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右玉縣梁威工業園區
·朔州新型產業科技創新園
·懷仁縣金沙灘陶瓷工業園區
·山陰縣北周莊低碳迴圈經濟工業
·平魯區東露天迴圈經濟園區
·平魯區北坪迴圈經濟園區
·朔城區富甲迴圈工業園區
·農業及相關產業
·社會事業服務業
·高新技術產業
·裝備製造業
·基礎設施
·旅遊業
·材料工業
·山西鑫邦燕麥食業有限責任公司
·山西右玉臣豐食業有限公司
·右玉縣藍天沙棘開發有限責任公
·應縣乾寶黃芪專業合作社
·朔州大運果菜批發市場有限公司
·山西明禾陶瓷有限責任公司
·應縣正東陶瓷有限責任公司
  當前位置>>古城變遷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一 神州的棄兒
2013-09-26 14:29:08    華夏經緯網

  1905年8月20日,孫中山在東京成立了中國同盟會,發表的《同盟會宣言》中,其中第二條就有寫著:“恢復中華。中國者,中國人之中國;中國之政治,中國人任之。驅除韃虜之後,光復我民族的國家。敢有為石敬塘、吳三桂之所為者,天下共擊之!”

  已經作古千年的石敬瑭為什麼還要受到人們的唾罵呢?

  石敬瑭是五代時後晉的開國皇帝,唐廢帝李從珂與他已是水火不容,唐軍大舉圍攻晉陽,石敬塘已經是朝不保夕,再不向遼軍求援,就來不及了,於是以割讓幽雲十六州為條件,換取契丹對自己的支援。當時部將劉知遠勸說,把十六州割出去,後患無窮,石敬塘焦急的說:“事情緊急,管不了那麼多了!” 於是,石敬塘得到了遼軍的大力援助,打到洛陽,末帝李從珂自懷抱著中國歷史上最頂級的文物傳國玉璽登上玄武樓自焚,石敬塘建晉取而代之。

  從個人角度,石敬塘割了十六州以換取個人安危和奪得天下,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於中原王朝來說,幽雲十六州的得失直接影響到中原王朝的國運和國勢,四百年間,深刻地影響到了中國的歷史變遷,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中國歷史的發展方向。

  燕雲十六州所轄的土地全部面積差不多為12萬平方公里。幽雲十六州所在的位置,處於中原漢族地區和北方遊牧民族區域的結合部。囊括了當時中國東北部與北部地區最重要的險關要塞與天然屏障。北部是險要的山地,南部是富饒的平原,與廣闊的華北大平原相連。幽雲十六州地區是古代漢民族防禦北方遊牧民族的天然屏障。這一地區的喪失,使本地區的長城及其要塞完全失去作用,致使華北大平原全部裸露在北方遊牧民族的鐵蹄之下。古人認為“蓋天地所以限華戎,而絕內外也”。從地形地貌來看,由於太行山北支和內長城的分割,幽雲十六州的幽、薊、瀛、莫、涿、檀、順七州位於東南部分,多為平原,稱“山前七州”;而新、媯、儒、武、蔚、雲、應、寰、朔九州則處在西北,多屬山地,被稱為“ 山後九州”。其中,朔州就是城區的朔州古城。

  幽雲十六州是我國古代重要的戰略要地。由於幽雲十六州北與胡地相接,並有高山深谷、險關要塞及長城相守,南部又與華北大平原相連,故戰略地位極為重要。宋朝失去幽雲十六州後則北方根本無險可守。故幽雲十六州在北方防禦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和重大的戰略意義。《遼史紀事本末》認為:“雁門以北諸州,棄之猶有關隘可守……若割燕、薊、順等州,則為失地險” 、“自燕、雲諸州言,則曰山前、後,實今古之大防。自晉失十六州,為中原之禍者數百年” 、“雁門以北,幽州管內十六州,其地東北有盧龍塞,西北有居庸關,中國恃此以界限北狄。自十六州既割,山陰皆為敵有,而河北盡在平地,無險可拒守矣。”對於契丹而言,此地則是進攻宋朝的極好跳板和保衛其南部邊疆的天然屏障。《遼史》記載,契丹得幽雲十六州後,進行了大力經營,“不能州者謂之軍,不能縣者謂之城,不能城者謂之堡。”盡得其利。為了防備北方強悍的契丹騎兵,宋人在北方無險可守的窘境中,只得部署重兵,處處設防。沒有了雄關險塞可據守,只好深掘河溝、種植楊柳來防備大規模的契丹騎兵衝鋒。實在可憐、可嘆!

  幽雲十六州還是重要的經濟重地和兵源地。 幽雲十六州面積遼闊,並且境內有高山,有平原,還瀕臨大海。《遼史》認為,幽雲十六州歸遼後,“五京列峙,包括燕、代,悉為畿甸。二百餘年,城郭相望,田野益辟”,不但獲得了拱衛京城的要地,增加了其戰略縱深,城市和農業亦獲得了較大發展,成為遼國的富庶之地,遼國專門在此地設立了財賦之官,史書載, “自京、鎮等處,土田豐好,兵馬強盛,地利物產頗有厚利”。幽雲十六州地區有大量的漢族人口,其辛勤的勞動為契丹創造了鉅額的財富,成為大遼重要的財政來源地。在賦稅方面,遼國對於從事稼穡的幽雲十六州漢人,按戶等分夏秋兩季徵收 ,還另有鹽、酒、義倉等眾多雜稅,“十三年,詔諸道置義倉。歲秋,社民隨所獲,戶出粟庤倉,社司籍其目。”此外,幽雲十六州的漢人更要負擔各種徭役。

  幽雲十六州地區眾多的漢族人口,更為遼國提供了大量的兵源,成為大遼的重要兵源地。由於宋朝無法取得幽雲十六州,這些本應歸屬於大宋的幽雲十六州漢族人,不但不能為大宋所有、所用,反而在大遼的組織下,成為遼國進攻宋國及其他地區的重要兵源。在兵役方面,由於遼朝崇尚武力,對外戰爭頻繁,因此幽雲的漢人經常要背負相當沉重的兵役負擔。“遼國兵制,凡民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隸兵籍。每正軍一名,馬三匹,打草穀、守營鋪家丁各一人” ,實行的是“全民皆兵”制度,漢人也不例外。其全國軍隊分為禦帳親軍、宮衛騎軍、大首領部族軍、眾部族軍、五京鄉丁和屬國軍,其中“五京鄉丁”就是多由漢人來充當的,而幽雲地區因其人口密集,更是此項兵役的最主要來源,佔了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份額,

  幽雲十六州所造成的漢族分裂,使部分漢民族脫離了一貫的歷史演進過程,使這部分人自外于漢族主體之外,甚至於產生了漢族的“胡化”。民族融合,不單單存在著漢化,同時也存在著胡化。我們認識這一點,只能從相關的資料中去感受了。幽雲一帶特別是幽州的漢族,由於長期與遊牧民族雜處,形成了和北方遊牧民族相似的風氣和性格。這對於漢民族當然有好的一面 ,一改漢族人的文弱之氣,而漸染勇猛、剽悍、尚武之風。由幽雲十六州漢族組成的軍隊也具有強大的戰鬥力。朔州人海納百川、豪爽大氣的民風,與此也有一些關係。

  石敬塘情急之下,將幽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即位後,可能覺得這個禍創的太大了,有心毀約,對收復幽雲十六州有些心動,但是在大臣的勸說下打消了這個念頭。石敬塘死後,他的侄子石重貴即位,石重貴比較血氣方剛,無法忍受恥辱,竟然把遼國使團攆出了國境。遼太宗大軍南下。石重貴讓自己的姐夫杜重威領軍挂帥,結果杜重威投降了遼軍,石重貴只好迎降,遼太宗把他流放到冰天雪地的黃龍府,結局無人知曉。

  石敬塘被後人罵為大漢奸,其實他連漢奸的資格也沒有,他是沙陀族人。但是,朔州古城淪入契丹人之手,成了神州的棄兒。

  相關文章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三 孫栩抗金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二 短暫的收復
·朔州古城史話之十 石雄出馬邑大破回鶻
·朔州古城史話之九 李靖出馬邑大破突厥
·朔州古城史話之八 劉武周馬邑起義
·朔州古城史話之七 楊廣巡邊過馬邑
朔州市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