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運城市基本建設項目辦理條件
·企業投資項目核準暫行辦法
·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實行企業投
·運城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暫行規
·運城市招商引資獎勵辦法暫行規
·外商投資項目核準暫行管理辦法
·山西風陵渡經濟開發區
·華信經濟技術開發區
·運城經濟開發區
·年產1萬台汽車空氣懸架系列產
·年產1萬噸玉米麥芽糊精
·江石榴汁生產線項目
·紅棗深加工項目
·高檔服裝布料及裝飾布生產線項
· · ·嫘祖
·風後 ·后稷 ·傅說
·百里奚 ·范蠡 ·猗頓
·荀子 ·張儀 ·關羽
·關於黃帝殺蚩尤于解的傳說
·風後和風陵渡
·堯的傳說
·舜的傳說
·禹鑿龍門
·立春 ·臘八節
·晉南戲曲 ·晉南面塑
·剪紙藝術 ·祭灶節
·回娘家節 ·谷神節
·衛牢娃 ·劉海生
·朱民貴 ·趙玉漢
·劉鵬斌 ·仇官有
·運城市分區示意圖
·運城市醫療衛生系統電話列表
·山西省各市(縣、區)長途電話
·列車時刻表
  當前位置>> 文化研討
中華祭祖聖地——萬榮后土祠
2013-01-09 15:58:34    華夏經緯網

  楊洪傑

  內容提要:本文論證了黃帝建“壇”,開創祭祖之先河;漢武帝修“祠”,祭祖傳統發揚光大;宋真宗立“碑”,祭祖盛況昭告後世的史實。 雄辯地說明萬榮后土祠作為中華民族的祭祖聖地,是當之無愧的,是不容置疑的。

  悠悠萬載人們不斷發問,人類究竟從哪來?人類的遠古祖先走過了怎樣的坎坷歷程?他們又是怎樣生息繁衍的?隨著科學的進步,隨著考古學的最新重大發現,這些混沌的謎團會被逐步解開。 

  本文試圖找回中斷湮沒數千年的祭祖聖地——萬榮后土祠,恢復它昔日輝煌的本來面目,恢復它在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應有的地位和尊嚴,倘能如此,此乃我中華民族的一大幸事。 

  黃帝建“壇”

  開創祭祖之先河

  大約在5000多年以前,佔據黃河中下游地區大片土地的部落首領黃帝,在古冀洲涿鹿一帶(今運城市鹽湖周邊地區),和另一部落的首領蚩尤展開大戰,歷時三年有餘,“執蚩尤,殺之於中冀”《逸周書•嘗麥解》。這場部落大戰最後以蚩尤失敗,被肢解殺害而告終,這是有文獻記載的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部落統一戰爭。這場戰爭奠定了中華民族大一統的堅實基礎,黃帝也成為遠古時期父系氏族社會最有權威、最有影響的偉大人物。 

  黃帝在部落統一戰爭之後,挾勝利者之威嚴和榮光耀祖之情懷,決定在始祖女媧故里——汾陰脽上建壇祭祀。現在關於女媧故里的說法很多,隨著各地對“名人效應”的重視,都不同程度的加強了這方面的研究。據我所知,僅女媧故里就有多處,如河南西華縣編演了大型劇目《女媧》,據說那埵雂竣換O留著“女媧城”、“女媧宮”等遺跡。河北的涉縣不僅說女媧是他們那兒的人,而且,還辦起了一年一度的女媧文化節。還有河南的淮陽、甘肅的天水都稱是“人文始祖”伏羲、女媧故里。山西的吉縣、新疆的吉木薩爾縣也說那埵酗ㄓ皉傢鬗k媧的遺跡和傳說,因此說女媧故里在他們那堙C需要指出的是,作為中華民族的遠古始祖女媧的有關遺跡,由於年代久遠幾乎已無法考證,有些文獻記載不僅大都是神話傳說,而且還根據後人的需要任意增刪臆造,所以說法極不統一,不足為憑。 

  我們說女媧故里在汾陰脽上(今山西萬榮縣),不僅有始建於黃帝時的“掃地壇”的記載,而且有兩千多年前雖幾經遷建,至今仍保存的后土祠建築。同時還有經眾多學者數十年的努力分辨釋讀的1942年在長沙東郊子庫的王家祖山一座楚墓出土的我國戰國中、晚期帛書實物。在此帛書中明確記載伏羲、女媧“居於脽□”。此方格中的文字已無法辨認,據推測可能是“上”字。這和汾陰的“脽上”不是文字的巧合,而是真實的文獻記載。雖然此帛書上記載的是我國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最完整的“創世說”的神話傳說,但它畢竟是出自於2400多年前古人的實物文字記載,因而可信度要大一些。 

  同時,在黃河拐彎處的河東大地,自古以來就是水草肥美,物產豐富,氣候宜人的寶地,再加上人類賴以強壯,須臾不可或缺的運城鹽池的食鹽,我們的祖先最早在這塊土地上生息繁衍是可能的。大量的考古發現也證明瞭這一點。距萬榮東南方向100公里垣曲的黃河岸邊,發現的世紀曙猿腳踝骨化石,震驚了世界考古界。經過中美科學家的共同論證,人類遠祖起源於中國(論文發表于英國的權威期刊《自然》雜誌上),打破了傳統的“人類非洲起源”說。 

  從萬榮往南順黃河而下,不到50公里的芮城風陵渡黃河岸邊的——西侯渡文化遺址,在這裡原生地層中發現了成批的,現已絕跡的哺乳動物化石和32件人工打造的石器,併發現了一些燒骨和帶有切刮痕跡的鹿角,這一重大發現不僅說明人類最早生息繁衍在黃河岸邊,而且還把人類用火的歷史推進到了180萬年以前,這也是世界上人類最早的用火遺跡。 

  距西侯渡遺址3.5公里處還發現了據今60萬年以前的 河遺址, 河遺址分佈在中條山西南麓的黃河左岸,長達13.5公里範圍內的17個地點的舊石器時期的遺址群。這裡不僅出土了中更新世和第三紀殘留的動物化石,而且還出土了160多件原始人使用的石核、石片和石器等。這表明, 河文化遺址要比北京週口店猿人遺址還要早。1962年,時任國家文物局長的王冶秋興奮地寫了一首詩:“晉南文物不尋常,史跡綿延萬古長,猿人更有猿人早,哪論唐虞與漢唐”。 

  從萬榮往北沿黃河而上約50公里到吉縣,這裡有被列為“200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的柿子灘舊石器遺址,出土了各種舊石器時代的細石器1807件,蚌器及鼠類、虎、鹿、牛、羚羊、豬、犀、駝鳥等大批頜骨、角、牙、蛋殼碎片化石,還發現許多新石器時代的灰坑及陶片等,這裡“是我國目前發現的距今1萬至2萬年間現存面積最大、堆積最厚、內涵最豐富的一處原地埋藏遺址”。 

  從萬榮往東南40公里的夏縣西陰遺址,出土了各類器形的陶片、石器、骨器等多件,最為珍奇的在這裡發現了半個人工切割下來的蠶繭,這說明早在6000至8000年的仰韶文化時期,這裡就已經成為養蠶繅絲,解決人類穿衣問題的發源地,“嫘祖養蠶”夏縣說,應該是可信的。 

  從萬榮當地來看,離后土祠不遠的和夏縣西陰遺址同期或稍晚一點的荊村遺址及相連的多處文化遺址,出土了陶盆、缸、碗、尖底瓶、羊耳瓶、鬲等大量灰、紅、黑、白彩陶片及灰窖址等。更令人叫絕的是還發掘出了不少“黍稷及黍稷殼皮”,這說明遠在5000多年以前,我們的先祖就已經掌握了農作物的栽培技術,也為后稷“教民稼穡”在河東提供了有力證據。 

  到目前為止,這一系列考古的重大發現,難道還不能說明在河東這塊沃土上,在黃河和汾河交匯處的汾陰脽上,有更為豐富的遺址埋藏嗎!誰又能斷定在這塊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造就不出一位母系社會的出類拔萃的聖母女媧! 

  既然女媧故里在汾陰脽上,黃帝祭祀要到汾陰脽上來是順理成章的。一般講祭祖聖地一是出生地,二是居住地,三是陵墓所在地。我們現代人祭祖一般都到陵地,要知道遠古時期的母系氏族社會,人們去世後是不造墳墓的。黃帝在女媧居住地“掃地為壇”,即建造祭祀偉大聖母的場所也是可以理解的。 

  問題是黃帝為什麼要在大敗蚩尤後建壇祭祀女媧呢?主要原因有三:一是遠古時期人們有祭祖的傳統,那時還沒有神話傳說,還沒有造出人們崇拜的神,他們祭祀的一般是自己的祖先和部落首領,希望他們永生的靈魂保祐人們平安。二是黃帝戰蚩尤久戰不勝時,黃帝做了一夢,夢見女媧教他破蚩尤的辦法。《黃帝本紀》說:“帝戰未勝,歸太山之阿,慘然而寐,夢見西王母(即女媧)遣道人披玄狐衣,持符授帝”。《太平禦覽》引《合誠圖》:“黃帝遊元扈上洛,有鳳凰衍圖以置帝前,遁甲奇門從此始”。《太平禦覽》引《河圖》:“黃帝遊于洛,見鯉魚長三尺,青身無鱗,赤文成字”。後來又演變成了洛書、河圖、奇門遁甲等難以破解的神秘天書。總之是女媧教給了黃帝破敵之策。試想黃帝大獲全勝後,又怎麼能不感激始祖女媧呢!當然,這只是神話傳說,不可信。但是誰又能斷定黃帝當時沒有做夢呢,古人對做夢這種現象還不能科學解釋,往往信以為真,這樣的大德豈能不報。如此看來,黃帝建壇祭祀女媧也是應有之意。三是當時蚩尤佔據河東部分地區,黃帝打敗蚩尤後為了安撫蚩尤舊部,進而安定天下,“軒轅掃地而安九土”就是說的這個意思。可見黃帝親自到河東汾陰脽上建壇祭祀始祖女媧,也不失為上策。 

  黃帝在脽上建了一個什麼樣的壇呢?可能是露天場所的一個方壇。據《漢書•祭祀志》說:“方壇、無屋、有椌蠾茪w”。在古代用於祭祀的場所,一般是“方壇”,主要取自於人們對“天圓地方”的認識。唐司馬貞《史記•補皇本紀》載:伏羲“坐于方壇之上,聽八風之氣,乃畫八卦”。《漢書•禮》也有記載:“古之祭地,澤中方丘也”。但也可能是方形圓頂有尖的“大屋”,“圓頂有尖”,象徵著“地乳”,即母親的乳房之意,源於古人對生殖的崇拜。這種建築,對後來的民族建築風格影響很大。據西安半坡遺址和甘肅大地灣遺址考古發現,那時我們的祖先已經能建造300多平方米的“大屋”了。 

  有人從現代字義解釋“掃地壇”,認為古代生活簡陋,黃帝祭祖也只是親自掃一片地,擺上供品祭祀祖先,這是不正確的。古漢語“掃”字是祭祀的意思,我們現在說清明節“掃墓”就有此含義。古代“地即母”,“地”和“母”可以通用,“壇”有場所的意思。“掃地壇”的原意應該是祭祀偉大聖母的場所。“掃地為壇”的“為”字在古漢語有建築的意思,應理解為黃帝為偉大聖母建造的祭祀場所。 

  還有人把黃帝“掃地壇”祭祖和後來的一些帝王的“祭天”、“祭地”等同起來,並煞有介事的說,在“泰山祭天”,在“汾陰后土祭地”,好象這是個很完整的說法,其實,這是一種憑空猜測。古時候有不少帝王到嵩山、泰山去搞“封禪大典”,我們不說大典的內容如何,就從“封禪”這個名字上,就已經再清楚不過的告訴後人,他們在那堿O既“祭天”又“祭地”的,因為“封”字就是祭天的意思,“禪”字就是祭地的意思,既然他們在那堙A即祭了天,又祭了地,還有必要再專程到汾陰脽上祭一次地嗎?所以,歷代帝王到汾陰脽上祭祖,不能認為只是祭“地神”。其實,這種附會的理解是來自對“后土”二字的誤解,本文後面還要講到。 

  黃帝後世子孫的堯、舜、禹(相傳堯是黃帝的五世孫,舜是九世孫)和夏、商、週三個王朝的幾千年間,對后土聖母女媧的祭祀活動一直未斷。據后土祠《歷朝立廟致祠實跡》碑記載:“軒轅氏掃地為壇于脽上,二帝八元有司,三王方澤歲舉”。從黃帝“掃地為壇”,開始祭祀始祖聖母之後,堯、舜二帝不僅親自去祭祀,而且還配備了專職人員“八員有司”,專門去管理這件事。以後的夏、商、週三王也是年年去祭祀。這中間還有個小插曲,“商湯不遷,夏社永存”。相傳,商滅夏后,湯王要搬掉夏一直祭祀的始祖——后土聖母的塑像,湯王部下有一位叫齊力的勸他不可以搬,因為夏與商是同一個祖先,都是后土聖母的子孫。如果要搬掉了,就等於搬掉了我們自己的祖宗。湯王恍然大悟,不但沒有搬掉后土聖母的像,而且越發虔誠的祭祀。我們從安陽殷虛出土的“甲骨文”得到了證實。“甲骨文”的內容都是“卜辭”,專門祭祀之用,那時對祖先的崇拜已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從戰爭征討到疾病婚嫁,都要徵求祖先靈魂的意見,請示方法依靠占卜,占卜又必須在隆重的祭祀典禮中舉行,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得到祖先的喜悅和賜福。由此可見,自黃帝開始祭祀女媧以來到周王朝,歷代帝王都非常重視祭祀后土聖母女媧,是不爭的事實。  

  漢武帝修“祠”

  祭祖傳統發揚光大

  漢武帝是中國歷史上和秦始皇並稱的很有作為的一代帝王,在位54年,從時間上佔了整個西漢王朝的四分之一。他繼承“文景之治”造成的富強國勢和安定政局,對內加強皇權,鞏固統一,對外開疆拓土,宣揚國威,是完成封建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大帝國的重要歷史人物。尤其是開疆拓土的功績,更為史家所稱道。漢朝建立以後,一直受著北方強大的匈奴族的威脅,漢武帝以前各代皇帝均採取“和親”政策。武帝時由於國力強大,反擊匈奴條件成熟了,遂于西元前133年至119年對匈奴展開了大規模反擊,歷經三次大戰役徹底打敗了匈奴,北方大片領土歸漢朝所轄,從此溝通了內地與西域的直接交往,加強了中國與西方各國的經濟、文化交流。漢王朝也達到了最繁榮、最強盛的時期。此時的漢武帝也有點象當年的黃帝一樣,乘大勝之餘威,挾創業之豪情,滿懷對先祖的崇敬心情,大搞祭祖活動。 

  西元前117年,恰好在黃帝所建“掃地壇”遺址附近的黃河邊,出土了一隻“大鼎”,據虞荔《鼎錄》記載,“鼎高一丈二尺,受十二石,雜金銀銅錫為之,四面蛟龍,兩耳能鳴,三足馬蹄,刻山雲奇怪之象,紀雲圖未然之狀。其文曰:‘壽考天地,百行臻侍,山伏其靈,海伏其異。’此銘在底,又別有銘,或浮或沉,皆古復篆,上古之鑄造也”。報漢武帝後,認為這是吉祥之兆,因為鼎在古代被認為是立國的重器,政權的象徵。於是漢武帝下令,把“大鼎”運到京城的甘泉宮,改年號為“元鼎”,並派人在得鼎處修后土祠。我們且不問漢武帝是否真得此鼎,但漢武帝改年號,修后土祠則是有文獻可查的。最為可貴的是,漢武帝比黃帝時祭祖更明確,沒有延用“掃地壇”的名字,而是直接點出“后土”,並且用了一般在宗族祭祀祖宗場所時才使用的“祠”字。    

  這裡有必要解釋一下“后土”,“後”在甲骨文中的寫法有點象女子分娩時的樣子,是個象形字。在原始生殖崇拜時期,人們把女人分娩當做最崇高、最神聖的事情來崇拜。“後”字的初義就是全族之族母。在母系社會中,生育和繁殖了本族全部子孫的高母,是理所當然的領袖和權威。而其名稱就是“後”。“後”是中國最早的君稱,是一種最高權威的名號。在父系社會形成以後,“後”才逐漸演變成為男性君主的長妻。“土”在甲骨文和金文中的寫法有點象母親的乳房,也就是“地乳”。在古漢語中,“土”和“母”這兩個字的音、義相同,土就是母。后土就是最有權威、最受崇拜、至高無上的母親,也就是母系社會最高的女性君王。 

  漢武帝把祭祀聖母女媧的場所,冠名為“后土祠”,這就再清楚不過的告訴人們,他已經完全把聖母女媧看成了自己的遠古始祖。同時在后土祠內還保留了“掃地壇”原有位置,更說明瞭從“掃地壇”到“后土祠”的歷史變遷和一脈相承。 

  漢武帝不僅下令修建后土祠,而且身體力行,曾先後六次親自祭祀,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次祭祀時,他站在“得鼎處”,思緒如潮,感慨萬千,遂作《寶鼎之歌》一首,歌中寫道“汾陰出鼎,皇佑元始。五音六律,依違饗昭。”“穰穰復正直往寧,馮蠵切和疏寫平。上天佈施后土成,穰穰豐年四時榮”(《漢書•禮樂志》)。歌詞中描寫了他得鼎改元的興奮之情,記述了祭祀后土聖母的宏大場面,回顧了開疆拓土的豐功偉業,同時也寄託了他祈盼天下太平,五穀豐登,繁榮昌盛的希望。 

  在他晚年最後一次到后土祠祭祀時,又留下了開一代文體之先河的千古絕唱《秋風辭》。辭中寫道,“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意思是說,他在懷著十分虔誠的心情祭祀后土時,一位蘭花似的秀逸、菊花般的芳馨的俊才盛德的佳人——后土女媧浮現在眼前,併發誓對她為了子孫後代的生息繁衍,為了民族的生存發展之貢獻,永不忘懷。但奈何自己的青春已去,儘管如此,還是祈盼聖母保祐他在有生之年再鑄輝煌。這不僅反映了漢武帝對后土聖母的無限崇敬,同時也反映了漢武帝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豪邁情懷。    漢武帝從修后土祠到祭拜后土聖母,並親自寫下了不朽的詩篇,把中華民族祭祀祖先的傳統美德發揚光大,連同他的文韜武略,開疆拓土,赫赫豐功,造就了偉大帝王的一生。 

  具體到漢武帝時,修建的后土祠的佔地面積和建築規模,沒有留下較詳細的史料記載,不過我們可以肯定,建築規模不會太小。有記載說,當時不僅修建有后土祠,而且還建有漢武帝的行宮和文武百官下榻之處,可想規模小了行嗎?據推測,那時已形成了相當規模的、供皇家祭祀用的建築群體。在廿世紀八十年代初,長春電影製片廠曾在后土祠實景拍攝過一部《血濺秋風樓》的電影,講的是在一次祭祀后土時,行刺漢武帝的故事。雙方在秋風樓內有血腥廝殺、大打出手的場面。如果真有其事的話,我們可以想像,漢武帝時建的秋風樓可能要比現存的秋風樓,還要高大寬敞得多。 

  據說後來的唐玄宗在擴建后土祠時也得到了兩個“鼎”,據《榮河縣誌》記載,“修祠掘地,得古銅鼎二,大者容四升,小者容一升,皆青色”。唐玄宋也以此祥兆為由下令改汾陰縣為“寶鼎”縣。經唐玄宗擴建的后土祠規模更加宏偉壯觀。我們在知道了漢武帝、唐玄宗在修擴建后土祠的同時,似乎也隱約告訴我們,在漢武帝修后土祠之前,黃帝及多代先王所修建的祭祖場所“掃地壇”已不復存在。但我們同時也得知,自黃帝建壇祭祖,經多代先王的祭祀活動不僅有文獻記載,也有了最為保貴的實物證據,那就是在這裡出土的“寶鼎”和“鎛鐘”。一大兩小的“寶鼎”,今在何處,已不好找尋,但“鎛鐘”實物猶存。這個在清同治九年四月后土祠修建時出土的鎛鐘,是春秋晚期用青銅鑄造的,也叫 鎛,用於宴會或祭祀。現存中國歷史博物錧,這件極有價值的、2600多年前的鎛鐘的出土,不是再次見證了,這裡曾經是宏大的祭祀場所嗎!也正因為如此,在2000年12月31日,在世紀之交的重要時刻,郵電部以古鐘為題材發行了四枚一套的紀念郵票,此鐘為第二枚,以示在新年辭舊迎新之際,用“鐘聲”表示紀念和慶賀。同時,也使這一珍貴文物的資訊得以公佈,讓億萬後世子孫得以重見,實為可喜。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文物和史跡告訴人們,這座古代“掃地壇”大型祭祀場所,經黃帝建立,堯、舜、禹及夏、商、周曆代帝王不斷修繕和擴建,肯定已有相當的規模了,決不會是黃帝始建時的簡陋場面,隨著人類的進步,科學技術的發展,祭祖聖地后土祠的建設也一定會有新發展。從祭祀所用的器皿上就可以證明這一點。何以見得?“寶鼎”和“鎛鐘”就是物證。試想,後來的先王所使用祭祀器皿、用具都已換成青銅的了,那麼祭祀大殿其他建築也就可想而知。但非常遺憾的是,所有這些沒有被保存下來,甚至連遺址也蕩然無存。 

  在這裡我們不得不說說我們的母親河——黃河,在它滔滔流淌的數萬年間,孕育了中華民族的偉大文明,但由於洪水的氾濫、河水的沖刷,也帶走了許多文化遺跡。我們從漢武帝修后土祠算起,至今的2000多年間,幾次被河水沖毀,幾次重建的史實,是否也會想到從黃帝“掃地為壇”,到東週末年的3000多年間,也會多次出現河水沖毀的情形呢?我們的回答是肯定的,不然後人就不會在黃河邊的泥土中發掘出“寶鼎”和“鎛鐘”了。同時,我們從歷代先王,對這一祭祀偉大聖母場所的屢毀屢建的史實中,似乎看到了後人對始祖聖母的無限虔誠,對祭祀祖先的執著追求和忠孝之心;似乎也悟到了,我們的古老民族歷經數千年而不潰散的力量之所在;似乎也感到了今天人們的巨大的歷史責任,一定保護好我們偉大民族的祭祖聖地,並讓它象永不枯竭的黃河一樣,韆鞦萬代,永不泯滅。 

  我們還可以大膽的設想,如果有朝一日我們能發掘昔日汾陰脽上,今已為黃河河床的地段時,那些河水衝不走的、用於建築和祭祀的石雕、石刻、青銅器皿、鑄鐵製品等,當不會在少數。 

  宋真宗立“碑”

  祭祖盛況昭告後世

  北宋初年,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光義兄弟二人,經過連年的征戰廝殺創下的大宋基業,到趙光義兒子宋真宗趙畬氻w天下太平,出現了經濟繁榮的景象。當時的首都卞京(今開封市)的居住人口就有上百萬,據說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最繁華的商業都市。中國歷史上就有“盛世修志 ”、“族興建祠”的傳統。這時的宋真宗理所當然的,也把“修志”、“建祠”祭祖擺在了重要日程。 

  宋真宗不辭辛苦親自動筆為黃帝樹碑立傳,寫成《黃帝本紀》一書,把此前有關黃帝的各種文獻記載進行了歸納和整理。宋真宗寫《黃帝本紀》的目的,一方面是出於對黃帝的崇敬,此外也為他修建后土祠,祭祀后土聖母作了輿論和理論的鋪墊。 

  同時還有另一層不好明講的含義,那就是宋太祖趙匡胤和後周皇帝柴榮是結拜兄弟,他是殿前都點檢、禁軍大將,掌握兵馬大權。柴榮死後按傳統他本該輔佐柴榮的兒子當皇帝才是,但他卻發動了“陳橋兵變”、“黃袍加身”,取而代之。因這個皇帝位,得來的不那麼光明正大、不那麼光彩,各方多有微詞。宋真宗為了澄清輿論,一直在尋求一種“合法理、順天意”的解釋,證明他們趙家是黃帝的後裔,是龍脈相傳的“真龍天子”,所以才寫《黃帝本紀》,把他的祖先一直追朔到遠古時期的黃帝和女媧。 

  宋真宗為了說服天下,又故弄玄虛,說他做了一夢,夢見“夜有神人自空而降,奏曰:‘ 臣乃上天直符使者,玉帝有教敕,後八日有聖祖軒轅降于宮闕 ’。言訖而去。帝次日與群臣議之,灑掃宮室,設祭禮。至日,聖降于延恩殿,帝拜于前。聖曰‘吾往昔人皇氏也,其後為軒轅,即汝趙宗之始祖也。吾以汝善修國政,撫育下民而來’。言訖,聖升天矣,帝大異之。聖降之跡山存,天香未散。群臣賀曰:‘陛下聖德所感,聖祖降于宮闕。’帝詔天下梵宮,並建聖祖寶殿”。這裡明白無誤地告訴人們,趙氏宗族的始祖是“人皇氏”,即女媧,其後為軒轅黃帝。既然如此,那就必然要到黃帝都曾親自建壇祭祀的地方,去祭拜后土聖母女媧了。所以擴建后土祠,傚法歷代帝王祭祀后土、祭拜自己的始祖,就成為有力的忠孝之義舉了。 

  於是宋真宗下令大規模的擴建后土祠,據史料記載,僅佔地面積就達數百畝。各種大型建築物20多處,史稱:“規模壯麗,同於王室”,為“海內祠廟之冠”。從宋朝付熹年所作《北宋汾陰后土祠鳥瞰圖》看,那規模,那氣派,那壯觀,我們今人都為之讚嘆!據《榮河縣誌》記載,當時僅修路就動用士兵5000之眾,可想工程之大。同時,還有大量供祭祀用的鑄鐵製品,其中有兩個鐵人“高各六尺,奉祀‘后土’時用為頂焚爐之具”。有後人讚曰,“汾陰寶鼎,堪為汝羨,蒲坂鐵牛,堪為汝伴”。在這裡把這兩個鐵人和漢武帝時出土的“大鼎”,和唐朝開元年間鑄造的蒲津渡黃河大鐵牛相題並論,可見其價值。遺憾的是,漢武帝時“大鼎”已不知去向。唐朝開元大鐵牛已出土,並建鐵牛館供後人觀賞。宋真宗時的這兩個大“鐵人”至今還埋在黃河的泥沙中,不知在何處! 

  但最值得一提的還是后土祠內,至今保存的宋真宗親自撰文、親筆書丹的《汾陰二聖配饗之銘》碑,這裡不詳述這塊已歷經千年古碑的文物和藝術價值,單就它的內容記述就讓後世子孫為之振奮。此碑高2.52米,寬7.14米,由五塊大石組合而成,碑兩旁有石柱為邊,上刻“博古花卉”,碑帽高一尺五寸,形如雲彩,中間突出,高三尺,寬約五尺,橫額上篆書“汾陰二聖配饗之銘”八個大字。碑刻全文1365字,是一塊特大型的禦制御書碑,對研究歷代帝王祭祀聖母女媧的情況,對弘揚女媧文化是極為珍貴的文物史料。 

  碑文的主要內容大體有如下幾個方面,一是開宗明義說明他來祭祀后土、祭祀祖宗的神靈是“緬觀舊史,歷覽前王”,他們都是這樣作的,而且這樣作了就能夠“祉福來同”,接著引經據典說明祭祀的重要性。這就明確告訴我們不僅宋真宗以前的歷代帝王對祭祀后土聖母都非常重視,而且祭祀的規模不能小,繼承了古已有之的,“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左傳》)的一貫思想。二是說明后土祠所在地汾陰脽上,是一塊人傑地靈的風水寶地,祭祀祖先歷經幾千年而不衰,說明后土聖母的神靈很靈驗。他還列舉了漢武帝、唐玄宗祭祀后土都得到了瑞兆。這裡可貴之處,是為我們研究漢、唐時期祭祖的盛況及背景提供了極有價值的史料。三是為宋太祖、宋太宗歌功頌德,同時也不忘解釋陳橋兵變是“迫天意,順人心”的舉動。這一點大概是宋真宗此行的重要原因,我們從碑名上就可以看出,“二聖”就是指的宋真宗的父親和伯父,也就是宋太祖、宋太宗,“配饗”亦稱配享、附祭,專指帝王宗祠之祭,是說新死者與先祖共用祭祀之意。這就告訴人們一千多年前的宋真宗之所以讓他父親和伯父“配饗”,就是想借助祭祀始祖聖母這塊寶地,認祖歸宗。在這裡十分清楚地看出宋真宗,已經把后土聖母女媧完全看作是自己的始祖了。四是記述了宋真宗順民意大搞祭祀聖母活動的盛大場面,當然也不會忘記對宋真宗本人的功績作一表白,這對我們了解北宋時期的政治、經濟、文化和祭祖活動的背景是很有意義的。五是宋真宗一方面祀盼后土聖母“繼慶靈”,“達眷佑”,佑助自己的子孫;一方面“刊樂石,鏤信辭”,“昭錫類之仁,傳乎不朽”。正是為此而立碑,意在昭示後世子孫,永不忘祖。 

  宋真宗還在這次祭祀時,效倣漢武帝得鼎改年號,唐玄宗得鼎改縣名的作法,以“榮光溢河”,即祥瑞之光出於后土祠旁的黃河中為由,下令改寶鼎縣為榮河縣,這就使得原本就充滿神奇的這塊土地,更增加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南宋時萬榮屬金國轄地,金章宗完顏璟和後來的元世祖忽必烈,雖未親自祭祀后土,但都曾專門派遣官員到后土祠祭祀。明、清兩代由於都城距后土祠路途遙遠祭祀不便,在明永樂年間在北京設“社稷壇”,在嘉慶年間又改設“地壇”。並從明嘉慶年間開始,一直到清末,地壇成為明、清兩代皇帝祭祀后土的專用場所。在形式和內容上可能與后土祠祭祀時有些不同,但它仍是歷代帝王祭祀后土聖母的延續。這個時期萬榮后土祠皇家的祭祀活動停止了,但民間的祭祀則沒有間斷,有時還比較隆重。 

  如果從黃帝建“掃地壇”算起,至今已有5000多年的歷史了。如果從漢武帝修“后土祠”第一次祭祀時算起也有至今2000多年的歷史了。在如此漫長的歲月堙A無論是皇家還是民間都懷著無限虔誠和崇敬的心情對后土聖母女媧頂禮膜拜,這無疑是世界之最。從這個意義上說,萬榮后土祠是中華民族的偉大祭祖聖地是當之無愧的,是不容置疑的。 

  近年來,每逢農曆的三月十八,都有規模盛大的祭祀活動在萬榮后土祠舉行,港、澳、臺同胞和海外的僑胞們,也不遠萬里組成“赴大陸后土祭祖團”參加祭祀活動。2003年的農曆三月十八,運城市、萬榮縣兩級政府和世界華商協會投資基金會、世界華商投資基金會中國投資促進會共同發起組織了中國萬榮首屆后土文化節和全球華人公祭后土聖母大典。這次聖典為祭祀后土聖母、弘揚后土文化,翻開歷史的新篇章。值得一提的是,萬榮縣政府已邀請國家級的、海內外有影響的規劃設計大師,對修復后土祠作了總體的規劃和設計,現在正千方百計的、多方籌集資金按規劃分步實施。 

  我們相信在各級政府和全球華人的共同努力下,一個由遠古先祖黃帝創建的、由漢武帝發揚光大的、宋真宗昭告後世的萬榮后土祠,以更加古樸凝重,莊嚴肅穆,氣勢恢宏的雄姿,屹立在黃河之濱,展現在世人面前,以告慰始祖女媧的在天之靈。我們也相信今後會有更多的中華民族子孫關注著這裡、心繫著這裡、嚮往著這裡,使這裡真正成為名副其實的、散發著濃厚根祖氣息的朝聖地。我們更相信,隨著全球華人尋根問祖熱的不斷升溫,隨著偉大祖國的日益強盛,我們找回中華民族的偉大祭祖聖地——萬榮后土祠的昔日輝煌,已經為時不遠了。 

運城市臺辦供稿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運城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