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新“農”情點 | 黃河灘上的台灣農夫
2003年之前,他是台灣一名較為成功的房地產商,40歲前就已擁有10億元新台幣的資產。看到黃河邊的大小沙坑和風起時沙舞漫天,時年49歲的連萬生,決定將台北的房地產生意交給合夥人,自己留下來,“打扮”黃河。
 

(點擊圖片觀看完整視頻)

日月湖、阿里山、台北廳、台南廳……眾多台灣元素,鑲嵌在黃河岸邊的一處生態園堙C為恢復黃河之畔的這片風景,臺商連萬生在黃河灘邊一連耕作了近二十年。2003年之前,他是臺灣一名較為成功的房地產商,40歲前就已擁有10億元新台幣的資產。看到黃河邊的大小沙坑和風起時沙舞漫天,時年49歲的連萬生,決定將台北的房地產生意交給合夥人,自己留下來,“打扮”黃河。

 

連萬生的計劃幾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當地村民甚至懷疑“他是腦子進水了”。連萬生認為,反對理由主要有兩點:一是黃河容易發洪水,所有的建設都將毀於一旦,投資血本無歸;二是此地的沙灘地極難栽培草木,收回投資遙遙無期。但是,連萬生覺得,“黃河養育了中華兒女,黃河旁邊的土地應該非常肥沃。其次,作為一個炎黃子孫,應該為黃河做一點貢獻。”

 

因為荒灘環境惡劣,風沙大,為了保持水土,連萬生用種草的方式來改善土壤,然而,在別的地方種一遍就能成活的草木,在黃河灘上卻要種36遍。經過多年時間建設,園區變得綠樹成蔭。連萬生把“台灣特色”引入園區,運用台灣技術和大陸本土經驗,聯合培育新型品種,擴大兩岸農業交流合作,吸引台灣農民、農業組織和農業企業,來大陸投資創業。連萬生還帶動黃河岸邊的農民致富,傳授相關育苗、栽培技術給當地專家和農民。據估計,有數千戶農民接受過培訓。每年採摘時節,來自台灣的農業專家現場指導。

 

儘管現在還未收回成本,但他卻感到很快樂。“相比台灣商人,我更喜歡別人稱我農民、農夫。”已到退休年齡的他,保持著每天早上帶領管理人員共同勞作的習慣。“只有親手打理這裡的一草一木,你才會熱愛這份事業,熱愛這片土地。”如今,連萬生的三女兒也來到黃河邊,幫助父親打理生態園。他96歲的父親,每年夏天都來這裡待上一個月,看看黃河,納涼避暑。每年七八月間的葡萄節,血脈相連的連氏宗親也來了,海峽兩岸的親人一起相聚黃河邊,回憶往事,共敘情誼。

    這個感受特別特別的深,本來我是對農業一竅不通的,而且本來我是農家子弟,想過做農業很簡單。但是做下去以後,我發覺做農業比高科技的難度還大,包括選的這個品種、土壤,還有各個方面季節性的變化等。從開始的不懂,到現在變成半個專家,不敢說是專家,但至少說能看出問題來。

    2003年非典的時候,我在桂林經營酒店,我就想既然有疫情,那就把酒店先歇業。開車一路從桂林一直開,結果來到鄭州的時候整個就管控了,剛好有個朋友帶我到黃河邊來看看。黃河跟我小時候想像的差距很大,在台灣讀過歷史和地理,一直說母親河培育了四萬萬中華兒女,但是來到這裡一看怎麼感到這麼荒化、荒涼。當時就有一腔熱血,身為一個中華兒女,要為母親河盡一份力,就直接紮根在母親河邊。

    2007年我從台灣引進優良的夏黑葡萄來河南種植,讓河南所有人都跟著我種高品質的水果。在這過程中,我們用了很多人,帶動了很多的農務,用我的思維去教他們怎麼樣能賺更多的錢。我跟很多高校也有合作,特別是農校每年都有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