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晉中名人
晉中名人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晉中名人
石 勒
2016-08-18 14:25:19    華夏經緯網

    十六國時期後趙建立者。字世龍﹐原名匐勒﹐一作。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北)人﹐羯族。319年稱趙王。西晉羯族的來源﹐一說是服屬於匈奴隨之入塞的羌渠部後裔﹔一說來自中亞的石國(今蘇聯烏茲別克塔什幹一帶)。羯人高鼻深目多﹐信奉祆教。石勒父祖都是羯人部落的小帥。
 
    西晉時雜居內地的各少數族往往受漢族地主豪犟的奴役壓迫。石勒青年時期曾從事耕田、漚麻等農業活動﹐又在荒年被并州刺史司馬騰枷押山東出賣。被主人放免後﹐因善於相馬﹐結識馬牧帥汲桑。305年﹐他和汲桑率領牧人﹐乘苑馬數百騎﹐投奔起兵於趙魏的公師藩。公師藩失敗﹐汲桑釋放郡縣繫囚﹐招聚山澤亡命﹐自號大將軍。石勒原有一小隊胡族為主的部下﹐號稱“十八騎”。這時胡漢各族歸附他的日益增多。汲桑以石勒為前鋒﹐攻下鄴城﹐殺司馬騰。汲桑失敗﹐307年﹐石勒率部投漢主劉淵。劉淵、劉聰向山東、河北擴張﹐主要依靠石勒兵力﹐南陽一帶的雍州流民起兵反晉﹐幾支義軍互有矛盾﹐其中王如聯合石勒﹐要他攻打佔據宛城的義軍。310年﹐石勒攻取宛城後﹐乘勢南下襄陽﹐一度想保據江漢之間﹐但軍糧不濟﹐兵士又大半死於疫病﹐他便聽從張賓建議﹐撤回北方。
 
    311年﹐晉東海王越率領包括“名將勁卒”的二十餘萬人在自洛陽進攻石勒的途中病死﹐大軍東歸﹐石勒追擊﹐及寧平城(今河南鄲城東北)全殲晉軍。被司馬越調集在軍中的朝臣貴族多人被殺﹐其中有認為兒童時代的石勒已經“聲視有奇志”而擬加害於他的王衍。同年﹐石勒會合劉曜、王彌﹐攻破洛陽﹐懷帝被俘。他又遣軍攻豫州諸郡﹐遊騎臨江而還。遂屯軍葛陂(在今河南新蔡)﹐修造壁壘﹐種田造船﹐籌劃進攻東晉。312年春﹐東晉在壽春聚集大軍﹐嚴加戒備。當時大雨三月不止﹐石勒軍中饑疫﹐死者達三分之二。張賓建議放棄南下計畫﹐並指出﹐石勒轉戰南北﹐“流行旅﹐人無定志﹐難以保萬全、制天下。”他認為“邯鄲、襄國﹐趙之舊都﹐依山憑險﹐形勝之國”﹐選擇其一﹐廣聚糧儲﹐則“王業可圖”。石勒依張賓之策﹐進據襄國(今河北邢臺)﹐作為據點﹐逐步統一黃河以北大部地區。
 
    石勒先結好於并州刺史劉琨﹐消滅幽州刺史王浚﹐然後逼走劉琨﹐消滅幽州的鮮卑段氏﹐攻下冀州郡縣﹔擊敗各地抵抗胡族統治的流民隊伍﹐於是到 321年﹐幽、並、冀三州皆歸石氏。323年破曹嶷﹐取青州。328年在洛陽大敗前趙軍﹐俘劉曜﹐並有關隴。中原地區﹐除遼東慕容氏、河西張氏外﹐都統一於石氏。330年﹐改稱趙天王﹐行皇帝事﹐同年又改稱皇帝。當年﹐趙軍浮海攻東晉東南諸縣﹐直至婁縣(今江蘇崑山東北)、武進(今江蘇常州)一帶。
 
    石勒出身低微﹐早年飽經懮患。他富於軍事才能﹐政治上也頗有識度﹐自比在劉邦(即漢高祖劉邦)、劉秀(即漢光武帝劉秀)之間﹐鄙視曹操(即魏武帝曹操)、司馬懿欺負孤兒寡婦以取天下。儒生讀《漢書》給他聽﹐讀到酈食其勸劉邦立六國後人時﹐石勒大驚﹐說這樣何以能統一天下。當聽到張良勸阻﹐才連忙說“賴有此耳”。石勒胸襟開闊﹐不念舊惡。少數族統治者忌諱胡字﹐法令甚嚴﹐但他並不對無意中觸犯的人加以懲罰﹐還依靠漢族士人鞏固其統治。主要參謀張賓就是漢人。他攻下冀州郡縣堡壁後﹐蒐羅“衣冠人物”﹐組成“君子營”。後趙建國後﹐“典定士族”﹐區分士庶。選拔人才的辦法﹐大致也是沿用九品中正制。石勒往往從諫如流﹐對於臣下勸阻的事﹐有時雖不同意﹐也暫且停辦﹐說是為了“成吾直臣之氣也”。
 
    石勒沿襲劉淵胡、漢分治辦法﹐稱趙王時又自號大單于﹐“鎮撫百蠻”﹐任石虎為單于元輔。稱趙天王后﹐命其子石宏為大單于。石勒禁止胡人侮慢漢人士族。兄死妻嫂是很多胡族的普遍風習﹐他也加以禁止﹐並不許在喪婚娶﹐以適應漢人習慣。職官大體依照晉制而有增設﹐如置專司胡人詞訟的門臣祭酒﹐管理胡人出入的門生主書。攻佔幽冀後﹐核實州郡戶口﹐每戶所課租調比西晉王朝對農民的剝削有所輕減。立國後﹐為節省糧食﹐禁止釀酒。還計畫推行錢幣﹐代替布帛交易﹐但未能實現。石勒注意教育﹐在襄國和地方設立學校。建國前﹐曾令採擇晉代律令要點﹐作為暫行制度﹐後改用正式律令。所設官職有律學祭酒﹐反映對法律的重視。他雖亦殘酷好殺﹐但所採取的上述各項措施﹐卻是難能可貴的。
 
    石勒病死前﹐遺囑不要厚葬﹐告誡石弘從司馬氏家族內訌中吸取教訓﹐勸石虎學習周公、霍光輔佐幼主的先例﹐以免被人議論﹐說明他預感到死後會發生爭權的動亂。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