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務 -> 走近臺商

 


我的弟弟叫齊秦--臺商齊魯在大陸的創業故事

2008年02月04日12:32
華夏經緯網

齊魯與齊豫、齊秦

  2001年11月11日,上海的南京西路上,一家麻辣火鍋店正式開張。圍觀的人把店門口幾乎圍得水泄不通。在前來剪綵的眾多嘉賓中,人們發現了兩個十分熟悉的身影,他們就是在中國赫赫有名的歌星齊秦和齊豫,

  齊魯開業致辭:我們台北"齊辣"還有上海"齊辣",是由我本人齊魯以及我的弟弟齊秦,我的妹妹齊豫,我們三個人共同投資、籌劃所設立的上海齊辣。

  在臺上致辭的這個人名叫齊魯,是齊秦和齊豫的大哥,這家餐廳正是他帶著弟弟妹妹共同投資創辦的,因此,餐廳也有了一個"齊"姓的名字--"齊辣"。

  齊秦:哥哥找了些上海的朋友,起了這樣一個頭,完全是由哥哥一手耕耘起來的。

  齊豫:齊秦跟我原來從事的是音樂的工作,提供給大家的是精神糧食,現在有我哥哥的加入,我們給大家提供點具體的糧食。

  在中國,齊秦和齊豫的名字幾乎是婦孺皆知,姐弟二人以一首首膾炙人口的作品,打動過無數人的心。十幾年來,他們的經典歌曲一直被人們傳唱著,齊秦和齊豫也成為中國流行樂壇的標誌性人物。

  跟弟弟妹妹相比,齊魯在中國大陸幾乎沒有什麼知名度,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齊秦和齊豫還有一個哥哥。那麼,作為名人大哥的齊魯,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為什麼會在上海開起了餐廳?這家名為"齊辣"的餐廳,又承載著齊氏兄妹三人怎樣的情感歷程呢?故事還要從他們三人小時候說起。

  齊魯的父母都出生在東北,父親祖籍山東,1949年去的台灣。1950年出生的齊魯分別比妹妹齊豫、弟弟齊秦年長7歲和10歲。

  齊魯:山東有個簡稱是魯,所以爸爸就給我取個名字呢,我叫齊魯。山東有一個濟水,爸爸叫齊濟。(濟水)起源於河南、所以我的妹妹也就叫做齊豫。據說這個濟水也經過了陜西,所以最後弟弟出來呢,爸爸給他取個名字叫齊秦。

  齊魯的父親是個讀書人,望子成龍的心情十分迫切,對孩子的管教也相當嚴厲。而作為長子的齊魯,更是被父親寄予了厚望。可小時候的齊魯卻十分頑皮,在父親那種"棍棒出孝子"的傳統教育方式下,齊魯從小就沒少挨打。

  齊魯:所以從小爸爸罵我罵得非常兇,也打的很兇。常常被爸爸吊起來打,我想家堶悸滿A煙灰缸、鞋子、鞋板子、皮帶、皮鞭、藤條、掃帚,大概無所不用其(極),打得是滿屋子跑、滿屋子跳。

  俗話說長兄如父。齊魯長大之後,齊秦、齊豫只有幾歲時,父母由於外出忙碌經常不在家堙A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就落在齊魯的身上。大概是受了父親的影響,也可能是遺傳的因素,長大後的齊魯像父親一樣,脾氣也很暴躁。因此,在教育弟弟妹妹時相當嚴厲,有時也會對他們發脾氣,甚至是打罵。

  齊魯:打是打,也打,小嘛,你想我15歲的時候,齊秦才5歲。你說現在看一個5歲的小孩,打他腦勺,為什麼這樣子。蠻習慣的好象。妹妹當然很少了,因為總是女孩子,妹妹也很聽話。齊秦有時候鬧的時候,就打他。所以他們大概那個時候,也不一定很認知,對哥哥有什麼樣的感覺,我想大概就是一個字,怕。

  從那時起,齊秦和齊豫對大哥的害怕多過了親近,常常敬而遠之,再加上年齡的差距,使得他們和齊魯之間,或多或少都有了些隔閡。而齊魯也只當弟弟妹妹年紀還小,認為他們長大之後,自然就會理解自己。

  就在齊魯24歲那年,父親卻決定將他送往日本讀書,一向嚴厲的父親,為了讓兒子能夠真正地在國外生存下去,在給了齊魯一年的學費之後,就命令他不準再回台灣。而那個時候的齊魯也沒想到,自己這一走,竟然就是整整十二年。

  齊魯:爸爸說,你要自己能夠獨立,我也沒有任何更多的錢再給你。好像我是被丟出去的感覺。

  解說:剛到日本的時候,齊魯甚至連一句日文都不會,為了生存,他只是靠著叔叔的關係,在一家中國餐廳打工。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廚工。

  齊魯:就是專門收碗盤,然後洗碗筷,洗杯子。我就洗了三個多月。生意好的時候,我一天大概洗杯子,洗將近要800個左右。就是左轉右轉。

  隨後的日子堙A齊魯除了忙於學業,還要打工賺錢,有時候一天下來只能睡上三四個小時。在將近兩年的時間堙A他甚至都沒有足夠的錢買一張從日本到台灣的往返機票。從小個性就很好強的他,也從不跟家人訴苦,而家堛滷〞p,他更是不得而知。

  齊魯:我覺得我那個時候跟家族,幾乎是完全脫落的感覺。我就是一個人了,我也別無他求,也沒有辦法求他,就是自己的生存。

  在日本的十二年,齊魯還做過導遊、日文翻譯、調酒師、健康食品代理商等十幾份工作。可當他忙於生存的同時,跟家人的聯絡卻越來越少了。家的感覺對於身在異國他鄉的齊魯來說,似乎也越來越遙遠,越來越淡漠了。

  1979年,正當齊魯在海外漂泊、努力生存的時候,妹妹齊豫在台灣發行了自己的第一張個人專輯《橄欖樹》。憑藉著台灣樂壇泰斗李泰祥先生的精心打造,加上齊豫天籟般的嗓音,《橄欖樹》一炮而紅,齊豫也成為台灣當時最熾手可熱的歌星之一。

  隨後,在齊豫的幫助下,弟弟齊秦也從當初的叛逆少年,逐漸走上了音樂的道路,並於1985年推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狼的專輯》,使他在台灣迅速走紅。

  然而,弟弟妹妹身上發生的這些巨大變化,遠在他鄉的齊魯,只是偶爾通過母親的來信才了解到一些,而他本人跟弟弟妹妹之間,卻很少聯繫。

  1986年,當齊魯回到台灣的時候,齊秦和齊豫都已經是台灣當紅的歌星,整天都各自忙於自己的演藝事業。

  剛剛回到台灣的齊魯,一時很難融入到弟弟妹妹的生活當中,兄妹三人甚至連聚在一起吃個飯的時間都很少。齊魯這才意識到,自己跟弟弟妹妹之間已經十分疏遠了。

  齊魯:當初他們兩個已經是非常成名的歌星,他的生活範圍跟我是有很大的差距。何況從我當兵開始,我20歲的時候當兵開始,一直到齊秦當兵完,這一段時間,我們也幾乎沒有太多的交流。所以是有點讓我覺得冷漠感。事實上讓我覺得落失感。

  那段時間,齊魯常常在家媬W自一人聽著齊秦的歌。每當夜深人靜,音箱媔ヮ蚖纀釣獐翿x的聲音時,他似乎比別人更能體會到弟弟的心情。在海外漂泊的歲月堙A齊魯忽略了與弟弟妹妹的溝通,而他獨自在外生活的坎坷與艱辛,一直在父母身邊的齊秦和齊豫也無從體會。兄妹三人十幾年的隔閡,一時間似乎似乎很難逾越。

  在齊魯回到台灣的幾年之後,父親因病去世。在父親離世之前的那段時間堙A齊魯和妹妹齊豫,弟弟齊秦輪流在醫院照看父親。而那也是齊魯回到台灣之後,跟弟弟妹妹見面次數最多的一段時間。儘管父親對兄妹三人的教育過於嚴厲,儘管在父子之間始終有些心結沒有解開,但那份骨肉親情,卻是誰都無法割捨的。

  齊魯:爸爸走之前,在床上跟我們說,這次的得病,最大的收穫就是能夠讓三個子女回到自己的身邊,這句話的確是心理感觸比較多,我並不恨我爸爸,齊秦在小的時候,可能對爸爸有一些不太諒解的部分。

  父親的臨終遺言,讓齊魯突然體會到,親情對於一個人的重要性,也讓他覺得作為長兄,他有責任讓齊家人能夠更多地團聚在一起,找回曾經失落的親情,可此時的齊秦和齊豫早已成為公眾人物,就算齊魯一心想消除與他們在情感上的隔閡,但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能讓他跟弟弟妹妹多一點交流。

  正當齊魯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讓他看到了一些希望。齊魯和齊秦兄弟倆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喜歡廚藝,而且都愛吃辣。齊秦在空閒的時候,常常親自下廚,並請一些朋友來家堳~嘗。有一次在家堸絨罈隊儹蝒漁伬唌A他叫上了同樣愛吃辣的哥哥齊魯。

  齊魯:有人提議就說了,每一次來都是小哥(齊秦)做給我們吃,這個乾脆開個店好了。就這個起頭呢,齊秦就說,哥,剛剛你也沒事,要不你來開這個麻辣火鍋店怎麼樣。

  齊秦的這個建議,讓齊魯突然意識到,如果能跟弟弟一起開個火鍋店,也許兄弟之間就有更多的機會交流,也能讓自己對這個十幾年沒在一起相處過的弟弟多一些了解。於是,齊魯立刻同意了弟弟的建議。在他看來,這個火鍋店不只是一個餐廳,似乎更像是他和弟弟齊秦一起重新建立的一個"家",一個兄弟姐妹之間溝通的橋梁和紐帶。因此,他不僅給火鍋店取名為"齊辣",在LOGO的設計以及店面的裝修上,更是充分體現了一個 "齊"字。

  剛開業的齊辣火鍋店生意非常火爆,來捧場的顧客除了演藝圈和媒體的朋友,還有很多齊秦、齊豫的歌迷,每天都是顧客盈門。由於齊秦的演藝事業正如日中天。因此"齊辣"的所有事務都是由齊魯和太太張秀卿來打理。

  齊魯:生意好的時候,我們晚上光洗碗,客人走了以後,洗碗、洗盤子還要洗到兩點半到三點。

  齊太太張秀卿:因為我們很小,那時候才11張桌子而已。一天的人民幣可以達到,最高等於是,一天的人民幣是五萬。

  店堛漸芛N如此紅火,齊魯十分欣慰。然而真正讓他感到開心的還是齊秦、齊豫的每一次到來。

  齊魯:齊秦一定是進門以後一定會問說,我哥在不在。這是第一句話。哥呢,第二句話。他們說在廚房堶情C我弟弟齊秦一定是走到廚房堶悼h。哥,我來了。來了,好啊,坐啊,我待會出來陪你喝酒。是這樣的一種,這個我心堳傴”活C

  齊太太張秀卿:有時候齊豫曾經也到店堶惆茯~過杯子,一旦很忙的時候,她也幫忙洗杯子,幫忙招呼,這個都有過。

  "齊辣"就如同一個家一樣,將兄妹三人又重新聚在一起。可是好景不長,就在"齊辣"火鍋店開張3個月之後,來的客人卻越來越少了,甚至一天下來連一桌客人都沒有。憑藉著齊秦和齊豫的名氣,加上媒體的炒作,以及齊魯夫妻二人的精心打理,"齊辣"的生意按道理說應該越來越好,可為什麼僅開張3個月就無人問津了呢?

  齊魯:我們起初的定位是,一個人進來,屁股一坐下,鍋底一上,一個人360塊(新台幣)。所以也有個笑話,10個人,一屁股坐下,鍋上來了,還沒開始吃,3600塊(新台幣)。那在一般的店來說的話,一個火鍋大概是連鍋底300多塊。然後單點的肉,或是一些涮品類的東西,不到500塊。

  比普通的火鍋店竟然高出七 八倍的價格,"齊辣"一下成為當時整個台灣最貴的火鍋店,這也使得"齊辣" 火鍋店開張之後,幾乎再也沒有回頭客。萬般無奈之下,齊魯和太太只能靠裁員來維持"齊辣"的正常運轉,直到最後,店堨u剩下他們夫妻二人,太太在外面當服務員,而齊魯則負責廚房堛漱u作。

  那段時間,齊魯不僅要親自下廚,還要負責廚房堜狾釭甄屭ヾA常常一天下來,累得腰都直不起來。很多人都勸他乾脆讓"齊辣"關張,就連齊秦也勸哥哥沒必要那麼辛苦。但個性倔強而又堅強的齊魯,卻始終堅持要把"齊辣"開下去。

  齊魯:如果當初我不能夠撐下去,或是我沒有那個能力,或是我沒有那個毅力,我想我跟齊秦之間的距離會越來越遠。因為它好像就沒有一個線頭纏在一起的感覺。

  "齊辣"最初的火爆,緣于齊秦和齊豫的明星效應,但明星效應只能是一時的,要想真正吸引顧客,餐廳必須要有自己的特色。於是,為區別於其他的麻辣火鍋店,齊魯每天都會跟太太一起,研製不同口味的調料,僅辣味的調料,就研製出了十幾種。在他的堅持與努力下,"齊辣"的生意終於一天天好轉,並逐漸恢復了當初的火爆。

  2000年,齊秦在大陸舉辦的巡迴演唱會獲得了空前的成功。他開始把事業的重心從台灣轉移到大陸。為了配合齊秦事業的發展,齊魯把"齊辣"也開到了上海。但有過台北"齊辣"最初的教訓之後,齊魯意識到,開餐廳最重要的還是菜肴的口味。因此,他常常與廚師們一起研究各種新菜,事實上,"齊辣"的很多菜在別的餐廳根本就沒有,因為那些都是齊魯自己的獨創。

  採訪齊辣老員工關清文:其實他一共發明瞭,應該差不多有五六十道,我們菜譜上的菜。

  採訪齊魯:好像很多地區也都蠻喜歡吃臭豆腐。我就用幾種蛋跟臭豆腐混合在一起。所以我堶惘酗p塊的有雞蛋、有鴨蛋,有鵪鶉蛋,還有皮蛋。就把這幾個蛋湊在一起,所以叫混合的蛋,簡稱叫"混蛋臭豆腐",這也是一個辣菜,但是非常下飯。

  正是"齊辣"有很多獨一無二的特色菜,使得不少原本慕名而來的朋友,也逐漸成為這裡的常客。

  採訪顧客:我是熟客,老闆都認識我了,服務員都認識我了,新來的服務員,我還知道他是新來的。

  上海"齊辣"開業6年來,生意一直都不錯,這讓齊魯覺得十分欣慰。不過,和在台北開"齊辣"時一樣,他心堻抴虧搌滿A依然是弟弟妹妹的到來,每當齊秦或者齊豫要來店堛漁伬唌A就是齊魯最開心的時候,甚至還會親自下廚炒上幾樣弟弟妹妹愛吃的菜。

  採訪齊辣老員工關清文:他有過一次,齊秦來了之後,然後他就給他炒了菜,炒了一個菜,我記得好像是齊辣豆干絲,這個菜是從台灣帶過來的。據說是齊秦在台灣的時候,也愛吃他這個菜。

  採訪齊太太:即使他不要親自下廚,他會很張羅,你就會感受到那種感覺。等一下齊秦要來,你把那個306桌子擺好,,先把冷菜先下下鍋,把那個什麼酒(拿出來),他要喝二鍋頭,其實我們店堣ˊ璊G鍋頭的,因為齊秦愛喝二鍋頭。

  自從父親去世後,母親已經獨自移居美國,妹妹齊豫常年定居台北,弟弟齊秦安家在北京,自己和太太則生活在上海。一家人各分東西,很難聚首。儘管如此,齊魯仍然會時不時翻出兄妹三人小時候的照片,給太太講一些他們小時候的故事。

  齊太太:他們可能一年不見面,可是他們在一起的那一種感覺,你可以感受到那種親情。就如同他自己可以罵,他可以罵的很兇,但別人不可以罵,你千萬前來不要罵,他絕對不允許別人講他,可是他自己可以講,就像自己的小孩子一樣。

  齊魯:曾經有人說,我們這三個人這一輩子都是流浪的命。所以在齊秦的歌堶惜]好,在齊豫的歌堶情A也是讓人有這個感觸在。在此我也希望能夠藉由"齊辣",能夠有一種歸宿感。

  如今齊魯幾乎每天都會呆在上海"齊辣",每當客人逐漸散去,餐廳堨u傳來那些熟悉的歌聲時,過去的種種總是會浮現在齊魯的腦海堙C

  他渴望用"齊辣"這樣一個特殊的"家"來維繫齊氏家族的全部情感。並且,齊魯也在計劃將這個"家",開到中國更多的城市,將"齊辣"作為齊氏家族的一個產業,代代相傳。

  來源:CCTV.com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熱點專題
頻道特別推薦
兩岸經貿 熱點投資
走近臺商 投資大陸
企業采風 熱點觀察
商戰精英 財富話題
聚焦開發區
招商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