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青年連線 -> 求學大陸

 


夏潮聯合會——臺生到大陸求學的第一站

09/03/2004/08:58
華夏經緯網

提起夏潮,在台灣或許不是人盡皆知。但是在大陸的台灣學生中,夏潮卻是赫赫有名。這是因為為數眾多的臺生均是通過夏潮來辦理報名的手續,因此節省了至京港交流協會報名的機票與食宿費用。甚至有些考生在參加考試時,也參加了夏潮舉辦的的考生服務團,從住宿到考場,全部有專人安排。

 

如果沒有夏潮,會有更多有志赴大陸求學的考生,花費無數的冤枉錢在坊間所謂的專業中國留學代辦,以極其不合理的價格購買報名錶格不明就理的考古題、以及各種名目的代理費、報名費、手續費、諮詢費等。千辛萬苦之後,最後取得的可能根本不是正式學籍的學生 身分。

 

從夏潮辦理活動的收費情況來看,無論是接受京港交流協會的請託收受報名資料,或是籌組考生服務團,以及每年固定的青年夏冬令營行程,都不可能借著明顯低廉的價格大賺一票。相反的,這些明顯無利可圖的業務,反而需要額外的支出,以及加重了夏潮義工的工作量。

 

我們不時的可以在媒體上看到,非營利組織以公開募款方式來取得經費,可是夏潮的勸募卻極為罕見。在人們的心目中,非營利組織也常常是好名不好利 的代名詞,在頻繁的台灣選舉中,以此作為自己熱心公益 的競選資本也是常見的。但是,這些情況都沒有在夏潮中出現。既不為財,也不為名,那麼夏潮到底求的是什麼?

 

筆者懷著對夏潮的種種揣測,對夏潮秘書長陳福裕先生進行了訪問。

 

求學大陸,一條曲折之路

 

在95年之前,大陸高校就已經開放接受台灣學生就讀。當時,絕大部分的臺生都是透過仲介,補習班來辦理就學事宜。但是由於當時相關資訊並不發達,因此提供了這些非法仲介混水摸魚的良機,因此流弊叢生,使得開放的美意大打折扣。這些非法仲介不僅胡亂收費,手段也十分可疑,包括:取得第二國國籍再赴大陸求學、只要交納一定費用就保證上北大等。

 

有鋻於這種情況,京港學術交流中心(香港的報名點)在1999年就向夏潮提出反映,希望夏潮能夠提供協助。但礙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高校在臺招生的宣傳、代辦、仲介仍屬違法,因此夏潮當時並未同意。

 

另一方面,夏潮極力長期以來一直推動兩岸青年交流,甚至在解嚴以前就開始了。夏潮是第一個推動兩岸青年交流的組織,年年都舉辦台灣青年赴大陸交流的營隊。迄今,夏令營已經辦了20年。

 

因此,本著以長期推動兩岸青年交流的宗旨,2000年間,夏潮正式接受京港學術交流中心的請托,接受在臺轉交考生的報名資料。因此,夏潮絕對不是  代辦留學仲介,而是以方便臺生的出發點,作一扇服務的窗口。

 

除此之外,在夏潮聯合會中,關於登陸求學的資訊,都遠遠比位於京、澳四地的報名點充分許多。如歷屆考古題臺生所撰寫有關大陸經驗的書籍專門論文研究等,在夏潮都可以找到

 

  由於夏潮提供了充足的求學資訊,透明的報考收費,方便的辦理地點,因此儘管並沒有特別的宣傳,但透過各大校園中學生的口耳宣傳,使夏潮此項服務逐漸為人所知,近而帶動求學大陸的熱潮。所以,夏潮對造成近兩三年來常可見諸報端的求學大陸熱,是具有決定性因素的。

 

今年報考人數不增反降

 

  2000年迄今,夏潮開始接受轉交報名資料之後,來此報名碩博考試的考生連年俱增,直到今年方有減緩的趨勢。

 

年份

經由夏潮辦理碩博統招報名的人數

2000年

106人

2001年

296人

2002年

725人

2003年

739人

2004年

547人

  

從表中可以看出,經由夏潮辦理報名的考生人數從開辦以後就連年上升,到2003年時達到高峰。至於今年為何人數不增反降,陳秘書長表示,原因有三者:

 

一,今年起,大陸部份重點高校開始取消自費兼讀制度,因此影響在職人士報考的意願。以2003年經由夏潮報考同濟大學為例,自費兼讀制的考生人數高達90名。選擇兼讀制度的考生通常已經具有在職身分,而取消了兼讀制度,幾乎等同於迫使他們必須在工作與學業之間做出抉擇。

 

二,去年的非典型肺炎風暴,使台灣民眾對大陸的衛生條件與生活品質產生一定程度的懷疑,進而對長期生活在大陸裹足不前。

 

三,2004年台灣又將面對一次大選,面對選舉期間被不斷重復炒熱的統獨議題,出走或留下愛台灣或不愛台灣 等二分式選項,亦影響著台灣民眾對大陸的觀感,並左右著是否要至對岸的選擇,使觀望心態增加。

 

基於以上三個原因,今年夏潮所收到的碩博考試報名錶因此減少。

 

  不過,陳秘書長提到,在今年報名的過程中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今年報名的547人中,在最後一天遞交報名錶格的人數,竟然佔有250人,比例高達百分之四十五!至於這個現象能不能意味著台灣人做事習慣拖延,或是說明考生的觀望心態,或許就有待研究了。

 

一波三折的考生服務團

 

在2003年的報名熱潮時,夏潮開辦了考生服務團,這在極大程度上便利了考生。不過,去年因為非典型肺炎的原因,這項新舉措可謂好事多磨,一波三折。

 

2002年間,報考人數大增。而由夏潮轉交的考生資料,都須在香港理工大學應試。許多家長在報名之餘,便向夏潮詢問是否有考生團體等,好讓考生得以專心應試,不必自己分散心思應付酒店、交通、機票、簽證、餐飲種種麻煩事。

 

當時夏潮對此類要求的態度極為慎重,但隨著洽詢的人越來越多,夏潮終於在去年二月開辦考生服務團,碩博考生收費為一萬三千五百元台幣(本科考生收費為一萬兩千五百元台幣)。費用包括機票食宿、以及機場、考場等接送事宜。如此低廉的費用與全套包辦的內容,讓考生趨之若鶩,使第一次開辦就有了八十名的考生報名。

 

依照慣例,碩博考試都在四月中下旬舉行。但是突如其來的非典型肺炎,使考試延期至六月,沒想到非典在台灣陸續蔓延,以至於考其最後又延至八月。在這種情況之下,夏潮面對著早已訂好的機票以及酒店,卻不能成行。違約,或是因改期而增加費用的情況,都有可能出現。

 

  所幸,航空公司與酒店並沒有因此扣去違約金。八月間,考生服務團順利成行,反響極好。

 

政治色彩的來源

臺生們因為報名而認識了夏潮,不過,轉交報名錶只是夏潮眾多業務的一小部分。

 

夏潮原名為夏潮聯誼會,本為雜誌社,以文化,思想方面的內容為主。在1989年間,台灣發佈了人民團體組織法,規定不能以聯誼會 之名作為團體名稱。可是夏聯會之名已經沿用成習,驟然改名將不利原有讀者的認知。因此,在夏聯會簡稱不變的前提下,夏潮聯誼會更名為 夏潮聯合會

 

夏聯會除了年年固定舉辦前述的青年營隊之外,其關注的層面極廣,從原住民、外籍勞工到大陸新娘,夏潮不斷的為這些生活于台灣的弱勢群體發聲,並進其所能維護他們的權益。921地震之後,夏潮與勞權會共同成立原住民工作隊,在災區協助原住民解決重建問題。

 

在兩岸議題之外,夏潮對台灣島內的公共事務也有極高的敏銳度,如教改、WTO、社會運動等。在民進黨尚未提出非核家園口號之前,夏潮早已是台灣第一個提倡反核的團體,同時也是最早介入今日所流行的勞工、環保等議題的民間團體。

 

從過去與現在的表現來看,在瞬息萬變的台灣社會堙A夏潮立於公益與公義的兩個出發點。但在今日泛政治化的台灣社會,所有的民間組織似乎非要歸類于某種政治派別不可。而夏潮涉及大陸方面的事務不少,更使它通常被簡單的直接被歸納于統派團體

 

統與獨的強行劃分,使外人往往直接注意夏潮的親中,而忽略了夏潮的其他事務。

 

關於這一點,陳秘書長肯定的表示,“以經濟的角度來看,無論三大產業中的任何一個,只有在以大陸作為腹地的前提下,才能使台灣的永續發展。”夏潮並不是因為政治上支援某一方,才從事台灣的公眾事務。相反的,是因為 “兩岸議題恰恰應該以統一作為前提,方能使台灣其他方面問題得到解決。”因此,考量台灣穩定而持久的生存發展,而選擇支援統一,這就是夏潮被認為 有“政治色彩”的來源

  

關於夏潮經費來源一節,其實也沒有任何 “神秘性” 可言。跟全台灣99.9%的非營利組織一樣,夏潮的經費來自於會員的會費收入以及各界人士的熱情捐輸。之所以沒有大張旗鼓的公開勸募,一方面是將大家省吃儉用而捐出來的錢,大把的用於廣告,不經濟也不合理;另一方面,夏潮不是社會救助機構,雖然從事一些服務性活動,但是主要經費皆用於人事開銷和房租成本,不願以此驚擾社會大眾。

 

 

想進一步了解夏潮聯合會嗎?,請上 www.xiachao.org.tw

 

中國台灣網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