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介休綿山

    在我國悠久的民俗文化中,因紀念歷史人物的節日只有兩個:一是五月端午,為紀念楚國大夫屈原;一是清明寒食,為緬懷晉國大夫介之推。對此,葉劍英元帥有過精闢論述:“以寒食寄託哀思,為了怕引火再燒了綿山。這大概和五月端午屈子死難日乘龍舟往汩羅江丟粽子一樣,一來為了紀念屈原,一來也怕魚類再糟蹋屈子的軀體。這是無權的人民群眾懷念他們所熱愛的歷史人物的最好方法。”同一時期的兩位賢哲,一南一北,雙星輝映;一水一火,赴義成仁;一江一山,永載史冊。
 
    寒食節起源,可追溯到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時代,晉文公上綿山悼念介之推。當時,晉國公子重耳為逃避酈姬迫害而流亡國外,行至五鹿,在最困難的時候,隨臣介之推“割股奉君”。十九年後,重耳返國為君,成為春秋五霸之一。晉文公重賞當年隨他流亡的功臣時,唯獨忘了介之推。介之推認為自己順應天命輔君複國,不願再同那些邀功爭賞之人同朝為伍,便攜老母隱居到介休綿山。晉文公聽說後羞愧莫及,便親自來到綿山尋而不獲。文公無奈,聽人之計,放火燒山,本想逼他出來,但直到大火熄滅後,才發現介之推母子被燒死在一棵大柳樹下。為了悼念介之推,文公下詔,在介之推忌日,禁煙寒食。第二年寒食節的次日,晉文公率眾臣登山祭奠,發現那棵被燒死的老柳樹竟然死而復活。他觸景生情,想起介之推割股奉君時對他的希望“我不求任何封賞,只願你做一個清明的國君!”便賜老柳樹為“清明柳”,把這一天定為“清明節”。以上故事,在先秦時期《左傳·僖公二十四年》、《莊子·盜拓篇》、屈原《離騷·惜往日》、《呂氏春秋·介立》及西漢司馬遷《史記·晉世家》、劉向《說苑》等歷史名著中都有記載。
 
    後來,介之推隱居被焚的綿上成為介休縣的來歷,《左傳》雲:“晉侯求之不獲,以綿上為之田,曰‘以志吾過,且旌善人’”。司馬遷《史記》說得更明白:“於是文公環綿上山中而封之,以為介推田,號曰‘介山’。”秦始皇統一全國劃分郡縣時,將介之推隱居之邑命名為“界休”縣。按《辭源》注:  “界”的本義為“邊界”;“介,作界”。而“休”,《說文解字》注曰:“息止也,從人依木”。可見“界休”與“介休”本為同義,都有以綿山一帶為子推封田“疆界”或“邊界”之義,且含有敬仰子推安息的意思。秦時“界休”縣,隸太原郡,兩漢沿襲,《漢書·地理記》、《後漢書·郡國志》都有明確記載。到了晉代,自稱為“左傳癖”的著名學者杜預在其《春秋左氏傳集解》中注:“西河介休縣南,有地名綿上。”從那時起,“界休”改為“介休”,介之推隱居在介休綿山成為定論。後來北魏酈道元《水經注》、唐代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宋代地理志《太平寰宇記》以及歷代《山西通志》、《汾州府志》、《介休縣誌》,都有詳細而準確的記載。@pages@
 
    關於寒食節起源於介休綿山介之推被焚的確切記載,最早當為西漢末年桓譚《新論》卷11《離事》中說“太原郡隆冬不火食五日,雖病不敢觸犯。為介之推,故也。”顯然,西漢時期,為紀念介之推而禁火寒食的習俗已擴大到太原一郡甚至更大的地域了。稍後《後漢書·周舉傳》記載更為明確:“太原一郡,舊俗以介之推焚骸,有龍忌之禁,至其亡月,鹹言神靈不樂舉火,由是士民每冬中,輒一月寒食。”這裡不僅說明瞭寒食是因“介之推焚骸”的“舊俗”,而且寒食時間延長到一月。三國時魏武帝(曹操)在《明罰令》中雲:“聞太原、上黨、西河、雁門冬至後百五日,皆絕火寒食,雲為介之推。且北方沍寒之地,老少羸弱,將有不堪之患。令到,人不得寒食。犯者家長半歲刑,主吏百日刑,令長奪一月俸。”文中不僅提到寒食範圍已由太原一郡擴大到三晉各地,而且時間增加到“冬至後百五日皆絕火寒食”,可見三國時期寒食習俗愈演愈烈。到了兩晉南北朝以後,記述寒食習俗是為紀念在介休綿山被焚的介之推的文章隨處可見。周斐《汝南生賢傳》曰:“太原舊俗,以介之推燒死,至其亡時,民為絕火食,老少多死。”東晉陸翙《鄴中記》載記確切:“冬至後一百五日,為介之推斷火,冷食三日。”《晉書·石勒傳》、《十六國春秋》皆有記載:“石勒時,雹起西河介山,大如雞子,平地三尺,洿千余堙A樹木摧折,禾稼蕩然。勒問徐光,光曰:‘去年禁寒食,介推帝鄉之神,歷代所遵,或者以為未宜替,故有此災矣。’勒下書曰:‘寒食既并州之舊風,朕生其俗,不能異也。’尚書其促檢舊典,定議以聞。”北魏太和二年(496)二月,魏孝文帝下詔禁止國人絕火寒食,詔曰:“除介山之邑聽為寒食,自余禁斷。”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載:“昔介之推怨晉文公賞從亡之勞不及己,乃隱于介休綿山中。”“介之推抱樹而死,百姓哀之,忌日為之斷火,煮醴而食,名曰寒食。”南宋週密《癸辛雜識》記載:“綿山火禁,昇平時禁七日,喪亂以來猶三日。”元代陳元靚《歲時廣記》記載:“介之推三月五日為火所禁,國人哀之,每歲春暮不舉火。”在寒食節的沿襲的漫長歷史進程中,許多文人的寒食詩詞,從一個側面反復說明寒食節源於介休綿山。唐詩人盧象《寒食》詩有“四海同寒食,韆鞦為一人”;唐詩王昌齡《寒食即事》有“晉陽寒食地,風俗歸來傳”;晚唐詩人胡曾《綿山怨》“綿山經月火不滅,留作千年作寒食”;明代詩人謝榛《綿山懷古》有“百年節歲同寒食,萬里封疆立介休”等句。
 
    正如清嘉慶《介休縣誌》雲:“之推,邑人也。寒食之風實始此鄉,旁郡縣因而效之,竟成習尚,雖非典禮,攸宜亦追憫昔賢,不忍忠貞之泯沒,風好所在,人心繫焉。”
 
    隨著時間的推敲,寒食節在發展過程中,由於代表封建社會正統思想——儒家文化的影響,從介之推身上折射出來的忠孝情操,集中地反映了傳統禮儀和傳統道德的核心要求,寒食節已由百姓紀念介之推發展為後輩祭祀祖先,表達人們爭做忠臣和孝子的美好願望,成為維護國家安定和維繫家族團結的重要形式。因而到了盛唐中期,唐玄宗在頒布《開元禮》時,詔曰:“寒食上墓,禮經無文,近世相傳,浸以成俗。士庶既不享廟,何以用展孝思,宜許上墓。”從此寒食節成為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之一。唐代詩人王冷然《寒食篇》詩最能說明:“天運四時成一年,八節相迎盡可憐。秋貴重陽冬貴臘,不如寒食在春前。”寒食節的活動內容除掃墓以外,還有郊遊、插柳、放風箏、鏤雞子、鬥雞卵、走馬、蹴毱、打鞦韆、鬧龍舟等。白居易《和春深》“何處春深好,春深寒食家。玲瓏鏤雞子,宛轉綵球花,碧草追遊騎,紅塵拜掃車,鞦韆細腰女,搖曳逐風斜。”就描寫了寒食節的五六種活動。此外,兩千年多年來,寒食詞詩、故事、散文、遊記、戲曲、小說,已成為中華文化寶庫中的重要組成部分。@pages@
 
    寒食節本來是在清明節的前一天,但發展到唐代以後,逐漸演變為一個節日。《唐會要》雲“至大歷十二年二月十五日敕:‘自今以後,寒食同清明’”,這大概是寒食即清明的最早記載。到了宋代,寒食即清明的記載更多。綿山宋鹹平五年(西元1002年)《回鑾寺及諸寺院靈境之碑》文曰:“當山有晉文公忠臣介之推被焚于山上,有敕葬陵墓矣。……每節清明,大地禁火。”南宋週密《癸辛雜識》更加明確:“冬季後百五日為寒食,即以清明為寒食矣。”明清以後,記載寒食即清明的典籍隨處可見,正如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所出《中國傳統文化大觀》記述“清明節始於周代,大致到了唐代,寒食節與清明節,合而為一,變成清明節的一部分。”寒食節歷經兩千年,最終發展為四海同祭,九原焚帛,生者展孝,祖先享食的盛大節日,如今改革開放,中華同胞遍佈世界各地,然而每逢清明寒食期間,海外各地僑眷華裔扶老攜幼絡繹于各地口岸,行色匆匆趕忙著回鄉掃墓祭祖。千年不息的綿山香火,已成為維繫中華民族血脈,傳承華夏子孫懿德的天下第一人文祭日。
 
    為了滿足遊人瞻拜介之推這位千古先賢,傳承源於綿山的寒食文化,近年來綿山重新整理修繕開放了自春秋重耳焚山後依山而建介公墓;恢復修建了自南北朝後趙皇帝石勒敕建的介公祠,被遊人稱為“天下第一石窟祠”;開放了介之推及寒食文化展廳和寒食特色飲食長廊;新建了介公嶺下由國內百名著名書法家撰寫的介子文化暨寒食文化碑苑;在龍脊嶺北宋宰相介休人文彥博始建的遺址上,恢復雕塑了介之推子母巨型塑像,成為綿山乃至介休的標誌性建築;挖掘推出了寒食文化表演系列活動……
 
    2005年是介之推隱居綿山2640祭祀年,四月份綿山將舉辦 了  “2005年介之推中國介休·綿山孝文化節”,海內外賓客將蒞臨綿山,重遊當年介之推隱居之故地遺跡,實地解讀博大精深的寒食文化,對於貫徹以德治國的方略,弘揚中華民族愛國敬祖的傳統美德,構建和諧社會,推動祖國早日實現和平統一,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