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喬致庸賑災

    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秋,北方大旱,秋糧減收大半。旱情一直持續到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春播時節,一冬一春,仍是滴雨不下,整個北方地區寸草不生,赤地千里———這是百年不遇的大旱!
 
    普通老百姓哪能經得住這麼久的災情!挨了一冬天饑餓的人們再也挺不住了:餓死者有之,沿街乞討者有之,賣兒鬻女者有之……景象悽慘,目不忍睹。
 
    祁縣一帶雖然比較富足,能多忍耐一些時間,但也有許多窮人漸漸支援不住了。
 
    喬致庸耳聞目睹這嚴重的災情,遂記起祖父喬貴發曾傳言後人:“咱喬家本是窮人,我從小因窮受人歧視。你們生在富門,身在福中,切不可富而忘本,為富不仁,歧視窮人。”又想到佛教堛爾隉G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今日若能拯救萬民于水火之中,豈不是留美名于當世,積功德于後人的善舉嗎?
 
    作為喬家商業鼎盛的締造者,喬致庸的頭腦並不只單純考慮行善積德,他還有更多的想法:旱情這麼嚴重,而積廣,時間長,若春天播不下種,今年就得絕收,災情就更嚴重。所以,賑災不是三日兩日的事,得作長久的準備,得有足夠的糧食。再想到這些年家媔}銷太大,奢華之風己露端倪,既浪費許多銀子,又讓饑民看了扎眼。於是,便有了一舉二得之意:需借賑災之機,嚴肅家政,倡導節儉之風,用節省下來的銀子賑災!這樣既正了家風,又做了善舉,何樂而不為呢?
 
    喬致庸進一步又想到:古書上講,災年有變,窮則思變……而社會變亂的最大受害者就是富人,一旦饑民挺而走險打家劫舍,喬家將是首要的目標,那時損失的又何止這麼點銀子?恐怕還得搭上幾條人命。   
 
    於是,喬致庸發話安排賑災:一、本喬家堡的人,按人發給若干糧食;二、在村堛漱j街上安一口大鍋舍粥,以應付外來的饑民;三、家中男女老少一切從簡,一年內不準做新衣服,不準吃山珍海味。
 
    此時,喬致庸已八十多歲高齡,為了搞好販災,他還穿著一身普通布衫,拄著柺棍去分糧舍粥的地方親自查看。他在分糧的地方囑咐傭人說:“把鬥子裝得滿一些!在中堂做好事,擔上一分名兒,實際上只能比一分多,不能比一分少。分得糧食虧了,我給你們補;要分得多出來,我就砸你們的飯碗。”領糧的百姓聽了,齊聲喝彩;再看看喬致庸一身布衣,更生敬重之情。
 
    來到大街上舍粥的地方,他則坐在磚坡上監看,吩咐傭人們:“不要稀了,稠些兒!”坐得久了,到吃飯時間,他還要和饑民一起喝一碗大鍋堛熊陛A算作一頓飯!災民們對喬致庸感激涕零,讚不絕口:“這樣的財主真是天上少有,地上難尋!”
 
    確實,喬致庸的心胸眼光和智慧實在非常人能比。僅從這次賑災,便足以看出喬致庸的寬厚大度、機智多能:既救了老百姓,整頓了家風,又揚了美名,利國利民利己,真可謂一舉多得!不僅如此,還使喬家避免了一次大災難:據說,當時曾有一股四處流竄的土匪,來喬家堡轉悠了好幾天。這股土匪本想搶劫在中堂,但他們不僅從在中堂的傭人中找不到一個內線,而且從整個村堻ㄖ鉹ㄗ鴗@個內線做耳目!再加上懾于喬家大院森嚴的高椈擢S和忠心耿耿的護院武士,這些土匪遂作罷而去……(自郝汝椿《喬家堡人說喬家》)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