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台灣著名舞臺劇導演賴聲川
對於賴聲川而言,這兩年是匆忙的,然而目睹了不少舞臺劇在上劇場“圓夢”,心堣S充滿了幸福。“全國沒有幾個劇場是像上劇場這樣,專門做舞臺劇的。上劇場的配備都是國家大劇院的配備,但是舞臺高度低了很多,可以更親近觀眾,在全國恐怕沒有第二個這樣設計的劇場了。”賴聲川說。回顧過去兩年,上劇場在完成“使命”方面,無疑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從上海到台北:《暗戀桃花源》見證兩岸青年交流

  《暗戀桃花源》劇照,江濱柳和雲之凡分別由金士傑和林青霞扮演。
  (圖片來自網路)

  來自海峽兩岸及海外的《暗戀桃花源》“粉絲”連日來在上海徐家匯的“上劇場”輪番登臺。他們在此舉行大規模的匯演活動,將1986年在台北誕生的經典話劇《暗戀桃花源》以不同班底進行演出。

  其中,由大陸業餘愛好者組團進行的演出,得到了台灣專業人士的指導。自上周以來,話劇已正式演出4場,還將舉行多團隊多幕混合演出,前後共計將有88人登臺。

  話劇《暗戀桃花源》是戲劇導演賴聲川代表作之一,由台灣表演工作坊創排、出品。

  過去三十多年,諸多版本的《暗戀桃花源》曾在各地進行演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兩岸學生的“校園習作”,還有一些學校將這部作品作為了教學內容中必學的經典。

  如今,台灣表演工作坊在上海擁有了專屬劇場“上劇場”。《暗戀桃花源》經過幾代演員的演繹,也見證了兩岸青年圍繞舞臺藝術持續開展的互動交流。

  這是一部以劇場為背景的“戲中戲”作品,舞臺上“暗戀”和“桃花源”兩個不相干的劇組同臺演出了一幕幕悲喜劇,以奇特的戲劇結構和悲喜交錯的觀看效果而聞名,其中也不乏中華傳統文化元素與當代思想的碰撞。

  最早扮演話劇《暗戀桃花源》女主角“雲之凡”的丁乃竺,與賴聲川是恩愛伉儷,她一直追隨賴聲川活躍在舞臺劇製作領域。

  “好安靜呀!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安靜的上海!”這是“雲之凡”的一句經典臺詞。而今,在“上劇場”堿搢鴩茼菑悗n海北的“雲之凡”說臺詞,丁乃竺十分感慨。

  她說,一部話劇作品能傳播這麼久、這麼廣,讓很多大學生為之心動,覺得自己所從事的事業特別值得。

  2006年,海峽兩岸同時推出《暗戀桃花源》的台灣版和大陸版,以慶祝該劇首演20週年,這也催生了兩岸新生代“粉絲”。

  2013年2月,賴聲川無意中得知,原來有那麼多業餘團隊和“粉絲”自發演出《暗戀桃花源》,他在微博上發問:“如果你演過或知道你的學校曾經演過,請回復此微博。”這條微博5年多來被轉發7400余次,收到超過2800條回復。

  從回復內容看,北京、山東、海南、河南、廣東、浙江、重慶、河北、四川等地眾多高校的“粉絲”,都曾排演過《暗戀桃花源》。較新的一條網友回復是在今年的3月2日,記錄了新鄉醫學院的一次演出。這位網友此前還回復稱,他在2016年也曾出演過男主角“江濱柳”。“團隊前後經歷了兩個多月的艱苦排練,苦中作樂,此中滋味無法形容,最後都化作了一晚上的榮耀與歡樂。”他在回復中說。

  賴聲川自己曾在微博寫道:“看到‘暗戀’在這麼多人的學校生涯帶來美好的回憶,更是感動。”

  自2017年10月“上劇場”在大陸招募團隊出演“民間版”《暗戀桃花源》以來,數十支來自各地的演出隊伍展開角逐。

  參加此次大匯演的業餘團隊之一“胖斑馬”來自上海,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每天下班後,他們聚在一起排練。讓這些業餘團隊感到興奮的是,包括丁乃竺等在內的《暗戀桃花源》台灣原創人馬成為了他們的指導老師,這樣面對面的排練交流,是他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今年3月8日至4月15日,“上劇場”舉辦《暗戀桃花源》演出季活動,首次連續推出“紀念版”“經典版”“專屬版”以及大匯演活動。“重在參與,《暗戀桃花源》給了我們更大的舞臺。”“胖斑馬”成員周晶晶說。

  (據新華社上海電)

許曉青  陳愛平(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賴聲川發佈全新劇種“斜角喜劇”

賴聲川發佈全新劇種“斜角喜劇”“戲媕艇~”全程同臺

    3月19日,《隱藏的寶藏》媒體見面會在上劇場後臺舉行。活動方供圖

  中新網上海3月19日電 (王笈)台灣著名舞臺劇導演賴聲川19日在上海上劇場後臺發佈全新劇種——“斜角喜劇”:新劇《隱藏的寶藏》將是一部全側舞臺視角體驗的全本“戲外戲”喜劇,講述上海一座即將拆除的老劇場堣W演古羅馬喜劇《一壇金》的故事。

  “斜角喜劇”的想法在賴聲川心中醞釀已久。多年來的側臺觀戲經驗,使賴聲川一直想做一台與自己有相同視角的戲,“很多人好奇演出中我在哪?我通常在側臺。從側臺看戲,從側臺看人生,角度總是有些不同,希望能通過這個劇種與大家分享這種奇妙的感覺。”

  如何呈現一台“斜角喜劇”?賴聲川向記者展示了“斜角喜劇”的舞臺布景模型:近乎90度旋轉的舞臺側臺面向觀眾,可以看到“藏”著演員和布景的一道道幕布,整個觀眾視野被劃分為演出舞臺和布景道具、技術人員所在的後臺兩個部分。如此設計,舞臺上與後臺媯o生的事情均可一覽無余。

賴聲川展示“斜角喜劇”的舞臺布景模型。活動方供圖

賴聲川展示“斜角喜劇”的舞臺布景模型。活動方供圖

  據介紹,“斜角喜劇”《隱藏的寶藏》中將出現舞臺監督、導演、編劇等劇場工作人員角色。根據劇情,一群劇團人員在一座即將拆除的老劇場媔i行古羅馬喜劇《一壇金》的演出,然而演出過程中卻出現了人員不足、硬體失靈、道具錯誤等種種“意外”,於是,臺前演戲的同時,臺後也在處理著各種混亂中產生的問題。

  “與《暗戀桃花源》不同,《隱藏的寶藏》的‘戲中戲’和‘戲外戲’是同時進行的。舞臺和後臺的故事同時展開,但並不混亂,而是亂中有序,劇中每一句臺詞的連接都安排得很清楚,讓觀眾能夠看得流暢。”賴聲川說。

  據悉,賴聲川全新“斜角喜劇”《隱藏的寶藏》將於4月26日在上劇場首演。(完)(來源:中國新聞網)

《暗戀桃花源》見證兩岸青年互動交流逾30載

從上海到台北:《暗戀桃花源》見證兩岸青年互動交流逾30載

  新華社上海3月19日電(記者 許曉青 陳愛平)來自海峽兩岸及海外的《暗戀桃花源》“粉絲”連日來在上海徐家匯的“上劇場”輪番登臺。他們在此舉行大規模的匯演活動,將1986年在台北誕生的經典話劇《暗戀桃花源》以不同班底進行演出。

  其中,由大陸業餘愛好者組團進行的演出,得到了台灣專業人士的指導。自上周以來,話劇已正式演出4場,還將舉行多團隊多幕混合演出,前後共計將有88人登臺。

  話劇《暗戀桃花源》是戲劇導演賴聲川代表作之一,由台灣表演工作坊創排、出品。

  過去三十多年,諸多版本的《暗戀桃花源》曾在各地進行演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兩岸學生的“校園習作”,還有一些學校將這部作品作為了教學內容中必學的經典。

  如今,台灣表演工作坊在上海擁有了專屬劇場“上劇場”。《暗戀桃花源》經過幾代演員的演繹,也見證了兩岸青年圍繞舞臺藝術持續開展的互動交流。

  這是一部以劇場為背景的“戲中戲”作品,舞臺上“暗戀”和“桃花源”兩個不相干的劇組同臺演出了一幕幕悲喜劇,以奇特的戲劇結構和悲喜交錯的觀看效果而聞名,其中也不乏中華傳統文化元素與當代思想的碰撞。

  最早扮演話劇《暗戀桃花源》女主角“雲之凡”的丁乃竺,與賴聲川是恩愛伉儷,她一直追隨賴聲川活躍在舞臺劇製作領域。

  “好安靜呀!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安靜的上海!”這是“雲之凡”的一句經典臺詞。而今,在“上劇場”堿搢鴩茼菑悗n海北的“雲之凡”說臺詞,丁乃竺十分感慨。

  她說,一部話劇作品能傳播這麼久、這麼廣,讓很多大學生為之心動,覺得自己所從事的事業特別值得。

  2006年,海峽兩岸同時推出《暗戀桃花源》的台灣版和大陸版,以慶祝該劇首演20週年,這也催生了兩岸新生代“粉絲”。

  2013年2月,賴聲川無意中得知,原來有那麼多業餘團隊和“粉絲”自發演出《暗戀桃花源》,他在微博上發問:“如果你演過或知道你的學校曾經演過,請回復此微博。”這條微博5年多來被轉發7400余次,收到超過2800條回復。

  從回復內容看,北京、山東、海南、河南、廣東、浙江、重慶、河北、四川等地眾多高校的“粉絲”,都曾排演過《暗戀桃花源》。

  較新的一條網友回復是在今年的3月2日,記錄了新鄉醫學院的一次演出。這位網友此前還回復稱,他在2016年也曾出演過男主角“江濱柳”。“團隊前後經歷了兩個多月的艱苦排練,苦中作樂,此中滋味無法形容,最後都化作了一晚上的榮耀與歡樂。”他在回復中說。

  賴聲川自己曾在微博寫道:“看到‘暗戀’在這麼多人的學校生涯帶來美好的回憶,更是感動。”

  自2017年10月“上劇場”在大陸招募團隊出演“民間版”《暗戀桃花源》以來,數十支來自各地的演出隊伍展開角逐。

  參加此次大匯演的業餘團隊之一“胖斑馬”來自上海,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每天下班後,他們聚在一起排練。

  讓這些業餘團隊感到興奮的是,包括丁乃竺等在內的《暗戀桃花源》台灣原創人馬成為了他們的指導老師,這樣面對面的排練交流,是他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今年3月8日至4月15日,“上劇場”舉辦《暗戀桃花源》演出季活動,首次連續推出“紀念版”“經典版”“專屬版”以及大匯演活動。

  “重在參與,《暗戀桃花源》給了我們更大的舞臺。”“胖斑馬”成員周晶晶說。(來源: 新華網)

賴聲川的“上劇場”:這個春節有點忙

  新華社上海2月21日電(記者許曉青)春節假期,上海徐家匯美羅城客流如織。台灣戲劇人賴聲川創立的“表演工作坊”在上海專屬的“上劇場”在節日也不打烊。

  “所有‘上劇場’的觀眾朋友們,祝你們新年行大運,狗年開開心心。”15日除夕,賴聲川通過一段視頻從台北向大陸的觀眾發來新春佳節的祝福。

  春節長假期間,“上劇場”的票房全天候開放,與商場營業時間一致。

  橫跨整個3月,這座劇場將啟幕的新年演出季備受觀眾矚目,《如夢之夢》和《暗戀桃花源》出票後均反響熱烈。特別是《暗戀桃花源》還將首次連續推出“紀念版”“經典版”“專屬版”三種。用賴聲川自己的話說,這將是一次“全球華語舞臺的《暗戀桃花源》大匯演”。

  除了兩部經典,賴聲川在這個春節還忙於今年將公演的另兩部話劇新作的創作。一部名叫《雕空》,講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諜戰故事,演員周迅和陳建斌將搭檔這部作品的“上劇場”首演,令觀眾十分期待。

  另一部是《隱藏的寶藏》,賴聲川把自己僂籅滲蹐炡葝@創作手法與“戲中戲”及“後臺視角”等表現形式結合起來,希望通過有趣的故事和對白,激起觀眾對金錢和慾望的重新反思。

  加之《寶島一村》《台北男女》等作品今年也將在“上劇場”演出,可以說賴聲川的這個春節真有點忙。(來源: 新華網)

台灣表演工作坊將在滬推出最新版相聲劇

1月8日,《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媒體見面會在上海舉行。 /官方供圖

  新華社上海1月14日電(記者許曉青)由著名戲劇家賴聲川等創辦的台灣表演工作坊近日宣佈,1月25日至2月4日,完全由大陸演員班底擔綱的最新版“我們說相聲”將在“上劇場”與觀眾見面。“上劇場”是台灣表演工作坊在上海的賴聲川作品專屬劇場。

  上世紀80年代,相聲藝術在寶島台灣日漸式微,當時剛從美國學成歸來的賴聲川對這門傳統藝術心懷執著,於是“相聲劇”這一獨特的創新形式,成為台灣表演工作坊的創團基礎。“我們說相聲”系列演出,運用相聲與舞臺劇融合的辦法,在舞臺上嬉笑怒罵,當年在台北轟動一時。

  從1985年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算起,截至目前,台灣表演工作坊共在兩岸推出7部相聲劇。2018年即將上演的新版“我們說相聲”,根據2000年台北版進行再度改編,故事的上下半場分別發生在“1900年的北京”和“2000年的上海”,講述相聲藝人“皮不笑”和“樂翻天”的傳奇經歷。

  賴聲川說,從台北到上海,似乎相聲與南方城市總有些“疏離”,但其實我一點不擔心相聲藝術與觀眾間的共鳴,因為傳統文化有與生俱來的強大魅力。

  在“我們說相聲”系列舞臺劇創排的30多年間,既有台灣著名演員擔綱,也有大陸演員客串,而今演出“接力棒”傳到了“上劇場”的新班底手堙C

  “上劇場”開業兩年多來,主辦方培養了一批大陸青年演員作為其上海班底,他們平均年齡30多歲。

  賴聲川說,在培養青年演員時,他們更注重其舞臺表演的全面性和節奏感,也就是說“演什麼像什麼”,要訓練看家本領。(來源: 新華網)

新聞鏈結:《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將登上劇場舞臺

台灣表演工作坊見證兩岸交流30年

  新華社上海12月6日電(記者許曉青)兩年來,製作演出了19台原創劇目,上演238場,周均4場,進場人數近12萬人次,平均上座率77%……5日晚,在海峽兩岸享有盛譽的戲劇導演賴聲川攜夫人丁乃竺,在位於上海徐家匯的“上劇場”慶祝這座“賴聲川專屬劇場”誕生兩週年。

  今年也是“上劇場”的母體——台灣表演工作坊誕生32週年。“2歲”和“32歲”,賴聲川丁乃竺夫婦的表演工作坊“往來”兩岸,成為30年交流的親歷者。

  1985年,台灣表演工作坊創團作品《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在台北市南海路的藝術館首演。演員們的精彩表演,劇情前所未見的創意,在當時的寶島台灣引起轟動。時隔一年,《暗戀桃花源》橫空出世。

  賴聲川與追隨他一直從事舞臺劇製作的丁乃竺,是台灣文藝界公認的恩愛伉儷。《暗戀桃花源》誕生之初,就是在他們自家的客廳堭ざt的。

  “而今,上海的‘上劇場’變成了我們家的客廳。”站在舞台中央的丁乃竺說。

  兩年來,眾多海峽兩岸知名藝人做客這座劇場特別舉辦的“丁乃竺的會客廳”及讀書會活動,講述的故事、分享的心情,大多與這30年間兩岸文藝界不斷深化交流有關。

  表演工作坊創辦之初只是劇團,沒有專屬的劇場,因此往來兩岸主要是與大城市的各種文化設施相伴成長。對此,賴聲川一直覺得“不夠”,他希望“圓一個劇場夢”。

  賴聲川回憶,常年在各地奔走,感覺自己就如同遊牧一般,在走走停停之間,一直渴望尋求一種“家”的歸屬感。

  2015年,賴聲川的“夢”化為現實。這座專屬劇場坐落在上海市徐匯區美羅城商場5樓,2009年起籌建,包含一個劇場和一個排練廳,劇場可容納600余名觀眾。

  他為這座劇場命名為“上劇場”,“上”字不僅代表上海,也被他譯為英語“Above”。從一開始,他就希望能把“超越舞臺本身的精神意義”帶給觀眾。

  兩年來,“上劇場”復排了台灣表演工作坊的諸多劇目,如《愛朦朧、人朦朧》《冬之旅》《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一夫二主》《彈琴說愛》等。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上劇場”還將在兩岸及海外公演近10年的話劇《寶島一村》“請回家”。

  今夏,眾多大陸觀眾涌入“上劇場”重溫《寶島一村》,不少人是2009年這部話劇赴大陸“破冰演出”時的“老觀眾”。有人告訴劇組,看一次哭一次。

  《寶島一村》凝聚了半個多世紀的兩岸鄉愁,從“老趙家”“小朱家”“周寧家”等1949年赴臺落戶的眷村家庭講起,打動了無數觀眾的心。為了這部作品的大型舞臺裝置能夠進駐“上劇場”這樣的中型劇場,賴聲川頗費腦筋,悉心設計。

  賴聲川說,進入2018年,這樣的“回家式”大型演出還將繼續,另一部賴聲川經典作品《如夢之夢》也將以8小時的長篇巨制挑戰“上劇場”相對狹窄的側臺候場區。

  丁乃竺透露,將這一部部經典作品請回“家堙那t出,不是兒戲,而是籌備多時。比如《如夢之夢》早在一年前就開始策劃“上劇場”版本。此外,賴聲川的兩部新作《隱藏的寶藏》《雕空》也將在2018年亮相。

  不知不覺中,台灣表演工作坊花了兩年時間,還在上海培養了一支“上劇場”專屬的青年演員隊伍,他們中有的是原創音樂劇《戀戀香格里拉》的主唱,有的擔綱復排的“我們說相聲”系列相聲劇。到明年3月,還將有一批散落在大陸各地的《暗戀桃花源》民間演出團體,集中到“上劇場”舉行大匯演。

  在兩岸觀眾和文藝界人士送上的生日祝福中,賴聲川和丁乃竺為“上劇場”許下新的願望。他們覺得,“上劇場”還只是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嬰兒”,希望以綿薄之力為兩岸的舞臺藝術不斷耕耘,“種”下更加美好的未來。

賴聲川:更多舞臺劇將在上劇場“圓夢”

賴聲川:更多舞臺劇將在上劇場“圓夢”

    12月5日晚,上劇場二週年慶生盛典在上海舉行。活動方供圖

  中新網上海12月6日電 題:賴聲川:更多舞臺劇將在上劇場“圓夢”

  作者 王笈

  2015年12月,台灣著名舞臺劇導演賴聲川的“專屬劇場”上劇場在滬上繁華的徐家匯商圈落成,成為了舞臺劇和舞臺劇人的一個“圓夢之地”。2017年12月5日晚,這座因夢想而建、為舞臺劇“而生”的劇場迎來了她的第二個生日。

  對於賴聲川而言,這兩年是匆忙的,然而目睹了不少舞臺劇在上劇場“圓夢”,心堣S充滿了幸福。“全國沒有幾個劇場是像上劇場這樣,專門做舞臺劇的。上劇場的配備都是國家大劇院的配備,但是舞臺高度低了很多,可以更親近觀眾,在全國恐怕沒有第二個這樣設計的劇場了。”賴聲川說。

  回顧過去兩年,上劇場在完成“使命”方面,無疑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2017年3月,享譽亞洲的《暗戀桃花源》以專屬版形式在上劇場“客廳”排演,讓這個最初賴聲川想像在“外灘公園”發生的“暗戀故事”回到了上海,時隔30多年“圓夢”上劇場。

上劇場藝術總監賴聲川、上劇場CEO丁乃竺等出席了慶生盛典。活動方供圖

上劇場藝術總監賴聲川、上劇場CEO丁乃竺等出席了慶生盛典。活動方供圖

  《寶島一村》的首次“回家”也是在這方小小的舞臺上。2017年6月,令多數人意想不到的是,《寶島一村》龐大的“眷村”布景在不縮小一分一毫的情況下被成功“搬”進了上劇場。《寶島一村》全體演創人員自2008年成功首演後,首次聚在一起與大陸觀眾交流,屈中痤朮t員現場落淚,感慨眷村文化得以傳承,感動“寶島”終於“回家”。

  賴聲川透露,2018年將有更多舞臺劇在上劇場“圓夢”,他的經典相聲劇《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將作為新年大戲在上劇場推出。2002年在大陸巡演的16年後,這座“千年茶園”將再次在上海“開張”,講述光緒26年的破敗清朝與千禧年的上海現代社會的種種故事,重現當年的“相聲劇熱潮”。

  除了“圓夢之地”,在賴聲川心中,上海還是一個“創意之地”,給他帶來了無限的劇本創作靈感。上劇場落成之後,賴聲川便常在上海創作,上劇場的總監室、上海的家中、滬上有梧桐樹的街邊咖啡店等都成了他工作的地方。

  即將在明年與觀眾見面的《雕空》,靈感也來源於上海,是賴聲川的全新劇作,講述了一座上海老廠房堙A一個作家筆下二戰時期地下工作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雕空》中,大陸著名演員周迅將首次出演舞臺劇,著名演員陳建斌也將重返舞臺劇舞臺。

  “周迅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演員,她的表演像有一種‘特異功能’,是一個時代熒幕上最亮麗的影星之一;陳建斌本來就是一個劇場人,他是舞臺上的一名巨匠。《雕空》是我為他們定制的一部新的作品。”賴聲川說。

  談起另一部新作《隱藏的寶藏》,賴聲川則感慨,自己繼《暗戀桃花源》之後,再沒有一部如此“瘋狂”的劇作,“其實我這輩子很多時間都是在側臺(看戲),所以我一直想做一個戲,讓觀眾也能體會我的感受。《隱藏的寶藏》就是這樣一部戲,講述了一棟古老的劇場里正上演古羅馬喜劇《一壇金》,觀眾看到的是側臺的角度,能夠看盡後臺所有的秘密。這是一齣‘戲中戲’,臺上的戲好看,台下的戲更好看。”

  在大陸運營上劇場的兩年間,令賴聲川與夫人丁乃竺印象深刻的還有大陸戲劇生態的蓬勃,以及蓬勃背後的“脆弱”。在賴聲川夫婦看來,舞臺劇如同手工業,臺前臺後需要投入大量的努力才能呈現一部完整的作品。

  “這個‘脆弱’的生態需要非常多的人一起努力。”丁乃竺告訴記者,會在明年開啟年輕導演、編劇的培訓,希望他們的創意經過協助也可以在這個舞臺上發光發亮;還會繼續進行技術人才培訓計劃,希望有一天,上劇場能夠為大陸提供更多的舞臺劇技術人才。 (完)

賴聲川談《戀戀香格里拉》:希望創作中國式的音樂劇

賴聲川談《戀戀香格里拉》:希望創作中國式的音樂劇

    主創團隊講述了本部作品的創作靈感及對作品的見解。主辦方供圖

  中新網上海11月17日電 (王子濤)2017上劇場二週年大戲《戀戀香格里拉》發佈會16日在上劇場舉行,主創賴聲川、丁乃竺、丁乃箏、范德騰(John Vaughan)、湯愛民和三位主演宗俊濤、司雯、丁輝來到現場,講述了他們對於本部作品的創作靈感及獨特見解。

  《戀戀香格里拉》脫胎于“表演工作坊”(以下簡稱“表坊”)2000年製作的舞臺劇《這兒是香格里拉》,講述了商人王一帆被心魔所困,在追尋物質的過程中忘記了愛情、親情,在跌落人生低谷時,被一個孩子帶領,進入了心中的聖地“香格里拉”,就在他想要留在那堮氶A才發現這個孩子居然是他和妻子日思夜想已經去世多年的孩子。相較之前,《戀戀香格里拉》更擴展了主人公王一帆年輕時的劇情,內容更為豐富。

  “涉足音樂劇並不是為了迎合市場需求,‘表坊’很多時候不去思考市場,而是創造市場,創作《戀戀香格里拉》就是希望創作一種中國式的音樂劇。”賴聲川表示。

  上劇場在上海的兩年時間,紮根于創作,許多作品有了重新演出的機會,一些作品更是有了專屬於上海的詮釋。《這兒是香格里拉》在台灣初次演出後未曾重新上演,“表坊”也沒機會回頭重新檢視休整自己的作品再出發。直到“表坊”來到上海以後,有機會把一些過去的創作重新打磨,於是把2000年這部作品再現舞臺,使其重新綻放光彩。“寫香格里拉初衷,是為了跟大自然,跟自己的家人,跟所有的不愉快,在心靈上找到一種平靜。”丁乃箏說。

  劇中飾演男主角王一帆的宗俊濤,飾演女主角季玲的司雯以及飾演王子的丁輝在現場獻唱了劇中的兩首歌曲《我多麼地想你》和《最後的擁抱》。本劇的原創音樂由范德騰(John Vaughan)及畢伯龍(Tony Taylor)擔任。范德騰在同是丁乃箏導演的另一部舞臺劇《彈琴說愛》中也有出演。賴聲川曾如此評價他創作的音樂,“好聽太簡單了,但是范德騰的音樂會讓人感動。”

  舞臺暨服裝設計珊卓·伍德爾(Sandra Woodall)在設計舞臺及服裝時,把劇中“香格里拉”這個美麗的聖地設計成了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絢麗的舞臺,惟妙惟肖的昆蟲服裝都能夠讓人們回憶起久違的大自然感覺。(完)

相關鏈結:賴聲川、田沁鑫教你選烏鎮好戲

賴聲川:給老外看中國文學經典

  英文原版歌劇《紅樓夢》中國巡演在即

  8月15日,美國舊金山歌劇院製作英文原版歌劇《紅樓夢》中國巡演發佈會在北京恭王府召開。這部由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與阿姆斯特朗音樂藝術管理有限公司合作引進並製作的英文原版歌劇,將於9月8日、9日在北京保利劇院率先亮相,正式開啟中國巡演之旅。

  該劇的華人主創班底被譽為“華人夢之隊”,由美國麥克阿瑟天才獎獲得者、著名美籍華人作曲家盛宗亮擔任作曲及編劇,首位華裔托尼獎得主黃哲倫擔任聯合編劇,華人戲劇大師賴聲川擔任導演,葉錦添擔任舞臺及美術設計,演員陣容則匯聚了優秀華人歌唱家石倚潔、武赫、石琳、苑璐、李晶晶等。

  作為中國古典文學巨著,將《紅樓夢》濃縮為一台兩個多小時的歌劇,看上去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在“華人夢之隊”主創團隊的努力下,英文版歌劇《紅樓夢》此前已分別在美國舊金山和中國香港引發轟動。此次中國巡演發佈會前,該劇作曲兼編劇盛宗亮和導演賴聲川分別接受了北京晨報記者的專訪,賴聲川表示,該劇的緣起是為了給老外看一部由當代華人藝術家一起創作的中國文學經典歌劇。

  盛宗亮

  寶玉和黛玉兩個都是“外星人”

  北京晨報:英文版歌劇《紅樓夢》的全華班陣容是怎麼拉起來的?

  盛宗亮:美國有一個華人基金會叫傳龍基金會,他們主要是想在西方傳播中華文化,但他們也不懂歌劇,就找到了舊金山歌劇院。劇院經理問:要做歌劇,誰來作曲?他們回答:沒想過。盛宗亮如何?可以呀!然後就給我寫信:《紅樓夢》能改成歌劇嗎?我覺得要做的話一定要特別細心,因為《紅樓夢》太大了,這個戲很容易做砸。我想做的話首先要找到寫劇本很好的人,就找到了黃哲倫。他出生在美國,不會看中文,我們以前合作過,寫過歌劇。再下一步就是找導演,他們推薦了一些西方導演,但我還是覺得賴聲川更好,對中國文化了解,對西方戲劇又很懂。通過賴聲川又找到了葉錦添,就搭成了這個班子。

  仔細看看,我們這些人年齡都差不多,都是華人,但生活文化背景又完全不同。我是生活在中國,二十多歲才到美國;黃哲倫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但父母都是華人,以前寫的都是與華人有關的本子;賴聲川是在美國受了很多戲劇訓練,現在又在大陸和台灣做戲劇;葉錦添又是香港人。我們不同的背景,因為熱愛《紅樓夢》走到了一起。更重要的是,我們在藝術上的手法都比較接近,口味比較接近,能夠碰到一起。

  北京晨報:你們是如何去刪減《紅樓夢》讓它成為一部歌劇本子的呢?

  盛宗亮:我們去問紅學家:這《紅樓夢》主要講的是什麼?你問10個紅學家,10個給你不同的答案。這其實恰恰給了我們很多工作的空間。另外,紅學界有個基本的共識——後40回不是曹雪芹寫的。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的結尾就不用按照後40回的結尾去做了。曹雪芹在前80回媢齔異膜w經有了很多伏筆,這是很清楚的,但是程偉元和高鶚並沒有順著這個意思去寫。實際上,他們是歷史上第一批紅學家,是真正理解曹雪芹的人,但他們故意沒有按照曹雪芹的意思去做。我們認為《紅樓夢》最動人之處就是寶黛釵的三角戀愛。《紅樓夢》有很多線索,但都是副線,他們與主線有直接關係,都直接導致了寶黛之間的愛情悲劇。這是我的看法。所以我只保留了7個人。

  很多紅學家都忽略了一個問題,我們看《紅樓夢》總會覺得寶玉的行為不可思議,黛玉也是個很奇怪的人,所以很多人喜歡寶釵,情願娶寶釵也不要黛玉,免得這輩子受罪。但他們都沒有想到很重要的一點,500多個人物,只有寶玉和黛玉兩個人物是仙人下凡,他們一個是石頭,一個是絳珠草,他們兩個有前生緣,用現在的話說,他們兩個是外星人,剩下的都是凡人。從這個角度就完全理解他們之間的心有靈犀一點通了。另外,他們的行為有些怪,但他們相互之間卻不覺得怪。有一段對詩: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是黛玉跟湘雲在對詩,結果對到一半時妙玉來了就打斷了,這詩就沒有再對下去。這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就是該怎麼樣結局。黛玉來到這個世界是跟著寶玉來的,是來還淚的,最後她說我的淚越來越少了,淚還盡了,黛玉一死,這個歌劇就該結束了。

  賴聲川

  編劇不懂中文反而能夠跳出來

  北京晨報:能講一下英文版歌劇《紅樓夢》的緣起嗎?

  賴聲川:這個事情的緣起還是因為盛宗亮和黃哲倫先生的想法,這麼偉大的一部文學作品,如此長篇的小說,要變成一部兩個多小時的歌劇,歌劇的速度是慢的,真的要把它精簡,你怎麼弄?我問他們:真要做,你們打算是20個小時還是50個小時?他們說:兩個小時!他們提供的基本策略我非常贊同,就是基本上講真的,人物就保留7個。因為你真的要把這個故事在兩個小時講完,濃縮就是要這麼狠。我看了劇本覺得非常好,我也答應來做導演。緣起是為了給老外看這樣一部由我們這些當代華人藝術家一起來創作的中國文學經典的歌劇。去年9月在舊金山歌劇院的首演,我們的第一個目的是達到了。

  歌劇最主要的還是音樂,盛宗亮老師的音樂,在劇本架構和講述整個故事上是非常成功的。葉錦添老師來做舞美和服裝,我們需要尋找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對接的元素,舞美還是做了一些抽象寫意的處理。這些也都是現代劇場所使用的一些元素,西方人可以接受。歌劇《紅樓夢》是用英文唱的,西方人完全聽得懂。這次到中國來巡演,有人問是不是考慮用中文唱,我們覺得現階段還是用英文唱。今年3月在香港上演,很多中國媒體都來看了,我覺得兩邊的滿意度都很高。現代歌劇已經有自具一格的美學架構,如果在這個層面上去看歌劇《紅樓夢》,就不會去分什麼是中什麼是西。所以,如果是在世界語匯下來評論這部歌劇的話,一般來講還都是很讚賞的。

  北京晨報:你個人的《紅樓夢》情結是什麼樣的?

  賴聲川:我個人是大學時才看的《紅樓夢》,一看開頭就看傻了,喔!一個小說能夠這樣寫,虛實之間怎樣架起一個故事,我太服氣、太迷了!當然,我從未想過它還可以做成一個兩個小時表達完整的戲,我自己是不敢做這樣一個嘗試。但盛宗亮老師和黃哲倫老師來做了這樣的一部歌劇。黃老師也是全美最著名的華人劇作家,他很好玩,他是不會說中文的,有人會奇怪這樣的人怎麼來改編《紅樓夢》?反而我認為他可以從另外一種觀點跳出來看,我們中國人包袱太多,看《紅樓夢》情感上的東西太多,這個不捨得那個捨不得,最後就會變成一個七八個小時的東西。

  北京晨報:有關這個劇,你想對中國觀眾說些什麼? 對於外國評論,首先他們都沒有看過《紅樓夢》,我們只好先問《戰爭與和平》看過嗎?我們的《紅樓夢》比它長四倍,你要把它變成一部歌劇……他們就明白了,結果還是蠻容易就看進去了。我們在舊金山還是有很多華人觀眾,他們也會有各種的議論:怎麼會沒有王熙鳳啊!我說:這個評論就不公平了,我們就是沒有,怎麼樣,當初我看到本子就非常明白盛先生和黃先生的想法,因為王熙鳳一進來,起碼要給她40分鐘,這個戲劇的人物比例就不對了,該犧牲的,那真的就是沒辦法了。這個本子非常扣人心弦,可以一路看下來。

  賴聲川:作為中國觀眾,這部兩個小時的《紅樓夢》不可能滿足每一位觀眾對《紅樓夢》的想法,但是我們既然要做,就要把我們想要呈現的完整呈現給你們,你先放下你的成見,來感受一下,看看你的感覺怎麼樣。(李澄)(來源: 北京晨報)

相關鏈結:10年演217場 賴聲川:《寶島一村》演的不僅是眷村

賴聲川"水中之書"一票難求

原標題:獨一無二的何炅獨一無二的《水中之書》

  《水中之書》主創合影

何炅劇照

  昨天,上劇場座無虛席,掌聲響起,這是《水中之書》的第15次謝幕。事實上,這部作品從2015年5月19日上演至今,場場爆滿,一票難求。劇中的何炅表演出眾,堪稱他舞臺劇演出生涯中的一次“華麗轉身”,也因為他的加入,讓賴聲川歷時7年創作的這部作品變得圓滿。

  歷時七年,終得圓滿的《水中之書》

  《水中之書》首演時,賴聲川感嘆:歷時7年,這部作品終於“完成了”!作品的靈感來自當時正飽受金融危機困擾的香港和一條駭人聽聞的新聞:在奧地利,一個男人把他的家人囚禁在家堛漱@個秘密地下室堙A長達20年之久!這則消息,讓賴聲川感到憤怒,但憤怒之餘,他陷入沉思:暴力的背後有沒有可能是一種愛?人們經常以愛之名做出很多暴力的事、傷害人的事,讓自己變成惡魔,在這些惡行之下的受害者也只能孤單無助地承受。那人們心中真正的快樂和愛又是什麼?於是,賴聲川走進排練場,將這些思考融入到《水中之書》堙C

  2009年,應香港話劇團之邀,賴聲川在香港創作出《水中之書》的雛形。2011年,經過重新整理,以“快樂不用學”的名稱在台北演出。兩次演出反響都很好,但導演卻覺得這個作品並沒有畫上句號,總有些東西需要未完待續。時隔4年,在他的專屬劇場——上劇場,賴聲川力邀已參演《暗戀桃花源》(經典版)十年之久的何炅擔任主演,聯合世界著名的舞美及服裝設計珊卓·伍德爾(Sandra Woodall),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燈光設計蕭麗河,剛剛摘得2017年普利策音樂獎的作曲家杜韻,共同來完成這部《水中之書》。

  如劇名一般,《水中之書》 講述了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從英國學成歸來的何實(何炅飾),與合夥人小蕭一起創業,教授別人“快樂學”。這件事在何實看來是荒謬的,因為他的內心並不快樂,他也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快樂,他懷疑當下的社會普遍價值,渴望尋找到內心一直不清楚也不敢面對的過去。就在此時,他在海邊自家廢棄的老屋堙A和一個名叫“水兒”的小女孩相遇。毫無疑問,“水兒”是賴聲川所有作品堻抰W特的一位,她單純、善良,卻有著異常殘忍的人生遭遇,在這小小的、受局限的生命中,隱藏著人類的愛與恨、善與惡、慾望與佔有、幸福與悲哀。每次想到她,總讓人傷感不已,卻也讓我們開始重新思索人生。

  《水中之書》是賴聲川最詩意的一部作品。它既沒有《暗戀桃花源》拼貼式的戲劇衝突,也沒有《寶島一村》如歷史卷軸般的長篇敘事,更沒有《如夢之夢》媄e大的人物結構,恰恰相反,它帶來的是一種如潑墨畫般行雲流水的寫意之美。憂婉的配樂、唯美細膩的舞臺設計,不急不躁,從另一個側面,豐富了何實的內心獨白。正是這樣的處理,讓原本充滿怨恨、殘忍的故事情節變得緩和卻又飽含對人心的愛與關懷。

  獨挑大梁的何炅,獨一無二的“何實”

  《水中之書》讓大家看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何炅。去年宣佈要排演《水中之書》時,賴聲川就說:“非何炅不行!”何炅更是連劇本都沒看就欣然答應,並爽快回答:“因為他是賴聲川。”因排演《暗戀桃花源》,何炅與賴聲川結緣,雖並非科班出身,但賴聲川卻慧眼識金地看到他身上巨大的喜劇天賦和潛力,10年時間,400場演出,何炅向眾人展示了他在舞臺劇表演上出眾的能力,也讓“袁老闆”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但如果你想在《水中之書》中看到一個搞笑的“何實”,那要讓你失望了。事實上,劇中何炅扮演的“何實”不搞笑,也不搞怪,反而透著憂鬱並帶有幾分嚴肅。他教授“快樂學”,自己卻不快樂,擁有千萬房產可以繼承,卻無法用錢來填補自己內心的缺憾。“何實”無疑是當下社會,眾人內心匱乏感的真實寫照。

  如果說《暗戀桃花源》堛滿妍K老闆”多少源於何炅的喜劇天賦,那如何講好“何實”的故事,成為對他最大的挑戰。事實證明,他做到了。

  在劇中,何炅的表現可謂酣暢淋漓又恰到好處。影評人周黎明看完全劇後曾如此評價何炅的表演:“何炅自始至終在臺上,氣場強大,即便僅以背影示人,也分分鐘hold住全場,並以成熟的演技及真切的情感,打動全場觀眾。”

  何炅成功地把“何實”內心的敏感、溫柔、憂傷,以及對社會的懷疑、對自己身世的困惑一點一點抖露在觀眾的面前。

  這樣的表演,讓人充滿了宛如初見般的驚喜:哀而不傷,悲而不怨。當何實選擇鎖上房門“保護”水兒的那一刻,他的所作所為與他外公一樣,受害者與施暴者的身份邊界在那一瞬間變得模糊了。打開房門的那一刻,何實內心的怨恨和憤怒得到了消解,了解了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之後,對人性的真實面有了更加釋然的審視。

  毫無疑問,這是一部以何炅為主的舞臺劇,而他本人也是享受其中。在排練《水中之書》的那段日子,他笑說自己得了一種“逢人必說水兒”的病。

  開排前,何炅還曾擔心觀眾會看到熟悉的“主持人”何炅;如今,他的這種擔憂可以全然拋之腦後了。他用自己的表演,為這部作品帶來最詩意、最有分量的一筆。

  透過《水中之書》,賴聲川給當下浮躁的社會帶去一帖治療內心匱乏感的良方,而何炅的表演,無疑就是這張藥方堻怐蝴F人心的良藥!(禾 子)(來源:新聞晨報)

賴聲川排演上海專屬版《暗戀桃花源》 常駐上劇場

原標題:從此,上海擁有自己的《暗戀桃花源》

    1986年3月3日,《暗戀桃花源》首演。這部將時裝與古裝、時事與古典文學、悲劇與喜劇、瘋狂的笑聲與寧靜的淚水並置,以干擾為原動力的拼貼作品,創造了“中國劇場的新文法”(《今日北京》2006/12/1),造就了“當代中國劇場最受歡迎的劇目。”(《紐約時報》2007/1/10)。30年過去了,《暗戀桃花源》先後排演13個版本,它宛如一朵奇異的花朵,用自己特有的魔力,吸引無數觀眾,甚至改變他們對劇場、對藝術,乃至於對人生的看法。

    2015年,【表演工作坊】成立30年之際,賴聲川和他的團隊在徐家匯的美羅城擁有了自己的專屬劇場——上劇場,從此,在上海,他們擁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創作基地,可以自在地進行創作和演出。2016年,上劇場成立一週年之際,賴聲川和夫人丁乃竺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排演一版只屬於上海的《暗戀桃花源》。

    2017年3月10日,專屬版《暗戀桃花源》在上劇場首演。30年前,賴聲川憑想像創作出來的江濱柳和雲之凡在外灘依依惜別的場景,讓台下觀眾感動落淚,也讓在黃浦江邊長大的上海觀眾,更多了一份對這座城市浪漫的印象。

    丁乃竺:

    專屬版是一張上海的戲劇名片

    “上劇場成立後,我們就開始醞釀要有幾齣屬於上劇場的戲,這些戲應該有上劇場的烙印,就像劇場的一張名片。我想,《暗戀桃花源》就應該是其中的一部。這個作品和上海有著很深的關係。我們誰也不會想到,30年前,我們排練了這個劇,30年後,我們在上海的徐家匯有了屬於自己的劇場。上劇場成立一年之後,我們就有了這個專屬版,這個版本不會去別的地方巡演,只會在上海演出,很高興它今天第一次與大家見面,希望今後每隔一段時間這個版本的《暗戀桃花源》就能在這裡演出。”

    賴聲川:

    不一樣的演員,不變的《暗戀桃花源》

    1986年至今,《暗戀桃花源》先後排演13個版本,每個版本可以說是各有特色。問及專屬版和以往有何不同時,賴聲川給出這樣的回答:“其實在排演專屬版的時候,我是最希望它可以呈現原汁原味86年那個版本的。同時,因為它在上海,所以要融入上海的元素。我們邀請了上海話劇界非常有實力的劉婉玲和孫毓才加盟,同時,這一版本中的老導演講著一口大家熟悉的上海方言。事實證明,現場的觀眾非常喜歡。我導演過十一、二個版本的《暗戀桃花源》,也可以說是世界上看這個戲最多次的人,但前些年我開始感嘆:這個戲是會變的。比如,某一年,某個演員的加入,多了一句詞,又可能某一年,我多寫了一段。以前我會想:當年李立群演的老陶,之後誰能演?金士傑演的江濱柳,之後誰能演?現在我發現,年輕人也能演。他們的表演埵野L們自己的理解,以及對這個戲的熱愛和情感。所以,他們的表演並不是單純的模倣,而是有著自己的理解和思想的。他們的表演很到位。所以,這次很高興由我們上劇場自己的演員們來演出,加上和我合作多年的閆楠以及我們的特邀演員。他們的演技、形象都非常好,並且,他們對這個戲有著非常真摯的愛。我想這個版本一定會非常出色!”

    閆楠:

    江濱柳是我的夢寐以求

    此次飾演江濱柳的是曾在《如夢之夢》中出演五號病人和在《海鷗》中出演康丁的閆楠。他和賴聲川合作多年,有很深的默契。但在他的內心,一直有個秘密:想演一次江濱柳。“其實我和《暗戀桃花源》有很深的緣分。在一次採訪中有人問我最想演的角色是什麼,我脫口而出:江濱柳!後來,知道上劇場要排專屬版,我就自己主動請纓。老師當時回答我:‘你當然可以!’今年年初,收到短信說‘你的老江搞定了!’這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最高興的時刻!前些天得知,金士傑老師是在35歲的時候演的江濱柳,黃磊老師也是35歲的時候接演的這個角色,而《暗戀桃花源》專屬版媒體見面會那天,正好是我35歲的生日!”閆楠感嘆,緣真是妙不可言:“今天暖身的時候,老師告訴我《如夢之夢》堛漱飛僖f人住的是臺大醫院1120病房;《暗戀桃花源》埵螃堿h住的是長庚醫院堛1120病房。在同一個病房,演兩個不一樣的角色,真的是很奇妙!”

    鳳莉:

    不演別人演過的雲之凡,我就是雲之凡

    談及《暗戀桃花源》堥漲極捰滫漱s茶花——雲之凡,之前有太多經典的形象,無論是丁乃竺的原版,林青霞的電影版,袁泉的北京版,孫莉的經典版……每一朵都讓人無法忘懷。此次專屬版的雲之凡,賴聲川欽點他的“當家花旦”鳳莉出演。其實,鳳莉曾在2014年青春版《暗戀桃花源》海選中脫穎而出,一舉拿到“春花組”的第一名。此次飾演雲之凡,鳳莉坦言雖壓力不小,但更多的是想演好這個角色的渴望:“在排練的前十幾天堙A我一直被經典附體,走不出來,關於雲之凡這個角色,之前的經典實在太多。後來,我突然明白,我不要去成為別人演過的雲之凡,我就要是雲之凡,她代表著希望,一種向上的力量,我要用我的生命去感受她和融入她,從內心深處把她身上那股蓬勃的朝氣表達出來。”

    王萌:

    髮際線成就“萌萌噠”的老陶

    專屬版首演之後,劇中老陶的扮演者王萌就收到觀眾“超級搞笑”、“萌萌噠”的評價。其實,他除了飾演老陶,還需演出【桃花源】劇團老闆的角色。說起這個,他跟大家分享了自己當上劇團老闆的秘訣:“其實這個角色在一些版本中是袁老闆來演的。排練的時候,賴老師說,其實你的髮際線比起袁老闆(丁輝飾演)來要高許多!一看你的樣子,就更像劇團老闆,所以就由你來演吧!”

    丁珊珊:

    本色出演,追求內心真正的渴望

    和鳳莉一樣,飾演春花的丁珊珊,也曾參加青春版《暗戀桃花源》的選角。談及春花這個角色,丁珊珊覺得自己和她十分相似:“我生活中的個性和春花很像,直來直去。大家覺得這個角色劈腿,不好,但我覺得她很真,她只是想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當然,她最後也過得不如意,但這是她自己的選擇,就必須走下去。”“春花和雲之凡完全不同,需要很多的肢體動作,排練的時候,有一次沒有戴護膝,結果一天下來,膝蓋上全是淤青。而且她的內心也很豐富,其實很有深度。”

    丁輝:

    《暗戀桃花源》是我最難忘的演出經歷

    說起丁輝,其實上海觀眾並不陌生,舞臺劇《步步驚心》《麵包樹上的女人》《撒嬌女王》堻ㄞ酮搢鴠L帥氣的身影。但丁輝卻說,“演過那麼多的角色,都比不過一齣《暗戀桃花源》。”“演袁老闆,跟賴老師一起排戲,學會很多,是我最難忘的演出經驗。”

    這次專屬版《暗戀桃花源》的演員,除了之前介紹的五位以外,劇中飾演小護士的馬靖雯,飾演順子的楊朕,飾演陌生女子的金晶均為上劇場的演員。賴聲川欣喜地發現,通過一年多的磨練,他們都獲得了巨大的成長:“一年多以來,如果你們常來看戲,你就會發現他們的進步。”據悉,首輪專屬版演出結束後,第二輪的演出將於十一長假上演。黃浦江、淡水河,30年前,《暗戀桃花源》在台灣生長,如今在上海生根,希望它能夠在這片土地上依舊絢爛盛開,用它獨有的魅力,帶領更多的觀眾走入劇場,尋找他們的“戲劇桃花源”。(來源: 解放網)

相關文章:賴聲川打造“魔都專屬版”《暗戀桃花源》

              賴聲川戲劇《暗戀桃花源》《海鷗》週三開票

             《暗戀桃花源》隨時代變化——專訪台灣戲劇導演賴聲川

賴聲川試水“網劇+話劇” 新作開啟邊拍邊播

  原標題:賴聲川試水“網劇+話劇”

  網路情景喜劇《王子富愁記》開啟“全民編劇”時代

  由著名戲劇大師賴聲川擔綱總導演總編劇,丁乃竺出任製作人,黃磊監製,陳發中擔當導演的全球首部劇場互動網路情景喜劇《王子富愁記》,于昨日在滬上劇場舉行開機發佈會。據悉,這部劇場互動網路情景喜劇,將採用邊拍邊播的形式實現平行空間同步觀看,舞臺劇與網劇的首次碰撞,將給觀眾帶來一次全新的喜劇觀感體驗。該劇有望於今年春季在優酷平臺正式上線。

  兼顧舞臺網路

  作為全球首部劇場互動網路情景喜劇,《王子富愁記》將舞臺劇和網劇首次結合,一方面能擴大舞臺劇藝術的受眾群體,另一方面能填充網劇的內容和表現形式,為網劇注入新的活力。該劇採用邊拍邊播的製作形式,根據觀眾的反饋及時調整劇本方向,可謂開啟了真正的“全民編劇”網劇時代。據了解,該劇將在上劇場實景搭建,拍攝現場也是劇場,線上線下同步真實刻畫上公館日常,讓現場或是螢幕前的觀眾都能擁有身臨其境的觀劇體驗。

  發佈會現場,出品方阿媦v業副總裁崔岩及大優酷事業群影劇中心高級總監熊淑琴一同表達了對《王子富愁記》在今年的網劇領域中的信心。同時,對於從舞臺走向網路,賴聲川坦言也需要一段適應期,但自己適應環境還挺快的。“我有我外來者的身份,我觀察事物有我的敏銳性。可能我缺了幾十年住在這裡的經驗,有一些更深的東西體會不到。但因為這個戲,我現在住在上海比較多,我這幾年也了解到很多以前我不了解的情況。只能說,我也是在學習。”賴聲川同時表示,對戲劇的不斷深耕和對品質追求的初心將永遠不變。

  發佈會當天還公佈了一張概念海報,在一座別致復古的洋房閣樓中,雅致書屋、中式八卦、歐式裝潢、中外名人畫像映入眼簾,各地風華盡在其中,這正是賴聲川作品的特點,容納百川又獨具一格,巨大的莎士比亞像則象徵了賴式作品超強的戲劇感,海報透盡《王子富愁記》精良的製作與強烈的賴式風格,吊足觀眾胃口,有媒體熱評這是真正的大師級製造,《王子富愁記》將開啟情景喜劇新時代。

  開啟邊拍邊播

  《王子富愁記》圍繞王子、趙北、沈哲、湯冰冰等個性鮮明的有志青年展開,講述了他們為守護上海一座老洋房——上公館,而經歷的一系列爆笑且充滿懸疑的喜劇故事。每集時長25至35分鐘,既相對獨立,又有主線串聯。劇中有81個老物件,背後展示的是一個完整的故事。除了劇情的“賴氏幽默風格”之外,賴聲川還將在劇集中隨時加入即時熱點,而中國傳統的節慶活動也會融入其中,讓劇中人物陪伴觀眾們度過真實的一年。

  此外,賴聲川在《王子富愁記》的製作上也與一般的網劇大相徑庭。由於創作依託了賴聲川的專業舞臺劇團隊,《王子富愁記》將在上劇場的舞臺上進行一氣呵成的表演,並以四個機位拍攝製作。阿堣琱琱憭おT樂集團大優酷事業群總裁兼阿堶絳淽EO楊偉東透露,該劇將採取邊拍邊播的方式,同步收集網友反饋,回應時事熱點。“互聯網用戶最喜歡今天或本週看到的事情,能馬上在他們看的劇堭o到反饋,哪怕是調侃、惡搞、吐槽、評論、反對或贊成,都能讓他們感受到內容是和他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這就是‘戲劇+互聯網’產生的化學反應。” (記者 馮遐)(來源: 北京晨報)

相關鏈結:賴聲川8小時史詩劇《如夢之夢》聖誕檔上演

賴聲川看中外戲劇差異:戲劇是把脈時代整體的工具

  創作于1986年的《暗戀桃花源》是賴聲川最富影響力的作品之一,他把“暗戀”和“桃花源”兩個完全不搭調的故事,安排在同一個舞臺上,30年間經歷多次復排。3月,上劇場迎來了“暗戀桃花源”30週年紀念活動,圖為紀念版演出,樊光耀飾演江濱柳(男)。(上劇場供圖)

  本報記者 童薇菁

  擁有一個自己的專屬劇場,是多少戲劇導演一輩子的夢想。這個夢想,賴聲川去年實現了。

  “在商圈堸竣@個適合話劇演出的劇場,大家多少會有些驚訝。但我覺得,未來的劇場一定會回到熱鬧的地方,戲劇在觀念上會迎來一次革新。”賴聲川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說,21世紀的劇場不需要“膜拜”,而是“平交”——平等而坦誠地交往,在這樣的空間媯o生的觀演關係,也經歷著同樣的轉變。

  去年,賴聲川執導的美國版《暗戀桃花源》出現在俄勒岡莎士比亞戲劇節上,走進海外讓賴聲川見到了戲劇的更多生態。“比方說紐約百老彙,它的目標觀眾是海外的觀光客。它很商業化,沒錯,但是它的遊戲規則是非常殘酷的。每天晚上有幾十個作品同時演出,一週沒有達到60萬美金的收入,抱歉,你走人。《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不青睞,抱歉,首演你也不要演了。”即便是最商業化的話劇,也以達到一定程度的“工業精度”為最基本的前提。

  今天,中國原創話劇如果前往百老彙演出,能經受住這樣的“叢林法則”嗎? 賴聲川在冷靜思考著,更勇敢地實踐著。

  “現在年輕人都想當導演、編劇,沒人願做螺絲釘”

  如果說劇場是一個氣場,那麼“烏鎮戲劇節”就是一個大氣場。在這裡,戲劇成為了一個進攻性很強的東西;在這裡,“夢”是不會輕易被打斷的;在這裡賴聲川見到了心目中的創作偶像彼得·布魯克。“這位90歲的英國導演帶來的《驚奇的山谷》,是我覺得2015年看到最過癮的一個作品。過癮在於它的簡樸,它的簡單的力量,它的深度。”

  當被問及“去年中國戲劇領域有沒有令你關注的現象”,賴聲川坦言,如同前幾年一樣,有更多人加入戲劇工作,但仍舊沒有增加更多精彩的作品,必須看到創意匱乏的現實,“有很多人問過我,你的接班人是誰啊?我回答說,我也在等啊。”

  “我很自信的一點是,30年來我從來沒有跟從過別人。”30年前有人對賴聲川說,你怎麼能把“暗戀”和“桃花源”拼在一起?這根本不符合語法。但是《暗戀桃花源》還是叫做“暗戀桃花源”,成為長演不歇的經典,成為不少高校劇社的“戲劇啟蒙”。30年後有人跟他說,你怎麼能給劇場取一個單名,而且還不是“時尚”的“尚”,但上劇場最終還是叫做“上劇場”,因為戲劇是一個動詞,是生活中的“現在進行時”。也有人向賴聲川質疑,《如夢之夢》為什麼要演8個小時那麼長,就不能壓縮一點多走幾場嗎?賴聲川回答,“我覺得《如夢之夢》就該那麼長,你要刪就別署我的名字,那不是我的戲。”

  “現在年輕人都想當導演、編劇,但沒人願意做螺絲釘。那麼未來誰來擔任技術工作?導演跟誰做舞臺對接?”賴聲川打了個比方,現在國內外對於“舞臺監督”這個工作的定義就是不接軌的。《暗戀桃花源》最後那場戲,當江濱柳問雲之凡“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時,演員情緒發生變化的點,每場可能都是不同的,舞臺監督必須清晰地掌控這種變化,通過下達明確的指令,讓燈光隨著情緒很含蓄地慢慢變暗。舞臺監督,那是像交響樂指揮那樣重要的人,那是一份充滿藝術感和挑戰性的工作,這中間有很大的學問。

  “把戲劇當成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來做”

  他是《暗戀桃花源》《如夢之夢》的“造夢師”“表演工作坊”創始人、烏鎮戲劇節創始人之一、華人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導演……而從去年12月開始,賴聲川有了一個新的“堂號”——上劇場主人。開幕至今4個月,上劇場演出場次已近60場,保持著每週平均3至4場的頻率。而“丁乃竺會客廳:約會演技派男神金士傑”“便當時光:和賴聲川、鸚鵡史航同享午餐”等一期一會的衍生活動也格外吸睛,反響熱情。

  上劇場有著不俗的票房成績,自有賴聲川本人的魅力和號召力,也有成熟的團隊在做市場運營,但最令賴聲川和他的同事們感到意外的,是來自觀眾席的一些聲音。

  演後談和觀眾互動環節,往往能最直接地反映觀眾的需求與期待。在上劇場堛滌社W提問,一類是向“賴老師”傾訴自己對話劇的喜愛,對某部作品的喜愛,但是沒有“問題”;一類是活躍在大學話劇社團堛漱暵幫弧F,希望賴聲川能親臨劇社做指導顧問,也有很多千里迢迢來上海看戲的年輕人向賴聲川發出邀約,希望劇團能夠到上海以外的城市多走走;還有一類,是話劇表演或舞臺相關專業的畢業生的困惑,希望賴聲川能為他們的就業之路指點迷津。

  這些看起來有些“擦邊”的問題,卻是目前階段的中國話劇市場需要首要解決的。比如,演出市場的供需不平衡、戲劇專業畢業生的就業不對口、“小眾”的話劇迷們也渴望找到表達的途徑,展現的舞臺。

  “戲劇,就是對時代整體把脈的一種工具。”賴聲川說。

  “多少年來,我一直希望有自己的劇場,直到2015年年底才能如願。有了自己的劇場,責任也就更多了,”賴聲川說做戲劇一定要有使命感,喜歡交響樂的人會聽一輩子,喜歡戲劇的人會看一輩子,它是消遣,是娛樂,卻也不是,它是一種日積月累的文化現象。這意味著要把戲劇當成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來做,那種心願一定是宏大的,包羅萬千的大心願。

  “最近我一直在想,上劇場晚上有演出,但白天是空著的,我們想把這段時間利用起來,做一些戲劇普及的工作。”賴聲川說,“如果小學或中學的孩子們能花上一個下午,來上劇場看一場演出,那不是很好的事嗎?”

  2015年之於賴聲川不止“上劇場”。去年8月,他帶著他的作品《十三角關係》回到家鄉江西會昌做全國首演,這是賴聲川第一次讓一個北京的製作在地方上的縣城做演出。他給團隊下的命令是:技術和表演不能打一絲折扣,當地觀眾欣賞到的一定是和在北京、上海、台北一樣的演出。“這是我給家鄉設計的一份禮物,但是我得到的更多是一種鼓勵,看到家鄉的熱情,看到藝術必須下鄉的理由。”賴聲川告訴記者,他打算未來每一年都到會昌或類似的偏遠地區做演出,這應該算是他的使命。

  相關鏈結

  記者:給你的2015年創作演出打個分?

  賴聲川:2015年,我很榮幸地參與了新作《冬之旅》,同時一些舊作如《一夫二主》《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等也讓我有機會重新審視並且改寫,有不甚滿意之處,我希望未來讓它們變得更好。

  記者:今年有什麼新作,可以現在透露嗎?

  賴聲川:2016年,有兩個在美國演出的作品。一個是和洛杉磯的加州新表演藝術中心以及杭廷頓圖書館合作的新作,正好與湯顯祖的《牡丹亭》有相當深刻的呼應,也算是我向這位大師致敬。另一個是9月將在舊金山歌劇院導演歌劇《紅樓夢》。在上海呢,則是一連串的新作呈現,希望觀眾給予期待。( 來源: 文匯報)

相關鏈結:賴聲川家的床頭故事《藍馬》開演:發現自己"開花的季節"

賴聲川成都談新戲:以最真實的情感寫戲

賴聲川成都談新戲:以最真實的情感寫戲(圖)

會議現場 鄒立楊 攝

賴聲川接受專訪 鄒立楊 攝

賴聲川接受專訪 鄒立楊 攝

  中新網成都3月31日電 (鄒立楊 何浠)“我覺得成都是非常有文化底蘊的地方,這是一個非常喜歡看戲的城市。”30日晚,著名華人戲劇導演賴聲川做客成都西南財經大學時說道。當晚,賴聲川以“一碗四川擔擔面和其他文化思考”為題,暢談戲劇和人生,文化和創意,為新戲《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預熱。

  此次賴聲川見面會由西南財經大學西部商學院、北京央華時代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中國新聞週刊·戲庫、中央電視臺微電影青春頻道聯合主辦,旨在將更多好戲帶到成都。

  會議現場,賴聲川的演講金句不斷,得到現場觀眾熱烈的掌聲,“今天在寬窄巷子逛了一下,我明顯感覺到它試圖要恢復一個都市的記憶,它非常努力,但努力到最後到處都開起了餐廳。當然,全國都是這樣子,這也是一個很奇妙的事情,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我的工作不是要去猜想觀眾要看什麼,我是要帶觀眾去一個他沒去過的地方。”賴聲川表示,他從來不去想一齣戲的商業價值、票房等因素,而是以最真實的情感寫戲,一部戲有多少觀眾是緣分。

  賴聲川認為,他的戲創造一個個票房奇跡的原因是他只負責純粹的藝術方面,商業方面由另外一個團隊負責,這才實現了商業與藝術的雙贏。

  “在互聯網時代,人變得更加孤單,我們盯著手機的時間太多了。”賴聲川告訴記者,他認為人內心深處更渴望的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而戲劇恰好就能提供這樣的接觸,所以在互聯網時代話劇將會迎來更美好的發展。

  據悉,賴聲川新戲——《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將於5月6日和7日在錦城藝術宮連演兩場。這部戲由70歲高齡的鄭佩佩主演,講述一個遺棄與被遺棄、用希望對抗時間的故事,被認為是賴聲川最動人、最暖心的傷感喜劇。(完)

相關鏈結:賴聲川:現在年輕人都想當導演編劇 沒人願做螺絲釘

台灣著名戲劇導演賴聲川:創意是一道自問自答題

台灣著名戲劇導演賴聲川:創意是一道自問自答題

圖為賴聲川老師正在演講。 李南軒 攝

  中新網福州1月8日電 (林玲) “你們說,創意是什麼?”7日晚,被譽為“亞洲劇場之翹楚”的台灣著名戲劇導演賴聲川來到福州,面對著上百位福建劇迷們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不等現場的觀眾們給出答案,賴聲川爽朗一笑,“創意就是一道自問自答題,你給自己提出的問題越簡單,你獲得的創意就越一般,你對自己提出的問題越困難,你就會獲得越精彩的創意。”

  話音剛落,賴聲川妙語連珠的解答博得了全場觀眾的掌聲。當晚,賴聲川老師不僅向觀眾介紹了自己與話劇之間的“情緣”,更是圍繞“創意之路”為福建劇迷們上了一堂生動的教學課。

  兩位“老師”,開啟話劇之路

  “在我14歲的時候,我的父親就去世了。作為一個單親母親,我的媽媽從不限制我的喜好,在她看來,我喜歡什麼就學什麼,這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回憶兒時,賴聲川微微低下頭,用低沉的聲音向觀眾訴說著。

  在賴聲川看來,若是沒有媽媽的支援,也許就沒有現在的自己,媽媽就是自己的第一位“老師”。

  1972年,賴聲川考上輔仁大學英語系,熱愛藝術的他在台北一家餐廳從事民歌演唱和演奏,玩音樂玩了整整5年。在這5年中,賴聲川卻與話劇沒有過多接觸,只為兩場話劇配過樂。在那之後,賴聲川漸漸發現,話劇可以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情感。他,愛上了舞臺。

  1978年,賴聲川申請到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讀戲劇藝術,柏克萊大學的博士班對於所有想要學習戲劇的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學習殿堂。

  讓賴聲川覺得意外的是,這一所門檻極高的學校,為何會將自己這個沒有任何戲劇導演經歷的人收入其中?這個疑問一直纏繞著賴聲川,直到他看到自己輔仁大學的老師向柏克萊大學寫的那封推薦信時,真相才水落石出。

  “我看到那封信之後,真的是熱淚盈眶,那位輔仁大學的老師是這麼說的,你必須接受賴聲川的申請,不然你不會知道他的潛力有多麼的巨大”,談到那封推薦信,賴聲川感慨萬分,他坦言,當時的自己對戲劇導演沒有信心,而這老師對自己的期待讓自己感動更讓自己振作。

  這位老師的一封信,改變了賴聲川的一生。

  兩部話劇,點燃創意之火

  1983年,29歲的賴聲川從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順利畢業,回到台灣繼續發展。但是當時的台灣是劇場“沙漠”,很少有人有“看戲”的習慣。賴聲川深切感覺到,即使自己是那塊話劇的“良木”,此時也需要一把“火”來點燃台灣的話劇市場。

  兩年後,賴聲川用一齣《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吸引了人們的目光。在1985年,台灣人口只有2000萬的時候,該劇的磁帶就賣出了100萬盒,當時甚至有報紙稱:“賴聲川拯救了台灣相聲。”《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更于1999年獲選為聯合報選出之台灣文學經典作品。

  到了1986年,賴聲川用他的經典劇舞臺劇《暗戀桃花源》征服了大陸觀眾,從而也迅速打開了大陸市場。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為賴聲川的創意之路點起了烈火,而《暗戀桃花源》將這把火帶至大陸。隨後的20多年,賴聲川創作了很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如《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如夢之夢》、《遙遠的星球一粒沙》等。

  兩個問題,揭開創意之謎

  “想要創作?問自己兩個問題”,賴聲川邊說邊向觀眾伸出了自己的兩個手指,“第一,這是作品原本該有的樣子嗎?第二,這個作品完整了嗎?”

  在賴聲川看來,每個作品在冥冥中都有著自己應該有的樣子,創作者就是要通過不斷修改以及不斷摸索,去找出這個創意最完美的形態,也就是創意原本該有的樣子。創意是一個自己出題自己解題的過程。

  “舉個例子來說,我要創作《寶島一村》,我就要給自己出問題。我要自己創作出一個有關台灣眷村的故事,這個問題很大很難,但是最後這部作品創作出來就十分令人驚艷。你給自己的問題越簡單,你獲得的也就越平庸,你給自己的問題越難你就能獲得更好的創意”,賴聲川表示。

  而完整性,更是創意不可缺少的部分。“我還是拿《寶島一村》舉例”,賴聲川說道,我這部作品共有48場戲,整整三個小時的演出是有些長,但是不管你如何取捨,卻發現再也無法添加或是刪減劇情,這就是我說的完整性。你要不斷揣摩自己的創意,直到你發現無可添加或是無可刪減時,你的創意才算合格。

  “創作這個詞,創佔了百分之十,另外的百分之九十是作”,在演講的最後,賴聲川老師對所有觀眾表示,創意之路不好走,需要耗費大量的心血與時間,但他會一直走下去。2016年,期待所有福建劇迷能夠喜歡他所帶來的《十三角關係》、《流浪狗之歌》、《寶島一村》(泉州站)、《海鷗》四部大劇。

  據了解,都市爆笑喜劇《十三角關係》將於4月23日、24日在福建廣電大劇院開演;本劇的構想來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的《絕不付賬》,表達了現代家庭倫理以及社會現象的反思,是賴聲川作品當中為數不多的都市爆笑喜劇。 (完)

相關鏈結:台灣戲劇名人賴聲川在滬有了專屬劇場

               賴聲川30年後“夢想成真” “表坊”專屬劇場落戶上海

               賴聲川:從台灣出發 挖中國人日常生活的獨特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