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務 -> 商戰精英

 


陳有慶的金融家族傳奇:緣係香港

03/30/2005/09:15
華夏經緯網


  如果用A4大小的紙張,以四號字羅列陳有慶曾經和現在擁有的頭銜與職務,一行一個,可以印出整整四頁。

  現在這個精神奕奕的老人的主要職務,是亞洲金融集團的董事局主席。當我們在房間中見到他時,他正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大代表住在北京飯店參加全國兩會,宴會廳外無數中外記者正守候著香港代表團的出現。

  這位73歲的老人,已經是連續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而他和他的金融家族,書寫了中國華人金融界的一個傳奇。

  在上海外灘的金融大道上,一座特別的建築十分吸引眼球,這座頗具東南亞風情的銀行大樓,便是泰國盤古銀行所在地。盤古銀行曾位居全球五大最賺錢銀行之列,陳有慶,便是這個金融家族的第二代傳人。

  在自己的土地上出生

  陳有慶是第三代泰國華僑,他家族的大部分成員追隨著主要的家族基業行至今仍然定居於泰國,而他作為這一代的長子,卻註定要一生與故土中國有著無法割捨的情緣。

  1932年,尚在娘胎中的陳有慶讓母親帶上了返鄉的漫漫旅程。陳有慶的父親陳弼臣當時久在泰國,在廣東家鄉已經沒有屬於自己的土地,但陳有慶的母親卻執意要把他生在廣東潮陽,她隻身一人乘船漂泊了十數天,終於踏上故土,剛到汕頭,陳有慶便出生了。

  母親說,他是老大,一定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出生,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標誌。

  陳有慶在故土上順利誕生了,但是苦難這時才剛剛開始。

  "那時候正好趕上抗日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後,我和母親不能回到泰國,父親在泰國賺的錢也沒法寄回來。"年幼的陳有慶一邊上學,一邊和母親在田媟F活,艱難養活著自己。

  1946年,日本投降後,一家人終於能夠團圓,此時陳弼臣已經于1944年和朋友一起在泰國曼谷創辦了盤古銀行,父親派人到家鄉接陳有慶到香港讀書,1950年又把他接到了曼谷。

  "父親當時不讓我進大學,要我在他的銀行媥Е葥答鷟艦芛N。"後來陳有慶白天在銀行學習,晚上去學校學習,慢慢開始讀銀行保險的課程。1953年,一心栽培大兒子的陳弼臣又將他送去紐約,陳有慶依然白天在銀行,晚上去哥倫比亞大學學習有關銀行的課程。

  即使身為公司的領導人,也要讓兒子從基層做起,因為陳弼臣認為一個成功的領導者,一定要了解整個公司的運作。在陳有慶心目中,父親對自己的培養方式是一個成功的接班人培養模式,如今陳有慶依然用這種方式,培養著自己的兩個兒子。

  五十年緣係香港

  從1950年初次接觸銀行業務算起,這位老人已經在金融界摸爬滾打了55年,經歷了半個世紀的金融風雨。

  1955年,陳有慶第一次離開父親隻身進入商海打拼,他的目的地是香港。"父親那時候只是跟我說,你在香港住過一段時間,所以就去香港開拓自己的事業吧。我們都沒想到的是,這個決定讓我在香港一住就是五十年,一路住到現在。"

  當年23歲英氣勃發的青年學子,如今已經是73歲飽經滄桑的老銀行家。

  "其實是父親的眼光好,"陳有慶回憶起自己的年輕時代,覺得作為家族基業的創建者,父親陳弼臣當時的眼界已經非常開闊。"他當時雖然主要生意在曼谷,但他認為應該發展世界其他地區的生意,而香港則是最好的中轉站。在這裡我們可以輻射到世界各地,香港是一個有發展的好地方,在美國日本東南亞等地都可以發展業務,所以我就按照他的想法不斷尋求海外的發展機會。"

  這其實才是陳有慶銀行家生涯的正式開端。

  通訊和交通的不暢逼著初出茅廬的陳有慶慢慢不再依賴父親,自己獨立處理各種問題,做投資及經營從泰國進口的大米生意。而他的海外擴展計劃,也很快通過香港這個出口,延伸到了美國、日本等國家。

  當兒子在海外地區拓展生意時,父親陳弼臣在泰國本土的生意也開始迅速發展。

  金融航母啟航

  1946年,香港商業銀行在香港開業,1959年,陳弼臣創辦了亞洲保險公司,亞洲金融集團的雛形就此初步形成。陳弼臣仍然做著東南亞的生意,而香港部分的生意則由陳有慶全權負責。這種各自掌管自己所長地域生意,相互配合的家族經營方式,陳有慶如今也正在他兩個兒子的身上實踐,一個金融家族,正在進入有章可循的傳承軌跡。

  1990年10月,香港商業銀行和亞洲保險成立了亞洲金融集團,同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主要股東有盤古銀行、UFJ銀行、AIOI保險、UOB銀行、新加坡亞洲保險、CAN集團。1995年,身為亞洲金融集團主席的陳有慶將所轄銀行、保險證券等業務通通以"亞洲"這個名字開頭,開始強調集團的整體性和全球化,特別顯示出一個家族產業的整體性。

  盤古銀行在金融風暴前曾躋身世界五大最賺錢銀行之列,現在仍為泰國最大的銀行,股票價格比金融風暴時上漲了三倍,北京分行設立箭在弦上。亞洲金融集團,目前開始在國內開闢業務,亞洲商業銀行在上海、瀋陽、深圳分別設立辦事處及分行,亞洲保險集團正在籌劃進入內地市場。

  "我們在內地的生意雖然慢一點,但我相信前景還是不錯的,無論是經濟前途還是生活前景。1975年我第一次來北京時跟現在相比,根本無從比起,我看著時代發展過來,我對這個地方有信心。"陳有慶說。

  信不信由你

  1997年,一場金融風暴席捲亞洲,泰幣一度貶值40%,當時的貸款客戶大部分都涉及到外幣業務,盤古銀行的壞賬和不良資產大大增加,整個家族的生意陷入了困境。"那時候很多人賣了房子,帶著錢跑到國外去,想要避過這場風波。"回想當年,陳有慶大讚自己掌管盤古銀行業務的侄子陳智深做得不容易。

  就在別人紛紛賣房套現時,陳有慶卻做了件似乎很沒有金融家頭腦的事情--他把自己位於香港跑馬地的舊宅重新翻建成了一幢8層住宅,還把兩個兒子叫來,每人分了兩層,全家搬到了一起。"我要給兒女們奠定心理基礎。"陳有慶說。他始終對香港回歸後的經濟走勢有信心,而歷史也沒有辜負他的信任。

  傳承信用

  講到在銀行業上的成功,陳有慶家族代代相傳的信條就是誠信和信譽,一個"信"字,撐起了他的家族事業。

  直到今天,泰國人還認為陳氏家族曾對泰國的金融和經濟有推動作用,這一切都始於陳弼臣當年的一個大膽舉措。

  1953年,陳弼臣擔任盤古銀行董事、總裁。當時泰國的銀行業基本都被外資銀行壟斷,這些外資銀行佔據了泰國金融界的主要市場之後,開始對貸款客戶做出一些十分苛刻的要求:他們要求客戶開銀行保證函,還要收取100%的保證金,但是對於生意人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泰國的生意人陷入了困境。此時陳弼臣提出,不能只看重資產的損益,而要將對方的"信譽"納入主要的考量方式。在別人收取100%保證金的時代,他冒著非常大的風險要求自己的銀行在做這項業務時只收取1成保證金,甚至等貨到時再給銀行付款都可以。"這樣一來,一塊錢做的就不只是一塊錢的生意,而是五塊十塊的生意。"可想而知,大批的華人客戶立刻投奔到盤古銀行,很多泰國國營機構的生意也挪到了這邊,其他銀行在壓力之下,只好也開始改變原來的做法,這種改變,對於整個泰國經濟的發展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上個世紀的五、六十年代很多銀行貸款都是沒有抵押的,那時靠的就是一個信字,我們那個時代一個優秀的傳統就是重情守信,我的父親是這樣做的,我也是這樣做的。"陳有慶說。"銀行業是為公眾服務的行業,銀行的資金說穿了就是市民的錢,所以做銀行最重要的就是以誠待客,這樣才能夠贏得發展的機會。"

  "現在國際化了,生意做大了,客人比原來多了很多,這種情況下銀行不可能對每個客戶都了解,所以就一定要進行科學管理。"陳有慶是個很謹慎的人,雖然說信字當頭,但他的行事風格是十分穩健的,沒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會輕易去做,所以業務上升得很平穩。"現在我們有信貸委員會、資信調查委員會和稽核委員會這樣的機構,我們對每一家公司的年報、管理都十分重視,儘量避開貸款的風險,這些先進的現代做法雖然跟傳統不同,但誠信是我們不能改變的原則。"

  "這幾十年的積累不容易。"陳有慶感慨地說。

  行事穩健的陳有慶也是個善於把握機會的商人,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的生意狀況不好,陳有慶是第一個在香港和東京開始與日本人合作買賣日本股票的。

  亞洲商業銀行以前主要是對外部交流起橋梁作用,與內地的往來在上個世紀50年代就開始了,而台灣開出的信用票大都是經過他們轉到大陸的銀行,所以他們跟兩岸的金融機構都有業務上的往來,戰時美國甚至以為他們是內地銀行,一度把他們在美國所有的美元戶頭都封了。從那時積累起的良好資源對亞洲商業銀行現在的發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雖然目前進入內地市場的外資銀行越來越多,但陳有慶卻說自己沒有什麼壓力,他說:"業務緊張一點是好事。大家各有各的客戶,那些歐美的大銀行一般都喜歡做大生意,不願意做小生意,但是內地的中小企業和私人企業都是非常多的,我們完全可以在這方面做發展,他們需要資金,需要多方面的融資,這裡面蘊涵著一個很大的市場。"

  隱于幕後

  一間銀行所做的事情往往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印尼華人首富林紹良,在80年代生意起步不久時,盤古銀行便貸給他一億美金。而著名的香格里拉集團,也由盤古銀行的父子兩代支援多年。   陳有慶現在最發愁的,是資金來源問題。

  "亞洲商業銀行現在也可以做人民幣業務,在上海廣東等地都能做,但目前只能做三資企業的業務,本地人的存款我們不能收,所以我們有時要面臨的問題就是要貸款的時候沒有資金,基本上只能用自己的錢,新資金注入也需要批准。我們現在主要做買賣貿易方面的生意,客戶存給我們不多,基本都是我們貸給他們,主要資金都是從香港我們自己手堥荂C"陳有慶為錢發愁的樣子,也是很多外資銀行老闆的寫照。

  而作為香港第六大保險公司的亞洲保險公司,目前也在艱難籌備進入內地市場,陳有慶的中國夢,正在一步步地走向一個大團圓的結局。

  年過古稀的他,已經把大部分的權力移交給下一代,除了連任四屆人大代表之外,他的主要精力,已經投入了"香港僑界社團聯會"的工作中。成立這個聯會的念頭,幾年前就已經在他的腦海中誕生:全球僑界的網路覆蓋面十分廣闊,香港是他們的主要樞紐。"我們就是橋頭堡。"

  香港僑界人士來自不同的地區和年代,但是有著共同的語言、歷史和文化,他們與海外和內地都保持著密切關係,其中很多人更是利用自己的個人關係網路才將生意做大。"香港的僑胞大概有一百多萬,他們為了香港和內地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目前香港正面臨經濟轉型和全球化的挑戰,同時適逢內地經濟高速發展,此時成立聯會,是極好的時機。"陳有慶說。

  至於家族生意,陳有慶也打算得很完美:他主內,孩子們主外。借助自己對於內地市場多年以來的了解和孩子們從小在海外讀書的經驗與眼界,一個更加多元化發展的金融集團,已經慢慢完備起來。

  一個73歲老人的家庭夢想

  陳有慶是個很有趣的人,他似乎不太喜歡談論自己,而更願意談論自己的家人。兒子,侄子,弟弟,太太,說著說著,他就沉浸在講述自己家人故事的情緒之中。他唸唸不忘的是自己的家人,引以為傲的還是自己的家人。

  這個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古稀老人,把自己四分之三個世紀的經歷與夢想,用心地移交給自己的第二代、第三代,把自己的愛與心情,與家人的喜怒哀樂緊緊相連。

  三代同居

  陳有慶有一個不太一般的家庭--也許應該是太不一般。

  他的弟弟陳有漢,在1988年他們的父親陳弼臣去世後,出任盤古銀行董事長,而陳有漢的兒子陳智深,則在1994年12月接替了自己的父親。

  陳有慶的兩個兒子中,大兒子陳智文現任亞洲商業銀行總經理,小兒子陳智思則主理亞洲保險公司。小兒子智思,讓陳有慶時時念在嘴邊,挂在心上,這也許不僅僅是因為他在經商的同時叱吒政壇,任香港立法、行政兩會議員,更主要的,是一個老父親對這個從小多災多難卻一路努力走下來的孩子的牽掛。

  陳智思是一個全香港保險公司都不願意為他投保的名人,因為他18歲時,就患上血管收縮症,先後進行了三次大型心臟手術。這段生死之間的經歷,讓他決定將生命的大部分"奉獻社會",他也是整個陳氏家族中在政壇影響力最大的人物。

  而對於侄子陳智深,陳有慶也讚譽有加,"他特別勤勞,經常工作到晚上十一、二點。"金融風暴後盤古銀行的迅速恢復,在很大程度上仰仗陳智深的勤奮。

  雖然陳家一家都是"精英"人士,但他們卻沒有淡忘親人。每年春節,整個家族都要回到泰國團聚,大家坐在一起吃一頓團圓飯,這個習慣,是陳有慶堅持的,他對自己後輩們說:"我離開泰國很多年了,你們的孩子跟我的孩子有的都不認識,以後下一代會連家婼眲O誰都不知道,每年趁著過年的機會大家在一起見見面交流一下,以後在不同的地方就都可以溝通了,這實在是一件很好的事。"

  金融風暴時,陳有慶的兩個兒子回到國內與父親同住,小兒子陳智思更是放棄了美國綠卡,恢復香港人的身份,不過他們父子雖然住在一起,但各自忙於自己的事務,只有週末時才一起吃飯。他們最常見面的地方,是家堛滌楊酋苤C陳有慶在北京飯店的房間角落奡N擺著一雙阿迪達斯的球鞋,"我一定要健身的,我們家埵酗@個健身館,給我和我的孩子們用,身體健康最重要。"老人笑得很開心。

  1952年結婚,陳有慶早已經度過了他的金婚紀念日,和太太沈時芬在香港相識,在泰國結婚,兩個兒子各自事業有成,兩個女兒遠嫁國外,陳有慶夫婦的日子過得幸福滿足。陳太太醉心繪畫,小有所成,一家人住在8層大宅中,不遠不近,各自過著各自不平淡的生活。陳有慶的家,論職位,幾乎就是一整間公司,但拋掉各自的俗務,誰能說不是一個模範的香港家庭呢?

  讓後人走自己的路

  雖然沒有經歷過什麼童年的苦難,但陳有慶子女們的經歷卻和自己的父親非常相似--去國外念大學,進國外的大公司打工,然後再回到自己的家族公司來工作。

  "我現在已經是半退休狀態啦!"他笑。現在整個家族中的生意,陳有慶都已經慢慢交給了兩個兒子,兒子們多年的海外經驗,為家族企業進一步擴大市場打下了良好基礎,而陳有慶本人參與內地各種事務多年的經驗,讓他可以專心為兒子們攻打內地市場。

  接班問題一直是家族企業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根據《美國家族企業調查報告》的描述,那些已選定了接班人的家族企業中,84.5%選擇的是40歲左右受過大學教育的家族成員。制定了接班資格認定政策的企業中,38%的企業要求接班人具有在家族企業以外至少3年的工作經驗;29%的企業計劃將所有權平分給子女,22.3%傾向於給對企業貢獻大的家族成員更多股份,10.1%計劃給那些不參與企業管理的子女較少股份,6%的不給其任何股份。

  目前中國大批家族企業正處於權力交接的轉型期,如何成功傳承財富成為其面臨的主要課題。研究家族企業史的學者發現,在所有把財富轉移給下一代的家族企業當中,至少有80%的家族生意在第二代手中完結,只有13%的家族生意成功地被第三代繼承。

  為了平息子女之間的爭奪,瑞典宜家的創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把公司資產拆成了三份,確保子女無法動搖公司的根基。義大利經營高級男裝的傑尼亞家族則乾脆把整個生意變成了兩代人的合資公司,共同承擔經營上的風險。但瑞士洛桑商學院的施瓦斯教授則認為,老一代創業者總以為公司的成功是自己正確領導的結果,卻沒有意識到每經過一次權力交接就需要做戰略上的調整,他們只想讓子女照著自己的方針行事,以為從此就萬事大吉。

  "不要逼子女按照自己路走下去",這樣一個簡單的要訣,正一代一代在這個金融家族身上實踐,他們的第三代接班人,也已經逐漸介入家族事業,但是陳智思說,不會逼後代走自己的路。

  時代人物週報/孫毅 柳芙

  轉自和訊網 2005.03.28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