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山東 | 魯臺往來 | 人文山東 | 山東旅遊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山東與台灣 ->
         
 

曲阜古今考

2005-05-20 12:51:16
華夏經緯網

    [曲阜] 位於山東省南部偏西。1986年由縣改市,隸屬濟寧市。境內面積八百九十九平方公里,人口五十余萬,共五百多個自然村。南鄰鄒嶧,北接寧陽,東毗泗水,西接兗州。京滬鐵路經過城北,兗石鐵路穿過東南,境內公路四通八達。曲阜山川雖不算多,卻頗有名氣。如孔子曾經設教洙泗之間的泗水,孔子與群弟子“浴乎沂”的沂水,顏母禱于尼丘而生孔子的尼山,孔子父母埋葬之處防山,孔尚任隱居讀書的石門山等。“曲阜在魯城中(疑‘中’應為‘東’),委曲長七八里。”據古史記載:“神農氏都陳,徙都曲阜。”“黃帝生於壽丘,在魯東門之北。”“少昊邑于窮桑,以登帝位,徙都曲阜。”這些傳說,雖難以考稽是否正確,但在這裡發掘的一些大汶口文化與龍山文化遺址卻可以證明這一地區開發較早。商王南庚曾在曲阜建都,至盤庚時方由此遷殷,此後即為奄國都城。周公東征踐奄,遷其君薄姑後,周王朝即將曲阜給周公長子伯禽建立魯國。魯國經歷西周、春秋、戰國等八、九個世紀,至西元前249年為楚國所滅。此後,楚置魯縣,秦置魯縣,秦屬薜郡。漢初仍為魯縣,屬豫州部。西漢呂后元前(前187年)封張偃為魯王,建魯國,屬徐州。後因張坐罪除國。漢景帝三年(前154年)又將淮陽王劉餘封於此,是為魯恭王,仍號魯國,隸徐州。魯恭王好治宮室,魯國著名的靈光殿就建於此時。東漢初,光武帝劉秀將此改屬任城郡。建武二年(西元26年)封劉興為魯王,二十六年後,劉興遷為北海王,又將廢太子劉強封於此,建東海王。直至漢亡國廢。魏晉時置郡,以魯縣為郡治,後又屬任城郡、兗州。隋文帝開皇四年(584年)改魯為汝陽縣。開皇十六年(596年)初定名為曲阜,屬徐州。唐貞觀元年廢曲阜縣,八年後恢復,屬河南道兗州魯郡。北宋真宗以軒轅黃帝生於壽丘,壽丘在曲阜,故改縣名為仙源縣。規模宏大的景靈宮此時始建。元時遇火災焚燬。金天會七年(1129年)改仙源為曲阜。金末農民起義軍反對異族統治,曾一度改稱仙源縣。明正德六年(1511年),劉六、劉七農民起義軍攻佔縣城,焚縣衙,進駐孔廟,“秣馬于庭,污書于池”。明武宗正德年間明令“移縣城衛廟”,于嘉靖元年(1522年)落成曲阜城,即今之曲阜城。明清以來沿襲未改。曲阜現有古跡二百多處,其中孔廟與孔府、孔林、魯國故城遺址已列入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另有十一處列為全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市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一百多處。

    [壽丘] 唐張守節《史記正義》載:“壽丘在魯東門之北,今在兗州曲阜縣東北六里。”唐司馬貞《史記索隱》亦引晉人皇甫謐《帝王世紀》說:“黃帝生於壽丘,長于姬水,因以為姓。”由此可知,壽丘為古代傳說中軒轅皇帝的生地,地點便在曲阜。今曲阜城東北少昊陵中有一雲陽山,其前疊石而飾的石丘相傳為黃帝生地的標誌。

    [窮桑] 唐張守節《史記正義》載:“黃帝自窮桑徙曲阜。窮桑在魯城之北。一說窮桑即曲阜。”《帝王世紀》記傳說中的古帝少昊邑于窮桑,號窮桑氏。曲阜又是“少昊之虛”,知窮桑乃曲阜一帶一古地名,具體地點不詳。

    [大庫之庫] 唐張守節《史記正義》引晉人皇甫謐《帝王世紀》,記曲阜“為大庭氏之故國”。孔疏:“炎帝一曰大庭氏。”炎帝即神農氏,先都陳,後徙曲阜。按《左傳》昭公十八年載:“宋、衛、陳、鄭皆火,梓慎登大庭之庫以望之。”注:“大庭氏,古國名,在魯城內。魯于其處作庫。”庫指藏物之處,大庭之庫應指炎帝時儲藏物品的地方,可以理解為其生存、活動之處,地點在曲阜境內,具體處所不詳。

    [奄傒 奄為古國名。《說文》作 ,即古奄國地,在曲阜,稱奄堜峏a中。《書》序:“周武王東伐淮夷,遂踐奄。”奄即指此地。《竹書紀年》載殷之先王盤庚遷殷。關於奄地具體在何處,學者們尚有不同說法。不過,解放後在曲阜進行考古發掘時,曾發現城外西北一帶出土的陶器異於別處,疑為奄人之後聚居的痕跡。

    [古魯國] 西周初年,周成王封周公旦之子伯禽于魯,都曲阜。從伯禽封魯至魯頃公二十四年(前249年年為楚所滅,共傳三十四位國君,為時近八百年。伯禽初受封時,因地位很高,所受周王朝封物最多。又因為魯國始終遵循周禮,因而時至春秋末年,魯國仍是一個保存周禮最多的國家。晉韓宣子聘魯,見《易象》與,《魯春秋》,曾說:“周禮盡在魯矣。”吳公子季札至魯觀樂後發表觀感,嘆為“觀止”。這些都說明魯國文化水準之高。又由於魯國地理環境優越,物產豐富,氣候適宜,灌溉方便,故當地在原始社會時生產發展水準十分發達,魯縞和齊紈齊名。從考古發掘來看,在古魯城內發現了不少冶銅、冶鐵、制骨、制陶等作坊遺址。在春秋末年,魯國又是一個較早發生社會變革的國家。魯宣公十五年(前594年)的“初稅畝”,魯成西元年(前590年)的“作丘甲”,魯哀公十二年(前485年)的“用田賦”,均是其例。但由於魯國受周禮的束縛比較嚴重,保守性強,舊勢力大,因而始終是一個弱國。只是在魯僖公時,靠齊國的支援,才有一定時期的繁榮,但不久相繼為吳、越、楚侵淩,直至被楚所滅。

    [魯國故城] 魯國故城是我國西周至戰國時期魯國的國都,今曲阜城只是魯故城西南隅的一部分。魯國故城是西時期一個著名的古城,是我國東部地區的一大城鎮。城內地下保存著大量文物古跡,對研究我國古代歷史具有重要性的價值。1961年3月4日國務院宣佈“魯國故城遺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77年3月至1978年5月,山東省文物考古隊對它進行了全面鑽探與試掘,探明瞭其部分地下蘊藏,取得了一些收穫。乾隆版《曲阜縣誌》記:“今縣城及郭之東南,皆魯城的位置沒有變動,只是後期在原城椌滌臕忖W進一步加寬加高。魯故城呈不規則長方形,東西最寬處3.7公里,南北最長處約2.7公里,面積約10平方公里。古書記載說魯城四面有城門十二個(正東春門),東南鹿門,東北始明門;正西史門,西南歸德門,西北麥門;正南稷門,東南章門,西南雩門;正北圭門,北東龍門,北西齊門)。現已探出十一個,惟南東之門尚待考察。城門之間各有幹道相通。故城中部的宮殿區東西綿延約1公里。在其東、西、北三面頒著煉銅、冶鐵、制陶、制骨等手工作坊和居民區。城內西部還有墓葬區等。

    [魯故城城垣] 魯國故城遺址不但地下文物古跡豐富,至今在地面上還部分保留著當年的城垣遺址。其城垣總周長11,711米,東西南北四垣各長2,430米至少,560米不等,如城之東南一段地面暴露約780米,南垣雖一部分被後世修建的城朁甡ㄐA但仍保存1,280米之多,城垣高出地面7~10米左右。由於交通和灌溉的需要,後世在垣中開了“大豁”、“二豁”等五個豁口。其中“大豁”即古魯城的正南門(稷門)。在此處城垣的斷面上,暴露出清晰的夯土層和規整的穿棍眼,人們可以依此想像到當年築城的情形。

    [漢魯城] 兩漢時期,張偃、劉餘和劉寬,在古魯城舊址相繼建立過三個稱作魯國的王國。但漢時的魯國,與古魯國相比力量很弱,依附性強,故其城址較小。漢魯城位於古魯城的南部和西南部,呈扁長方形,東西約2.5公里,南北約1.5公里。其西、南城垣,東、北兩棶s築,後者寬約10米,已全部淹沒于地下。地面雖無蹤跡可尋,但地下棪簬o保存基本完好。城之周圍已發現七座城門(東、南、北各兩門,西門一座)。城垣外還發現護城河遺跡等。

    [舊城] 在魯城東堻\,少昊陵前(即今之舊縣村)。創始於魏黃初年間(220——226年),名魯縣,隋改稱汶陽,又改曲阜。宋大中祥符年間修景靈宮、太極觀于城北,因改名曰仙源,金元仍名曲阜,至明正德七年(1512年),農民軍破舊城後不久,繞孔廟周圍別建新城,舊城遂廢。此城有千餘年的歷史,經過多次變遷後,古進舊宅,老樹殘碑,早已不存,但仍不失為古城遺址之一。

    [宋仙源縣] 古籍中記黃帝生於壽丘,壽丘就在曲阜。元時《重修景靈宮碑》中又記:“宋既有國,推本世系,遂祖軒轅。”乾隆版《曲阜縣誌》記宋真宗言軒轅黃帝降于延恩殿,諭群臣曰:“朕夢天尊命之曰吾人皇九人中一人也,是趙之始祖,再降乃軒轅黃帝。黃帝生壽丘,壽丘在曲阜。”乃于大中祥符五年(1015年)閏十月,改縣名為“仙源”,徙治壽丘。宋仙源縣舊址在今曲阜城東4公里之舊縣村,現在該村中仍有宋城遺址,村北即少昊陵。

    [明修曲阜城] 明以前曲阜縣稱仙源縣,明正德七年(1512年)劉六、劉七率領的農民起義軍攻破仙源縣後,又佔領了闕里孔廟,“秣馬于庭,污書于池”,給統治階級以很大威脅。於是兗州按察使僉事潘珍上奏朝廷,請求在孔廟周圍修城,以保衛孔廟。明政府允準,于正德八年(1513年)動工,至明嘉靖元年(1522年)修成。城高二丈,厚一丈,池深廣皆一丈,周圍4公里余,共有五門。孔廟前一門為仰聖門(俗稱正南門),題曰“萬代瞻仰”,東南一門名崇信門,題曰“東魯文祥”,東門名秉禮門,題曰“尼防聳秀”,北門名延恩門(後改為仰聖門),題曰“泰嶽精華”,西門名宗魯門(後改為歸德門),題曰“洙泗環粹”。門上原有城樓。今仍有南、北門及月城等。南門門額“萬仞宮晼芋A北門門額“仰聖門”等字均為後人所題。

    [三孔] 是孔廟、孔府、孔林的簡稱。孔廟是歷代帝王尊孔崇儒的殿堂,孔府是孔子嫡系後裔世代居住的貴族府第,孔林是自孔子起歷代孔氏族人的叢葬地。孔廟、孔府、孔林都是1961年3月4日國務院公佈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三處是曲阜最有代表性的古跡。

    來源:人民網

    

 

 

主辦單位:山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