曾寫出《歸去來兮辭》、《飲酒》等名篇佳作;九江縣對陶淵明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于陶淵明紀念館,是陶淵明文化研究和對外交流的基地。

田園詩祖陶淵明

陶淵明是中國文字史上的傑出詩人。陶詩今存125首,多為五言詩。從內容上可分為飲酒詩、躞h詩和田園詩三大類。陶淵明現存文章有辭賦3篇、韻文5篇、散文4篇,共計12篇。

陶淵明是東晉潯陽柴桑人(今九江市星子縣)人,出身於破落仕宦家庭。時代思潮和家庭環境的影響,使他接受了儒家和道家兩種不同的思想,培養了“猛志逸四海”和“性本愛丘山”的兩種不同的志趣。

義熙元年(405年)秋,陶淵明任彭澤縣令,到任八十一天,碰到潯陽郡派遣郵至,屬吏說:“當束帶迎之。”陶淵明嘆道:“我豈能為五斗米向鄉里小兒折腰。”當天便解綬辭官回鄉。陶淵明13年的仕宦生活,自辭彭澤縣令結束,終於同黑暗官場徹底決裂,拋棄功名利祿,歸隱田園。

陶淵明辭官歸堙A過著“躬耕自資”的生活。夫人翟氏,與他志同道合,安貧樂賤,共同勞動,維持生活。他性嗜酒,飲必醉。朋友來訪,無論貴賤,只要家中有酒,必與同飲。他先醉,便對客人說:“我醉欲眠卿可去。”

義熙四年,陶淵明生活較為困難。義熙末年,有一個老農清晨叩門,帶酒與他同飲,勸他出仕。他回答:“深感老父言,稟氣寡所諧。纖轡(回車)誠可學,違已詎非迷?且共歡此飲,吾駕不可回。”(《飲酒》)用“和而不同”的語氣,謝絕了老農的勸告。他的晚年,生活愈來愈貧困,有的朋友主動送錢周濟他。有時,他也不免上門請求借貸。他的老朋友顏延之,于劉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年)任始安郡太守,經過潯陽,每天都到他家飲酒。臨走時,留下兩萬錢,他全部送到酒家,陸續飲酒。

不過,他之求貸或接受周濟,是有原則的。宋文帝元嘉元年(424年),江州刺史檀道濟親自到他家訪問。這時,他又病又餓好些天,起不了床。檀道濟勸他:“賢者在世,天下無道則隱,有道則至。今子(你)生文明之世,奈何自苦如此?”他說:“潛也何敢望賢,志不及也。”檀道濟饋以梁肉,被他揮而去之。他辭官回鄉二十二年一直過著貧困的田園生活,而固窮守節的志趣,老而益堅。元嘉四年(427年)九月中旬神志還清醒的時候,給自己寫了《輓歌詩》三首,在第三首詩中末兩句說:“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表明他對死亡看得那樣平淡自然。

 


 
  關閉窗口  

 

 
主辦單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