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十景”之八:石鐘神韻

 
 
 
     
 

石鍾山位於湖口縣鄱陽湖出口處,海拔61.8米,相對高度約40米左右,面積僅0.2平方公里。因山石多隙,水石相搏,擊出如鐘鳴之聲而得名。尤以北宋大文學家蘇軾曾夜泊山下,尋聲探源,並撰寫聞名天下的《石鍾山記》而聞名。

石鍾山是長江鄱湖天然鎖鑰,自古即為軍事要塞,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登臨山上,既可遠眺廬山煙雲,又可近睹江湖清濁。如在月色之夜,可謂“湖光影玉壁,長天一月空”。自古以來,文人雅士絡繹不絕來此山賞景。如唐代李勃,宋代蘇拭、陸游,元代文天祥,明代朱元璋,清代曾國藩等。

石鍾山從唐代起就有建築,經歷代興廢,現仍存懷蘇亭、半山亭、紺園、船廳、江天一覽亭、鐘石、極慈禪林、聽濤眺雨軒、蕓芍齋、石鐘洞、同根樹等景點,但多為清代重建。

千古懸案石鍾山

在浩瀚的長江與鄱陽湖銜口處,一座山崖拔江而起,雄奇險峻,傲視大江,這就是石鍾山。石鍾山坐落在湖口縣雙鐘鎮,地勢險要,因控扼長江及鄱陽湖,居高臨下,進可攻,退可守,號稱“江湖鎖鑰”,自古是兵家必爭之地。歷史上這裡發生過多次激戰,三國周瑜在鄱陽湖操練水軍,自石鍾山發兵進擊赤壁,大破敵軍80萬;清代咸豐年間太平軍將領石達開坐鎮石鍾山,指揮太平軍與曾國藩湘軍水師在湖口麈戰十載,先後都以石鍾山為營壘;民國初李烈鈞“湖口起義”討伐袁世凱,其司令部就設在石鍾山上。

緣何稱石鍾山,眾說紛紜。民間傳說以形定名,而文人則多以聲定名,以聲定名者,其論也不一,北魏酈道元作《水經注》,說是“下臨深潭,微風豉浪,水石相捕,響若洪鐘”;唐江州刺史李渤,在“山上忽遇雙石”,“扣而聆之,南聲涵胡,北聲清越,抑止響騰”,因石質而發聲;宋元豐七年(1084年),大文學家蘇軾送長子蘇邁到江西德興縣赴任,途經湖口,登臨石鍾山,他對上述兩說十分懷疑,決定親自去考察。於是在一個月明之夜,他帶著兒子蘇邁乘坐一葉小舟,出沒在絕壁深潭之間,進行實地勘察。他終於發現絕壁下,“多穴罅”,水浪進出其間,澎湃衝擊,有“鏜韉”之聲,他自認為他已解開這千年之謎,找到了石鍾山“鐘聲”的真正原因,故作《石鍾山記》,批評酈道元考察過於簡單,譏笑李渤立論過於因陋。

明代羅洪先和清代彭雪琴二人,評述他是“過其門而未入其室”,故而結果不確。羅、彭二人先後步其後塵,繞過石鍾山轉了數次,仔細探尋,發現蘇軾當時也受了大自然的捉弄,他“六月訪山,適逢水漲,未見全”,而羅、彭二人則在冬春江水下落時,踏山覓綜,才找到“鐘聲”的真正原因。“蓋全山皆空,如鐘覆地,故得鐘名”。至此,石鍾山的天籟之聲,這支“神曲”終於找到“源頭”。但不管怎麼樣說,每次“把酒問青天”,都是對科學殿堂的叩擊,是值得稱道的。

清代曾國藩曾泛小舟遊于石鍾山絕壁之下,帶著石鍾山定名之謎,進行實地考察。他又翻閱蘇東坡《石鍾山記》,並寫下了讀後感:“上鐘岩與下鐘岩,其下皆有洞,可容數百人,深不可窮,形如覆鐘。乃知鍾山以形言之,非以聲言之。酈氏、蘇氏所言,皆非事實也。”此後,曾國藩可能再也沒有來過石鍾山。他認為石鍾山以形定名,正是這觀點鮮明的寥寥數語,使他也捲入了石鍾山定名之爭的千古懸案。

 


 
  關閉窗口  

 

 
主辦單位:九江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