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右玉縣梁威工業園區
·朔州新型產業科技創新園
·懷仁縣金沙灘陶瓷工業園區
·山陰縣北周莊低碳迴圈經濟工業
·平魯區東露天迴圈經濟園區
·平魯區北坪迴圈經濟園區
·朔城區富甲迴圈工業園區
·農業及相關產業
·社會事業服務業
·高新技術產業
·裝備製造業
·基礎設施
·旅遊業
·材料工業
·山西鑫邦燕麥食業有限責任公司
·山西右玉臣豐食業有限公司
·右玉縣藍天沙棘開發有限責任公
·應縣乾寶黃芪專業合作社
·朔州大運果菜批發市場有限公司
·山西明禾陶瓷有限責任公司
·應縣正東陶瓷有限責任公司
  當前位置>>古城變遷
朔州古城史話之五 城頭變幻大王旗
2013-09-26 14:25:46    華夏經緯網

  馬邑之謀後,漢朝的歷任皇帝展開了對匈奴的反擊戰,被打跑的北匈奴來到歐洲成了壓垮羅馬帝國的最後一根稻草,南匈奴在和親的名義下不斷內遷,人去樓空的幕南遷入了一群名為鮮卑的新居民,河西也成了氐羌二族繁衍生息的樂園。東漢末年,三國分立,揮舞的青龍偃月刀和長八蛇矛在造就英雄的同時,也造成黃河流域人口劇減,居住于惡劣環境下的胡族出於對良好生活的渴望,大批向內地遷徙。而當時的漢族統治階級急需補充人力,對遊牧族人的入境居住是極為寬容的。

  這些胡人都是經過北方凜冽寒風吹打過的,茹毛飲血,體格雄健,生命力非常強,一遇到南方濕潤的氣候土壤,就像野草一樣,落地生根,開始還幾根幾根地簇擁著,沒兩天,忽忽地就連天成片了。最終演變成了晉王朝的嚴重邊患。當時的有識之士已經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太子洗馬江統向皇帝上書《徙戎論》:“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戎狄志態,不與華同。當今之宜,宜及兵威方盛,眾事未罷,徙馮翊、北地、新平、安定界內諸羌,著先零、罕並、析支之地;徙扶風、始平、京兆之氐,出還隴右,著陰平、武都之界。廩其道路之糧,令足自致,各附本種,反其舊土,使屬國、撫夷就安集之。戎晉不雜,並得其所,上合往古即敘之義,下為盛世永久之規”。 縱觀《徙戎論》, 充滿了古代論文少見的數據引用以及讓後人驚嘆的思維,以當時晉帝國的人力物力絕對可以完成它。

  遺憾的是,當時的皇帝司馬衷是個白癡,而帝國的掌舵人賈南風只對弄權和淫亂感興趣。江統的疏奏並沒有被採納,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幕——五胡亂華時代揭開了。

  最先向晉帝國發難的是匈奴的劉淵,借漢高祖和匈奴單于和親,改姓劉,自稱為漢王,尊劉邦,劉徹,劉備為三祖,定都平陽(臨汾)。但是,大將軍石勒的遊擊戰略一點點將晉帝國的內臟掏空。晉帝國的并州刺史劉琨為了擺脫困境,與鮮卑拓拔猗盧結為兄弟,將雁門關以北之地割讓給了拓拔猗盧,馬邑城歸鮮卑所有,馬邑人民離開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被遷移到雁門關以南。鮮卑拓拔從此興盛起來。

  但是,後趙石勒很快攻滅了劉琨和拓拔猗盧,馬邑歸石勒所有。石勒是五胡亂華時代最英明的君主,如果不是英年早逝,會統一中國,石勒死後,侄子石虎登基,荒淫暴政。羯族就簡直可以稱之為“食人惡魔”了。史書記載羯族軍隊行軍作戰從不攜帶糧草,專門擄掠漢族女子作為軍糧,羯族稱之為“雙腳羊”,意思是用兩隻腳走路像綿羊一樣驅趕的性奴隸和牲畜,夜間供士兵姦淫,白天則宰殺烹食。

  石虎的瘋狂獸性,為他所屬的羯民族帶來滅種厄運。西元350年正月,漢族人冉閔,殺死羯趙皇帝石鑒,同時殺死石虎的38個孫子,盡滅石氏,一舉滅掉了殘暴不可一世的羯趙帝國。頒下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殺胡令》:“凡內外六夷胡人,敢持兵仗者斬,漢人斬一胡人首級送鳳陽門者,文官進位三等,武職悉拜東門”。 一時間,鄴都城內漢人紛紛拿起武器追殺胡族,冉閔親自帶兵擊殺鄴城周圍的胡人,三日內斬首二十余萬,屍橫遍野,同時冉閔還揚言要六胡退出中原,“各還本土”,否則就將其統統殺絕。各地漢人紛紛起義響應,開始對入塞中原的數百萬胡族展開大屠殺,史載“無月不戰,互為相攻”,一舉光復山東、山西、河南、河北、陜西、甘肅、寧夏。馬邑終於被漢族光復。

  而遠在東北邊陲的鮮卑慕容建立前燕帝國,趁機大舉南下,冉閔被鮮卑的十四萬鮮卑騎兵部隊包圍,在拼死突圍的冉魏士兵掩護下,冉閔連殺三百餘人,最終被俘而被斬首。而被冉閔解放五萬多少女,全部落入食人惡魔慕容鮮卑的手中,一個冬天就吃了個乾淨。鄴城城外這五萬名少女的碎骨殘骸堆成了小山。馬邑落入前燕的手中。

  乘著中國本土沸騰,西北地區的氐族部落酋長符健,也進入關中,在長安建立前秦帝國。苻堅和漢人王猛在亂世中因緣際會,激迸出歷史的火花,為大黑暗時代點燃了明燈,開創了空前盛世,前秦統一了北方,

  但是,淝水一戰前秦帝國土崩瓦解,慕容垂重建後燕,後燕全盛時,據有山西全境。而鮮卑拓拔珪于牛川建立了北魏。複國後的拓拔珪平定了內亂,勢力不斷強大,公開與後燕決裂,征伐後燕,西元396年,拓拔珪集結步騎四十萬,出馬邑取晉陽,在潞川一舉擊潰後燕。西元398年,正式定都平城,馬邑成為帝國的京畿之地。

  五胡亂華時代正式結束,在這一百三十六年中,幾乎一支軍隊就建立一個帝國,驀然間一批人集結在一起,馬上組織政府,還沒等人民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就煙消雲散,知留下無數的屍體和哭泣的孤兒寡婦。而馬邑古城在胡漢的衝突中,默然無聲,將如煙的往事深埋心中,日夜守護著安寧,見證著歷史的變遷。

  參考書目:

  1、《朔州大事記》朔州市人民政府地方誌辦公室 蔚文彩 吳奪奎主編 中華書局出版

  2、《朔州通史》 朔州三晉文化研究會 高海編纂 三晉出版社出版

  3、《雁北志集注》徐德富編著 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

  4、《中國人史綱》柏楊著 同心出版社

  5、《馬邑與馬》 熊國章博客

  6、《山西省朔州平朔考古紀實》 張暢耕 支配勇

  7、《朔縣慘案回憶錄》 徐寶

  8、《朔縣:野蠻的屠殺》山西視聽網

  9、《塞北古城換新天》 2010年第06期《黨史文匯》李穎超著

  10、《朔城區城市環境整治出成效》政府公報

  相關文章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三 孫栩抗金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二 短暫的收復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一 神州的棄兒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 石雄出馬邑大破回鶻
·朔州古城史話之九 李靖出馬邑大破突厥
·朔州古城史話之八 劉武周馬邑起義
朔州市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