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右玉縣梁威工業園區
·朔州新型產業科技創新園
·懷仁縣金沙灘陶瓷工業園區
·山陰縣北周莊低碳迴圈經濟工業
·平魯區東露天迴圈經濟園區
·平魯區北坪迴圈經濟園區
·朔城區富甲迴圈工業園區
·農業及相關產業
·社會事業服務業
·高新技術產業
·裝備製造業
·基礎設施
·旅遊業
·材料工業
·山西鑫邦燕麥食業有限責任公司
·山西右玉臣豐食業有限公司
·右玉縣藍天沙棘開發有限責任公
·應縣乾寶黃芪專業合作社
·朔州大運果菜批發市場有限公司
·山西明禾陶瓷有限責任公司
·應縣正東陶瓷有限責任公司
  當前位置>>古城變遷
朔州古城史話之九 李靖出馬邑大破突厥
2013-09-26 14:28:24    華夏經緯網

  玄武門事變後,李淵退位,李世民登基。可能是為了給李世民一個紀念,突厥頡利可汗、突利可汗以傾國之兵南下,直打到長安城外渭水之北。李世民迫不得已,擺了空城計,只帶了高士廉、房玄齡等六人親自前往渭水便橋與頡利和談,僥倖將頡利嚇住,雙方結盟,突厥撤兵。李世民剛稱帝就遭了突厥這麼個下馬威,其憤怒可想而知,從此日夜練兵,圖謀報復。

  不用多久,報復突厥的機會就來了。仿佛天亡突厥,李世民上臺後突厥地方連年災害,牲畜戰馬損失極大,頡利可汗又不善於內政,弄得突厥人心離散,連當年一起進攻長安的突利可汗都投降了唐朝。眼看主動進攻的時機已經成熟,李世民下令發動進攻。

  西元629年,唐太宗宣佈了北伐班子的主要成員:兵部尚書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行元帥之職;并州大都督李勣為通漠道行軍總管,為大將;華州刺史柴紹為金河道行軍總管,為大將;靈州大都督薛萬徹為暢武道行軍總管,為大將。發兵十萬,共擊東突厥。同時,代州都督張公謹,任城王李道宗等將領也隨軍效命。

  李靖手握精兵十萬,要和頡利可汗一決雌雄。自古中原王朝與北方遊牧民族作戰,深感尋找其主力決戰,如撲風係影,往往勞師遠征,無功而返。李靖不愧是大軍事家,對東突厥此役,他決定以奇兵為主,正兵為輔,強調突然性,反客為主,然後逼其結陣,進行決戰。

  為了達到出奇制勝的目的,李靖沒有擁兵徐進,而是輕騎先入距敵較近的馬邑,然後率驍騎三千,如離弦之箭,插向定襄咽喉惡陽嶺。晚上,又自惡陽嶺奇襲定襄,唐軍如從天降,揮舞戰刀,似星夜流星,殺敵不計其數,頡利大驚失色,糾合余眾,棄牙逃竄。當他們發現李靖只有數千騎兵時,有人主張再戰,頡利說:“唐軍如果不是傾國而來,李靖怎敢孤軍到此!”東突厥兵認為可汗分析的對,一日數驚,毫無鬥志。為避李靖兵鋒,頡利徙牙帳于磧口(今內蒙古二連浩特市西南)。李靖發現了頡利的判斷失誤,索性就冒充唐軍主力的樣子在後追擊,當然只能虛張聲勢,不敢真的追上,同時派人恐嚇收買突厥各路小諸侯小可汗,令他們投降唐朝,弄得頡利眾叛親離,身邊只剩下幾萬部隊。

  頡利可汗眼看已無力與唐朝為敵,於是遣使求和,願意舉國內附,甚至同意自己親自到長安朝見,那等於是宣佈投降了。李世民准予接納,派李靖帶兵前往“迎接”,又派了大臣唐儉做外交使節去頡利那堙尬噯╮言L。當時頡利手下還有數萬戰士,這數萬人的忠心是無可懷疑的,其戰鬥力仍不可忽視,應該還沒到窮途末路要主動投降的地步。可能頡利的所謂求和只是一種緩兵之計,當年高麗就多次用假求和麻痹了隋煬帝,使隋軍多次錯過取勝良機,大概頡利也想用這招對付李世民。

  理論上說,頡利用這種緩兵之計是可行的,漢族皇帝的天朝大國思想總是會及時發作,“你看那些蠻夷已經同意歸順了,我們作為文明人再去堅持趕盡殺絕未免太粗魯了”,李世民也確實同意了和談,應該說頡利求和的目的是達到了。不過遺憾的是,頡利的緩兵之計其實要了自己的命,本來唐軍在前線只有李靖的三千人,趁著和談這段時間,唐軍的主力在李績的帶領下終於趕到,與李靖匯合了。如果頡利不和談而繼續逃跑,李靖兵少絕對不趕窮追,頡利一和談,倒把唐軍主力給等來了。

  二李合兵後,決定利用頡利自以為得計防禦懈怠之時,以精騎突襲頡利大帳。李靖的部將張公謹提出反對意見,認為皇帝已經同意和談,兩位大將再發動進攻就有自作主張的嫌疑;另外皇帝派去的外交使節正在突厥處,如發動進攻就必然會威脅使節的安全。李靖答覆說,這一戰是立韆鞦功業的良機,時不可失,至於那個外交使節唐儉“何足惜也”。李靖這話的確沒錯,一個大將看到可以消滅敵人的良機,哪還會顧慮那麼多。當然了,這對倒楣的外交官來說是太不公平,他在毫不知情下就被李靖捨棄了,即使要當烈士,也該是自願才動人,被自己人擁戴為烈士就很無趣了。而且這個唐儉也並非小人物,他是李淵在太原起兵的首義功臣,一直是李淵的心腹。雖然李淵已經倒臺,唐儉的地位已沒以前重要,但李靖如此大大得罪此人,實在是擔了很大的風險。

  計議已定,李靖親領一萬精銳連夜奔襲頡利大帳,李績帥主力隨後進發。為保持行動機密,唐軍將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裹脅隨軍,以免他們給頡利報信。突厥方面,頡利正在熱情款待唐朝使節,以為停火協議已經生效,唐軍不會進攻,眼前的難關可以度過,防禦自然鬆懈。有心算無心之下,唐軍直逼近到頡利大帳十五里處,突厥哨兵才發出警報。以唐軍騎兵的速度,十五里眨眼即到,突厥軍根本來不及組織任何有效抵抗。整個作戰過程就是一面倒的屠殺,連頡利的妻子隋義成公主也死於亂軍之中。頡利可汗第一時間上馬逃走,倖免于難,但最後仍在逃跑途中被唐軍俘虜。後來李世民饒了頡利不死,將他軟禁在長安。

  這一仗全殲了東突厥最後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滅亡了東突厥。突厥興起于北朝末年,為東魏、西魏、北齊、北周、隋、唐數朝之患,尤其在隋唐之交,突厥更是乘機擴張。唐朝自建立起就一直生活在突厥威脅之下,當年李淵起兵時為了得到外援不得不向突厥稱臣,但畢竟心中深以為恥,連突厥賜的狼頭纛都不願用,後來突厥又支援劉武周進攻唐朝,甚至直接對唐動武,唐朝受突厥欺壓可謂由來已久。如今這個大敵竟然就這樣被李靖滅了,李淵李世民父子的欣喜可想而知。

  唐太宗得到李靖大獲全勝的捷報,高興地對侍臣說:“朕聽說皇帝的憂慮是臣子的恥辱,皇帝受辱,臣子就該去死。過去國家草創,太上皇憐念百姓,稱臣于東突厥,朕未嘗不痛心疾首,立志消滅東突厥,為此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動用偏師,無往不捷,頡利可汗歸附,終於洗雪了恥辱!”時為太上皇的唐高祖也高興地說:“過去漢高祖被匈奴困辱于白登,一直不能報仇,今天我的兒子能消滅東突厥,我託付得人,還有什麼可憂慮的呢!”接著,唐高祖又召太宗與貴臣十余人及諸王、王妃、公主,置酒于淩煙閣,慶祝唐消滅東突厥。酒酣之時,唐高祖自弾琵琶,太宗起舞,終夜而罷。

  東突厥滅亡後,唐威遠播,西北各少數民族邦國紛紛歸附,尊唐太宗為“天可汗”。

  參考書目:

  1、《朔州大事記》朔州市人民政府地方誌辦公室 蔚文彩 吳奪奎主編 中華書局出版

  2、《朔州通史》 朔州三晉文化研究會 高海編纂 三晉出版社出版

  3、《雁北志集注》徐德富編著 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

  4、《中國人史綱》柏楊著 同心出版社

  5、《馬邑與馬》 熊國章博客

  6、《山西省朔州平朔考古紀實》 張暢耕 支配勇

  7、《朔縣慘案回憶錄》 徐寶

  8、《朔縣:野蠻的屠殺》山西視聽網

  9、《塞北古城換新天》 2010年第06期《黨史文匯》李穎超著

  10、《朔城區城市環境整治出成效》政府公報

  相關文章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三 孫栩抗金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二 短暫的收復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一 神州的棄兒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 石雄出馬邑大破回鶻
·朔州古城史話之八 劉武周馬邑起義
·朔州古城史話之七 楊廣巡邊過馬邑
朔州市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