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晉中名人
晉中名人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晉中名人
郭 泰
2016-08-18 14:28:00    華夏經緯網

    郭泰(128——169年),字林宗,東漢大原郡介休人(今山西介休)。家世貧賤,早年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慘澹度日。長大成人後,母親想讓他去縣衙中謀個差事,聊以改變往日的窘迫處境。但是,郭泰素有大志,豈願與衙門的那些鄙猥小人為伍,遂未依母命,就讀于成皋屈伯彥門下。屈伯彥是當時享有美譽的飽學之士,在他的指導和教誨下,郭泰刻苦努力,學習勤奮。蒼天不負苦心人,三年之後,竟博通“三墳五典”,鍛鍊的“善論談,美音制”,加上他“身高八尺,容貌魁偉”的體形容貌,真可謂一表人才。
 
    那一年,郭泰初涉京師洛陽,經陳留名士符融的介紹,前往拜訪河南尹李膺。李膺,字元禮,是當時聲望很高的土人領袖,因他生性亢直,不喜交接。為官“風裁峻整”,力反宦官專政,被京師太學生標榜為“天下楷模李元禮”,時人極難與之接近,土人中能被他容納的,都被稱之為“登龍門’”。符融將郭泰引見後,向李膺介紹說,郭泰是“海之明珠,未耀其光。鳥之鳳凰,羽儀未翔”。李膺接見郭泰後,亦非常欣賞郭泰的人品才學,待以師友之禮,他感慨萬分地說:讀書人我見多了,可是,“未有如郭林宗者”。以李膺當時的影響和身份,竟然如此青睞郭泰,京中眾儒當然更是刮目相看,於是郭泰頓時名震京師,成為當時的知名人物。後來,郭泰離洛陽返太原時,趕來送行他的車輛竟達千乘之多。
 
    郭泰博學聰穎,敏個洞察世事。他深感東漢政權搖搖欲墜,宦官政治日趨黑暗,王朝大廈將傾,這種大局難以扭轉。所以,性甘恬退,淡于仕途,視利祿如浮雲。桓帝建和中,太常趙典舉有道,郭泰堅辭;永興間,司徒黃瓊辟召,不就;友人勸其就召,乃婉言謝絕,矢志“優遊卒歲”,淡泊終生。對那些勸他仕進和看重仕途的人常說:“我夜觀天象,晝察人事,知道天已廢,非人力所能支援。”名士清廉耿介的汝南太守范滂評價郭泰的為人是:“隱不違親,貞不絕俗,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同郡名士宋衝稱其:“自漢元以來,未見其匹。”郭泰確實無愧斯言。
 
    郭泰雖然不求仕進,淡于名利,但是,卻有鮮明的政治觀點和精闢的政治見解,不願做那種隱居無為,大智若愚,裝腔作勢,無視時勢的人。桓帝延熹九年( 116年),郭泰遊太學時,針對當時宦官專權、肆行無道的腐敗朝政,與賈彪等偕同太學生,大加撻伐,編順口溜揚清激濁,褒貶朝臣。在他們的帶動和影響下,一時朝野成風,“竟以臧否相尚”,致使“公卿以下”均懼其貶議而不敢登太學之門。
 
    郭泰極富同情心,重視提攜和幫助後進人士,即使是那些所謂的“不仁之人”,也能盡其所能,給予幫助。有個名叫左原的郡學生,因“犯法見斥”,人鮮與交,整日煢煢孑立,形影相吊,抑鬱寡合。郭泰卻沒酒肴款待他,好言勸慰,以古賢哲為喻,勸其嚴於律己,責躬自省,痛改前非。事後,有人譏笑郭泰與惡人交往。郭泰聽後慨而言之:對於犯錯誤的人理應熱情幫助,勸其從善,若對其疏遠甚至忌很,那就無異於促進惡。僅此一斑,足見郭泰之人品道德。難怪史家稱其“恂恂善導”,“雖墨、孟之徒不能絕也”。
 
    桓帝、靈帝之際,“黨錮之禍”甚起,宦臣大肆陷害士人,朝野一派混亂,郭泰深感世道黑暗,遂閉門教授講學,弟子數千之眾。建寧二年( 169年),第二次“黨錮之禍”中,漢靈帝被宦官挾持,下詔捕殺李膺、杜密等名士百餘人,並陸續殺死、流徙、囚禁六七百人,太學生被抓捕者千余人。郭泰講學于家鄉,以平素“不為危言覆論”,得免於黨禍,但他聽到許多名士君子慘于枉死,異常悲痛。就在這年初春,悲憤交瘁的郭泰病臥家中,彌留之際且言“漢朝的天下恐怕不會多長了”。終年42歲。
 
    郭泰生世雖短,影響頗大,海內名士威知,死訊傳出,四方文人學士紛遝而至,為其送葬者竟達千余之眾。志同道合者為其樹碑立傳,聞名海內的文學家兼書法家、大學士蔡邕親撰銘文。事後蔡邕說:“我一生為人撰碑銘很多,而多有虛飾之辭,唯郭有道之碑銘,文副其實,我毫不愧色。”僅此一斑,足見世人對郭泰的敬仰之致。
主辦單位:晉中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聯繫電話: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