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務 -> 商戰精英

 


亞洲糖王郭鶴年

2008年05月21日12:42
華夏經緯網

    儘管他本已低調,儘管已過八十高齡,但是,細心的人們還是可以看見他忙碌的身影。僅僅去年和今年,他會見的中國國家部委和省市領導人就不下幾十個。

    幾十年來,素有“隱秘富豪”之稱的郭鶴年一直是大馬首屈一指的超級富豪;二十年來,他也是全球華人十大富豪榜的常客。潮去潮來,滄海桑田,郭鶴年何以能屹立大馬富豪第一高峰于不倒?

    究其緣由,郭鶴年熟諳快半拍商法,僂藿B用儒家傳統為核心的企業文化,將家族企業的優勢與現代管理長處熔于一爐,同時擁有頂尖級的合作陣容,穩紮穩打,謀定而後動,因而成就大業,締造出一個擁有食品業、酒店業、房地產、物流、航運和傳媒業于一體的無疆界商業帝國,成為“南洋幫”當之無愧的領軍人物。

    上世紀九十年代,郭鶴年宣告退休,將商業帝國的接力棒交給子侄。實際上,老而彌堅的郭鶴年卻是退而不休,超脫而不解脫,在關鍵的投資和方向性問題上,還是一言九鼎。

    而在家族企業把重心置於香港和內地的今天,人們不難從報章上看到這位隱秘富豪的身影。在去年和今年,他就同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商務部部長陳德銘、廣東省省長黃華華、河北省省長郭庚茂(現為河南省代省長)、湖南省省長周強、海南省委書記衛留成等中國部委高官、封疆大吏會過面,探討投資合作的商機,足見其人脈之廣及以後投資中國之走向。

    從“甜蜜的事業”到“亞洲糖王”

    2007年,美國財經雜誌《亞洲福布斯》的最新調查顯示,馬來西亞40大富豪身價總值比上年激增65%,高達430億美元,84歲的華裔糖王郭鶴年穩居馬國首富地位,其身價高達76億美元,較2006年增加了20億美元。

    同年,美國《新聞週刊》亞洲版最新一期評選出亞洲十大資產過十億美元的富豪,這些人都是叱吒風雲的熟面孔,其中有七位華人大亨。郭鶴年位居第5,排在港商李嘉誠、印度富豪安巴尼兄弟和港商李兆基之後,與排在第4位的澳門賭王何鴻身家同為70億美元。而列在其後的則有經營之神王永慶、大馬賭王林梧桐、亞洲富婆龔如心,以及南韓三星集團的李健熙、現代汽車的鄭夢九。可見郭鶴年在亞洲乃至世界財經界並非浪得虛名。

    而位居富豪俱樂部的超重量級人物,郭鶴年的事業卻是從經營糖業開始的。郭鶴年祖籍福建福州,其父郭欽鋻於1909年漂洋過海到了馬來西亞,他本人則于1924年出生於柔佛新山,並在那堭筐教育。1947年,郭鶴年到了新加坡,開設了他平生的第一家公司,取名力克務;而後又與家族鶴字輩聯手創辦郭氏兄弟有限公司,並在25歲被推為為事長,從此奠定了郭氏兄弟集團在華人財團天王巨星的基礎。

    20世紀50年代,郭鶴年深感眼界需要開擴,便動身到倫敦學習和做市場調查。他深入研究和考察了企業經營的方法和國際貿易規則,尤其對蔗糖買賣、經營用心最多,所得甚豐。50年代中期,他返回馬來西亞成立民天有限公司,專門從事商品貿易;繼而與馬來西亞聯邦土地發展局合作,在檳城創辦了當地第一家榨糖廠。他從泰國、印度尼西亞等產蔗國購入原料或半成品,在自己的榨糖廠加工後運銷各地,並通過設在香港的商品經紀商銷往中國內地,乃至產蔗所在地的東南亞各國。在短短的幾年間,他就掌控了馬來西亞的蔗糖業,獲得豐厚利潤,被譽為“大馬糖王”。

    此後,郭鶴年又向馬來西亞租借位於玻璃市州約1萬英畝的土地,辟為種植園,種植甘蔗,並成立玻璃市種植有限公司。同時,他以手中大量的白糖和資金,大進大出國際糖業交易市場,屢有“大手筆”。有資料顯示,郭鶴年麾下的郭氏兄弟公司一度掌握了大馬糖業市場80%的份額,而且通過多邊貿易,每年所控制的食糖總量達150萬噸左右,約佔當時國際糖業市場的1/10,“亞洲糖王”的稱號不脛而走。甜蜜的事業,開啟了郭鶴年商業帝國的第一春,為他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富。[next]

    跨國經營打造企業王國

    如果說糖業構築了郭鶴年企業王國的基石,那麼,酒店業則是其王冠上一顆璀璨的明珠。在挖到糖業這第一桶金之後,郭鶴年並沒有在如日中天之際“戀戰”,而是一鼓作氣地向眾多領域進軍,走上多元化、跨國化的發展之路。

    1971年,郭鶴年與新加坡經濟發展局合資建造新加坡第一家豪華酒店,取名香格里拉,其英文為Shangrila,意為世外桃源。這個極富浪漫色彩的名字吸引著眾多賓客,也使得郭氏賺得盆滿缽滿。

    後來,他相繼在馬來西亞、泰國、香港、斐濟、南韓、菲律賓、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等國家和地區建立了香格里拉連鎖酒店,形成了跨國性的網路,並經常在國際酒店業評比中獲得殊榮。也是因為郭鶴年能夠敏銳地看到“太平洋區域,特別是西太平洋,具有旅遊業成長的最大潛能。它擁有一切條件以確保這項成長,以及它在不久後的繁榮”。因之,郭鶴年又有了“酒店大王”的美名。

    此外,郭鶴年還有國際商界“多面人”之稱。除了糖業、酒店業外,他還涉足航運業、房地產業、金融、礦業、文化娛樂和傳媒業等領域,並均有不俗表現。他曾被評為馬來西亞十大企業榜首,被授予企業界最高榮譽“金字塔獎”。

    郭鶴年的經歷,是近年來著名華商經營國際化的一個範例。觀察家認為,郭氏家族秉承華商善於經商的傳統,在獲得最初的成功後,便以“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的方式進行投資,只要有錢可賺,便決不放棄,因而越滾越大。

    眼光獨到看好中國前景

    使郭鶴年的商業帝國能夠同世界華商一競短長的是,他眼光獨到地揮師香江,建立了面向中國內地的橋頭堡。郭鶴年在回憶二十多年前“猛龍過江”的心路歷程時說,1974年的一天,他召集公司會議,討論是否去香港發展,結果有一半的人舉手同意,於是便在香港成立了嘉媔偎峖陪迨膝q。而當時世界旅遊業方興未艾,決定發展酒店業,興建了第一個香格里拉酒店。

    此後,他參與合作永安中心、南洋中心等等地產項目;同香港航運界巨頭曹文錦聯手航運業;參與傳媒業,與香江聞人邵逸夫合作,進軍香港無線電視,入主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在“九七”問題不被很多港人看好,不少香港富商和中產階級紛紛移民美加、澳洲的情況下,郭鶴年大展璀腳,風生水起。在跌宕起伏的商海中,郭鶴年儘管大進大出,但他旗下的企業運作總是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總能在貸款期限內及時攤還,不需要與債權銀行重組貸款清償,更不需借助外援。

    郭鶴年更令人讚嘆的是,他利用香港靠近中國內地的近水樓臺,以勇者無懼的姿態進軍中國市場。1983年,郭鶴年與北京四季青公社、中國經貿部五礦進出口公司合作,在北京興建了香格里拉大酒店。這是郭氏兄弟集團在中國內地的第一家酒店,在當時是一個大項目。

    繼北京香格里拉一炮而紅,郭氏又在深圳、上海、福州、長春、瀋陽、昆明、武漢、杭州、青島、包頭、呼和浩特、滿洲堜M大連等地興建了約50家酒店,其中北京就有香格里拉大酒店、中國大飯店、嘉堣中萰央C有資料顯示,目前郭氏集團在內地的在建酒店便超過20家。郭氏還雄心勃勃地寄望在不久的將來,內地酒店數量可以達到100家。須知,這些四星、五星酒店,就像會下金蛋的金鵝,將給郭氏家族帶來巨大的財富。而在北京奧運期間,這些酒店顯然商機無限,獲益良多。

    郭鶴年的長子、香港嘉媔偎庛釣ぃ膝D席郭孔丞在北京出席中國僑商投資企業協會成立大會時就表示,今年夏天,他們全家都要來北京看奧運。此中既有華人心繫奧運的情懷,也有在酒店業一枝獨秀的怡然心境。

    當然,郭鶴年家族在中國內地的投資並不限于旅遊業、酒店業,他還把投資的觸角延伸到房地產、食品業、採礦業等領域,而且不做則已,一做就要做到最好。像最近因糧油價格岥升而為大家熟知的金龍魚食用油品牌,便出自郭氏集團之手,目前郭鶴年在中國內地建立了深圳、上海、天津和青島四大糧油生產基地,以及防城、成都、西安、營口等十幾個生產加工點,覆蓋全國市場,構成龐大的糧油食品生產加工體系。嘉娷釭o在中國生產“金龍魚”、“香滿園”、“元寶”、“胡姬花”、“鯉魚”、“巧廚”、“花旗”和“手標”等16個品牌的食用油。

    郭鶴年在中國內地大舉進軍,同時也收穫豐碩成果。他在回顧中國投資經驗時說:“海外華裔也好,港澳居民也好,投資中國大陸,我覺得將是一件最好的事情國內實施改革開放政策,經濟要跑得快的話,海外華人的推動力是相當有效的,能夠促成國內高級領導人的願望。”

    對於他所起到的示範效應和影響,中國領導人給予了積極的評價。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在創建特區時,曾借重華僑華人眾多的閩、粵兩省,他一針見血地指出:“海外關係是個好東西!”在《鄧小平文選》中,他與海外華僑華人和港澳同胞單獨談話並見諸文選的並不多見,而其中就有鄧小平同郭鶴年的談話錄。在這篇題為《共同努力,實現祖國統一》的談話中,鄧小平同郭鶴年就實現祖國統一和中華民族振興等問題,進行了推心置腹的交談。鄧公對郭鶴年說:“大陸同胞,台灣、香港、澳門的同胞,還有海外華僑,大家都是中華民族子孫。我們要共同奮鬥,實現祖國統一和民族振興。”

    鄧小平的談話,同他稱中國有著幾千萬愛國同胞在海外的“獨特的機遇”,係異曲同工。而郭鶴年投資中國,又何嘗不是抓住這獨特機遇而獲得的雙贏呢?[next]

    退居幕後交好“接力棒”

    郭鶴年以十萬馬幣闖天下,到上世紀末,已穩居世界十大華人富豪之列,而且至今地位未曾撼動。但“華人富不過三代”的魔咒,讓他惕然警醒。1996年,他同馬哈蒂爾首相的兒子就談到,他與集團的高層人員在過去的三到五年,一直在討論接班人的問題,並把這個問題作為該集團在帙接21世紀來臨時的首要挑戰。

    1992年,郭鶴年宣佈退休,將事業交給他的子侄、女婿們。他運籌帷幄,巧妙佈局,其子侄“孔字輩”已在家族企業各司其職,擔當重任。從他的兒子郭孔丞擔任“香港明天更好基金會”20名信託人之一,以及最近郭孔丞出任中國僑商投資企業協會要角,便可見他對這位長子寄託了無限期望。

    儘管郭鶴年在上世紀90年代就表示要交棒給晚輩,不過,他是退而不休,仍擁有郭氏集團的最高決策權,尤其在對中國內地與香港的投資方面起著“老馬識途”作用,在決策上,依然一言九鼎。“做生意有如逆水行舟,必須不斷向前,否則,一停下來便可能倒退。因此,我們不能停下來,必須不斷向前、不斷尋找機會。”這大概也是他的夫子自道吧!

    上世紀90年代,香港報章曾問過郭鶴年:“早幾年你曾說過退休,為何又重出江湖?”郭氏的回答是:“我前幾年曾講過退休,但退休不是不做事情。”他還這樣剖白心跡:“就我的個性而言,是很難閒下來的。”

    這些年,儘管他本已低調,且大幅壓縮本人的曝光率,但是,細心的人們還是可以看見他忙碌的身影。僅僅去年和今年,他會見的國家部委和省市領導人就不下幾十個,即使站在第一線衝鋒陷陣的華人富豪也未必有他多。

    實際上,郭鶴年老而彌堅,也有家族遺傳的基因,他的老母親鄭格如到了晚年,還是思維清晰。郭鶴年在談到他母親時說,她到了92歲,天天還要看報紙,你今天如果跟她談,比起和我談有趣一萬倍,她什麼都懂。

    一位真正的紳士

    除了巨大的財富,郭鶴年確擁有超凡的個人魅力。他有令對手心悅誠服的本領,而且非常和藹可親。郭鶴年身邊的人都說:“他是一位真正的紳士。”郭鶴年不喜拋頭露面,不愛宣傳招搖,也從不炫耀自己的財富,且生活節儉簡樸,作風平易近人,處處體現出他那地道的紳士風度,贏得了他的朋友、下屬乃至對手的一致稱讚。

    他不追求虛名,非常務實,講話言簡意賅,做事穩紮穩打,踏踏實實。雖然他與馬、新兩國許多要人有著深厚的私人交情,但他除了曾擔任馬來西亞駐美國大使和馬來西亞旅遊局主席等職外,極少出入政界。

    郭鶴年謙稱,自己只是一介商人,他把自己一生的努力,都傾注在商業活動中,而近年來,郭鶴年更是公益事業的積極倡導者。他曾通過其嘉娷釭o(中國)公司,向主持“希望工程”的中國青少年基金會捐贈5000萬元,為經濟困難的農民工子女提供助學金,幫助他們完成學業。他在給基金會的信中寫道:“我經常說,人生在世,有兩件事要做:首先要刻苦工作,努力奮鬥,安排好家庭的生活;同時,也要幫助一些在教育上有需要的人們。這樣社會才會和諧、穩定和進步。”今年春天,中國南方發生冰凍災害,郭鶴年和他旗下的公司亦慷慨捐輸,為災區人民施以援手。

    如今的郭鶴年已到了含飴弄孫的年齡,但郭鶴年對事業的熱情仍然不減。古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但在郭鶴年看來,90歲才是古來稀,所以84歲的他依然寶刀不老,就像動畫片中活力無限的兔八哥一樣。郭鶴年看起來總有使不完的勁,其“創業宜趁早,拓業不怕老”的精神廣受各界人士讚譽。

    郭鶴年說,人生一定要有挑戰。我講的是對腦的挑戰,而不是璀擊臺的挑戰。是的,即使這位隱秘大亨退居幕後,但他“領軍人物”的標誌依然那樣鮮明,無可取代,並在這激烈競爭的時代帶領他的商業艦隊劈波斬浪,航向更遙遠的彼岸。

    來源:新華商 作者:王永志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熱點專題
頻道特別推薦
兩岸經貿 熱點投資
走近臺商 投資大陸
企業采風 熱點觀察
商戰精英 財富話題
聚焦開發區
招商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