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忻州市臺辦工作職能
· 縣(市、區)臺辦
· 縣(市、區)臺辦
·投資環境建設
·財政扶持政策
·收費優惠政策
·稅收優惠政策
·土地優惠政策
·忻州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
·忻州市2012年招商引資推介
·忻州市原平融伍科技產業園區情
  當前位置>>忻州旅遊
偏關老牛灣
2013-12-23 09:25:07    華夏經緯網

----摘自旅人網

 

一、老牛與長城第一次邂逅


 

  萬里長城自遼寧告別鴨綠江之後,翻千山越萬嶺在偏關終於和滔滔南流的黃河第一次見面了。長城、黃河,中華大地上的兩大奇觀,一個是人類用勤勞和智慧所造就之氣勢磅薄、雄偉壯麗的巨龍;一個是大自然神功奇力所造就之九曲連環、濁浪滾滾的玉帶。從偏關繼續往西,直到甘肅蘭州,長城和黃河最後分別,這期間,他們曾四度握手相逢,並且在很多地段結伴而行,相互輝映。長城和黃河在中華大地上,穿高山、越大漠,衝破一切險阻始終勇往直前。
  長城和黃河相交的地方叫老牛灣,這裡在明朝時是一座屯兵的城堡,為成化三年(西元1467年)所建。在老牛灣堡緊臨黃河的山崖上,有一座至今仍保存很好的磚砌空心敵樓。此樓雄踞崖上,俯視黃河,是偏關著名的風景地之一。長城到老牛灣之後,雖抵黃河岸邊了 ,但並未跨黃河西去,而是順黃河的東岸南下,經萬家寨、關河口至河曲縣,然後才越黃河進入陜西省府谷縣境內逶迤西去的。
  整個老牛灣村村莊簡直就是一個石頭民俗博物館。老牛灣的村民依然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靠天吃飯的艱苦生活,因此這裡依然保留著質樸的民風和民情。

 

1、老牛灣概述

  老牛灣村位於晉陜大峽谷入口處,萬家寨水電站的建立使這裡的景色更加壯觀。這裡有著古樸的黃色文明和淳樸的民風,還有攝影家最愛的黃河落日


(圖片由網友 @老馬識途 提供)


地理:位於內蒙古清水河縣與山西省偏關縣交界處,距內蒙古清水河縣城灣大約20公里(水路);距萬家寨水電站大約10公里(水路)。
  “長城是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象徵,黃河是中華民族文化的搖籃;巍巍長城和滔滔黃河在老牛灣交匯,內長城和外長城在老牛灣相聚”。老牛灣地處晉陜大峽谷的核心地段,位於黃河萬家寨水庫的庫區,河谷兩岸壁立萬仞,河道中碧波萬傾,河岸之上長城聳立,村落中古跡散佈。這裡是長城、黃河惟一併行的典型地段,河面最寬處不過百米。這裡村莊的名字之所以叫老牛灣,相傳是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發生地。

2、掌故

  老牛灣有長城,有大河,有古堡,有烽火臺,還有數不清的古渡傳說,旅遊資源豐富,但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它因此而擁有了說不盡的歷史話題。
  老牛灣渡在清代邊備廢弛之後逐漸興起。老牛灣雖然險峻異常,河岸直立,河道彎曲,但水勢平緩,是天然的良港碼頭,吃水再深噸位再大的船隻也停靠無礙。同時,那時老牛灣常年有兵士駐紮,可確保人身財產安全。那些精明異常的商家審時度勢,將這一座壁壘森嚴的兵營要塞三下五除二就改造成一座邊地商城。商城儘管小,但貨物的吞吐量卻驚人。繁盛時期,老牛灣渡口碼頭船桅林立,每天要泊靠三四十隻大船。貨物卸下再走陸路,販到偏頭老關,再由偏頭老關轉送平魯、五寨。
  沿喇嘛灣至老牛灣一線,灣多浪急,暗礁明礁佈滿河道。夏天雨季來臨,水情不穩。一條龍壕既是一條黃金水道,更是一條送命水道,船漢們無不聞之色變。往往是,吃水深大噸位船隻入晉,須雇喇嘛灣的船家護航,喇嘛灣的船家將船送到老牛灣,再換上老牛灣的老艄掌棹下行,經過萬家寨、關河口,一直護送到龍口。船到龍口,老牛灣的老艄公下船登岸,將貨船再交給龍口一帶有名的船漢掌棹。

二、老牛看點

1、老牛灣村


(圖片由網友 @葉落秋風 提供)

  老牛灣村有兩個,分別處於內蒙古和山西,中間有一道深溝相隔,而且由於水庫水位提升、河水倒罐,溝中水深達30-40米深(不同季節水位會有變化),需乘坐當地農民的小船渡過。內蒙古一側的老牛灣村是攝影家們公認的拍攝老牛灣全景的最佳位置,並且形似牛頭的山坡坐落在內蒙古一側,在這裡可以看到一個著名的自然景觀——牛鼻孔。山崖的側面有一個自然形成的山洞,透過山洞可以看到絕壁之下的黃河水彎,風光壯麗、秀美。山西一側的老牛灣村坐落在一塊突起的石崖之上,在百丈懸崖頂部,建有一座磚石空心城樓,名曰老牛灣墩,又名望河樓、護水樓,被稱為“天下第一墩”。它建於明萬曆二十五年,墩高二十二米,上建有垛口和樓櫓。墩體正面有供士兵上下的繩體和通道。用它瞭望來自黃河的敵情,點燃狼煙向東、南兩邊長城傳遞資訊;原本建在河邊灘地上的邊晹迨w被黃河沖毀,只有這敵樓依然屹立於此,好似一名威武的戍邊軍人,忠於職守,無所畏懼。樓的腳下是近百米的懸崖。老牛灣堡三面環水,一面連山,呈牛頭狀。各種石頭建築根據地勢而建,石窯石屋比肩而居,石晱菾|隨形而就;石碾石磨、石杵石臼隨處可見;石人石馬、石倉石櫃觸手可得;窯前石檐低垂,棓嵽蛝O仄立;炕頭有石獅,院內置石鎖;村北有石墩臺,村南有石寨堡。尤其是村南的古代城堡遺址雖然已經殘破不全,但是整個古城的風貌還依稀可辯。整個古城坐北朝南,先入甕城再進南門,迎面是座石影壁,影壁後面觀音閣和關帝廟分列左右,寺廟建築已經殘破,內中供有小型的觀音和關公神像,暀W有壁畫,案前有香火遺存;堡中還有一座“諸神廟”, 殘存有彩繪諸神,晱眴曏芋F另外古堡外四處的山上也建有多座小廟,人神共同護佑著身後更為廣闊無垠的家園。整個老牛灣村村莊簡直就是一個石頭民俗博物館。
  老牛灣的村民依然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靠天吃飯的艱苦生活,因此這裡依然保留著質樸的民風和民情。走過老牛灣,會深深地被它的壯美打動,感受到古樸與蒼涼的魅力。

 

2、龍口

  龍口既是這一段長峽的結束處,也是一條長峽堻怳螃I的所在。因為河水急遽下切,河床驟然收束,河水頓時暴怒,像一條巨蟒一樣來回滾動身體。水大浪急,濤聲轟鳴,水霧騰騰。船到峽口,水下一條巨石將河床突然抬高,不懷好心地斜插河心。
  建國之後,航運炸礁隊經過幾次爆破,搭了好幾條人命,但那條巨石仍然伏在那堙C這條巨石被船漢們稱為“龍口門檻”。
  冬季,舉目四望,天陰沉沉的,高天的更高處,是一層每年颳起的浮塵,浮塵在天上一動不動,將太陽描畫成一個模糊的圓影。空氣堭a著順河而來的寒意。

3、寺溝護寧寺


(圖片由網友 @竹骨風鈴 提供)


  老牛灣一帶,石山嶙峋,順流而下至寺溝,則呈現出與老牛灣完全不同的黃土高原地貌。由偏關縣出發南行,經過長城上又一個古堡樺林堡,快進入山西省河曲縣境內,公路與黃河之間出現一塊平整的臺地,只見臺地上一座細緻工整的小寺廟坐北朝南,黃河在西邊奔騰,北邊是一個小村。高高低低的梁峁上全是梯田,道路兩側是那些頑強的楊樹,再向北一道古老的長城邊棷搦恣A時有時無起伏著,高踞河岸之上。
  廟的面積不大,但十分精緻,只有一進院落,左右嚴格對稱,建造得十分緊湊,正殿背後的小廟媮晹竟諡壁畫。院內兩株古柏參天,枝葉扶疏,亭亭如蓋,一個人一抱都抱不下來,一株尚存,另一株則毀於雷電,僅剩被燒燬的一存軀幹。
  這座廟顯然已經荒廢好多年了。側殿旁有兩通碑,一為道光時刻,一為咸豐時刻。咸豐六年的碑記載的是修戲臺的事,文辭粗礪不可讀,而道光碑記重修大殿事,文辭訓達,頗為壯觀。這段文字一開始就描述寺溝的地理環境,很凝煉。
  護寧寺者,河曲之古剎也。其地東踞樺林長城之巔,西眺麟州之野,下看黃河中流,仰瞻紫塞穹隆,俯臨龍口雪浪,所謂天塹地險,此其會也。殘破的廟宇規制仍存,殿宇堶惘罋釭d胎已經蕩然無存,但從碑記塈畯怳難想像當年神佛同聚,香火鼎盛的場面。碑記也沒有明確記載廟宇起始建築年代,只是猜測建於北宋,至於根據為何,不得而知。或許,只有寺院當心那棵鬱鬱蔥蔥的古柏能告訴我們一點什麼。碑體已經倒下去,文字也渙漫不清。那一天,天空抖抖擻擻地下起一陣微雨,雨滴灑碑面上,碑記文字忽然像謎底一樣呈現在眼前。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辨識著文字,然後再著一人抄錄下來。抄完了,雨也停下來。字跡重新隱退在石碑冰冷的紋理深處,而當年邊地軍民紛紛集款築廟的忙碌身影偏偏浮現出來。因大興締造,有仍舊而維新者,內院之正殿,東西殿,南殿伽藍觀音,廟外左右所列之河神、龍王廟,外院之廣胤堂、韋陀亭,昔皆土辟,今易而磚之,取其堅也。有新建者,佛殿東西之文昌廟、關帝廟,南殿東西隅之鐘鼓樓,殿東西旁之孤魂廟、比丘廟,寺外戲樓,前空其基,今修而成之,昭其制也。他如禪室、山門,一改作,一遷移,非欲壯觀,欲其稱也。高下合度,內外稱局,雖不比西方之五舍,而煥然一新,亦未始不可以垂後。
  這一座小小的,顯得有些過分秀氣的廟宇,竟然容納了如此眾多的神仙菩薩。從實地來看,大殿、配殿、東廂、西廂,不管大殿小殿,各有所祀:正殿三世佛,左文昌廟,右關帝廟,還有觀音殿、地藏殿、瘟神廟、孤魂廟、龍王廟、山神廟等十座廟堂。
  事實上,這種神佛同居,儒佛道合一的廟宇格局,恰恰是鄉土社會中的淫祀現象。但寺溝的護寧寺卻有其特殊之處,正因為這份特殊,便賦予了這座黃土高原上精緻異常的小廟以特殊的意義。
  碑記留下一份當年輸銀重建的名單。這份名單很長。老牛灣、樺林營、老營城的千名把總牽頭,四方百姓緊跟其後。神佛共舞,軍民同樂,下看黃河,仰瞻紫塞,一代一代的守邊將士,一邊警惕而憂懼地守護著烽火臺,一邊偷空將自己的期盼、理想和寄託淋漓盡致地放在這座精緻的建築堶情C
  偏頭關一帶,防務最急,棯S的長城,鐵打的營盤,迤迤邐邐,盤根錯節。但是,從歷史的記載中,竟然沒有發現任何大的戰事和緊急的邊情。許多研究者對此大惑不解,其實答案並不複雜,或者說,這竟是歷史開的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明代萬家寨守備萬恭在一個奏折媞晼G“自老牛灣至於險崖,河急不凍,據強而防。自險崖至於陰灣,河緩始冰,廢晱H守”。
原來,從老牛灣至寺溝上游一帶,因為水流急湍,即便嚴冬時節也從來不封凍,一條長城在大多數時間不過是一個擺設。
  所以,寺溝這座小廟才能如此從容。這真是歷史不經意間留下的一個小小的詭詰。

4、野渡


(圖片由網友 @竹骨風鈴 提供)


  關河口老渡和寺溝老渡,在今天顯然是一個很不重要的野渡,加上上游萬家寨和下游太子灘,都架起了公路橋和浮橋,這兩個渡口僅供兩岸在收穫季節販運時蔬之用,或者,時而過年過節,村子堸衈腹A兩岸親戚要靠一隻小船往來。百尺懸崖,一條大河,一條小木船,是兩岸百姓日常生活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
  扶著一段長城殘垣,殘垣下面深谷幽幽,河水喧嘩著一河嘲弄,大家才發現,懸崖的底端,樹木成行,田畦整齊,是一塊狹長的河灘地。河堙A有一隻小劃子,是寺溝村堣H在打魚。

 

忻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