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務 -> 企業采風

 


巨獅傳奇:華碩成長為世界500強的故事

2007年01月05日10:16
華夏經緯網

  ——一個IT企業從零成長為世界500強的故事

  □文/本刊記者 白勇 圖/特約攝影 高進

  2004年3月的台北陰雨綿綿,華碩電腦員工運動會場上卻人聲鼎沸,上萬人不畏風雨昂首起跑。15年來歷經坎坷的華碩首次舉辦如此大規模的活動,一位向來不愛拋頭露面的長者,興致勃勃踴躍出列,帶頭領跑了具有象徵意義的1500米。

  他邊跑邊叮囑同仁要跑得比他更快,“不然革職查辦”,結果個個都衝到了他前面。

  1500米,15年,沒有人知道他跑過這段非凡路程時,內心有著怎樣複雜的感受……

  他就是華碩董事長施崇棠,一個和顏悅色又寡言低調,形象氣質酷似大學教授的人。他是這樣清瘦文弱,似有仙風道骨而無多數名商巨賈的大腹便便,以至偶爾在街上看到這樣一個人時,你絕不會將他同世界500強企業的董事長劃上等號。

  ——然而勿庸置疑的是,就是這樣一個人領導的華碩集團,2006年營收做到了1200多億人民幣,進入了世界500強!

  也正是這位IT巨擘的掌舵者,1995年毫無懼色地接受了巨無霸Intel挑戰,一舉擊毀Intel的主板霸主之夢,同時戰勝美國企業Micronics,取而代之成為世界第一;而2008年在上海南匯可就業10萬人的IT生產基地竣工之時,他將再一次接近自己的“巨獅”夢想——年營收達到2000億人民幣!——一個大陸民企想都不敢想的數字。

  “千年暗室,一燈則明”,施崇棠有些常人不易懂的言論,但毫無疑問始終有一盞“明燈”在照亮他的胸膛,讓他豁然開朗,讓他文弱的外表下可以包藏一顆不易察覺卻無比強大的心。

  四個“技術偏執狂”

  當年大學生比爾·蓋茨拿著自己編的作業系統去IBM求證,是IBM無情的嘲笑鞭策蓋茨締造了日後的微軟帝國。這樣的企業還有甲骨文、思科、太陽微……驕傲的大象稍一疏忽,手奡N溜走了一個又一個世界500強。

  大象因其寵大而看不見腳下的金子,多少商界傳奇就誕生在了這些疏忽之中。

  1989年春節剛過,童子賢、徐世昌、謝偉琦、廖敏雄四個人忐忑不安地走進了宏硌釣う欓I振榮的辦公室,來向老闆辭職。他們都是宏眭爾窶`工程師,這一次他們決定集體出去創業。聞知實情後施振榮心媄孎K有些失落,但他沒有開口挽留,他知道,留不住。

  一個未來的世界500強,就這樣因為宏眭熔貝縝荈}始萌芽。1989年4月2日,四位熱血沸騰的年輕人在台北長春路租下一間35平方米的公寓,投資1000萬台幣(合250萬人民幣)創立了“專門為電腦主板製造廠進行研發、設計並收取顧問費”的“小而美”的華碩。

  童子賢四人為什麼要專做電腦主板的研發生意?這同當時台灣IT產業的態勢有什麼關係?

  原來在1985年前後,Intel推出了386微處理器,而微軟最初的Windows產品也開始銷售,兩者一結合,革命性地拓展了電腦操作的方便性,辦公電腦的需求隨之井噴式增長,全球IT產業進入了轟轟烈烈的大轉折時期。一直向全球供應零配件的台灣廠商,面對成倍湧來的利潤達到100%的訂單,忙得汗流浹背,樂不可支。

  於是,為主板廠做技術服務的華碩應運而生。

  公司成立了,四個人到處推銷自己的業務,但帶回公司的都是壞消息,“滿地的黃金都來不及撿,誰還有閒暇來理睬我們?”當時全球沒有一個人將主板視為一項產業,沒有品牌,更沒有哪家廠商對主板的卓越品質和未來設計當回事。四個“技術的偏執狂”毫不氣餒,一頭扎進了實驗室。“沒有人理解我們,我們就自己做出來給他們看!”

  這種“不求大,先求好”的文化從此根植華碩,四人漸成“反向操作的異類”。甚至為了堅持自己的理想,他們寧願同客戶產生磨擦!曾經佔了早期華碩1/4業務的大客戶山汶,向華碩投下上千片訂單並要求短期交貨,以供應俄羅斯。然而廖敏雄極力反對接單,認為必須先經過500片測試以保證品質,因此無法短期交貨。

  儘管山汶對華碩技術充滿信心,聲明不必測試,但當時尚十分弱小的華碩團隊,還是集體決定拒接這筆可使華碩“一夜暴富”的大單,還推薦競爭對手接單,氣得山汶董事長劉根山當場狠狠摔了電話。

  ——就是這種“崇本務實”到近乎瘋狂的工程師文化,讓華碩一開始就向全球IT技術的制高點發起了衝刺。

  這一切,仿佛同施崇棠無關。但有意思的是,這四個人在宏眳犰P為施崇棠的下屬和學生,技術淵源不言自明。他們辭職時曾力邀施崇棠一道出走創業,但時值宏痐熙’M機,身為宏硈虳l人和技術核心的施崇棠此時離開不太合適。由於這四位愛將當時積蓄較少,他特別提供了60%的資金(600萬台幣)給予鼓勵支援。

  從此華碩與施崇棠之間的紐帶,就千絲萬縷地解不開了。

  華碩崛起

  華碩崛起,正是對名言“唯偏執狂能生存”最精彩的寫照。

  那個年代,整個台灣島都在為IT狂熱奔忙,這股滾滾歷史大潮讓四個人對未來始終充滿信心和激情。1989年12月的一天,他們試著鼓搗出了一塊市場上還沒有的486主板,欣喜之餘也戰戰兢兢,不確定這新的招術管不管用。為了確認板子的性能,四人決定一起去拜訪晶片巨人Intel台灣分公司總經理陳朝益,想把帶去的主板拿出來插上Intel486微處理器,看看能不能相容。

  ——全球IT史上重要的一頁就要翻開了。

  見面之後,四個人就被晾在了一邊。原來當時Intel用來測試新微處理器的板子發生故障,陳朝益和工程師正在心急火燎地忙著解決問題,局面一陣混亂。華碩一乾人只好在旁邊耐心等著。一邊等,一邊就著眼前的問題討論起來,四個人一翻研究之後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於是徐世昌和廖敏雄兩人站出來說:“讓我們來試試?”

  結果,華碩來的人三下五除二將問題排除了。

  幾個毛頭小夥子的精湛技藝令在場所有的Intel人員大感驚訝!全球最頂級的工程師束手無策的難題,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卻能僅憑眼睛看看就能討論出解決方案?!這幾乎不可思議又確實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他們哪會想到,童子賢四人研究Intel已不止一年兩年了。

  陳朝益興奮得滿臉放光,熱情地招呼著這幾個“外星人一樣的傢夥”,他迫不亟待地想與他們好好談談,並對他們帶來的486主板產生了濃厚興趣,於是接下來,四個人的心“嘭嘭”跳著對華碩主板進行了測試。

  童子賢平靜地回憶了當時的過程:“徐世昌、廖敏雄、謝偉琦手堮陬菢霅頞}發出的主板,上面為486處理器預留了一個插孔,陳朝益拿來Intel尚未上市的處理器,而且是當時全亞洲唯一的一顆486處理器,往華碩的板子上一插——那是華碩技術第一次走出實驗室,也是華碩486主板第一次插上Intel486處理器——結果,奇跡誕生了,板子真的就這麼運轉起來了!”

  那幾秒鐘,現場的人先是目瞪口呆,回過神來後,爆發出欣喜若狂的歡呼!

  此前,全球只有IBM能與Intel的技術同步。

  華碩創造的奇跡迅速不脛而走,台灣人揚眉吐氣,業內大感震驚。因為,這標誌著台灣人的IT技術已與Intel、IBM處於同一層次,其重要性足以成為台灣IT業躍登國際舞臺的扭轉歷史的關鍵一刻!

  小小的華碩公司,從此成為Intel的技術合作夥伴。

  在業界驚嘆之時,四人已決定自己建廠生產華碩品牌的主板,眾多專業主板廠也跟風應運而生。耐人尋味的是,連從來都是自己生產主板裝配電腦的老東家宏痋A也在華碩幾十塊幾十塊地試產之時,悄悄委託中間商買了三塊,拿回去看個究竟。足見華碩給業內帶來的巨大震撼。

  ——從此,電腦主板作為一個獨立的產業在台灣誕生了,並促使台灣主板最終佔據了全球幾乎100%的市場份額。某一年Intel總裁安迪·格魯夫訪台時,不無感慨地說:“我從來沒想到過主板也能成為一個專門的產業。”當然格魯夫也斷不會料到,日後華碩與Intel之間竟然也會因為主板,爆發一場生死大戰。

   地頭蛇與螞蟻雄兵

  工程師出身的四位創始人對市場可謂毫無經驗,究竟該如何為銷售方向定位?四個人深感困擾。就在此時,華碩的第一單業務來了,那一瞬間他們大腦中仿佛劃過一道閃電。

  第一單正式的業務,來自山汶電腦。

  山汶是台北一家兼做電腦系統組裝及主板貿易的知名公司,其主板貿易網路遍及歐亞及俄羅斯。當時老闆劉根山已從圈內了解到華碩主板不可思議,正好童子賢為招攬生意找上了門來,劉根山明知擺在面前的是好產品,但他總覺這一切太不尋常了,欽佩之餘不免心存疑慮——“如果這幾個年輕人侵犯了老美的知識產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於是劉老闆四處打聽華碩團隊的底細。

  他找到了同為宏皏X身的主板企業精英的總經理陳漢清,雖互為競爭對手,但正直的陳漢清還是把過去與廖敏雄等人共事的良好感受如實相告,並確保華碩團隊“技術實力在台灣無出其右”。至此如獲至寶的劉根山決定向華碩下單,還情不自禁地四處告知同行,為華碩做了大量免費廣告。

  通過山汶,華碩的第一單業務,就將主板賣到了世界各地小型電腦廠商手中,自此跨進了自行組裝電腦(DIY)市場。——如此貼近最廣泛市場的切入角度,終於幫助華碩團隊找到了成就未來巨人的市場策略。

  一邊摸著石頭過河,一邊梳理思維。四五年後,在施崇棠的帶領下,華碩終於形成了清晰的市場策略——向巨蟒(國際IT大廠)、地頭蛇(世界各地方品牌電腦)和螞蟻雄兵(散戶經銷商)全面供貨,先期扶持後兩者,前者在企業壯大後重點出擊。

  他們的邏輯是:點過去台灣廠商總要付出高價向當時全球最大的主板廠美國Micronics採購。低成本的本土華碩出世後,一塊主板賣1500美元,總是比華碩晚推出的Micronics卻要賣到2500美元,巨大的價差必然使華碩暢銷;點華碩因佔盡市場先機和較低價格,一二三線的客戶均會樂意接受。在實現利潤最大化的同時,華碩主板的品牌知名度也將實現最廣泛的傳播;點後兩者因實力較小,華碩將能掌握更大的議價權;點後兩者的DIY電腦因其低價,同時各“地頭蛇”在本地擁有的比國際大牌更快捷的售後服務,都將使華碩順勢大量出貨;點DIY電腦的品質常常被千夫所指,而華碩恰好能滿足後兩者對高品質的渴望,“電腦中裝的是華碩主板”甚至是招攬客戶的“賣點”。如此互補形成雙贏,將促使雙方合力做大蛋糕……

  就這樣,華碩在486時代一馬當先,成為市場上“優質主板”的代名詞,在大陸被稱為“金板”。與此同時,幫助華碩確立市場策略的施崇棠,也成了華碩的新任董事長。

  施崇棠出山

  不過,最初並無意參與華碩創始工作的施崇棠,為什麼最終還是選擇離開宏硐P四名學生“會師”?這一放在別處不可思議的情節,再次真實地發生在了華碩身上。而緣由,與華碩蹣跚學步所遇的困局緊密相關。

  華碩初入市場一路高舉高打,第一年即營收2.3億台幣,1991年猛增至14億,1992年21.8億,但1993年突然停滯不前,基本與上年持平為23億。四人感到,企業已在發展戰略、管理制度、市場策略、人才儲備等方面遭遇到了瓶頸,無論怎麼踩油門也感到力不從心。他們在辦公室媯L休止的爭吵甚至引起了員工的“憤怒”;更嚴重的是,他們明顯察覺遇到了一個強勁對手——這個對手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老師施崇棠!

  事實上,隨著這四人離開宏痋A他們與施崇棠的同事師友關係,也已經被競爭潛規則催生了幾分無奈的僵持與對立。在市場上“狹路相逢”,變成雙方無可回避的衝突。

  與Intel的全面合作,是IT廠商必爭的榮耀和制高點。有一年雙方都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參加國際電腦展,童子賢事先打聽到施崇棠將於第二天早晨八點與Intel主管舉行會議,於是立即與同事半夜急電至Intel主管下榻的賓館,輾轉查到房間,與對方敲定一大早七點先一步進行會議,試圖搶下宏眭漸芛N。隨時緊盯老師的動向對其“攔截、圍堵”,成了多年來華碩團隊最重要的任務;萬一落後一步,也得隨後跟上“滅火消毒”。

  時日一久,童子賢心想:“乾脆把老師請出山,一勞永逸。”這一來,競爭對手的最強大,就能變成自己的最強大。

  為了爭取施崇棠,四人曾有多次半夜還“賴”在施家不肯離去的紀錄。或是誠意感動,或是本就相互欣賞,成就更大事業的理想終於使施崇棠點頭允諾。1994年初,年屆42歲的施崇棠終於辭去宏眴茪H電腦事業部總經理之職,遂了童子賢等四人當年的心願,出任年輕華碩的董事長兼總經理。

  從此,華碩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之後十來年時間,施崇棠讓華碩迅速增長了200多倍,牢牢坐上了主板世界霸主位置,並有多個項目名列世界第一,筆記本電腦世界第四,一舉躋身世界500強。他曾說“這是一個龍的時代”,那麼無疑是施崇棠使華碩真正成就了“龍時代傳奇”。

  不過誰也沒料到,施崇棠這個不吸煙、不喝酒、不喝茶,也不喝咖啡,看上去儒雅柔和,甚至有些弱不禁風的“最不像CEO的CEO”,身上卻暗藏了一股令人折服的堅韌和霸氣,他說:“要生存得好,就要做到最犀利最尖銳!”

  一來到華碩,這個著名的“技術狂人”就對企業經營思路進行了全面調整,制定了上文所述的市場策略後,他進一步理清戰略,他問大家:“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瑪峰,第二高峰是哪一個?”眾人不知。施崇棠說,這就對了,問題堶捧t含的意思是,華碩要為天下人知而不被蕓蕓品牌所淹沒,唯有“世界第一”這一條路可走。

  爭取世界第一,不但要重視短期利益,更要學會“下長棋、比氣長”,要比所有對手考慮得更長遠,更能堅持;同時企業素質需要全面提高,在堅持“崇本務實”的工程師文化的同時實行“精兵主義”,一邊廣蓄業內精英,一邊從高校大量收進優秀畢業生。他說:“企業組織中人才絕不可偏廢,有如棋局中將、士、象、車、馬、炮、卒都要到位,而且要擺到正確的位置。”然後他年復一年親自上講臺,對員工進行專業原理和業務素質的“魔鬼訓練”……

  華碩就這樣朝著理想堅韌不斷地“長跑”,終於鍛造出一副強健的體魄。

  到1995年,華碩營收增至78.7億新台幣。

  主板全球霸主

  就在施崇棠對華碩轟轟烈烈全面再造的同時,世界IT格局也在發生巨大變化。

  隨著個人電腦和互聯網對社會生活的影響,世界IT潮流隆隆推進;同時席捲而來的低價競爭又使各板塊利潤變薄,於是越來越多的大廠奮勇進入電腦主板製造行業,爭搶這塊還算誘人的蛋糕。

  1995年全球IT巨人Intel突然宣佈大舉進軍主板產業,第一年要出貨1000萬片,並且重點出擊中高端市場。大敵當前,施崇棠與台灣所有主板廠老闆一樣,感到脊背發涼,手心冒汗!——幾乎佔據全球70%市場份額的台灣主板企業,即將面臨生存危機。

  世界主板業形成以來最重大的一次歷史事件爆發了。

  猶如一群螞蟻平日堿萓w無事平靜爭食,突然間一隻巨大的恐龍闖了進來,各廠家豈止是驚慌失措?完全是朝不保夕,四散奔逃!所有主板廠都惶惶不可終日,不知誰有能力逃過這一劫難,大家紛紛以“Intel風暴”來形容這次產業衝擊。

  Intel主板的高價定位,與同做中高端主板的華碩直接產生了衝突,一場面對面的陣地戰已是黑雲壓城。“當時業內都認為華碩必是這次風暴的最大受害者,也有不少人勸我說,Intel太厲害了,不要與他們作對。”施崇棠平心靜氣地回憶著這場驚心動魄的往事,“但我認為考慮這些都已沒有用,唯一的出路是迎接挑戰。”

  施崇棠非常執著地認為,以技術為根本,找到一個精準的市場策略,加強自身企業的抗風險能力並聯合其他企業一起上,再以台灣企業慣有的效率、成本和彈性優勢,綜合評判,他覺得自己不一定會輸。

  於是,有人很快萌發了“大打集體戰”的念頭,立即得到台灣各路英雄的響應。集體戰的策略是“圍魏救趙”——當時台灣主板業已在國際市場佔有相當份額,每年向Intel採購的微處理器數量大約佔Intel總出貨量的70%,顯然這是Intel被臺商掌控在手的軟肋,只要大家同心協力集體“叛變”,全部向Intel陣營以外的廠家採購微處理器,Intel就將被釜底抽薪,甚至面臨滅頂之災!

  Intel只要一進攻,就會被“反噬”!“集體戰”的構想立即被各路廠家付諸實施,一場四面楚歌的“人民戰爭”開始讓Intel感到手忙腳亂,滋味難受。領軍企業宏硐P康柏共同支援Mips公司的R處理器,其他廠商也開始停止向Intel採購,華碩則考慮到與Intel的密切合作關係,採取溫和策略迂迴成立了“崇碩科技”,從側面專事採購升揚(Sun)Sparc微處理器,頗有有意向Intel展示其應變能力的意味。

  一場硬碰硬的“陣地戰”變成了飄忽不定被攻擊要害的“遊擊戰”,Intel不敢掉以輕心,終於打消了大舉進軍主板的念頭。一場大戰平息下來,台灣眾廠商毫發未損,皆大歡喜。

  然而此時,真正的大贏家華碩,卻在人們驚愕的注視下浮出了水面——

  原來,當時全球主板產業領頭羊是美國的Micronics,Intel宣佈做主板之後,過去Micronics手堻斻酋w的大單Gateway2000被投給了Intel,Intel退出主板後,這個大單卻一去不返了。Micronics元氣大傷,一蹶不振,很快跌下霸主寶座。

  而華碩的客戶卻忠心耿耿,不但一家未失,華碩還狠狠發了一筆“戰爭財”。“過去IT巨人惠普的主板都交由Intel代工,Intel的退出,使惠普發現了與眾不同的華碩,決心成為全球IT第一大廠商的惠普也希望借助華碩的高品質和高速度,佔有更大的市場。因此在1996年,惠普將其巨量主板訂單交給了華碩……”

  拿著惠普這塊大大的敲門磚,華碩打開更多國際大廠的門。從此,華碩的發展就像脫韁的野馬一騎絕塵,銷售遍佈全世界。華碩不但擊毀了Intel主板領域的霸主之夢,還將Micronics徹底拉下了老大寶座,在1996年底一躍成為國際知名的主板第一品牌,和全球最大的主板廠商,營收做到了133.3億台幣。

  這一年,華碩上市,成為“股王”。

  最大的一次挫敗

  華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企業?

  據說有兩種理解方式——

  一種是“爭”,體現為骨子堛滿孝L止境追求世界第一”。華碩團隊對技術狂熱癡迷,每到外地出差見到新奇的電子產品,總要買來拆解研究;甚至施崇棠為了工作不吃午飯,為了翻閱資料在高速路上把車開得左右搖晃!正是這樣的執著,才使華碩形成技術世界一流、產品開發速度快而品質高、市場定位準確而堅定、團隊執行力具有軍隊作風等可圈可點的競爭籌碼。

  另一種是“不爭”,體現為做人做事的謹慎穩健及溫和隨性。施崇棠崇本務實,堅持“控制即時成本”不玩財務杠桿,手媮`是有數百億的流動資金;同時他將經營企業視為“修行”,磨練意志為他人著想,出差時甚至參與輪流做飯。一次因觀點不同忍受了一個小股東兩三個小時的吵鬧而始終面帶微笑。他就這樣溫和而堅定,帶兵帶心。

  華碩文化,就是施崇棠影響下的這群人,在爭與不爭之間達成的平衡。

  1997年,華碩開始多元化經營做筆記本電腦。雖然比同行晚了近十年,但華碩不急不躁,做出來的第一款產品又厚又重。童子賢回憶說,同行多半都瞧不上眼,甚至引為笑談。但華碩初涉此領域的目的非常簡單:“試水。”所以這臺抱著試驗心態研發、生產出來的產品儘管出貨量小,但投入的資金、人力和備料也小,同時瞄準高端,結果一試水居然賺了!而通常,一家公司切入筆記本電腦產業,沒有兩三年打拼是不能贏利的。

  華碩從決策到財務的穩健風格,由此可見一斑。

  接著在1998年,初出茅廬的華碩筆記本電腦竟然創造了一個目前尚無人打破的世界紀錄——這款筆記本在俄羅斯“和平號”宇宙空間站平穩運行了600多天,沒有任何故障!可見華碩精益求精的工程師文化,也已融入了他們每一項工作的細枝末節。

  試驗成功,華碩推出筆記本新品的速度加快了。1999年華碩領先業界推出全球第一款超輕薄全內置筆記本電腦;2000年M8系列;2001年第三季度,權威調查公司數據顯示,華碩的一系列筆記本在台灣已佔據銷量第一的位置。

  然而這一年,卻沒有達到出貨量100萬台的目標,僅75萬台;2002年華碩推出經典筆記本S1系列,並獲得日本工業設計最高大獎,其後繼產品接著也獲得了號稱“世界工業設計奧斯卡大獎”的德國IF大獎,然而這一年,華碩筆記本仍然沒有突破100萬台的目標,僅為90萬台。兩度鎩羽。

  更大的壞消息還在後面——尤其讓人不能接受的是,保持了多年主板出貨量全球第一的地位,竟然在2002年被競爭對手精英取代了!就是那個當年向山汶推薦華碩創業後第一單業務的精英公司。這一情況非同小可,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公司所有高層都震驚不已!

  那一年,凈利潤從前一年的40億台幣降到25億,成為創立以來最大的一次挫敗。

  問題出在哪?原來公司無論是筆記本還是主板,都定位在中高端市場,在這個低價IT產品大行其道的時代,等於把日益廣闊的中低端市場完全拱手讓與了他人。

  那一年,施崇棠白髮增加飛快,年中他已看出大勢不好。12月,華碩召開每年一次的全球業務會議,面對數百位從全球各地飛回的業務主管,施崇棠首次低頭道歉:“我太短視!我有自覺,該把策略做出修正,但卻沒有堅持執行。”

  此刻施崇棠真正體會到了,過於堅持自己固有的文化和優勢,則易陷入自滿和封閉,怎樣保持“空杯”和“自我”之間的平衡、轉換,那真是一生的功課。

  巨獅理論

  施崇棠慢慢悟到,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結構,只有人才、制度、產品、價格、銷售網路和行銷模式等方面的結構都合理,並一環環按照應有的邏輯秩序操作,才能讓企業健康發展。

  2002年底,台灣一線主板大廠精英、微星等決定乘勝追擊,陸續宣佈將搶佔市場佔有率為2003年的主要目標。而華碩公佈了以搶佔技術速度、生產規模和合理品牌梯隊的“巨獅理論”,宣告2003年主板市場佔有率戰爭開打。

  施崇棠的巨獅理論,進一步厘清了華碩的發展思路:“獅”,即首先要將自己定位為食物鏈上的最強大,一切運作都朝著這個目標前進;“巨”,則需要龐大的數量,要超過競爭對手數倍以上。“一個數量龐大的獅群必將戰無不勝。”

  施崇棠的理想,是將華碩做成Intel、IBM那樣真正的全球領導廠商。

  巨獅理論一齣,實施成效立竿見影——

  2003年華碩宣佈實施雙品牌戰略,投資成立了“華擎科技”,華擎品牌的主板以40美元左右略低於對手的價格,緊緊咬住精英等,迅速搶佔中低端主板市場。這一行動被業內視為“華碩近年最重大的一個決策和最大的一場硬仗”,孰料當年底就獲得了巨大成績——出貨600萬片,歐洲市場佔有率第一,資本額只有華碩1%的華擎,主板銷量已佔到整個華碩集團的20%。精英、微星等被一舉擊潰!

  華擎的成功理所當然。因為華擎秉存了華碩全球一流的技術和高品質,而又具有蘇州廠大規模製造的成本優勢,“所以華擎能以低於競爭對手的價格,和高於競爭對手的品質賣貨,豈有不勝之理?!”

  採取雙品牌戰略,不知施崇棠是否參考了這一價格博弈理論:“如果競爭對手的主要市場尚在低端,則應在穩定高端市場的同時,故意在低端市場發動價格戰,通過削弱競爭對手的盈利能力,來狙擊對手向高端市場邁進的能力,從而保護高端市場的利潤以獲得整體的競爭優勢。”

  而且雙品牌戰略正好符合《孫子兵法》中的“常山蛇”理論:“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現在施崇棠把這個理論用在了他的流程管理中,要求各部門之間“100%互相信任,首尾呼應,全程聯動……”

  總之,做中高端的華碩主板,確實在低端華擎的火力掩護下,在2003年大規模出貨一雪前恥,重新搶回主板全球第一的寶座。該年整個集團營收500億人民幣,比上一年增長84%;2005年,華碩集團營收突破100億美元,其5200萬片主板的出貨量,比全球第二、三、四名的總和還多;2006年,集團營收1200多億人民幣,正式進入世界500強!

  猛攻主板市場的同時,華碩更是全力推動筆記本電腦的產銷。以中國大陸為例,華碩率先推出“LCD無亮點”的策略,開創了筆記本領域品質和服務的先河,接著“工藝之美”、“輕薄之旅”、“支援國家擊劍隊奧運之旅”、“華碩極限7+2”等一系列市場舉措,讓每一個中國人通過各種媒體了解到華碩筆記本在全球七大洲的最高峰和北極點、南極點經受嚴寒測試,看到華碩筆記本在亞馬遜河流域經受酷熱考驗等等,複合行銷最終使大陸筆記本的銷量增長了150%!同時全球市場的銷量也大幅增長。

  華碩還佈局上游零部件,推動“開放式垂直整合體系”和3C戰略。華碩連續通過並購、參股等方式,在兩三年內買下了軟體企業臺郡、網通大廠亞旭,與全球最大工業電腦企業研華結盟。2006年8月與台灣最大的主板企業之一技嘉合併,主板霸主地位更是牢不可破。

  繼生產基地佈局蘇州、捷克、墨西哥之後,2006年,位於上海南匯區可就業10萬人的巨型工廠,也已經破土動工……

  巨獅華碩,已漸成雛形。

  尾聲:兩組鏡頭

  “一顆、兩顆、三顆,怎麼不一樣……”2006年初的一天,台北北投華碩總部的教育中心內,33位華碩經理人同時發出了這樣的咕噥聲。放下手中上億的訂單,他們已經花了好幾個小時數著桌上的M&M巧克力。臺上來自摩托羅拉的講師大聲說:“你們要先學會定義清楚完整與不完整巧克力的差別,這是你們的第一課。”

  數巧克力這麼小的事情,卻是一場“寧靜革命”的重要環節。這場牽涉華碩6萬名員工,向全球頂級企業學習企業再造的革命,已經進行將近200天了。這一切都因為施崇棠在華碩即將成為世界500強時,體會到了“華碩需要學習的還很多”……

  於是華碩新一輪全面提升企業素質的再造運動,又開始了。

  2006年1月14日,摩托羅拉的講師結束了一天長達12小時的課程,他合起厚達5公分的教材,面對台下身價總和超過100億的學生們,突然流下了眼淚。“我從沒看到過一個CEO這麼有承諾!”

  原來這一天,是這門花了12個週末,總共24天課程的最後一日。講師看到坐在台下的董事長施崇棠陪著員工一起聽講,學習如何操作精實六個標準差。同樣的課程施崇棠已經重復聽了四遍,講師看著他,突然為之感動。

  這一刻,幾個打盹的員工驚醒過來,抬頭看見坐在人群中的施崇棠,一臉謙和微笑。

  來源:《商界》雜誌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熱點專題
頻道特別推薦
兩岸經貿 熱點投資
走近臺商 投資大陸
企業采風 熱點觀察
商戰精英 財富話題
聚焦開發區
招商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