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壽陽全才王成庵

    壽陽王成庵(1892-1964),名信之,號市隱,以字行。從商四十年,是一位儒學全才。他出身壽陽上峪村一貧寒之家,天性聰慧好學,曾拜于晚清拔貢胡維藩門下從學十年,接受儒家經學教育,以至諸子百家,詩詞文賦,無不涉獵。據其才賦,本可以步入仕途,光耀門庭,但他淡泊名利,傲視王侯,弱冠之時,毅然從商,走上“學而優則商”的人生旅途。他善詩、書,通音律,兼通醫典。曾精究《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等醫學經典,僂穭蟒葍E病。因善音律,與山西晉劇名家丁果仙相友善,曾為其修改《打金枝》劇本,評正曲譜。他無意成書家,書法卻有天縱之筆,二十六歲時,曾以鐘王筆意楷書《重修壽陽東西二橋碑記》,結體舒放,點畫精到,橫筆略作攲側,變中求穩,已見功力。這裡選刊的另一幅作品是其晚年的詩稿行書手跡,心舒氣暢,隨手為之,點畫沉穩老練,隨意間仍不失頓挫的韻致,手法寬展自如,瀰漫著書卷之氣。 

 

壽陽重修東西二橋碑記拓片

 

重遊神蝠山

(1931年)

金剛碎玉漱寒流,此日登臨憶舊遊。

馬足踏殘三徑草,鐘聲響徹萬峰秋。

看松省識名山樂,坐石能忘亂世愁?

小憩神坪頻太息,中原烽火幾時休?

 

日軍入侵上峪

大路狂犬守,來人不讓走。

一經犬咬人,許哭不許躲。

滿面盡灰塵,一雙血污手。

哀哉亡國民,不如喪家狗。

原詩注:1937年12月,日軍入侵上峪村,以狂犬咬人,為作者所親見。@pages@

 

羊頭崖慘案

鳴鑼開大會,機槍要點名。

不分老和少,一律盡犧牲。

小兒三四歲,面色白如銀。

滿身齊發抖,不敢喚母親。

寧為喪家狗,不作亡國民。

    羊頭崖慘案,《詩選》有注雲:"1940年9月19日,侵華日軍在壽陽羊頭崖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大慘案,殺害無辜群眾216人,燒妓房及200余間。”

 

抗糧入獄

步步蹣跚淚暗流,鐵窗風味幾生修。

赳赳武士持槍立,押得公糧一罪囚。

獄中遙聽曉雞聲,冷顫寒噤夢不成。

如此天牢兼地獄,不囚漢賊係書生。

    注曰:1943年,偽省府下達鉅額軍糧收購命令,強迫商會、糧店隨軍下鄉搶糧。商民義憤,抗拒交糧。王成庵等赴省交涉,被日軍以“杭糧團”頭子之罪名將王拘捕。王在獄中,受盡折磨,後被地方各界保釋營救出獄。 

春日四首選二

流水柴門掩,桃花護杏花。

田園真樂境,都在野人家。

 

楊柳垂堤綠,時聞叱犢聲。

農忙非性急,布穀已催耕。

村人來訪

漫道鄉村俗,一片盡天真。

入門呼小字,定是故鄉人。

方山曉晴

宿雨放朝晴,山色轉蔭濃。

石蹲原似虎,松虬宛如龍。

古木臨禪境,寒潭映曉峰。

打開塵俗念,惟在一聲鐘。 

 

王成庵詩稿手跡《據《王成庵詩選》)

 

(摘自郭齊文《晉商詩書畫藝術》)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