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兩權分離的謀略

    所謂兩權分離,就是指資產所有權與企業的經營管理權相分離。有鉅額資本的投資者東家(或叫財東)不直接經營管理其企業,而掌握經營管理大權的掌櫃或經理,卻沒有任何資本投資。這種資本所有權與經營管理權相分離的做法,是明末到清代晉商開辦商號或金融業號莊普遍運用的基本謀略。
 
    資本與才幹結合於一體,而把資產權與經營管理權相分離的做法,究竟是歷史上晉商何人何商號的發明專利,沒有據實的考證。從歷史資料來看,商人在自本自營行賈的過程中,當資本積累到一定程度,完全靠自我經營已無法求得更大的發展時,便把一部分資本交與他人去經營,或資本更大時把資本交與更多的人去經營。資本交與他人去經營的做法,起初叫“朋合營利”。大約在明中葉初步形成。據《明經世文稿》卷三五九龐尚鵬《清理延綏屯田疏》的記載:“間有山西遠商前來鎮城,將鉅資交與土商,朋合營利,各私立契券,捐資本者計利若干,躬輸納者分息若干,有無相資,勞逸共濟,宜其不相負也。”這就是說,資本雄厚的山西商人,將資本交給當地的土商,合作起來進行盈利活動,互相之間立有契約,規定出資者獲利若干,屯田出力者分息若干,有資者和無資者,有力者和無力者互相合作,勞逸共濟。還有一種形式叫“東夥合作制”。據明人王士性《廣志繹》卷二記載:“其合夥而商者,名曰夥計。一人出本,眾夥而商之,雖不誓而無私藏。”“且富有者蓄藏不于家,而盡散之為夥計。估人產者,但數其大小夥計若干,則數十百萬產,可屈指矣。蓋是富者不能遽貧,貧者可以立富。”明人記述的山西商人實行的“朋合營利”和“東夥合作制”,這兩種形式的共同點是:有資者出資,不出力;經營者出力,不出資;資者與力者相結合,使有資本者和無資本者都得益。以上所說,實際上已經實現了資本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出資者靠資本分取利潤,出力者靠勞力或才幹獲得經濟上的好處。“朋合營利”和“東夥合作制”不同的是,在合作的手續上和合作的對象上有所不同。“朋合營利”的合作手續上相互間立有契約,而“東夥合作制“則相互間靠的是以信義為本。另外“朋合營利”形式的躬輸納者多是異地籍貫之人,而“東夥合作制”形式的夥計多是同族或同一籍貫之人。從上述引證看,“朋合營利”和“東夥合作制”都實行的是資本所有權和經營權相分離,資者與力者相結合的形式。這就是說,從明代中葉以後,山西商人已經有了兩權分離的經營初級形式,只不過是這种經營體制還不夠完備,還沒有得到普遍推廣運用。
 
    “朋合營利”和“東夥合作制”都存在不夠完善的方面。一是,雖然簽訂有契約或以信義為本,但對合作夥計在經營中的利益分配額,並沒有明確規定,只規定利潤分配給投資者若干,給經營者若干。而若干是個不確定數。不利於激勵大多數合作者的積極性。二是,對經營夥計責、權、利沒有作具體的規定,沒有明確的制度,更沒有處罰規定。這樣難免會有出工不出力,不盡責,甚至營私舞弊行為的出現,造成經營無效益。
 
    到清代中葉,晉商經過二百多年的發展,“朋合營利”及“東夥合作制”已有了相當完備的發展。這時候,晉商的兩權分離的掌櫃制,已得到普遍的推廣運用。對東夥合作經營的掌櫃,東家對其聘用人才的條件,對其利益分配,以及其他夥友的薪金待遇和身股額等都有了明確規定。例如:掌櫃(經理)對東家負責;東家允許掌櫃以個人勞動力頂身股,身股份額一般被限制在頂一股(俗稱一俸),個別最高為1 .2股。掌櫃以下的合作夥計,一般在本號工作10年以後方可頂身股(俗稱頂生意),從頂一厘開始,不違犯鋪章號規的優秀者,可以逐個賬期增加,但不能超過一股。同時還規定銀股和身股可享受同等利潤分配的權利。對掌櫃頂身股的份額,東家在聘用時言明並寫入合約。對於不合格的掌櫃,東家有權辭退出號,對營私舞弊嚴重的掌櫃,東家可以告官究治。東家與掌櫃的關係,銀股與身股的數額,以及掌櫃的責、權都要在合約中寫清楚。對其他頂身股的夥計,鋪章號規中有明確的規定,違犯鋪章號規者,要受到減身股額,甚至開除出號的處罰。
 
    晉商實行兩權分離掌櫃制,是其經營中的一種歷史性的進步。因為,擁有資產而願意取得利潤收入並承擔風險的人,不一定具有直接經營管理企業的能力;而具有經營管理才幹的人,又不一定具有鉅額投資資本。這種兩權分離掌櫃制,客觀上實現了有鉅額投資資本的東家和有經營管理才幹而無鉅額投資資本的掌櫃,以及其他合作夥計的雙向結合,使一部分人以資本投人實現資產增值的目的,一部分人以經營管理才幹或勞動技能獲得增加收入的機會。這種兩權分離掌櫃制,在經營管理人才的選用上,跳出了“世襲制”和“家庭圈”的狹小天地,實現了財盡其用,人盡其力,出現了任人唯賢,唯才是舉的掌櫃制管理階層,從而使其經營管理更加進步,更加科學。(自張輝《晉商謀略》)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