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京城醬園-六必居

    為什麼要在這裡特別談到六必居醬園店呢?因為它是山西商人一手創辦起來,並得以成功發展為歷史最久、聲譽最顯著的京城老字號。
 
    相傳在明朝中葉,山西臨汾西杜村的趙存仁、趙存義、趙存禮兄弟在“學而優則商”觀念的指引下,跟隨著浩浩蕩蕩的晉商隊伍,開始追尋自己的“淘金夢”。他們不辭勞苦走到了京城,驚喜地發現天子腳下的北京城如此奢華,王公皇戚、名門望族比比皆是,這些人在生活上極為講究,越是奢華、稀罕的東西,就越受他們的歡迎。北京城內的平民百姓在吃喝穿戴等日常生活上也互相攀比,“追求時尚”,毫不馬虎。這裡經商的生意人紛紛投其所好,專挑奢侈高檔的商品經營,這樣不但利潤大,而且買的人也多,自然更容易發財。
 
    趙氏兄弟三人獨闢蹊徑,開了個小雜貨舖。小店所賣商品看上去雖然很不起眼,但居家過日子卻誰也離不開。俗話說“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三兄弟的商號堸ㄓF茶以外,其他六樣東西都賣,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恰如其分地給商號起了個名字叫“六必居”。誰曾想這名字竟然能響亮地叫了四百多年,當年的小店終於發展成為北京醬園中歷史最久、聲譽最顯著的一家老字號。直到今天,這個由山西商人創立的字號招牌依然高懸于廳堂之上,儘管店婺g營的內容還是那麼普通,但就是這種質樸無華的風格挽留了幾代人對老店的青睞,其店內高懸的金字大匾,相傳也是明朝大學士嚴嵩所題寫。當時的同行又有誰能想像到這異鄉的三兄弟會創造出這樣的奇跡呢?
 
    六必居最出名的是它的醬菜,有十二種傳統產品:稀黃醬、鋪林醬油、甜醬黃瓜、甜醬甘螺、甜醬倉瓜、甜醬姜芽、甜醬八寶菜、甜醬什香菜、甜醬瓜和糖蒜。這些產品都是色澤鮮亮,醬味濃郁,脆嫩清香,鹹淡適度,成為老百姓居家的必備小菜。它們的原料都有固定的產地。比如自製的黃醬和甜面醬,其黃豆就選自河北豐潤縣馬駒橋和通州永樂店——這兩個地方的黃豆飽滿、色黃、油性大;而白麵則選自京城西面的淶水縣,是一等小麥,這種小麥黏性大,老店自行把它加工成細白麵,就非常適宜製作甜面醬。另外,六必居製作醬菜,有一套嚴格的操作規程,一切規程,都由掌櫃一人總負責。比如醬的製作,先把豆子泡透,蒸了,拌上白麵,在碾子上壓,再放到模子堙A墊上布用腳踩十至十五天,然後拉成三條,剁成塊,放到架子上碼好,用席子封嚴,讓其發酵,在發酵後期,還要不斷用刷子刷去醬料上的白毛。如此精心細作二十一天,醬料才算發好。正是這種嚴格的操作規程,保證了六必居醬菜的獨特味道和值得信賴的品質。似乎從一開始,六必居就深知“以義制利”的行商準則,他們以始終信守的道德規範為自己鋪平了一條通往成功的大道。
 
    六必居在經營管理方面也有一套獨特的辦法。老店幾百年來的經營經驗,有一條就是,任何人都不準超支或長支店內的資金,對外經營也從不欠款。店內明確規定,東夥不能借貸銀錢,倘有借貸,為管事者是問。另外,銀東提取錢文隨時扣除,夥計提取錢文,臨回家時需要還清;銀東按五厘定支,夥計按六厘定支,自定支後,不得越支;還規定銀東提取銀兩按兩季開付,不準早提。在用人方面,六必居規定,店內堅決不用“三爺”,即少爺、姑爺、舅爺,這一點可不容易做到。在當時的環境中,可以放下傳統觀念的包袱,大膽啟用家族外部優秀人才,可見六必居的遠見卓識。
 
    六必居自己發財致富,從沒有忘記自己的根還在老家山西。他們帶領大批臨汾的父老鄉親到京城老店媯馱岩L們致富的空間,使鄉親們也能一睹京城的風采,故前店櫃檯多是山西臨汾、襄汾縣人。
 
    明代一位山西著名商人王現說過這樣一段話:“夫商與士,異術而同心。故善商者,出財貨之場,而修高明之行,是故雖利以義制,名以清修,天之鑒也。”六必居的代代傳人正是把修德之行與取利之途間的關係洞察得非常透徹,境界標立得又那麼高遠。他們具有遠見卓識,沒有在利益面前丟棄了為商、為人的根本。儘管飽經滄桑,卻歷久不衰,憑藉老店優質的醬菜和科學的管理創造了良好的信譽。有了這樣的忠誠和信義,六必居才會在風雨之中走出了四百年的輝煌。 (自孫建中《誠信晉商》)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