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忻州市臺辦工作職能
· 縣(市、區)臺辦
· 縣(市、區)臺辦
·投資環境建設
·財政扶持政策
·收費優惠政策
·稅收優惠政策
·土地優惠政策
·忻州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
·忻州市2012年招商引資推介
·忻州市原平融伍科技產業園區情
  當前位置>>歷史文化
忻州古建歷史文化在山西文化中的地位意義
2013-12-23 13:38:10    華夏經緯網

  忻州古稱“秀容”、有“晉北鎖鑰”之稱,位於山西省北中部。北臨大同、朔州,南毗太原,西隔黃河與陜西、內蒙相望,東乙太行山與河北接壤。總面積2.5萬平方公里,轄14個縣市區,總人口310萬人。

  忻州歷史悠久,據考古發現,早在三四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這裡就有人類活動的足跡。忻州文物古跡眾多,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有十九處,居全國四大佛教名山之首的佛教聖地五台山就坐落在我市,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民不斷繁衍生息,利用自然,改造自然,進行著各類生產活動,並按照自己的傳統習慣,生活方式,對衣、食、住、行等生產生活資料進行著改造,作為人類生活的必須品——建築,就從無到有地產生了。

  忻州古代建築的發展趨勢

  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早在西元一世紀時生活在這裡人們就已經有比較定型的建築了,人們主要在簡陋的條件下,因地制宜,因材致用,創造出了不同的建築風格。

  生活在忻州這片熱土上的居民,在千百年來的演變中,創造出了木構架為主的建築風格。主要有抬梁式、穿鬥式兩種不同的類型。而抬梁式使用範圍最廣,始終佔據著整個建築的主要地位。

  由於種種原因,在我國遺留的木構架建築沒有早于唐代的,遺留下來的木架構建築又都是佛道建築,現留存下來的四座唐代木構建築又全部集中在山西省,而我市又擁有其中最有影響的兩座。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佛教建築代表了古代中國木構建築的特點,成為中國古建的縮影,我們通過對佛教建築的研究,可以窺見中國古建的精華,可以從中領略中國古建的全貌。

  唐代古建的發現,梁思成先生開了古建研究的先河,經過近代學者多年不懈的努力,現在已經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魏書•釋老志》記載“明帝夜夢金人,頂放白光,飛行殿堂,乃訪群臣,傅毅始以佛對,帝遣蔡音秦景前往天竺。”於是佛教在東漢永平十年(西元67年)傳入中國,到現在已有近兩千年的歷史,在傳入的過程中,與儒家、道家文化也就是與中國的傳統文化水乳交融,使佛教文化烙上了深深的“中國印”。因而在當代中國不懂佛教文化就不能說懂中國傳統文化,佛教文化已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它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國人。

  首先,我們看佛教傳入中國之初,漢代的國人是如何看待佛教這一外來宗教的,據《後漢紀》卷十載,“浮屠者,佛也,西域天竺有佛道焉。佛者,漢言覺,將悟群生也,其教以修善慈心為主,不殺生,專務清凈。其精者號沙門。沙門者,漢言息心,蓋息意去欲而歸於無為也。又以為人死精神不滅,隨復受形,生時所行,善惡皆有報應,故所貴行善修道,以煉精神而不已,以至無為而得為佛也。佛身長一丈六尺,黃金色,項中佩日月光,變化無方,無所不入,故能化通萬物而大濟群生” 這一記載清楚地告訴我們,當時的國人是以看待道教的眼光對待佛教的,“專務清凈,息意去欲而歸於無為”就是道教的專門術語,外來宗教要在異鄉生根,就必須依附於中國的道家文化和儒家文化,這樣才能在異國他鄉生根開花結果。

  佛教傳入我國的早期,佛寺是建立在人口稠密的繁華鬧市的,這樣便於宣傳,擴大其影響,這我們可從《洛陽伽藍記》、《長安志》等文獻中看到其昔日的輪廓。

  隨著時間的推移,佛教在中國站穩了腳跟,於是從城市向鄉村,乃至於向名山大川發展,滲透到了社會的各個領域,五台山的南禪寺、佛光寺就是很好的例證。

  應該指出的是:佛教在中華大地上的傳播,僅僅是佛學教義的傳播,天竺建築並未大量涌入,只是在漢代出現過個別的“浮園祠”,並未成為一個建築類型的主要流派。

  為了使佛教在中華大地上廣為傳播,並長期生存下去,必須建立大量的佛教活動場所——寺院,佛寺是物化的佛教,是佛教的象徵,因而佛教寺院的建立必須借助於中國傳統的建築技術加上佛教教義的功用,而形成一種特殊的建築群體。

  佛教建築的大量存在,是研究古代建築重要的實物資料。

  忻州佛教建築的選址與佈局

  佛教作為外來宗教,必然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風水學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必然對佛教中國化產生影響,佛教中的因果報應,輪迴轉世等思想與風水學的庇蔭思想可以融入一體,相得益彰。因而在佛教寺院的選址和佈局上必然會受到風水學的影響。

  佛教寺院的選址,一般遵循兩個原則,一是選擇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這類地方人口集中,有利於擴大影響,傳播佛法。二是選擇名山大川,這些地方山清水秀,景色幽雅。因為國人自古就有以山川為神,並加以崇拜的傳統。奇妙的山峰又是某種神靈的化身。《禮記•祭法》記載:“山林川谷丘陵,能出雲,為風雨。見怪物,皆曰神。”佛教就利用了這種傳統的自然崇拜,在名山大川中大興土木,修建佛寺,天長日久,就有“天下名山僧佔多”的格局存在。

  佛寺的選址秉承佛教教義,實現物化的佛教。將自身藏匿于自然景觀之中,在佛教看來,蜿蜒起伏的山巒不僅能給人以壯美舒暢之感,還具有將人文隱跡于自然,修煉凈心的功用。因此,佛寺的選址偏重於山脈的選擇,既能體現出佛教對自然的眷戀與依賴的心理,又能體現出山脈對佛寺的遮罩與遮擋作用。因而佛寺一般建在環境幽靜的名山之上,因為名山上有好的風水來脈,可以形成山形磅薄,環抱靈氣之地,許多寺院都對佛院發脈有詳細的描述。

  在山勢的選擇上,佛寺多依山就勢,選擇在半山腰,或者依傍懸崖峭壁,甚至山峰頂部,善於選擇制高點,轉捩點,空白點,使佛寺建於最佳的位置,“建小築、成大觀”,形成“一山抱一寺,一寺鎮一山”的格局。佛寺善於借景讓景,巧用山嶺地形,使建築與自然相協調,使其外部空間多層次。佛寺因山而得神勢,此為借勢,山借佛寺而揚名,此為造勢。風水學上講究尋龍、察砂、觀水、點穴、朝向,理想的模式是枕山、環水、面屏,而五台山臺懷景區就是利用東西南北中五座山峰,一山連屬,勢若遊龍,由北臺蜿蜒起伏而來,龍首在靈鷲峰的菩薩頂,左右兩山是青龍白虎,正面的梵仙山是一座天然的屏障,清水河從北臺發源,環繞靈鷲,轉向東南,形成天然水口,普化寺就是建在水口的鎮寺,在風水格局上形成“五峰環抱之勢”,而山中眾多寺廟則集中分佈于山川形勢的五峰之內。我們參觀的佛光寺雖然不在五峰之內,但卻坐落在山坡之上,兩側有形似蛟龍的峽谷環繞,谷的對面又是高山,形成二龍戲珠的風水格局。同樣風水的還有鎮海寺。

  佛寺建築在佈局上,包括建築的形制、祈福裝飾、趨吉辟邪等,隨處可以看到風水的痕跡,如顯通寺的“龍”“虎”兩塊石碑立於山門。在風水學的應用上,大寺院的門的朝向十分講究,必須遙對遠處的低凹山巒(穿山或朝山),以作為氣口,為了吉利,佛寺的開門嚴格按照“八宅風水法”的理論,只在坎、艮、震、巽、離、坤、兌等七山可以開正門,而在乾位是忌諱開正門的。這些都表明風水學在佛教的選址與佈局上影響是十分深遠的。

  古色古香的佛寺建築,隱現于白雲深處,綠蔭叢中,碧瓦紅晼A高閣白塔,與四週的環境融為一體,古松清流,石徑小橋點綴其間,這種佈局本身就是一幅立意高遠,構思新穎,色彩明快,意境清幽的美麗畫卷,建築與山川相輝映,更增添了山川與佛寺的神秘感。

  有的寺院利用山勢,組合成高低相錯,相互疊置的立體佈局,豐富了寺院的空間層次,一組幾個或十幾個院落隱現于青松翠柏之中,顯得更加凝重深沉,燒香拜佛者拾階而上,穿堂而過,由洞而進,自殿而出,猶如步入西方聖境、極樂世界,令人有意境上的提升。

  忻州(五台山)佛殿的基本結構

  談到五台山的佛寺建築,中外學者對其高超卓越的成就讚不絕口,南禪寺、佛光寺以及宋、元、明、清、民國以來的古建築被視為世界的珍品,許多學者為不能親往目睹,視為終身的憾事,五台山也因其燦爛的古建文化被第三十三屆世界遺產大會批准成為世界文化景觀遺產。

  五台山獨特的古建築是山西乃至於中國古建精華的縮影。我們只從外表感受是不能認識到它的特色,只有進一步了解其結構做法,才能真正認識五台山的古建築特點:

  1、臺基

  臺基也稱須彌座,是直接承托木構架建築的基座,包括周圍的欄杆和可供人上下的臺階,它給人以莊嚴感與神聖感。具有防潮的作用,佛寺中的臺基一般用青、白磚石或純石結構建成,這已經在臺基的發展上有了大得飛躍,最早的臺基是三合土築成,其次的臺基是利用地形的跌差建設在外加磚石相包形成的。臺基是區別建築物等級的標誌。臺基級數越多,建築物的級別越高。另外,漢玉白臺基的等級高於其他材質的臺基,有圍欄的臺基高於無圍的臺基。

  2、間

  間是平面上用四根柱子圍成的空間,間是個體建築,又是整體建築的組成部分,在建築的術語上,正面稱開間,縱深稱進深,間數越多,級別越高。佛光寺的東大殿面寬七間,進深四間,南禪寺大殿面寬三間,進深三間。

  面闊九間,進深五間,象徵“帝王之尊”。

  古建有一個特點,平面開間都是奇數。

  3、木構架

  木構架是建築物的骨架部分由柱、梁、檁、枋、椽和鬥拱基本構件構成。

  4、鬥拱

  鬥拱是用於支撐巨大屋頂的出檐,減少室內大梁跨度,抬高梁架的主要技術措施,在五台山佛殿的建構上,鬥拱不僅具有結構上的作用,而且具備美學上的裝飾作用。

  5、榫卯

  木材與木材之間聯繫是用榫卯進行的,將各種分散單一的木材聯為一體,使其發揮出更大的效果。

  6、屋頂

  屋頂是古代建築中最能展示其藝術魅力的部分,他使建築物的外觀絢麗多彩,變化起伏,在等級森嚴的社會,它是衡量一個古建築等級高低的主要標誌之一。

  五台山的屋頂主要有:廡殿頂、歇山頂,攢尖頂、懸山頂,硬山頂。

  古建築中屋頂雖大,給人的感覺卻不沉重,這主要是四個屋角在處理手法上向上翹起,將位於四角的檐椽逐步上升,使之成為一個兩頭翹起的翼形曲線,變得如鳥展翅,令人賞心悅目。

  7、脊獸

  在建築物的屋脊,檐背上可以看到一些造型精美的禽獸形象,十分引人注目,漢代正脊兩端一般使用鳳凰,漢代後,屋脊上用鴟尾,唐代後演變成鴟吻。

  屋頂走獸的多少,也是區別古建築等級的一個重要標誌,走獸越多,級別越高,最多者為十一個。

  8、裝修

  古建的外部門窗裝修在其外表上關係重大,同一建築,裝修不同,其面貌差異就越大,四面門窗建築顯得輕巧,全部封閉僅留有門洞則顯得敦實。

  室內的裝修更是變化多樣,有藻井,花罩,繪畫等。

  9、色彩

  在五台山的所有漢傳佛教寺廟,頂部全是青瓦,外裝飾古樸,顏色為冷色調,而藏傳佛教的頂部則是顏色鮮艷的琉璃瓦,在琉璃瓦中以黃色最為高貴,外部裝飾顏色鮮艷。

  忻州(五台山)佛教的雕塑和壁畫

  忻州(五台山)佛教寺院的雕塑大致有雕、刻、塑三種,採用的材質有金屬、木、石、竹、玉、磚等,創造出了形態各異的佛教造像。

  從東漢永平年間佛教傳入我國,由於歷朝歷代統佔階級的大力提倡,佛教的傳播非常廣泛,佛像的藝術也迅速發展起來,我國的工匠在吸收並融合外來佛教藝術的創作手法的基礎上,創造了具有我國民族特色的佛像雕塑藝術。

  早期的佛教塑像,在北魏孝文帝時期,人物面像豐滿而略長,鼻梁高隆,直通額際,眉長眼鼓,肩寬胸平,多靜態少動態,服飾衣紋密集,薄紗透體,神態端莊,造型厚實,手法簡樸,從中可以看出中原傳統藝術與西域文化的融合。

  而在二唐寺中看到的彩塑,“人物豐濃,肌勝於骨”,唐代彩塑色彩豐富,人物造型比例適度,面部豐滿,姿態自然,充滿活力,以胖為美,反映了盛唐時期國富民強、氣度不凡一個側面。

  宋代的雕塑藝術水準在盛唐的基礎上又有大的進步,風格上趨於寫實,刻畫人物性格,表現人物心理上方面都有所提高,人物造型上行走、坐臥、舉止千姿百態,極富藝術感染力。

  明清兩代在雕塑上手法更加細膩,但在氣魄和神韻上均不如同前,僅有少量精品傳世。

  壁畫是創作于椈尷疑應N品,五台山的佛寺壁畫是從北魏以後才出現的,將我國的傳統壁畫藝術融合了外來宗教的新鮮血液,形成了具有中國自己特色的民族宗教壁畫藝術,五台山佛光寺東大殿佛座背後的壁畫,在我國古代木構建築中罕見的早期壁畫實物,色彩艷麗如新,在山西乃至於全國尚無第二處,敦煌石窟中的唐代壁畫中已有部分顏料變色。

  另外,金代的岩山寺壁畫、明代的公主寺壁畫、清代南山寺壁畫等都突破了唐代以來表現宮廷和宗教題材的狹窄範圍,更廣闊地反映了社會世俗的生活。題材更加多樣化,並且都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忻州(五台山)佛教建築中隱含的佛理

  從忻州(五台山)佛教建築的整體來看,佛教建築以“靜”的空間氛圍隱喻著“純靜”的最高境界,從外部空間的構成和內部空間的光、色、形均符合於佛教的本意,即無欲,無欲的物化形式錶現為空寂的空間情調。寺院在建築中將視覺引導向空闊遙遠的空間,如佛寺建築脊北上的尖塔、佛塔等都是將人的視覺引向天空,或者是以空闊的外部空間圍合,或以高大的樹木成為外部空間的限定物,形成深遠曲折的意境。

  在內部的裝飾上強調灰性的冷色調,與佛像的華麗形成極強的對比,強調主題的份量,明確表明隱喻觀念的神聖性。

  另外,室內光線較弱,成百盞油燈閃爍,造成光怪陸離,幽幽遂神秘的宗教氣氛,使人心靈上產生壓抑的感受,昏暗中高大的佛像四肢勻稱,面容和諧,煥發出肅穆慈祥的佛光,低垂的目光,修長的眉毛,微翹的嘴角,流露出對人的關注和洞察一切的睿智,使人感受到佛的神聖與偉大,同時又覺得慈祥、可依、和諧、可親。

  在大雄寶殿的建築上,從外看是兩層,而進入內部卻是一層,這表明從外表看佛主高高在上,與眾不同,而按照佛祖的要求,修行實踐,當我們進入佛的境界時,人佛是一樣的,人人可以成佛。

  五台山喇嘛廟的佛殿建築物在內部裝飾上著力加以渲染,無處不是五彩繽紛,金碧輝煌,人們在這裡拜佛就會有一種進入西方極樂世界的感覺,產生一種對佛國世界的嚮往。

  宗教的本質具有神秘性,利用建築物空間介面的不可預測性,光的不均勻性,質地色彩的原始性,使人產生一種心理體驗,這種體驗具有壓抑性,強烈影響人的情緒力量,喚起人們對宗教意識的神秘體驗。

  從忻州五台山地區古建築來看,我們擁有全國僅存的較為完整的四座唐代木構建築中的兩座,其中建於唐建中三年(西元782年)的南禪寺為現存亞洲最古老的建築,被梁思成先生形容為“國內古建築的第一瑰寶”,擁有唐代建築、唐代雕塑、唐代壁畫、唐代題記“四絕”的佛光寺(唐大中十一年西元857年)也坐落在五台山腳下。而宋、元、明、清、中華民國時期的古建築更是比比皆是,在五台山的各個寺院參觀,就如同走進了古建築藝術的博物館,每一處寺院、每一個殿宇、每一個牌樓都是古建藝術的精品,給人以美的感覺,美的享受,使人在視覺和精神上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深刻體驗,也能使我們為祖先無窮的想像和藝術的創作手法而折服。五台山的古建藝術不僅是人類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更是古代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是人類建築寶庫中極為珍貴的文化遺產。

來源:聚焦山西

忻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