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運城市基本建設項目辦理條件
·企業投資項目核準暫行辦法
·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實行企業投
·運城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暫行規
·運城市招商引資獎勵辦法暫行規
·外商投資項目核準暫行管理辦法
·山西風陵渡經濟開發區
·華信經濟技術開發區
·運城經濟開發區
·年產1萬台汽車空氣懸架系列產
·年產1萬噸玉米麥芽糊精
·江石榴汁生產線項目
·紅棗深加工項目
·高檔服裝布料及裝飾布生產線項
· · ·嫘祖
·風後 ·后稷 ·傅說
·百里奚 ·范蠡 ·猗頓
·荀子 ·張儀 ·關羽
·關於黃帝殺蚩尤于解的傳說
·風後和風陵渡
·堯的傳說
·舜的傳說
·禹鑿龍門
·立春 ·臘八節
·晉南戲曲 ·晉南面塑
·剪紙藝術 ·祭灶節
·回娘家節 ·谷神節
·衛牢娃 ·劉海生
·朱民貴 ·趙玉漢
·劉鵬斌 ·仇官有
·運城市分區示意圖
·運城市醫療衛生系統電話列表
·山西省各市(縣、區)長途電話
·列車時刻表
  當前位置>> 文化研討
《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線路圖歷史大考證
2013-01-08 09:57:45    華夏經緯網

  即將在4月28日上映的在《關雲長》堙A除了甄子丹與姜文的“雙雄對決”,該片最大的看點莫過於關羽“過五關斬六將”的闖關故事,在古典名著《三國演義》第二十七回所寫的“過五關斬六將”,也是書中流傳最廣的故事之一。因其收到劉備書信欲前往尋兄,但曹操閉門不見,故不辭而別,因關羽不曾持有公文因此遭到守將阻撓,所以要過關斬將!斬殺曹操手下:洛陽太守韓福,牙將孟坦;東嶺關孔秀;汜水關卞喜;滎陽王植和滑州秦琪。

  地點考證 

  不過後人對這“過五關”的歷程,卻頗有些懷疑。五關中除了第一關“東嶺關”是不知名的小地方,後面四處都是歷史上真有其地。其中,洛陽即今河南省洛陽市附近;汜水關和滎陽都在今河南省滎陽附近;“滑州”並非東漢、三國時候的地名,而是宋朝以後才有的,當時應叫“東郡”,在今河南省濮陽、滑縣附近。從地圖可以看出,這四個地方基本上是沿著黃河由西向東一字兒排開。其中洛陽、汜水關、滎陽均位於許昌(今河南省許昌市附近)的西北面,而滑州則位於許昌的東北。

  關公從河南省中部的許昌出發,要前往河北省尋找劉備,直接往北是最近的;考慮到主要渡口在東郡(滑州),那麼出門後往北略微偏東一點點,或者繞一些小彎路也正常。然而按照前面對地圖的分析,忽略多半是杜撰的東嶺關,則關公他老人家從許昌出來後的大致路線是這樣的:

  首先傻乎乎朝著西北方向猛跑,一直跑了數百里,經過中嶽嵩山,到了當時已經近乎廢墟的洛陽。在洛陽,或許關二哥看見滔滔黃河,猛然醒悟到自己走錯了方向,這才改行向東,一路經過汜水關、滎陽,到達東郡渡河。按照羅貫中《三國演義》的記載,關羽走出了讓人很暈的一條路線,這麼一個大大的拐彎,不但浪費了數百里的路程,還平添了不少的麻煩。如果關公是金庸作品中的俠客,那麼大可以在中原遊歷一陣,行俠仗義,順便到嵩山找少林高僧切磋切磋,然後順黃河東下。問題在於,當時關二爺是帶著不足數十名隨從,護送二位嫂子,在隨時可能成為敵對的曹操地盤內急速逃難,恐怕不會有這份閒情逸致。

  那麼,關雲長真的是一個路癡麼?顯然也不大可能。好歹還有嚮導,還可以問人呢。

  因此,唯一的結論,這個傻乎乎的大彎路是作者虛構出來的。

  虛構情節 

  事實的確如此。歷史上,關羽離開曹操後,只說他徑直去與兄長劉備會合。當時曹操的部下有人要發兵追趕關羽,曹操回答:“各為其主,不必追趕了。”留下國士胸懷的一段美事。當然,很可能各地的守兵,也有自行攔截關羽的;關羽或許也經過了一些小規模戰鬥。不過如《演義》描述的“千里走單騎”這樣完整的長征多半是沒有的。尤其重要的一條,根據《三國志.先主傳》記載,當時劉備已經被袁紹派遣到汝南附近打遊擊牽制曹操,因此關羽很可能根本沒有到黃河邊,而是徑直往汝南去了。所謂《演義》中“過五關斬六將”的故事,確實是作者羅貫中杜撰出來的。但問題還沒有解決。    

  羅貫中的地理知識,當然不算很好,所以弄錯一些地名毫不奇怪。如果他編排關羽的五關行程,是東南西北亂成一團,那麼倒很容易理解了。可怪就怪在,這五關中從洛陽到滑州的後四關,恰好又構成了一條由西向東的精確路線,可謂一絲不茍。只不過出發點放在許昌,就顯得整個路線很彆扭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在中國歷史上,說書人對文學、文化乃至歷史的貢獻是不能忽視的。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國演義》,也是源自說書人用的“話本”。 原來,這都是宋元時期說書人惹的禍。

  文化傳承 

  三國歷史,早在宋朝時期,便被說書人編成了膾炙人口的故事,在市井中傳頌。到了元朝,這些故事進一步豐富,除了《全相評話三國志》書本,還出現了各種關於三國題材的雜劇、民間傳說。羅貫中正是在這些雜劇、傳說、話本的基礎上,改編整理,並修正了一些與歷史出入太大的錯誤,因此得到今天的《三國演義》。而這其中,關雲長過五關的故事,歷史上並無記載,想來便是宋元民間藝人的原創,然後被羅貫中所引用的了。

  然而,宋元藝人一般來說,其文化水準都不是很高,因此其歷史知識往往也存在種種缺漏。這些缺漏自然反映在他們創作和整理的三國故事中。例如,在他們的故事中,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時,定的都城不是歷史上的許昌,而是長安(今陜西省西安市附近)。

  由此,便可以解釋關羽過五關這一條。在評話中,關羽從長安拜辭曹操出來後,其目的是前往河北尋找劉備。他  

  沿著黃河南岸由西向東行進,依次經過洛陽、汜水關、滎陽,到達滑州(宋朝時候這個地名已經有了),北渡黃河。整個路線清晰明瞭,毫無漏洞。可見設計這條過關斬將路線的民間藝人,想必是對照著當時的地圖仔細研究了一番的。

  然而到了羅貫中手堙A他的歷史知識自然比民間藝人豐富得多,因此大筆一揮,將“曹操定都長安”這個錯誤修正為“曹操定都許昌”。都城倒是從陜西移回了河南,可能他又覺得關羽過五關的故事特別精彩,不忍捨棄,於是照搬了過來。這老先生也不想想,你把人家的出發點都給搬了上千里,這路線還能一字不改的照抄麼?遺憾的是,羅貫中歷史不錯,地理卻差勁,加上偷工減料,就這麼把關公的行程變成了沒頭蒼蠅一樣的亂撞。

  關於此事,還有一個旁證。那就是《演義》中,關羽剛剛離開都城,曹操帶著眾將送別關羽時,兩人曾在一座橋上對話  這才是正版的“過五關”路線,並且有挑袍贈金的故事發生。這座橋,在元朝評話和眾多民間傳說中,都作“灞陵橋”。眾所週知,灞陵(今作“霸陵”)是長安城東的一處地名。元朝評話中關羽既然從長安出發,在灞陵與曹操話別理所當然。而在“毛本”《三國演義》(清朝毛宗崗父子整理後的《三國演義》,也是如今市面上流傳最廣的版本)中,關羽從許昌出來,與曹操話別時所處的位置,則只含糊地說了“橋上”。最有趣的是,在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嘉靖本》(這個版本在市面上較為少見,比起“毛本”,它從時間上較早,也較為接近羅貫中原著)中,關羽雖從許昌出發,卻也是在“灞陵橋”上挑的袍子。但不知道,許昌城外,哪來一座“灞陵橋”?

  (編者注:今河南省許昌市城西4公里的清泥河上有灞陵橋,原名八里橋,橋旁有《漢關帝挑袍處》石碑,為明末將領左良玉所立。此橋的始建年代無考,據1991年對原橋遺址的挖掘清理,橋基為元代構件,上部為明、清建築。應是元、明時代所建,絕非東漢古跡。)

  在民間傳說和評話中,是關羽從長安出來後,與曹操話別之處。羅貫中在《三國演義》中錯把該橋搬到了河南許昌。羅貫中一時偷懶,不但把自己的作品中留下一個大大BUG,也讓關二爺背負了“路癡”的帽子,真是冤哉枉也。

 

運城市臺辦供稿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運城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