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金庸逝世 台灣各界緬懷
著名作家金庸30日在香港逝世,台灣各界紛紛對“金大俠”表達緬懷和不捨之情。
 

著名作家金庸逝世


  新華社香港10月30日電(記者郜婕 牛琪)以筆名“金庸”寫作多部武俠小說的著名作家查良鏞30日下午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

  查良鏞生於1924年3月10日,浙江海寧人。他20世紀40年代移居香港,50年代開始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包括《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

  這是2004年8月11日,金庸在香港接受新華社記者的專訪。 新華社記者 陶明 攝

  金庸與古龍、梁羽生合稱為“中國武俠小說三劍客”。其小說屢被翻拍為影視作品,享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讚譽。他的部分作品還被翻譯成英文、法文、韓文、日文、越南文及印尼文等在海外流傳。

  除了武俠小說的成就外,查良鏞還是知名報人、社會活動家。他于1959年創辦《明報》。他曾從事翻譯工作,還為報刊撰寫了大量隨筆、散文、電影和戲劇評論。

  這是2001年8月5日,金庸(前右)與聶衛平(前左)在新疆天池畔對弈。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查良鏞一生獲頒榮銜甚多,包括國內外多所知名高校的榮譽院士、榮譽博士、名譽教授等;2000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2001年,國際天文學會將一顆由北京天文臺發現的小行星命名為“金庸”星。

  查良鏞曾任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2005年,他獲康橋大學授予榮譽文學博士名銜。

  這是2011年5月15日,金庸(左)在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參加女兒查傳訥個人畫展。 新華社記者 宋振平 攝

  2017年,香港文化博物館開設常設展館“金庸館”,通過早期流通的小說版本、手稿、文獻、照片等300多項展品,向公眾展示金庸武俠小說的創作歷程及其對香港流行文化的影響。(來源: 新華網)

新聞鏈結:金庸喪禮將以私人形式舉行 香港“金庸館”將設公眾弔唁冊

                經典傳世 俠義長存——香港社會各界哀悼金庸

               “俠之大者”的情與義——身邊人追憶金庸

                別金庸:遊俠傳有家國情

                金庸病逝享年94歲 創作多部武俠小說讀者遍及全球

              華文作家追憶金庸:他就像一尊笑佛

金庸小說在台灣

  臺海網11月5日訊 (海峽導報記者 林連金/文 網路/圖)武俠小說大師金庸先生於10月30日逝世,整個華人圈同聲哀悼;在台灣,各界人士也紛紛對“金大俠”表達緬懷和不捨之情。“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10余部武俠小說享譽華語文壇,深受讀者喜愛,但你可曾知道他的小說在台灣一度被列為禁書,其中一部被禁更長達近30年,如今其作品則進入了台灣的教材和試卷中。在作品解禁前後,金庸也曾多次訪問台灣,與島內政壇人物結下情緣。

  而金庸作品也被翻拍電影和電視劇無數,在島內拍出了金庸最喜歡的“周芷若”,有的台灣明星還因扮演其中角色收穫了美滿婚姻…… 

▲1984年臺版《神雕俠侶》劇照

觸發太多荒謬聯想金庸小說曾被列為禁書

  《射雕英雄傳》是金庸的成名作,但在台灣“戒嚴時期”,島內民眾接觸它的時候,它可不叫這個名字。

  鈕則勳,台灣知名時事評論員、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廣告系主任;段心儀,退休語文老師,現為台灣“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理事長。他們告訴導報記者,由於被列為禁書,他們當時看到這本成名作的名字被改成了莫名其妙的《大漠英雄傳》。“我看到的版本,作者的名字還被改成了司馬翎。”段心儀說。

  1959年底,臺當局“戒嚴時期”最大的情治機構“警備總司令部”(簡稱“警總”)下令執行“暴雨專案”,專門查禁“共匪武俠小說”,金庸作品也在名單中。由於作品被禁,金庸小說只能在島內偷偷流行,出版商也改頭換面進行盜印,不僅作品改名,甚至書中主角都要改名。比如,《倚天屠龍記》叫《至尊刀》,作者名卻叫“歐陽生”;《笑傲江湖》改名《獨孤九劍》,有的又叫《一劍光寒十四州》,署名是司馬翎;《俠客行》換成了《漂泊英雄傳》,換上了古龍的名號;《書劍恩仇錄》改為《劍客書生》;《射雕英雄傳》變成《萍蹤俠影錄》、《大漠英雄傳》;而《鹿鼎記》變成《小白龍》,主人公韋小寶也成了“任大同”;如此等等,讓人啼笑皆非。

  至於被禁原因,眾說紛紜。鈕則勳提到,《射雕英雄傳》被改名據稱與“只識彎弓射大雕”詩句有關。另外,據臺媒報道,《天龍八部》被禁據說原因是一句對白——“王語嫣見兩個人在打架,就隨口說:這是江南蔣家的名招過往雲煙啊!”因此被臺當局認為是“指桑罵槐”。另一種說法是指《天龍八部》的慕容復影射了當時的一位政要。

  “現在看來,由於特殊的時代背景,當時臺當局非常敏感,草木皆兵,所以用政治的眼光看待金庸小說,用意識形態考量問題。”鈕則勳說。台灣果陀劇場藝術總監梁志民則對臺媒表示,關於那些被禁的理由,都是由太多荒謬的聯想導致。

▲周海媚版“周芷若”據說是金庸最愛“周芷若”

熱追“當紅炸子雞”臺拍出金庸最愛的周芷若

  雖然在臺被禁,但金庸小說實在太有感染力,台灣各界積極爭取金庸作品解禁。尤其是台灣遠景出版社的沈登恩。

  1975年,朋友從香港來臺,帶給沈登恩一套舊版《射雕英雄傳》,他一天一夜看完,“這麼好看的小說,台灣竟沒出版?”於是從1977年開始,他不斷爭取,歷經週折,在1979年得到一紙公文“尚未發現不妥之處”而獲批出版,金庸武俠小說開始火遍台灣,成為“當紅炸子雞”。

  隨之而來的是,台灣影視圈也開始引進、翻拍金庸武俠作品,讓更多台灣人知道了金庸及其作品。“1980年代,在台灣大街小巷,我們隨處可以租到港版金庸武俠劇,很多人都喜歡看。”鈕則勳說。

  也是在1980年代,台灣掀起了金庸劇熱潮,陸續拍攝了一些不錯的影視作品。當時,金庸作品剛解禁,台灣女金牌製作人週游很有眼光,向台灣主管部門申請拍攝金庸劇,意外獲得通過。隨後她和導演丈夫李朝永找來了“不老女神”潘迎紫、孟飛拍《神雕俠侶》,在台灣火得一塌糊塗,甚至有牙醫不看診,要病人看完《神雕俠侶》再看病。據稱,週游版《神雕俠侶》獲得了金庸的盛讚。而週游版《雪山飛狐》的片尾曲就更經典了,那是羅大佑詞曲、鳳飛飛演唱的《追夢人》。

  此後,台灣製作了許許多多的金庸劇,有紅透半天邊的,也有默默無聞的。據說,金庸最喜愛的“周芷若”就來自台灣另一金牌製作人楊佩佩拍的1994版《倚天屠龍記》。這版精裝戲,從選角到包裝很都經典。其中,張無忌扮演者是“咆哮帝”馬景濤,趙敏由“許仙”葉童扮演,周芷若則是那個年代的“夢中情人”周海媚傾情演繹;片頭曲周華健的《刀劍如夢》也是廣為傳唱。

  有趣的是,因《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走紅的“台灣女神”陳妍希,在大陸導演于正的《射雕俠侶》中演了小龍女,雖然造型被嘲“小籠包”,但她卻也因這部金庸劇與楊過扮演者陳曉喜結連理。

▲1991年臺版《雪山飛狐》劇照

文學魅力銳不可當進入台灣教科書與試卷

  隨著時代發展,金庸小說在台灣解禁,被翻拍成影視作品,到了近些年,更進入了台灣的教科書和試卷當中。

  例如翰林版台灣初三上學期語文教科書就選錄《射雕英雄傳》中黃蓉智鬥書生情節;翰林版台灣高三下學期語文也選錄《天龍八部》中雁門關外蕭峰舍命退遼兵的情節。2012年台灣學測引用《射雕英雄傳》文字,要求考生根據文意、情境,選出最適合的文言文。此外,金庸小說也不再是家長、老師眼中的“閒書”,出現在了台灣中學給學生開列的經典文學作品書單上,比如《笑傲江湖》等。

  對於這些變化,退休語文老師段心儀很有感觸。“在看到金庸小說後,我們就覺得別的武俠小說再也沒那麼好看了。”段心儀在1960年代開始接觸金庸小說。她說,金庸的歷史根基深厚,總能把歷史穿插在小說當中,擴大了武俠世界,或虛或實,很有趣又很好看。而金庸在小說中的詩詞創作、運用也非常自然,“他把歷史、詩詞、文化都擺進去了,其實是中華文化一個很好的展示,放開胸懷來說,它就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

  在段心儀看來,從唐代傳奇起,小說在每個年代都扮演不同角色,進入白話文時代,小說更是文學潮流中重要一支,而金庸武俠小說堪稱“文白融合”典範,作品內容以其豐沛情感、民族大義、新穎形式、獨特文學價值風靡華人圈,影響了很多普通民眾,它被選入台灣教材吸引了更多學生熱愛閱讀經典文學和喜愛中國歷史。

  台灣《旺報》也分析稱,金庸用故事包裝中國傳統文化,創造出獨樹一幟的哲學之美,讓世人難以拒絕。

  事實上,在台灣政壇中,同樣不乏“金庸迷”。台灣地區前副領導人嚴家淦,曾專門派侍衛去出版社幫他找《射雕英雄傳》。蔣經國則在一次年末記者遊園會中,與海外記者說起《射雕英雄傳》中人物如話家常;1973年春,金庸受邀首次赴臺與蔣經國見面。(來源: 臺海網)

台灣各界緬懷著名作家金庸先生

    金庸被視為武俠小說一代大師。圖為當年金庸的離臺記者會。(本報資料照片)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台灣金庸迷眾多,當年金庸抵達機場時,一名機場工作人員趁機帶了一套 “倚天屠龍記”請金庸簽名。(本報資料照片)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金庸先生當眾揮毫。(本報資料照片)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新華社台北10月31日電(記者劉歡 吳濟海)著名作家金庸30日在香港逝世,台灣各界紛紛對“金大俠”表達緬懷和不捨之情。

金庸為台灣版作品全集發表時寫的手稿序文。(本報資料照片)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金庸為作品題字,兩句七言詩正好涵蓋他寫的14部作品。(本報資料照片)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金庸大俠 告別江湖”“金庸走了”……31日出版的台灣《聯合報》《中國時報》等報章均在頭版頭條報道金庸逝世消息。《中國時報》文章說,金庸是被全球華人視為武俠小說泰斗、幾代人記憶中皆有其地位的大師。“永別了!我們一生笑傲江湖的金大俠!”

劉兆玄(來源:新京報)

  前台灣中華文化總會會長、作家劉兆玄對金庸離世表達遺憾。他說,金庸改變了武俠小說的風貌,小說人物塑造刻畫又廣又深又鮮活,是最高水準的作家。

  金庸武俠小說作品在台灣多由遠流出版社推出,與金庸有30多年交情的遠流出版社董事長王榮文接受臺媒訪問時說,金庸謙和又有堅定原則,記憶力驚人,文字力強大。他說,人的生命是有年限的,但金庸作品將成為留給華人世界的傳世經典。

  武俠小說研究學者、台灣師範大學教授林保淳表示,金庸對作品要求很高,講究人物形象設計,十幾部武俠小說堥S有一個男主角性格是重復的。金庸把武俠小說帶進了文學的殿堂,他的離世是華文文學界的損失。

10月30日晚上,兩岸都在為同一件事刷屏

  中國國民黨籍民意代表柯志恩說,她和很多金庸迷一樣,是讀金庸小說長大的。讀完之後意猶未盡,隔一段時日還會再從書櫃翻出來,對一些重要情節重溫回味。不論是行俠仗義的英雄,還是兒女情長的故事,金庸小說擄獲許許多多讀者的心,凡是看過者無不讚嘆金庸的文學底蘊與才氣。

電影《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林青霞紅遍半邊天。(得寶影片公司提供)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陳妍希和陳曉因拍《神雕俠侶》結緣,最後結婚生子。(資料照)圖片來源網路

  30日晚間金庸逝世消息傳出後,台灣各大新聞臺均進行了插播報道,並梳理金庸生平事跡和經典作品。在台灣社群網站,網友圍繞金庸逝世消息、金庸小說人物和翻拍電視劇等主題展開了持續討論。

黃智賢發文悼念金庸(Facebook)

  不少台灣網友在金庸逝世的新聞報道後留言,表達緬懷之情。網友“曾士熊”說:“金庸好走,謝謝你的小說陪伴我的年少輕狂歲月。”網友“kuso123”說:“隨著金庸的離世,金迷只有從文字堙A再回味大師武俠世界的快意恩仇與繾綣愛戀了。”(來源: 新華網)

相關新聞:台灣劇作家賴聲川:金庸教會我們,中國人該如何說故事

儒雅敦厚,赤子之心 家鄉人心中的“金大俠”

  新華社杭州10月31日電(記者馮源 魏董華 朱涵)“蘭葉露光秋月上,蘆花風起夜潮來。”在一個秋天的夜晚,一則噩耗令無數人愕然:生於潮鄉海寧的金庸逝世,一代“大俠”與讀者們就此別過。

  海寧潮、桃花島、西湖水、仙霞道……在金庸的筆下,浙江的景致總是搖曳多姿,充滿詩情畫意,見證了一對又一對的神仙眷侶。而在家鄉人心目中,金庸也始終儒雅敦厚,赤子之心。

  在北京一家金融機構工作的海寧人崔彧,一直以與金庸同校同鄉感到驕傲。2004年1月,金庸回到母校嘉興市第一中學,當時上高二的崔彧還記得,金庸稱自己為“大師兄”,稱台下的學生為“小師弟”“小師妹”。

  回憶雙親師長,年屆八旬的金庸頻頻哽咽,反復叮囑“小師弟”“小師妹”們,“做人不要忘本,人家給你的好處要記得,將來想法報答他……”至今,崔彧仍然牢記著“大師兄”的教誨:人的一生中一定會遇到一些艱難困苦,現在養成讀書的習慣,以後在寂寞、疲倦時,讀書會幫助你解決問題。

  抗戰期間,金庸曾在浙江衢州中學(今衢州一中)讀書,也是在2004年的秋天,剛做過心臟搭橋手術的金庸應邀來到了這所母校。同樣是“大師兄”,在回想當年逃難式的負笈生活時,“大師兄”再三囑咐“小師弟”“小師妹”們,有了這麼好的學校,更要努力讀書。

  “我感覺他非常溫文爾雅,根本不像他筆下的武林俠客。雖然是資深報人,也不像是風風火火的記者。”衢州市作協主席、衢州日報報業傳媒集團副總編輯許彤當時隨同採訪,“金大俠”的儒雅風範令她記憶猶新。

  從1999年到2005年,金庸受聘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浙大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副教授何春暉當時是院長助理。在她印象堙A雖然筆下有各路美食,但是“金大俠”最愛的是杭幫菜,特別是杭州老字號“奎元館”的蝦爆鱔面,他曾經連續光顧了三天。

  2005年,金庸在杭州參加一個會議時,還曾與一幫同事浩浩蕩蕩地涌到當地一家面館,一碗簡簡單單的面就讓“大俠”吃得大喜而歸。

  2003年,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員盧敦基考入金庸門下攻讀博士研究生。在他的記憶堙A老師每次來杭州,都會在午休後,于下榻的酒店咖啡廳找一張桌子,和學生聊上幾個小時。“或問學業,或評時賢,抑或關心學生的日常生活。有當時聞即喜者,也有思考許久方悟者。”

  盧敦基說,金庸是中華民族的熱愛者和奮鬥者,同時也是人類共同理想的追求者。“金庸小說其章回體結構形式是古典的,但它的內核思想是現代的。”

  在盧敦基看來,老師的兩個特點讓他印象最為深刻。一是學識廣博,除了工作,把絕大多數的時間用來讀書;二是目光長遠,對現實洞察深刻,對未來預測精準。“十多年前,查先生為什麼參加阿堣琱睋|辦的‘西湖論劍’,就是因為他看好互聯網的發展。”他說。

  而在阿堣琱琚A從創始人“風清揚”馬雲開始,許多員工都會有一個來自金庸小說的“花名”。馬雲在悼文中這樣寫道:“先生其文也大,其人也真。我愛先生之文,愛它俠肝義膽,光明滌蕩;我愛先生之人,愛他儒雅敦厚,赤子之心。”(來源: 新華網)

  10月31日,書迷在香港文化博物館的金庸館參觀。以筆名“金庸”寫作多部武俠小說的著名作家查良鏞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10月31日,在香港的一家書店,一名讀者從書架上取出金庸作品。以筆名“金庸”寫作多部武俠小說的著名作家查良鏞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新華社記者 李鋼 攝(來源: 新華網)

相關鏈結: “大師兄”金庸的母校情結

                金庸曾六歸故里浙江海寧:總想老了再回到這個地方

姻親血親名人多 錢學森徐志摩瓊瑤都是親戚

(來源:揚子晚報)

  金庸是海寧查家的第二十二代孫。海寧查家的家族史可追溯到600多年前,是真正的“以文為業,書香傳家”。

  金庸有一位近親徐志摩。海寧徐家也是望族,和查家結為姻親,金庸母親徐祿是徐志摩的堂姑媽,金庸喚徐志摩表哥。只不過坊間傳聞金庸對表哥的為人頗有意見,從其筆下諸多負心薄幸的“表哥”形象便是明證。此外,其姑父為民國時期著名軍事理論家蔣百里、表姐為錢學森的夫人蔣英,台灣知名女作家瓊瑤則是他的表外甥女。

  查家擁地3600多畝

  查良鏞出生的時候,查家還擁有3600多畝田地,租種查家田地的農民有上百戶之多。所以,他的父親查樞卿實乃“當仁不讓”的大地主。因為家學淵博,海寧查家藏書十分豐富,“查氏藏書”在浙西一帶很有名聲。

  八歲那年,查良鏞無意中看到武俠小說《荒江女俠》,“琴劍二俠”的傳奇生涯深深地吸引了他。以後幾年,查良鏞看過武俠小說有好幾十本,其中描寫梁山好漢反抗官府的《水滸傳》,寫包青天安良除暴、一身正氣的《三俠五義》及其續篇《小五義》、《彭公案》、《施公案》等,看得查良鏞如癡如醉。

  曾被中學、大學開除

  1940年,查良鏞模倣英國作家卡羅爾的童話小說《愛麗絲漫遊奇境記》作《阿麗絲漫遊記》一文,刊于壁報之上,影射權勢在校長之上的訓育主任沈乃昌是眼鏡蛇,因此被開除。

  1942年5月,金庸高中畢業,第二年去重慶,考上了國民黨“黨立的最高學府”中央政治學校的外交係,希望將來在外交方面為國效力。然而當時校內國民黨學生“特務”橫行霸道,學校縱容包庇,不加理會。金庸打抱不平,向學校投訴這些學生,進而對校方加以指責,又一次被勒令退學。詳細>>>

他是兩岸共同尊敬的作家

馬曉光:對金庸先生逝世深感痛心,他是兩岸共同尊敬的作家

  新華社北京10月31日電(記者查文曄 趙博)“我和大家一樣,驚聞金庸先生逝世,深感痛心。”國臺辦發言人馬曉光31日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應詢表示,金庸先生是海峽兩岸共同尊敬的作家,他的創作為中國文學拓展了另一片審美天地,拓展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內涵。兩岸同胞紀念他,要共同弘揚中華文化。

  當天發佈會上,有台灣記者問:金庸先生逝世的消息受到兩岸民眾關注。請問發言人如何評價金庸先生的文學作品在兩岸的影響?馬曉光作了上述回答。

  發佈會上,馬曉光還應詢介紹了第十一屆海峽兩岸(廈門)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的情況。此屆文博會將於11月2日至5日在廈門舉辦,將開設省市與文化名企強企、工藝藝術品、創意設計、數字內容與影視、文創旅遊5個展區,總面積7萬多平方米,設展位將近3500個。首次設置了台灣生活館,其中台灣企業參展數量近千家,較往年持續增長。

  他說,海峽兩岸文博會2008年創辦至今,在推動兩岸文化產業交流合作、共創雙贏,促進兩岸文化交流合作,以及投資交易方面,已成為重要平臺,取得積極成效。本屆文博會將推出40余場活動和30多個分會場,呈現出諸多新亮點。

  有記者問:日前召開的第一屆兩岸民間圓桌論壇上,兩部兩岸合拍的影視劇簽訂了協議。請問今後在促進兩岸影視文化交流方面還會出臺哪些舉措?

  馬曉光回答說,我們一貫積極支援加強兩岸影視界合作。“31條惠及臺胞政策措施”中就包含3條為台灣影視界人士來大陸發展提供政策支援的內容,已相繼落地。我們繼續鼓勵兩岸影視界加強合作,其中一個重要方向就是鼓勵合拍兩岸影視劇,共同弘揚中華文化,通過文學藝術形式促進兩岸民眾相互理解,達到心靈契合。

  有記者問:近日由兩岸40多名專家學者歷時8年多合編的《媽祖文化志》宣佈編撰工程告竣,這是首部兩岸合編的媽祖文化專志,共計4卷357萬字。請問如何評價該著作在促進兩岸文化交流方面的作用?

  馬曉光表示,媽祖文化是兩岸民眾共同的信仰,也是連接兩岸同胞感情的強有力紐帶。這部文獻的出版,必將為促進兩岸媽祖信眾之間的相互溝通和情感契合,為共同弘揚中華文化發揮應有作用。(來源: 新華網)

相關新聞:國臺辦:海峽兩岸共同尊敬的一位偉大作家

兩岸同胞紀念金庸責無旁貸 共同弘揚中華文化

國臺辦:兩岸同胞紀念金庸責無旁貸 共同弘揚中華文化

  中新網10月31日電 國臺辦31日舉行新聞發佈會,發言人馬曉光談到“金庸去世”一事時表示,驚聞金庸先生逝世的噩耗,深感痛心。兩岸同胞紀念他當然責無旁貸,要共同弘揚中華文化。

  在當日舉行的國臺辦例行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提問,昨天有一個消息引起兩岸民眾的討論,就是作家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請問發言人怎麼評價他的文學作品在兩岸帶來的影響?您自己有沒有最喜歡他的哪一部作品?

  馬曉光稱,昨天我和大家一樣,驚聞金庸先生逝世的噩耗,也深感痛心。在我這樣一代人,在我們成長的環境中,金庸小說都是伴著我們長大的,大概沒有幾個當年的大學生和年輕知識分子沒有讀過金庸的小說的。金庸先生是海峽兩岸共同尊敬的一位偉大的作家,他寫了15篇皇皇巨著,我注意到網友也有一句概括“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我想應該都看過。

  馬曉光表示,金庸先生用他的創作為中國文學拓展了另一片審美天地,他用他的創作來拓展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內涵,所以我們兩岸同胞紀念他當然責無旁貸,要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來源:中國新聞網)

相關鏈結:馬曉光:兩岸同胞紀念金庸 要共同弘揚中華文化

劇中人送別金庸

微博截圖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0月31日電(記者 宋宇晟)“這天下,武功最高的是時間。”當寫盡天下武功招式的金庸離去那天,這句話被網友刷上了微博熱搜榜。

  10月30日,一代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在香港去世。

  在他身後,除了十幾部小說,還有改編自其作品的、難以計數的影視劇。

點擊進入下一頁

電視劇《倚天屠龍記》劇照。

  30日最後一個小時,曾在電視劇《倚天屠龍記》中出演趙敏的台灣演員賈靜雯發文悼念,“謝謝金庸老師筆下的趙敏,永生難忘”。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賈靜雯微博截圖。

  同在這部電視劇中飾演張無忌的台灣演員蘇有朋,當晚也在微博中用一句“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悼念金庸,而他微博的簡介正是廣泛被媒體引用的金庸的那句話——“大鬧一場,悄然離去”。

點擊進入下一頁

蘇有朋微博截圖。

  在蘇有朋、賈靜雯這版《倚天屠龍記》播出6年後,2009年,演員鄧超在新版電視劇中飾演張無忌。

  金庸先生去世當晚,鄧超和蘇有朋一樣,也在微博中寫下了“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這句頗為工整的對仗句,每個字都取自金庸不同作品的書名。也因此,這句話常被粉絲們用來概括金庸先生的十幾部武俠小說。

  其中的“鹿”字指的就是《鹿鼎記》。

點擊進入下一頁

陳小春微博截圖。

  而對於更多80後、90後來說,對於這部作品的記憶似乎少不了香港演員陳小春的影子。他在1998年播出的電視劇《鹿鼎記》中的形象,被不少人認為是經典的韋小寶。

點擊進入下一頁

電視劇《鹿鼎記》劇照。

  30日,陳小春也在微博中,以韋小寶的口吻悼念金庸先生——“小寶就此別過,查大俠走好”。

  2008年,《鹿鼎記》重拍,演員黃曉明替代了10年前陳小春的位置,飾演韋小寶。當晚,他也在網上坦言“自己小時的武俠世界就是金庸創造的”。

  同在這部劇中出演阿珂的應採兒,也在微博中悼念——“阿珂送過大俠”。

  除此之外,曾在《天龍八部》中飾演虛竹的樊少皇、飾演段譽的陳浩民,《笑傲江湖》堛滿坏O狐衝”呂頌賢等,都在網上發文悼念。

  一時間,曾經出演過金庸武俠劇的各路明星紛紛在網上發文悼念。

  他們中不少人因武俠劇走紅,也有不少人將演藝生涯的巔峰留在了金庸的作品中。

點擊進入下一頁

李若彤微博截圖。

  1995年在《神雕俠侶》中飾演小龍女,後又出演《天龍八部》的李若彤在微博堻o樣寫到,“他筆下的小龍女給予我一切一切,我倆雖未曾遇上過,對他卻有著一種特別的感覺和尊重,謝謝你創造了這角色,而我這生也有幸曾扮演過。查大俠,一路好走!”(完)(來源:中國新聞網)

不再是“閒書”!金庸小說入選台灣教科書試卷

小說《連城訣》

  中新網11月1日電 據台灣《聯合報》報道,武俠小說大師金庸10月30日去世,整個華人圈同聲哀悼。相比早期家長反感上學的孩子看“閒書”金庸小說,近年來,金庸小說的文學價值獲得肯定,也成為台灣學校教科書和考試內容。

點擊進入下一頁

金庸武俠小說。台灣《聯合報》資料圖

  早期很多家長都把金庸小說當成“閒書”,認為孩子即使把全套讀完,也對升學沒幫助,甚至有的家長髮現孩子讀金庸小說就撕書扔掉。

  然而,隨著時代變遷,金庸小說的文學價值逐漸被肯定。尤其台灣中小學教科書走向多元化之後,當年“練功”的許多年輕人也當了老師,金庸小說逐漸被台灣教育體系接受,甚至進入中學教科書和考試。

  例如翰林版台灣初三上學期語文教科書就選錄《射雕英雄傳》中黃蓉智鬥書生情節,網路上還有動畫版;翰林版台灣高三下學期語文也選錄《天龍八部》中雁門關外蕭峰舍命退遼兵的情節。

  另一方面,台灣大考語文命題走向生活化,多元取材,武俠小說也逐漸入題,統計台灣歷年學測、指考語文考題,僅金庸的《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就入題3次;古龍、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及王度廬小說《臥虎藏龍》也都被考過。

  例如1999年台灣學測就引用《神雕俠侶》的字句考比喻用法。2012年台灣學測引用《射雕英雄傳》文字,要求考生根據文意、情境,選出最適合的文言文。

  此外,台灣明星高中每年暑假都會為新生開書單,鼓勵閱讀經典文學作品,也曾先後把《笑傲江湖》等金庸小說列入書單。

  許多台灣學者及高中老師認為,文言文和白話文“難分難捨”,“文白融合”文章有時更優美。常引經據典的金庸小說就是“文白融合”的典範,且他刻畫人物、描述情節、融入歷史、以古諷今的功力一流,尤其武打畫面交到他手堙A文字緊湊,卻又行雲流水、有條不紊,堪稱“初學寫小說的範本”。把金庸小說選入教科書,更加生色,更能吸引學生閱讀。(來源:中國新聞網)

相關閱讀:金庸作品風靡“80前”感動“00後” 曾入選初中教材

金庸逝世:武俠江湖漸遠 俠之大者不再

  據金庸身邊工作人員確認,著名作家金庸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華山論劍終成絕唱,金庸全集再無續集。 

  這是2007年6月18日,金庸應邀在北京大學發表演講。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金庸其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武俠小說作家

  金庸,原名查良鏞,是香港著名的報人和社會活動家,也是享譽國際的文學家。金庸1924年3月10日在浙江省海寧縣出生,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移居香港。1955年,金庸在《新晚報》連載首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後,受到讀者熱烈歡迎。在寫作武俠小說的17年中,金庸筆耕不輟,共寫了15部膾炙人口的武俠作品,直到1972年完成《鹿鼎記》後宣佈封筆,不再寫作武俠小說。 

  拼接圖片:香港金庸館內的“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新華網 張晴 攝)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金庸的武俠小說在華人世界有著巨大的影響力,金庸也因此被譽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武俠小說作家”。金庸的14部作品書名連綴成詩,就是人們耳熟能詳的“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分別是《飛狐外傳》《雪山飛狐》《連城訣》《天龍八部》《射雕英雄傳》《白馬嘯西風》《鹿鼎記》《笑傲江湖》《書劍恩仇錄》《神雕俠侶》《俠客行》《倚天屠龍記》《碧血劍》《鴛鴦刀》,另一部短篇《越女劍》未在此詩之列。

  金庸與香港:事業主場 人生舞臺

  1948年,在上海《大公報》工作的金庸調往剛剛復刊的《大公報》香港版工作,這次工作變遷令金庸與香港結下了不解之緣。

  金庸南下香港,沒想到這一去就是半個世紀。事後回過頭來看,金庸不禁感嘆命運的神奇,他說:“就差這麼一點,可能就來不了香港,人生的命運可能就會完全不同。”

  “金庸”這個筆名,是在香港誕生的。1955年,查良鏞以筆名“金庸”在《新晚報》連載首部小說,其後一直以“金庸”為筆名在港寫作武俠小說,開創了新派武俠新的氣象。

  1957年,金庸進入香港長城電影公司工作,創作了多個劇本。1959年,金庸在香港創辦《明報》,以筆為刀寫下萬篇政論文章。而作為社會活動家的金庸,畢生心繫國家、愛國愛港,為促進“一國兩制”事業發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金庸武俠小說被改編為各種電影、電視、電臺廣播、舞臺劇作品,還為潮流電玩和文創產品提供了豐富素材,對香港文化發展影響巨大。

  資料圖:2017年3月拍攝的香港金庸館。(新華網 張晴 攝)

  2017年2月28日,香港首個以金庸為主題的常設展館“金庸館”在香港文化博物館揭幕。展覽通過300多項展品,向公眾展示金庸武俠小說的創作歷程。部分珍貴展品由金庸及其家人提供,作長期展出之用。

  金庸武俠的英雄:俠之大者 為國為民

資料圖:香港金庸館的“俠之大者”。(新華網 張晴 攝)

  武俠,是金庸小說永琲漸D題。《神雕俠侶》中郭靖在襄陽城危若累卵時對楊過說的“俠之大者 為國為民”是點睛之筆,一語道盡金庸筆下武俠的真諦。

  堅守襄陽城的郭靖,信守民族大義,超越個人得失,令人無盡感佩;人生曲折坎坷、性格狂放不羈的楊過,用郭襄生日的“三件賀禮”(殲敵軍燒糧草)完成報國之舉,最終又用一粒石子打死敵軍統領,真正成為一代大俠;《碧血劍》中身負國仇家恨的袁承志救國無門,不禁讓人扼腕嘆息;《鴛鴦刀》結尾揭秘的武林秘籍——“仁者無敵”引人深思,仁愛與俠義精神貫穿金庸小說始終,影響了一代又一代讀者。

  金庸武俠的愛情:問世間情為何物

  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也是金庸小說的重要組成部分。當愛情遇上江湖,碰撞出了無數精彩火花。

  《射雕英雄傳》和《神雕俠侶》中郭靖黃蓉伉儷幾十年如一日的舉案齊眉、相濡以沫感人至深;《連城訣》中丁典和淩霜華用彼此的生命見證了這段絕望而真摯的愛情;《白馬嘯西風》結尾,李文秀口中“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平添悵惘;《書劍恩仇錄》中“金笛秀才”余魚同與駱冰的感情糾葛是“少年維特之煩惱”;《俠客行》中石清對閔柔忠貞的感情讓人擊節讚嘆;《越女劍》中阿青對范蠡若有若無的愛慕之意說盡少女心思;愛了楊過一生的郭襄,用峨眉派開山祖師的身份開闊了人生道路;最終為救心上人胡斐而死的程靈素,身上有著珍貴難覓的真心;而終其一生為情所困的李莫愁,吟唱著“問世間情為何物 直教生死相許”葬身火海,徒留一段江湖傳說。

  除了愛情,張翠山與張無忌的父子之情,寧中則與岳靈珊的母女之情、喬峰段譽虛竹的兄弟之情、胡一刀和苗人鳳的傾心比武……種種情感或複雜或純粹,為讀者展現了不一樣的人性和情感江湖。

  2018年10月30日,悲傷的消息傳來。江湖漸遠,大俠不再,一個時代落幕了。

  (編輯:張晴 根據新華社、大公網等綜合整理)(來源: 新華網)

相關文章:武俠無疆:金庸作品影視化改編,成就一代人集體記憶

                金庸離開了他的江湖,讀者卻不願從武俠大夢中醒來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的“武俠生涯” 

江湖再見!金庸的三重身份和兩支筆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0月31日電 題:江湖再見!金庸的三重身份和兩支筆

  記者 上官雲 袁秀月

  “這裡躺著一個人,在二十世紀、二十一世紀,他寫過幾十部武俠小說,這些小說為幾億人喜歡。”

  這是金庸曾留給自己的墓誌銘。30日,他與世長辭,享年94歲。

  金庸是個有多重身份的人,他是小說家、報人,同時還是學者。

  縱觀其一生,金庸有兩支筆:一支寫武俠,雕刻人生百態;一支寫社論,道盡世間冷暖。

  有人曾經問他:“人生應如何度過?”他說:“大鬧一場,悄然離去。”

  如今,金庸走了,有網友甚至留言說,他曾閃耀過的20世紀正在毀滅。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2007年6月28日,金庸先生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任海霞 攝

  學者金庸

  想了解金庸不難,從他的多部小說以及報道文字中就可以了解他的故事。但想了解金庸的晚年卻非常不易。

  金庸成名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幾十年的時間,關於他的報道早已飽和,有關他的任何消息也總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接受許戈輝採訪時,金庸曾說,他不再給年輕人寫序題字,因為他發現,有的人拿他的字去賣錢。

  近幾年來,沒有哪家媒體能夠採訪到他。有媒體專程來到香港,致函金庸所創的公司明河社,希望得到有關金庸一星半點的消息,但明河社的人回復稱:“可知的都已知,未知的或許就是不願說的隱私,那就讓它一直不可知下去吧。”

  採訪金庸的家人也非常之難,不是找不到,而是他們對外都“三緘其口”。他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為了“讓老人家能清清靜靜地過‘退出江湖’的日子”。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查良鏞先生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盛年成名,晚年金盆洗手,退出江湖,這仿佛就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的情節。但無論如何,一代被他影響的人,總要從星星點點中了解他的晚年。

  關於晚年,金庸似乎並沒有很大的負擔,他曾說,自己的養生秘訣就是:不憂愁,開心。

  平時,他喜歡讀歷史性的書籍,每天讀書大概4個小時。以前做報紙時,他經常要上夜班,早晨四五點鐘才睡覺,有時下夜班後還要玩一會牌,這個習慣一時半會也沒變。電視也會看,但看得不多,主要是新聞。

  雖然是晚年,但金庸一直沒放棄學習,他的友人曾對媒體稱,金庸晚年想完成人生轉型,從文壇向學界進軍,可能因為在他內心堙A治學比寫小說更有地位。

  “做學問是自己得益的,可以有快樂的。”金庸曾說,“學問不夠,是我人生的一大缺陷”。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查良鏞先生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金庸與學界結緣已久,1999年5月,時年75歲的金庸曾受浙江大學邀請出任人文學院院長。他曾說,要考他的博士生不容易,要把論文寄過來,三年必須寫兩篇論文。

  也有人對金庸擔任院長一職表示質疑,金庸回應說:“做院長壓力不小,有人說我學問不夠,我不會回擊,最好的辦法就是繼續做學習研究,所以我去留學。”

  2005年,81歲的金庸為修讀英國康橋大學博士學位,特地飛赴當地上課,引起不少關注。2007年底,金庸辭去院長職務。2010年,他獲得康橋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而近幾年,金庸在個人生活方面尤為低調,兒子查傳倜曾說:“父親畢竟90高齡,出去走動的時間很少,在家堸禰誘W也不寫東西了。平常在香港家堥C天就是看看書、寫寫字,生活得很快樂。”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金庸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報人查良鏞

  在接受楊瀾採訪時,金庸曾說,自己年紀大了,希望把學業告一段落之後,平平淡淡地生活,能夠出去遊山玩水一下。

  楊瀾問他,你覺得自己的一生算成功嗎?他回答道:“我不能說成功,只能說運氣還不錯,碰到一些關鍵問題,常常自己做的選擇做得比較好。”

  確實,回顧金庸的人生歷程,頗有些“無心插柳柳成蔭”。相比作家金庸,他還是報人查良庸。他與報紙的緣分不淺,1941年,他因在壁報上寫諷刺訓導主任投降主義的文章而被開除,隨後轉學去了衢州。到衢州中學後,金庸開始向東南地區的一家大報《東南日報》投稿。老師替他取了一個筆名——“查理”。

  “查理”撰寫的《一事能狂便少年》《千人中之一人》等文章,陸續在《東南日報》副刊《筆壘》上發表,得到好評。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金庸。中新社記者 王麗南 攝

  1942年,他自浙江省衢州中學畢業,1944年考入中央政治大學外交係,1946年赴上海東吳法學院修習國際法課程。學習外交和國際法的金庸,卻對報紙“情有獨鍾”。

  他早年曾在上海《大公報》、香港《大公報》及《新晚報》任記者、翻譯、編輯,1959年創辦香港《明報》,任主編兼社長歷35年。期間還創辦了《明報月刊》《明報週刊》新加坡《新明日報》及馬來西亞《新明日報》等,形成《明報》集團公司。

  他還是一位出色的社評家。他寫有近兩萬篇社評、短評,切中時弊,筆鋒雄健犀利,產生了很大影響,曾被人讚譽為“亞洲第一社評家”。

  他曾說,自己“辦報是真正拼了性命來辦的,寫小說是玩玩”。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2009年,金庸榮獲“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中新社記者 張宇 攝

  一個寫武俠小說的人

  儘管最初的夢想不是當作家,但金庸其實很早就顯露了寫作的天賦。

  他曾以林歡為筆名,為長城電影公司編寫劇本;也曾以姚馥蘭為筆名撰寫電影評論。後來,他與梁羽生定下武俠小說之約,將名字中的“鏞”字一分為二,就有了我們現在熟悉的名字。

  自30歲左右創作《書劍恩仇錄》開始,到1972年的《鹿鼎記》正式封筆,他共創作了15部長、中、短篇小說。也才有了那一句“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只有14個字,卻是幾代人的青春共同記憶。

  在書堙A金庸為讀者構建了一個武俠江湖。有《笑傲江湖》的波詭雲譎,有《天龍八部》的義薄雲天,也有《白馬嘯西風》娷笨眾瘜瑼漕鄐k情長…每一個故事,每一個人物,都那麼令人難忘。

  他的作品,曾被多次拍攝、製作成影視作品、電腦遊戲,影響極其廣泛。有網友說,金庸代表了武俠小說的一個時代。

  書堛漸@界,又何嘗沒有倒映作者的人生。金庸的筆下,常常會出現有關江南的描寫,《白馬嘯西風》堙A就有了這麼一段話: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

  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

  金庸出生於浙江,那是他無法忘記的故鄉。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鏞(金庸)。中新社記者 王麗南 攝

  他曾對小說做出過修改,其中,有人不太滿意他把《射雕英雄傳》的黃藥師、《碧血劍》堛滌K承志改得不再那麼專情。

  但金庸卻說,人生最理想的是專一的愛情,但不專一的愛情常常有,這樣改更接近現實。

  經歷過人生種種,晚年的金庸已經活得更加通透,對世事看得更加明白。

  《神雕俠侶》埵酗@句話,寫的是離別:“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

  金庸之後,或許短時間內很難有武俠小說作家再有他這樣的影響力。那些作品,已成為金庸送給讀者、送給文學界的一份厚禮。

  最初寫武俠小說,本為挽救報紙銷量,現在,15部小說卻成了武俠世界的一個標桿。

  再精彩的小說,終究要有結局;再漫長的人生,也會迎來終點。

  94歲的金庸,離開了。

  江湖路遠,揮袖作別。(完)(來源:中國新聞網)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逝世!大俠,走好!

  據香港《明報》報道,一代武俠小說泰斗查良鏞(筆名金庸)病逝,終年94歲。

  金庸在1924年3月10日出生,曾經創作《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家傳戶曉的小說。

資料圖片: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鏞(金庸)。中新社發 李俊鋒 攝

  1

  一部百年武俠小說史,自還珠樓主以下,名家輩出,惟金庸名頭最盛、享譽最長,橫掃華人世界。他以汪洋恣肆的想像力,十餘年間寫下15部作品。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聯中的14個字,正是他14部武俠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還一部不在其中的,便是《越女劍》。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金庸作品。唐鴨鴨 攝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金庸開始武俠小說的創作,是一次很偶然的機會。

  1955年,《大公報》下一個晚報有個武俠小說寫得很成功的年輕人,和金庸是同事,他名叫梁羽生。那年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即將完結,而他的創作又到了疲憊期,於是,報紙總編輯邀請金庸將武俠小說繼續寫下去。

  雖然此前從未寫過小說,但憑藉他對武俠小說的了解與喜愛,金庸還是答應接替梁羽生的任務。他把自己名字中的鏞字拆開,做了一個筆名,《書劍恩仇錄》正是他的第一部武俠作品,作品一炮而紅。

  此書成功之後,金庸又在短短的幾年內創作了《碧血劍》《雪山飛狐》和《射雕英雄傳》等作品,一時間風靡全港。十餘年間,他寫下15部洋洋大作。

  80年代初,廣州一家雜誌開始連載《射雕英雄傳》,金庸的武俠小說正式進入內地。時至今日,即便你始終不曾看過他的原著,但其作品在兩岸三地不斷被改編成的影視劇,可能也是陪伴你成長的一個標誌。

點擊進入下一頁

翁美玲 1983《射雕英雄傳》飾黃蓉。來源:金鷹網

點擊進入下一頁

李若彤 1995《神雕俠侶》飾小龍女;1997《天龍八部》飾王語嫣。來源:金鷹網

  雖然作家王朔曾批評金庸小說是現代社會四大俗之一(還包括成龍電影、瓊瑤電視劇和四大天王),但金庸倒不覺得這是一個壞的批評,他說俗就是接近很多人,或者很多人喜歡它。

  確實如此,金庸的武俠小說受到了社會各階層讀者的歡迎,他曾獲得了兩岸三地最高領導人的接見,也被普通的男女老少所喜愛。

  1972年,《鹿鼎記》連載結束,金庸宣佈封筆時,不少讀者為之遺憾。

  2

  1924年,金庸出生在浙江海寧的一個書香世家。

  海寧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間創造了“一門十進士,叔侄五翰林”的科舉神話。進入近現代,查家還出現過實業家查濟民,教育家查良釗,九葉派代表詩人、翻譯家詩人查良錚(穆旦)。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穆旦 來源:人民政協報

  而金庸族譜旁系姻親關係中,也有很多大家熟悉名字,比如:

  徐志摩——金庸的表哥(金庸母親徐祿是徐志摩的堂姑媽);

  蔣百里——金庸的姑父(著名軍事家蔣百里的原配夫人查品珍是金庸的同族姑母);

  錢學森——金庸的表姐夫(蔣百里的女兒蔣英是“航太之父”“兩彈一星”功勳錢學森的妻子)

  瓊瑤——金庸的表外甥女(金庸的堂姐查良敏嫁了瓊瑤的三舅袁行雲)

  ……

  在書香環境的熏陶下,金庸度過了安逸的童年時光。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13歲的金庸隨學校南下,開始了千里跋涉的流亡之旅。由安至危、由富到困,但金庸沒有在戰亂的顛簸流離中頹喪。

  15歲的時候,金庸和兩位同學一起合作,編了一本《獻給投考初中者》,根據招考的題目,做些模範答案給學生看,大概相當於今天《五年模擬三年高考》這類的參考書。這個書做得很成功,讓他們賺了很多的錢。

  有人說,金庸是最會賺錢的文人俠客,這一點,金庸在中學時候就已頗顯鋒芒。而看起來溫和寬厚的金庸,年少時性格也有十分狷狂的一面。

  在上學時,因不滿學校的某些行為,他寫文諷刺過訓導主任,也在大學時與訓導長爭辯過,結果便是遭遇了兩次被學校開除的命運。最慘的是第二次被開除後,因為沒有錢,他衣食都沒了著落。金庸向一位蔣姓表哥求助,才解決了生計問題。

  求學期間的他,最大的夢想就是想成為一個外交官。但因歷史原因,他還是跟外交官的夢想擦肩而過。後來,金庸在另一所學校念起了國際法,而這段法學知識背景以及他後來的經歷與聲望,為他謀得另一個鮮為人知的身份——1985年他被聘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

  3

  作為武俠小說大家,這個身份或許是他享譽最盛的。而另一個在金庸一生中不可磨滅的標簽,便是報人,一個傑出的報人。

  1947年,他進入上海《大公報》,從三千名投考者脫穎而出。第二年,《大公報》香港版創刊,金庸被派入香港,那年他24歲。當時的香港與上海相比,並不發達,但金庸說,“我一生很喜歡冒險,過一點新奇的生活。”

  作家李敖曾在節目中批評金庸武俠小說“那寫得什麼玩意”,他說俠義部分金庸自己沒一樣做得到,“不講真話、不做真事”。不過,作為報人金庸,他似乎並不是李敖所說的那般。

  1959年,35歲的金庸創辦《明報》,便是看不慣《大公報》所報道的“虛假事實”。他說:

  “我辦《明報》的時候,就是希望能夠主持公正,把事實真相告訴給讀者。”

點擊進入下一頁

圖片來源:澎湃新聞

  他的社評文章,高峰期每日一篇,他的武俠小說,幾乎也是以日更的節奏推進,數十年間無間斷。

  在這般工作狀態下,還有個頗有趣的故事。當年《天龍八部》在《明報》連載時,金庸曾數次離港外遊。小說連載不能斷,他便請好友倪匡代筆。在小說第89回中,阿紫的雙眼被丁春秋戳瞎,這個情節其實是倪匡寫的。後來,金庸則以換眼治療手段讓阿紫復明瞭。

點擊進入下一頁

電視劇《天龍八部》劇照

  一手寫武俠,一手寫社評,奠定此生基業,30年時間,金庸將《明報》塑造成香港極具影響力的報紙。

  而這份報紙開辦之初,只有六千份的發行量。在困難的時候,所有職員的的薪水都打了八折。金庸說,“是大家和我一起捱了下來。”

  4

  金庸一生經歷極其豐富,獲頒榮銜甚多,他是著名的武俠小說家、是一代傑出報人、是學者、是華人文化界的重要的人物之一等等,見證了上世紀中國無數重大歷史事件。

  1972年,金庸封筆;1989年,《明報》創刊三十週年的日子,金庸卸任社長職務;90年代,金庸將《明報》集團賣給商人,退出商界;2007年,金庸辭去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職務……

  在完成了一次次謝幕後

  這次,他真的退出江湖了

  兒女情長今猶在

  江湖俠骨已無多

  再見,金庸;再見,江湖。(來源:中新網微信公眾號)

相關新聞:倪匡:金庸小說天下第一 

                李志清:其作品有一種屬於他的生命力 

                許子東:金庸小說體現最多中國人做的夢 

                劉德華:能出演楊過是一個緣分

                與香港的淵源:金庸第一部武俠小說是這樣發表的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