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西聊城,位於山東、河北、河南三省交界處,屬地處東部經濟發達地帶和中部經濟欠發達地帶結合部,是中國能源基地、內陸口岸和輻射冀魯豫交界地區的中心城市。聊城引華東,控中原,既可利用東部沿海的先進技術,還可利用西部省份的豐富資源,不僅起著帶動魯西經濟發展的中心作用,而且也是與山西、河北等內陸省份進行經濟、技術、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和東部經濟西移的橋頭堡。

  貫穿中國南北的京九鐵路和連接祖國東西的濟邯鐵路及濟聊館高速公路在聊城交匯。開發區位於濟聊館高速公路出口,濟聊館高速公路向東與濟青、京滬、京福高速公路,向西與京深、京珠高速公路相通,使聊城成為山東省乃至全國重要的交通樞紐。從聊城一小時到達濟南空港,四小時到達青島海港,四小時到達北京,沿京九鐵路16小時到達香港詳文<

  獨具特色的江北水城   

   地處山東省西部的聊城市,是一座很有魅力的城市,她的魅力用一個字概括就是“水”。流域面積在3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3條,其中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3條。黃河在東部奔騰咆哮百餘堙F運河從中部蜿蜒曲折過市區;衛河從西部攜水弄潮冀魯豫;還有馬頰河、徒駭河等縱橫交錯,東昌湖、魚丘湖相互輝映。眾多的河流,美麗的湖泊,使聊城形成了“湖水相連,城湖相依,城在水中,水在城中,城中有湖,湖中有城,城河湖一體”的獨特水城風貌。
   水孕育了生命,也造就了文明。明清時期,聊城因水而興盛四百餘年。當時聊城運河漕運發達,經濟昌盛,文化繁榮。 這裡“舟輯如雲,帆檣蔽日”,被譽為“漕挽之咽喉,天都之肘腋,江北一都會。”作為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聊城的文化底蘊非常深厚,黃河文化和運河文化在此交匯,人文資源獨具特色,保留下來的文物古跡有400多處。景陽岡龍山文化遺址、臨清運河鈔關、明代的光岳樓、清代的山陜會館和三國時期的曹植墓等,都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清代江南河道總督楊以增創辦的海源閣,藏書之珍貴豐富名聞天下。中外讀者比較熟悉的《水滸傳》、《金瓶梅》、《聊齋志異》、《老殘遊記》等古典名著中描述的許多故事都發生在聊城。優秀的人文環境造就了一代又一代名人志士,戰國時期的軍事家孫臏、唐初名相馬周、哲學家呂才、宋代醫學家成無己、明代文學家謝榛、清代開國狀元傅以漸、“義學正”武訓、抗日名將張自忠、國畫大師李苦禪、領導幹部的楷模孔繁森、國學泰斗季羨林等,都是聊城人。
  聊城特產  
  雕刻葫蘆 也稱蚰子葫蘆。獨特的傳統工藝品,興盛于清末民初。當時,聊城蓄養蚰子的風氣甚盛,蚰子葫蘆的銷量很大。種植、製作、銷售葫蘆的村莊大都集中在聊城城關、閆寺鎮、梁水鎮3地。雕刻的葫蘆圖案精美,刀法流暢,雖價格昂貴,卻供不應求。1978年以來,藝人們在繼承傳統工藝技法的基礎上,大膽創新,把葫蘆切割組合成各種造型,改平刻為透刻,使圖案立體化,創造了許多各具特色的新產品,使之成為饋贈佳品。
   聊城毛筆 聊城毛筆製作業有著悠久的歷史,明代中葉境內有制筆工人1000余。清代第一個狀元傅以漸進京會試,即選用聊城上等毛筆。康熙皇帝曾用聊城毛筆撰文賦詩,併為光岳樓題寫“神光鐘暎”匾額,足見聊城毛筆在當時已享有盛名。聊城所產毛筆有200余種,大小不一。按規格區分有毫長最大的“抓筆”,可寫3尺大字;也有可寫豆粒狀小字的蠅頭小楷筆。按製作原料不同可分為“羊毫”、“狼毫”、“兼毫”、“七紫三羊”等等。聊城毛筆,除少數純羊毫楷筆外,基本上都是沿用三國時期“韋誕法”製作,經過72道工序,方為成品。其特點是外型美觀、剛柔相濟、吸墨性強、經久耐用,具有精品毛筆所特有的“尖、齊、圓、健”4德,是書畫之佳品。1955年曾被評為全省同類產品第一名。不僅暢銷國內,而且曾5次經青島、上海、廣州等口岸銷往香港、日本等地。著名書法家舒同、楊萱庭都曾用聊城毛筆寫了不少佳作。

  資料來源:山東臺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