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晉商巨子曹潤堂詩畫

    晉商巨族太谷曹氏家族第二十一世曹潤堂,名培德,號木石庵,潤堂其字也。生於清咸豐三年(1853年),到宣統元年(1904年)去世,歷經咸豐、同治、光緒三朝。光緒乙酉(1885年)拔貢,己醜(1889年)舉人。早歲受業于錢墉名士徐花農,博學多才,精詩章,工繪事,通醫術,善經濟,好談兵,有報國之志,奈何壯志未酬。光緒十八年(1892年)總理家政,棄儒從商,陶朱運籌,拓展商路,于全國各大商埠創立“錦”字商號,將曹家的財力推向高峰。他曾組建並擔任山西省商會會長;創設西蒙公司,親赴塞外籌劃墾田事務;積極參與山西保礦運動;熱心賑災濟民等公益事業。 

    曹潤堂是晉商巨子,更是一位頗其個性魅力和影響的詩人。他的生活,往往伴隨著吟唱——起坐,遊歷,讀書,做事,悲憤,愉悅,閒適,苦悶,皆發為詩,就連友朋之間的交往,都以詩代柬。精神情操,生活軌跡,只要讀其詩,便可知其人。同年高錫華評曰:“悲歌絕唱,頗肖老杜。至於跌蕩淋漓,興之所至,皆為詩料,如遇放翁。其即事言情,妙造自然,確似遺山之野史亭。”(《木石庵詩選》序)常讚春評曰:“木石庵丈詩中頗稱隨園而不蹈其失,又上窺晉宋齊梁盛唐之奧,以故綺麗奇崛,諸作往往而具。”(《木石庵詩選》序)他一生作詩萬餘首,有《木石庵詩選合刊》行世。 

    曹潤堂曾積極響應清廷的“墾荒賑饑”政策,三次到塞外考察屯田,留下不少詩篇。有的極言行路之艱難險阻,如《渡河篇》,詩人一行渡塞外第一大河,此河素無舟楫,只能坐簸籮中冒覆溺之險;有寫風土人情的,如《塞外竹枝詞》一組。詩人更為關注的卻是邊塞的安危。 

塞上吟五首

五上燕京再渡遼,匆匆嘆馬劍橫腰。

男兒此日無多事,只把新詩盾鼻描。

處處驚傳塞馬嘶,五更醒轉又聞雞。

也知此際佳音少,三尺龍泉且自提。

健兒走馬氣如虹,破敵歸來日未中。

報道陰山圍已解,將軍睡眼尚朦朧。

白骨成堆戰壘橫,五花封誥出神京。

可憐壯士承恩日,四月村田尚未耕。

兵車糧絕困孤城,捷報依然入帝京。

獨有將軍能死敵,旁人猶說是輕生。

   

    詩人善繪事,故題畫詩頗多,為友人題,為自畫題,即興揮毫,俱成佳妙。@pages@

 

塞上曲三首

將軍飛渡自天來,不踏陰山誓不回。

塞上屯兵齊拭目,擬磨盾鼻戰功開。

白草黃沙一望平,旌旗歷亂隱孤城。

并州也自多豪俠,不道將軍欲請盟。

樓蘭昨夜破潼關,上將匆匆策馬還。

可惜雄師徒一擲,漢家天子尚溫顏。

   

    詩人關心國事,喜言兵,甚至有從戎報國之想,曾有“顧我七尺軀,不能雪國恥”的慨嘆。他有兩個不可為,一是身體病弱,一是侍養老母,所以,“欲自從軍去,聾堂色養違”,但他的愛國情懷,始終洋溢在他關心戰事的詩章堙C這裡選幾首共賞。

 

聞捷不寐喜而作此

中原多戰士,將帥有廉頗。

亂耗談偏確,佳音報恐訛。

喜聞穿石虎,怕聽泣銅駝。

何日全師撤,人人唱凱歌。

 

春風行

春風連日聲颼颼,日光慘澹邊雲愁。

昨夜傳聞胡馬入,平明已踏銅錢溝。

將軍馬上雄顧盼,旌旗閃爍南山頭。

飛狐雁門勢相結,鼓聲不斷鳴譙樓。

帳下健兒好身手,問民何事心先憂。

天陰月黑聞鬼泣,去年戰骨無人收。

   

    曹潤堂詩的另一特點是不以富家自居,而是十分關心民間疾苦,“田間一望將荒蕪”的憫農感嘆與“今年雨足當豐收”的內心喜悅,以及對“胥肥官飽”的抨擊,把關注民生的思想推向較高的境界。

 

    試讀《新絲嘆》:

新絲上市榴花香,門前官吏催完糧。

東鄰綰鎖隨吏去,西鄰補肉先剜瘡。

可憐妻子忍饑俄,絲價不敢爭低昂。

糧猶未完絲已罄,官牒昨夜來吾鄉。

吾鄉地瘠桑不發,家家箔上春蠶僵。

今年無絲被官捉,明年又祀馬頭娘。

 

    再讀《太谷竹枝詞》:

之五

滿目瘡痍欲斷魂,半甌胱粟亦皇恩。

可憐百姓啼饑日,卻少當年鄭監門。

 

之七

五月郊原尚未耕,鄉村依舊欲開徵。

可憐賣得兒和女,半為完糧半救生。

@pages@

 

    再看《去修城》一首:

 

去修城,勞復勞。

修城暮暮與朝朝,杵聲築築民嗷嗷。

民嗷無所怨,且喜城垣高。

垣高易防守,復使挑重壕。

壕深垣高民苦勞,尺寸增修皆脂膏。

胥肥官飽不敢言,只道城修家室牢。

一朝胡虜動地來,長官避藏兵潰逃。

民念故鄉不忍去,猶謂垣高壕深可以護吾曹。

豈知垣可逾,壕可跳,

霎時城破賊捉人,富者贖命貧者號。

早知有錢可贖身,修城不如多積銀。

吁嗟乎,修城不如多積銀。

民不修城官吏瞋。

南城賊去報剋復,北城督民修城闉。

城闉不修民不死,誰也為之竟如此。

勸民莫入咸陽城,咸陽歲歲常苦兵。

君不見武陵四面多煙樹,此即生人安樂處。

室廬蕩盡寧穴居,莫待修城再捉去。

 

    像這樣急民苦、抒民情、言民聲的詩,在詩人一生大量的詩歌中,是一個吟曭漸D題。正是詩中這種寫實寫情的人民性,托起了詩人閃爍著民生光輝的桂冠,從而確立了他在中國文學史上關注人民疾苦的詩人地位。 

    曹潤堂的繪畫,兼工帶寫,筆墨清麗,人物頗能傳神。晚年繪事尤勤,有答友詩自述其繪事雲: 

        終日閒居木石庵,煙友一榻伴詩盦。

        有時禿筆頻皴染,畫出秋山數點蘭。 

    《木石庵詩選》中,題畫詩也不少,有的自題自畫,有的應友人之邀題畫,以畫生詩,即興揮毫,別具情趣。:

 

題畫牛圖

此畫有深意,世人參不透。

老牛力已衰,猶恐小牛瘦。

春來古渡邊,柳綠草齊秀。

 

曹潤堂所作《仕女圖》(上有趙鐵山跋  太谷縣史志辦藏)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