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運城市基本建設項目辦理條件
·企業投資項目核準暫行辦法
·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實行企業投
·運城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暫行規
·運城市招商引資獎勵辦法暫行規
·外商投資項目核準暫行管理辦法
·山西風陵渡經濟開發區
·華信經濟技術開發區
·運城經濟開發區
·年產1萬台汽車空氣懸架系列產
·年產1萬噸玉米麥芽糊精
·江石榴汁生產線項目
·紅棗深加工項目
·高檔服裝面料及裝飾布生產線項
· · ·嫘祖
·風後 ·后稷 ·傅說
·百里奚 ·范蠡 ·猗頓
·荀子 ·張儀 ·關羽
·關於黃帝殺蚩尤于解的傳說
·風後和風陵渡
·堯的傳說
·舜的傳說
·禹鑿龍門
·立春 ·臘八節
·晉南戲曲 ·晉南面塑
·剪紙藝術 ·祭灶節
·回娘家節 ·谷神節
·衛牢娃 ·劉海生
·朱民貴 ·趙玉漢
·劉鵬斌 ·仇官有
·運城市分區示意圖
·運城市醫療衛生系統電話列表
·山西省各市(縣、區)長途電話
·列車時刻表
  當前位置>> 文化研討
帝舜生平事跡考述
2013-01-07 13:11:55    華夏經緯網

  黃河中游的山西與陜西之間隔河相望,南臨中原,東接河北,北依內蒙古,以位於太行山之西而得名,簡稱晉。山環水繞,地貌多樣,是人類發祥和社會文明起源地之一。舊石器時代遺址主要分佈在晉西南黃河沿岸和汾河流域(180萬年至2萬年前),新石器時代遺址也比較多,佐證了這一地區的氏族部落文化比晉北、晉中要高和進步一些。“三皇”及其同期的傳說人物如燧人氏、女媧氏、有巢氏、神農氏等,在晉南都有其活動遺跡(永濟有女媧陵,洪洞縣有女媧陵和廟等)。素秉琦先生將其歸為“以關中晉南豫西為中心的中原”文化區係,大致西起甘肅東部,東至河南鄭州,中間穿過關中盆地,為華夏族活動的中心地區,晉南地區在社會文明前夕的地位尤其重要。    “五帝時代後半段的代表是堯舜禹,是洪水與治水。史書記載,夏以前的堯舜禹,活動中心在晉南一帶,‘中國’一詞的出現”也正在此時,堯舜禹時代萬邦林立,各邦的‘訴訟’、‘朝賀’,由四面八方之‘中國’,出現了最初的‘中國’概念。這還只是承認萬邦中有一個十分確定的中心,這時的‘中國’概念也可以既是‘共識的中國’”[1]。即晉南是當時“中國”的“都城”所在地,為天下氏族或部落嚮往的中心和聖地。考古發現的“多種文化並行發展的格局,折射出山西作為中原與北方聯繫地帶的民族大熔爐性質,其穩定連續不斷的文化傳統與中心地位奠定了文明的根基,文明時代即將到來。”[2]。鋻於篇幅有限和學術會議的主題,我們僅就堯舜禹中的“帝舜”生平事跡作以簡述,以求教于方家,井與晉地學者共勉。

  一、姚重華三十歲以前的坎坷經歷

  1、源於東夷的舜

  徐中舒教授的《先秦史論稿》雲:《尚書•堯典》“可能是春秋時代或戰國早期的書籍。它的成書年代不能早于《論語》或《左傳》,因為在這兩部書媮縐麭騕洈漕ご騄˙P《堯典》,不同”[3]。堯、舜事跡簡述記載,說明他們雖然還都屬於中國古史傳說時代的人物,但比帝堯的事跡更為具體和真實,神話成分也更為減弱。西漢史學家司馬遷對先秦典籍綜合排比分析後,在《史記•五帝本紀》說:“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讀古)叟,瞽叟父曰橋牛,橋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窮蟬,窮蟬父曰顓頊,顓頊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為庶人。”昌意為黃帝次子,即舜為黃帝的八代孫。按此譜係,舜則是叔伯祖父堯的孫子(堯係黃帝之長子玄囂的四代孫子),顯然是矛盾百齣,令人難以置信。因為若真的如此,舜的祖輩必為姬姓,也必為黃帝後裔部落,同姓伯祖父堯又怎麼能將兩個女兒嫁于舜為妻呢?因此,舜必為異姓部落之人。為此,我們就得進一步探討舜的祖先和族源。

  (1)舜的祖族有虞氏部落為東夷族

   《史記•五帝本紀》排的帝舜世系,是取自《大戴札記》之《帝係》篇的。宋代羅泌《路史》後記•十一《疏仡紀•有虞氏》,針對此世系雲:“五帝之中,獨(舜)不出黃帝,自敬康而下,其祖也。”即明確指出舜非黃帝後裔,顓頊之子窮蟬非敬康之父。敬康又出自何族何人呢?《呂梁碑》雲:“舜祖幕,幕生窮蟬,窮蟬生敬康,敬康生橋牛,橋牛生瞽叟,瞽叟生舜。”幕又為何族何姓何人呢?《國語•魯語上》雲:“幕能帥顓頊者也,有虞氏報焉。”二者也說窮蟬是幕之子,且幕比顓頊還年長以一些。王應麟《困學紀聞》曰:“《左傳》史趙雲‘自幕至於瞽瞍,無違命。舜重於明德,寘德于遂。’則幕在瞽叟之先,非虞思也。”朱芳圃教授《中國古神話與史實•虞幕》說:“據《國語•魯語》,可見自幕于瞽叟,世為虞君,而《史記•五帝本紀》謂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為庶人,當係誣說。”至於顓頊之於窮蟬,可能是誤記,或其有與幕之子同名者。

  有虞氏部落是何族,又居於何地呢?朱芳圃教授《甲骨學文字編》第五眷釋“虞”引葉玉森先生語雲:“疑即虞字,古之虞人,乃掌田獵之官。獵時或被(披)虎首以懾群獸,故其字從虎從大。大乃人形。”何光岳《東夷源流史》,釋曰:葉玉森說“甚是。自古至今,山區獵獸者,常戴虎頭(面具)大喊大叫以嚇唬野獸,把獸驅向圍獵的圈套堙A然後埋伏的人群用羅網、繩索、套筒、陷阱和弓矢、刀槍進行捕獵。虞幕之際的有虞氏,正是實行這種圍獵方式而得名” [4],有虞氏是以“仁獸”黑紋白虎為圖騰的部落,初興起于燕山一帶,後南下,遷居於雷澤(今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成為東夷的一個部落,虞幕是其較早的首領。幕的子孫,亦相繼任部落長,也是較早加入華夏部落聯盟較早的東夷部落,且尊奉太昊、少昊為機光。

  (2)舜之祖輩的業績

  關於幕的事跡,主要是擅長觀察氣象,識別風向。《國語•鄭語》言,幕“能聽協風以樂物生。蓋農業社會,風與植物有密切關係,而樂舞可以和風,使之應節而至。虞幕有此功德,故其祀典特隆。”幕之子窮蟬、孫子敬康,史無詳載。

  《史記•五帝本紀》雲:“舜父瞽叟盲。”由此而皆說舜的父親是個盲人。《正義》孔安國曰:“無目曰瞽。舜父有目不能分別好惡,故時人謂之瞽,配字曰‘叟’,無目之稱也。”此說是正確的。瞽叟不是盲人。但說其“不能分別好惡”,則不符合史實。黃模《國語》補雲:“按《周語》先立春五日,瞽告有協風(即今日說的和熙春風)至,此雲能聽協風,即無違命之實也。《左傳》又雲瞽史知天道。瞽,史官名,非即無目者,以虞氏世為瞽史。故《尚書•堯典》言舜曰瞽子,又曰父頏,瞽以舉其職,頏以言其性也。可見瞽是“史官”之名。由此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從虞幕至瞽叟,不僅都相繼任本部落長,而且還均以知天文而相繼擔任華夏部落聯盟的史官,舜之父並非是好壞不分的無道德之人,而是相繼任史官、樂官及天文官之人。

  郭沫若主編《中國史稿》雲:“從各種傳說和神話材料推測,有虞氏的農業、家畜飼養業和制陶業都相當發達的。例如‘虞幕能聽協風,以成樂物生者也’,就是每年春天東風到來的時候,發動氏族部落成員開始農業活動。協風,也叫俊風,,就是春天的東風。傳說中的帝俊,可能由此衍化而來。在有些神話堙A認為日月干支也是從帝俊產生的。在傳說堙A有關有虞氏的父權世系的斷斷續續的記載,也是最多的。這說明,有虞氏的父系氏族社會比較發達,對此後我國的歷史的發展作出了較大的貢獻。”[5]東夷有虞氏部落的所在地雷澤,位於今山東西南部與河南相鄰的地區,古代時土地肥沃,水利資源豐富,交通便利,是東方氏族先民的聚居地,原始農業、家庭飼養業及制陶業,均比較興旺發達。

  (3)橋牛奉命率部落北遷

  有虞氏部落傳至橋牛為部落長時,奉帝嚳令北遷于媯(讀歸)州,去防禦北狄侵犯。《辭海》釋曰:“媯州,州名。唐貞觀八年(634年)改北燕州置。治所在懷戎(今河北涿盤西南)。長安中(703年)移治清夷軍械,今懷來縣東南的舊懷來。轄境相當於今河北張家口市、懷來、延慶(今屬北京市)、赤城、崇禮、張北、懷安、逐鹿等縣地。開元中(714-741年)張說(玄宗的宰相)在州北築長城,東南有居庸塞,形勢險要,為北方重鎮。”其州轄地位於今河北省西北部,媯水當為今媯水河。橋牛為部落長的有虞氏已遷居媯水流域,至其于瞽叟時便以水名為姓。這便是舜之父為“冀州”人和“媯姓”的由來。其長子舜又為什麼姓姚呢?瞽叟對長子又為什麼那麼兇恨呢?我們就得從舜的身世去尋找原因。

  2、舜的微賤身世

  黃帝至帝舜,部落間先民的婚姻狀況還是較為鬆散而自由的,母系社會的“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野合遺風依然存。而後世人的觀念中,認為無父或後父後母的孩子是最可憐的,也是為人們所鄙視的。瞽叟是世代為部落長、天文官員的兒子,明理有道德,怎麼會虐待長子呢?於是流傳故事和後世資料便以舜不知父名、不從父姓,說他為“私生子”。

  《史記•五帝本紀》《索引》引晉代皇甫謐語雲:“舜母名握登,生舜於姚墟,因姓姚氏也。”父系氏族社會,女已人嫁夫家,生的子女隨父姓,舜卻以生地為姓氏,可證其非明媒正娶的夫婦之子。正因為如此,才發生了舜的一系列苦難遭遇。

  握登生舜的地方和舜足東夷人,記載最早的是《孟子•離婁下》,言“舜生於馮諸”,“東夷之人也”。諸馮即今山東諸城縣,文獻記載較多的,則是舜生於姚墟。《孝經•授神契》雲:“舜生姚墟。”劉藻《曹州府志》卷四《輿地誌》記載:“姚墟在濮州(今山東鄄城縣北舊鄄城)東南九十里。《援神契》曰:‘舜生於姚墟。’應劭曰:‘姚墟與雷澤相近,後世成為姚城。”又記載:“雷澤城,在州東南六十里,本漢成陽古城,古之成伯國也。”雷澤縣為隋朝置,在今鄄城縣南,是知姚墟、姚城為同一個城的異名,還稱洮城。所以,學者們多認為舜生於今山東菏澤市鄄城縣,諸城是其遷居地。

  3、隨母入瞽叟家

  舜出生後由母親握登養育,生活困苦,處境孤單,遭到村人鄙視,便帶兒子遷居於諸馮。後為生活所迫,遂又離開諸馮(今山東諸城縣),帶著舜遠嫁于媯州的瞽叟為妻。

  (1)舜出生的祥瑞故事難以置信

  司馬遷在《史記•五帝本紀》中說:“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集解》“《謚法》曰:‘仁聖盛名曰舜’。”《正義》曰:“《尚書》雲‘重華協于帝。’瞽叟姓媯。妻曰握登,見大虹(即今說的彩虹)意感而生舜於姚墟,故姓姚。目重瞳子(即今說的雙瞳仁),故曰重華。字都君。龍顏,大口,黑色,身長六尺一寸。”《法苑珠林》卷四九引劉向《孝子傳》雲:“舜父夜臥,夢見一鳳凰,自名為雞,口銜米以哺已,言雞為子孫,視之,如鳳凰.《黃帝夢書》言之,此子孫當有貴者。”這些記載雖未舜的出生戴上了不同於凡人的光環,但卻矛盾之處甚多。瞽叟既居於媯州,又改虞姓為媯姓,為什麼舜不生於此而姓媯,卻仍生於姚墟而姓姚呢?且瞽叟既然知道舜是天之子,有虹或鳳凰吉兆,作為尊奉天帝,知天文的他又何敢犯天條而加害舜呢?可見此舜的出生吉兆故事是不可信的,而握登未婚而生舜,則比較符合當時的實際的。

  (2)舜在後父母家的遭遇

  《史記•五帝本紀》載:“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瞽叟愛後妻子,常欲殺舜,舜避逃,及有小過,則受罪,順事父及後母與弟,日以篤謹,匪有解。”《尚書•堯典》雲:舜“家本冀州,每徙則百姓歸之。其母早死,瞽瞍更娶,生象,象傲,而父頑、母囂,鹹欲殺舜,舜能和諧,大杖則避,小杖則受,年二十,始以孝聞。”《孟子•萬章下》雲:“象憂(舜)亦憂,象喜(舜)亦喜”。“舜往于田,號位於吳天。”由此我們可知,舜非瞽叟親生子,厭惡和仇恨握登帶來的這個孩子,常怒而發脾氣,用棍棒打舜;後母兇悍,蠻不講理,視舜為私生子,倍加虐待;後母之子象嬌慣成性,十分驕橫和霸道,又怕舜繼承其父母的財產,不斷向父母要求殺死舜。舜的年齡也不大,在家中吃的是剩飯,穿的是破爛衣衫,幹的是臟活累活,還得到田堻珧吽C他處處讓著弟象,象高興時,他才少受打罵,象不高興時,就拿他出氣。父母打的輕了,就忍受著,往死堨揹氶A哭天天不應,哭地天不應,哭是可憐極了!在哪還有一點親生父親的心腸!

  4、避難返回姚城

  《史記•五帝本紀》載:“舜,冀州之人(此是據瞽叟業生長、居住的地方而言的,非舜生於冀州)也。舜耕歷山,漁雷澤,陶河濱,作什器于壽丘,就時于負夏。舜父瞽瞍頑,母嚚,弟象傲。皆欲殺舜。舜順適不失子道,兄弟孝德。欲殺,不可得。即求,常在側。”此冀州,一說指媯州(今河北懷來縣),一說指蒲州(今山西永濟市),應以媯州為確。《墨子•尚賢中》雲:“古者舜耕歷山,漁雷澤,陶河濱。”《括地誌》雲:“濮州雷澤縣有歷山有舜井,二所又有姚墟,雲生舜處也。”“雷夏澤在濮州雷澤縣郭外西北。《山海經》雲雷澤有雷神,龍身人頭,鼓其腹則雷山。”清代《一統志》卷一四四《曹州府》雲:“歷山,在濮州東南七十里,接菏澤縣界。《水經注》:雷澤西南十里許小山孤立上亭,亭傑峙謂之歷山,山北有小阜,南屬池,澤之東北有陶墟,郭緣生言,舜耕陶所在,墟阜連屬,濱帶瓠河也。《辭海》釋;雷澤與雷夏是古代一個“澤” 的兩個名稱,在今山東菏澤市東北,隋開皇十六年在此設立雷澤縣,金代貞元二年(1154年)廢而歸入鄄城縣。瓠河,又稱瓠子河,從今河南省陽市南分黃河水東西出,流經山東鄄城、鄆城縣南,折向北流經梁山縣西、陽谷縣東南,至阿城鎮再折回向東流,經茌平縣南,東注入濟水,這些記載告訴我們:舜避難時居住的姚墟,耕種莊稼的歷山,捕魚的雷澤,燒造陶器的瓠河,均在今山東西南地區。

  5、舜返回媯州城

  約在舜二十四五歲時,瞽叟年邁力衰,部落長老不舉象而舉舜為部落長,遷部落邑地於懷戎(今河北懷來縣)。《讀史方輿紀要》雲:“天寶初(742年),改媯州為媯州郡,廢潘縣。”《魏土地記》載:“下洛城西南四十里有潘城,西北三里有歷山,山上有舜廟。”不育而喻,這些祠廟是後人修建的。這就是說,有虞氏部落從雷澤復遷至媯州後,一直定居於潘城(今河北逐鹿縣保岱鄉)。舜無論避難於何處,或是到他地去謀生,父母和弟妹都一直住在這裡。潘城西北30里的歷山,也係舜將濮州的歷山名帶入。後因舜為古帝,故有的文獻就說:“舜都潘。”之後,舜和父母、弟妹又遷於懷戎縣。

    二、姚重華被確定為繼承人後經歷的考驗

    舜何時被堯選為繼承人?《史記•五帝本紀》雲:“舜年二十以孝聞。三十而帝堯問可用者,四岳鹹薦虞舜,曰可。”《集解》引徐廣語曰:“皇甫謐雲‘舜以堯之二十一年甲子生,三十一年徵用’。”我們贊同司馬遷的舜三十歲被薦為繼承人之說。

  1、舜被確定為繼承人的經過

  《尚書譯注•堯典》記載:“堯說‘唉!四方的諸侯之長啊!我在位七十年,你們之中有誰能夠順應上天的命令,接替我登上天子大位的嗎?’四方諸侯之長回答說:‘我們德行鄙陋,怕辱沒了大位。’堯說:“應該考察貴戚中的賢人,還是使險的之人登上帝位吧!’大家告訴堯說:‘在民間有一個處境困苦的人,名字叫做虞舜。’堯說:‘是啊!我也聽說過這個人。但他的德行到底怎樣呢?’四方諸侯長回答說:“他是樂官瞽瞍的兒子,其父心術不正,其母親善於說謊,其弟象十分傲慢,對虞的態度很不友好。而舜卻能和他們和睦相處。以自己孝行美德感化他們,家務處理的十分妥善。家人也都改惡從善,使自己的行為不至流於姦邪。’堯說:‘讓我考驗考驗吧!’於是決定把兩個女兒嫁給舜,從兩個女兒那埵珙d他的德行。堯命令在媯河的隈曲處舉行婚禮,讓兩個女兒做了虞舜的妻子。堯說:‘恭謹地處理政務吧!’”〔6〕

  2、媯河的隈曲地望

  《尚書•堯典》雲:“厘降二女于媯汭,嬪于虞。”《水經注》說:“河東郡南有歷山,舜所耕也,有舜井,媯汭(讀龜瑞)二水出焉,南曰媯水,北曰汭水,西經歷山下。”《史記•五帝本紀》《正義》雲:“蒲州河東縣(今山西永濟市蒲州鎮)本屬冀州。《宋永初山川記》雲:‘蒲坂(今永濟市)城中有舜廟,城外有舜宅及二妃壇。’《括地誌》雲:‘媯州有媯水,源出城中。《耆舊傳》雲即舜厘降二女於媯汭之所。外城中有舜井,城北有歷山,山上有舜廟,未詳。’案“媯州亦冀州城是也。”這些記載均說明帝堯接受四岳的建議,確定舜為繼位人後,在平陽(今山西臨汾市)都城的西南河東縣(今永濟市)修了宮城,使兩個女兒在這裡與虞舜成家。舜在城外耕種、捕魚、燒制陶器等,接受堯之兒女的考察。蒲州河東地區的歷山,源於雷澤歷山之名,陶城亦然。媯水,則為潘地的媯水之名帶入。往昔史學家未細理時序,將蒲州之歷山、陶城、媯水等判定為最早之名,是不妥當的。

  3、舜的婚姻遭到家人反對

  瞽叟認為舜隨己姓媯,應成家于潘城(今河北懷來),而舜卻成家于河東縣,是入姬(或祁)堯家當了女婿,心中大為不滿。另一方面也說明司馬遷將舜列為黃帝後裔的原因也在於此。何光岳《東夷源流史》說:“舜帝正固入贅于黃帝、、顓頊族的堯,為堯的女婿,所以舜的子孫便把堯、顓頊、黃帝當作祖宗來祭祀。所以說舜是由東夷族融入炎黃族的” 〔7〕。贅婿(今俗語稱的上門女婿),是的人和後人最瞧不起的人,也落在了舜的身上,不能不使人想到這又是文人的有意安排,一邊為舜之後在瞽叟家的遭遇作合理解釋。

  4、舜治東夷有功

  《史記•五帝本紀》載:帝堯“使九男與(舜)處,以觀其外”,“堯九男皆益篤”。“舜耕歷山,歷山之人皆讓畔;漁雷澤,雷澤之人皆讓居;陶河濱,河濱器不苦窳。一年所居成集、二年成邑、三年成都。”《正義》引《韓非子》雲:“歷山之農相侵畔,舜往耕,期年,耕者讓畔”也。以往有的學者認為此考驗舜的地方是在蒲州河東縣,實為不確。河東是堯都平陽的近郊,也是姬姓部落的基地,不可能發生“侵畔”之事。因此奉堯令去安撫部落的地方仍是舜有威望的濮州(山東菏澤市鄄城縣)。《水經注•濟水注》雲:“濼水出歷城縣縣故城西南,城南對山,山上有舜祠,山下有大穴曰舜井。”《屍子》,載:“舜愛百姓,務利天下其田歷山也,荷彼來耜,耕彼南畝;其漁雷澤也,旱則者鑿瀆,險則獵者表虎。故有若日月,天下歸之若父母。”舜治東夷取得了成功。他不僅得到東夷族民的稱讚,而且也得到西鄰地區的華夏之民稱讚,冀州西北的有虞氏之民、夷人和華人,都紛紛投靠于他,不到一年便形成氏族聚落(成聚),二年形成佔據四井之地的邑落,三年形成佔據四縣地域的‘都’,約有今山東菏澤市西南的地域,威望大增。魯西南大汶口晚期和龍文化也反映出這一帶的原始農業、手工業是比較進步的。

  5、生死考驗

  “九子”向帝堯稟報了舜治理東夷的政績,堯十分滿意,令他帶二妃回家探望父母,並予以賞賜。《大戴札記•五帝德》載:舜“好學孝友,聞于四海;陶家事親,寬裕溫良。敦敏而知時,畏天而愛民,恤遠而親近。”干寶《搜神記》也說:“虞耕于歷山,得玉歷于河濟之岸,舜知天命在己,體道不倦。”

  (1)父母仍不寬容舜

  《烈女傳•有虞二妃》雲:“有虞二妃,帝堯兒女也,長娥皇,次女英。”《史記•五帝本紀》雲:“堯二女不敢以嬌貴事舜親戚,甚有婦道。”《正義》雲:“二女不敢以帝女嬌慢舜之親戚。親戚,謂父瞽叟,後母,弟象,妹顆手等也。”《五帝本紀》又雲:“堯乃賜舜絺衣(即細葛布衣),與琴,為築倉廩,予牛羊。”家人卻對其仍不諒解,欲害死他奪取財產,象則佔有堯女。

  (2)設計謀燒死舜

  《史記•五帝本紀》所說:“瞽叟尚復欲殺之,使舜上涂廩,瞽叟從下縱火焚廩。舜乃以兩笠自捍而下,去,得不死。”《正義》引《通史》雲:“瞽叟使舜滌廩,舜告堯二女,女曰:’時其焚汝,鵲汝衣裳,鳥工往。’舜既登廩,得免去也。”叟等做了這件傷天害理之事,毫不羞愧,恨未有燒死舜,舜和二妃也不記恨這件事,仍如往日一樣,盡心照顧、伺候父母,愛護弟妹。

  (3)欲填井埋沒舜

  《中國神話傳說》(上冊)據《史記•五帝本紀》曰:過了一段日子,瞽叟又問舜說:“前些日子爹糊塗,對不起你,爹想再讓你幫助我打一口井使用。”舜說:“爹放心,我明天一定過去為你打井!”舜又將此事告訴了二妃,她們說:“上次大火沒燒死你,這是又要將你壓死在井中。”舜說,“該怎麼辦?”二妃說:“還是得去,我們給你穿身有龍圖案的衣服,套在舊衣媄銦A遇緊急情況,脫去舊衣就可以了。”次日,舜到父母家時,已準備好了打井工具,瞽叟、象幫助往上吊土筐,後母還準備了食物和開水。打了一天,井深二丈余,已見水,舜正欲喘口氣時,不料泥土從井上突然而下,舜急忙脫去舊衣,頓時成了一條黃龍,潛水而行至附近的另一孔井內。瞽叟、後母及象高興極了,一齊到隔壁舜家分財產,妹也跟著去看熱鬧。象說:“房屋、財產、土地、牛羊等都歸父母,我只要琴和兩個嫂嫂。”父母高興的合不攏嘴,象不顧嫂嫂們的哭泣,彈琴進行調戲,妹妹此時看父母、兄象大殘忍,害死長兄,又瓜分其家產,霸佔嫂嫂,便上去安慰和護衛二妃。正在這時,舜卻安然無事地回來了,瞽叟夫婦一時驚呆,象只好厚著臉皮沒趣地說:“我正彈琴思念哥哥呢!”舜若無其事的說:“我知道你和爹娘正在想念我啊!”他們沒說什麼,灰溜溜地離開了舜家。〔8〕

  (4)欲用酒灌醉舜而殺之

  瞽叟和象兩次設計害死舜失敗後,更加兇相畢露,便又設計以酒將其灌醉,一刀殺死。《烈女傳•有虞二妃》載:“瞽叟又速舜飲酒,醉,將殺之。二女乃與舜藥浴豕(矢),往,舜終日飲酒不醉。舜之女弟係憐之,與二嫂諧。”以此載,“豕”是今日說的豬,應是以豬屎和藥,非用狗屎和藥洗浴,舜三次死堸k生,不記仇,仍孝敬父母,愛護弟妹,善待村人,威望更加提高。這三次生死考驗的地方,說法不一,應仍是在懷戎家中。《括地誌》載:“舜井在媯州懷戎縣(今河北懷來縣舊懷來城)西外城中。其西又有一井,《耆舊傳》雲並舜井也,舜自中出。”瞽叟的祠廟也在此。

  全面觀察、分析以上舜的出生和苦難遭遇,以及對其的不一記載,我們可知一個出身微賤的平民,在成為天下共主中的艱難。尤其是一個外族外姓人的舜,要成為華夏集團的“帝”,則更為艱難。他之所以會經歷人生的幾大磨難,我們一直認為是文人們的杜撰,實際情況可能不是這樣。正如《孟子•告子下》所說:“舜發于畎畝之中”,“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能。”這也就是平常所說:“不受苦中苦,難為人上人!”

  三、姚重華任副首長後進而攝政

  1、舜重用八愷和八元

  《史記•五帝本紀》載:“昔高陽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謂之‘八愷’。 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謂之‘八元’。 此十六族者,世濟其美,不隕其名。至於堯,堯未能舉。”《五帝本紀》又載:“舜舉八愷,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時序。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概而言之,舜任用華夏族的這16個部落長後,生產發展,社會風氣大變,人民安居樂業,四方的夷族也友好相處,天下安寧,堯、舜的威望隨之大為提高。不言而喻,這16個部落長對舜更加感恩戴德。

  2、接受惡劣環境的考驗

  《尚書•堯典》雲:“若稽佔帝舜,納于大麓,烈風雷雨不迷。”《論衡•亂龍篇》雲:“舜以聖德人大麓之野,虎狼不犯,蟲蛇不害。”《烈女傳•有虞二妃》載:“既納于百揆,賓于四門,選于林木,入 于大麓,堯試之百方,每事常謀于二女。”袁柯先生釋曰:“舜在堯對他的各種各樣的考試中,每遇到一種新的考試,都要和他的妻子們商量。到雷雨的山林堨h的這件事情,據說也是和他的兩個親愛的妻子商量過的,至於她們怎樣幫助他渡過難關,古書上沒有明確記載,只能闕疑。推想起來,舜身上或許帶有妻子們給他的某種除害的寶物,他因此才能夠安然回來。可是他那單獨一人進入山林接受考試的勇敢精神,也就實在難能可貴,不由人不佩服了” 〔9〕,帝堯至此才對源於東夷的舜完全放心了!

  3、舜代堯攝行天子之職

  從“黃帝”至堯帝,我們可以看到,部落長的推舉雖然是民主制,但一般說,出身於部落長家庭的人或同族的人居多,也比較順利,帝高陽、帝高辛、帝堯的繼位都是如此。既然司馬遷說舜也是黃帝的後裔,那麼為何在繼位的過程中這麼艱難呢?可見他不是華夏族的後裔,再次證明他是孟子、周處等所說的“東夷之人”,且又是一個平民的“私生子”。所以雖然有四岳等的舉薦,帝堯還是要親自對他進行各種考驗,甚至不惜將兩個女兒許于舜為妻,將次妃們生的九個兒子去侍奉,陪伴舜,實際觀察舜在家內和社會上的所作所為。舜經歷千辛萬苦和人為、天災的考驗,帝堯才終於放心和滿意,遂任他為副首領,助他處理全部事務。

  《尚書•堯典》記載:“慎徽五典,五典克從。納于百揆,百按(官之義)時序。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納大麓,烈風雷雨弗迷。帝曰:‘格汝舜。詢事考言,乃言厎可績,三載。汝陟帝位。舜讓于德,弗嗣。’”舜謙讓三次後,接受堯使他攝政行天于職的任命,舉行了儀式。即帝堯在舜任副首領三年(加以前考驗的17年,共為20年)後,才讓舜攝政,代己處理天下大事。

  四、姚重華繼位後稱帝舜

  1、帝堯禪讓于舜之說

  《史記•五帝本紀》記載:虞舜“攝政八年而堯崩,三年喪畢,讓丹朱,天下歸舜。”《孟子•萬章章句上》雲:“舜相堯,二十有八載,非人之所能為也,天也。堯崩,三年之喪畢,舜避堯之子于南河(今陜西潼關以東的黃河段)之南(今山東鄄城縣西北一帶),天下諸侯朝覲者,不至堯之子而之舜,訟獄者,不至堯之子而之舜;謳歌者,不謳歌堯之子而謳歌舜。故曰:‘天也。’夫然後之中國,踐天子位焉。”司馬遷據此在《史記•五帝本紀》中說:“堯立七十年得舜。堯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攝行天子之政,薦之於天。堯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百姓悲哀,如喪父母,三年,四方莫舉樂,以思堯。堯知子丹朱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權授舜。授舜,則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不樂之義);授丹朱,則天下病而朱丹得其利。堯曰‘終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按此載,帝堯應是118歲才病逝。《集解》劉熙曰:“天子之所都為中,故曰中國。”這都是說,舜的帝位是堯“禪讓”的,舜之德高,當之無愧也。田繼周《先秦民族史》認為文獻所載,“這就是我國廣泛和期流傳的‘禪讓’說的一個‘實例’。”〔10〕徐中舒《先幫史論稿》雲,“在《論語》媄鰫馧騕洈漕ぇ僉眷丑A《左傳》也是一樣,這是比較原始的傳說,就是當時有一個禪讓或推選的共同基礎。在私有制和傳子局面產生以前,禪讓和推選是社會發展的必經階段。我們可以在少數民族史中得到例證” 〔11〕我們認為,在貧富分化,階級、特權已產生的帝堯時間,禪讓是不太可能的。即都認為舜是和平登上帝位的。

  2、舜以暴力奪取帝位之說

  虞舜從攝政到登上帝位的另一說是堯被逼讓位的。郭沫若主編《中國史稿》(第1冊)認為,舜和堯爭奪帝位的鬥爭從舜任副首領以前就開始了,之後日漸激烈。“這種變化也反映到部落聯盟議事會的內部來。在表面和諧一致的議事會內部,爭奪首領地位的鬥爭開始了。例如堯在位的時候,多聽信四岳的意見,甚至讓共工和驩兜部落參加會議,而舜所信用的,除伯夷是個管祭的空頭職務外,其餘大部分都是(東)夷人氏族部落首領。特別是‘八元’和‘八愷’,‘堯不能舉’,舜則舉而委以重任。在所謂四‘兇族’中,除少皞氏的不才子窮奇外,渾沌即驩兜,梼杌為鰥,縉雲氏的才子饕餮為傳說中炎帝的後裔,他們全被舜加以罪名趕跑了”,“結果”是“堯向舜屈服了。”〔12〕這就是說,帝堯讓舜攝政而行施天下大權是被逼無奈的,堯非禪讓,而是舜以宮廷政變奪取帝位的。

  《孟子•萬章上》於是又記載:“而(舜)居堯之宮,逼堯之子,是篡也。”《韓非子•外儲》雲:“舜逼堯”。《古本竹書紀年》,亦載:“舜囚堯于平原(堯都,在今山西臨汾市),取之帝位。”又雲:“舜囚堯,復偃塞(阻止之義)丹朱,便不與父相見也。”《史記•五帝本紀》《正義》引《括地誌》雲:“故堯城在濮州鄄城縣東北十五里(今山東鄄城縣東北的故堯城)。《竹書》雲昔堯德衰,為舜所囚也。又有偃朱故城,在縣西北十五里。《竹書》雲舜囚堯,復偃塞丹朱,使不與父相見也。”案:“濮州北臨漯,大川也。在堯都之南,故曰南河,《禹貢》‘至於南河’是也。其偃朱城所居,即“舜讓避丹朱于南河之南”處也。濮州是堯未繼位前的遷居地,農耕和燒制陶器之地,繼位後在此築離官、修城池,巡守時常住於此。舜“攝政”後,丹朱等又爭權,堯傾向於其子,才發生囚閉堯而奪取的暴力事件。不言而喻,舜從此掌權,遷都于蒲坂(今山西永濟市),以擺脫舊勢力的束縛。

  帝堯傳位於舜所存在的兩種相反說法,究竟哪一種正確或更接近史實呢?王玉哲《中華遠古史》說:“我們認為兩種說法同時並存的事實,正是由‘傳賢’制轉為‘傳子’制過渡階段的真實反映。兩種對立的傳說,可能都有幾分事實根據”。“民主選舉的舊傳統‘禪讓’制雖然仍在執行,但是,這些酋長都已經視其職位為私有,都想給自己的兒子”,因而不可避免的發生鬥爭。從炎帝榆罔在存亡關頭令軒轅攝政,形式穩定後欲收回帝權看,帝堯在繼位人發生危機時接四岳意見,選取了舜,攝政後,堯也欲收回帝權。二者有些相似。攝政的本質是為保自己的天下,禪讓則是要把自己的天下交于異性人,鬥爭就不可避免。姜姓炎帝與姬姓黃帝發生了流血爭第戰爭,姬姓帝堯與虞姓舜發生了“政變式”的帝位之爭。可見禪讓是發生在異性交替間的事情,禮儀與鬥爭交織。

  3、帝舜加強管理

  帝舜同黃帝、顓頊、帝嚳、帝堯一樣,登上華夏部落聯盟最高軍事民主首長高位後,第一件大事就是調整、充實聯盟機構,加強管理。《尚書譯注•堯典》雲:“當舜攝理政務二十八年的時候,帝堯便死去了。百官和人民好像死去父母一樣的悲痛,在三年中,全國上下不奏音樂。守喪三年以後的正月初一,舜到了文祖廟,和四方諸侯之長共商國家大事,開明堂的四門,明察四方政務,傾聽四方意見。舜對十二州的君長嘆息著說:‘只有衣食才是人民的根本啊!因而重要的是在於頒布立法。安撫遠方的臣民,愛護近處的臣民,並順從他們的意思去處理政務。德行厚,才能取信於人,才能使政務達到至善的地步;拒絕任用那些花言巧語的人,邊遠地區的民族,才能都對你表示臣服。”〔14〕接著,帝舜就開始調整或任命部落聯盟機構的管理人員。

  4、帝舜治天下取得成功。

  帝舜對炎帝、黃帝、太昊、少昊等後裔部落一視同仁,賢者均予以重用,使部落聯盟更加鞏固,來自不同地區的諸侯百姓更加團結,聯盟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在帝堯時的基礎上又有了新的發展。尤其是禹受命後,治理洪水的成功,保障了人民的生產和生活。《史記•五帝本紀》雲:分管聯盟機構各種事物的“二十二人鹹成闕功:皋陶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實;伯夷主禮,上下鹹讓;垂主工師,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澤辟;棄主稷,百榖時茂;契主司徒,百姓和親;龍王賓客,遠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違;唯禹之功為大,披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職來貢,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於荒服。南撫交阯、北發(今越南北部一帶,發為戶之誤)、西戎、析枝、渠瘦、氐、羌(今甘肅與青海一帶)、北山戎、發、息慎(今內蒙古南境),東長、島夷(今南韓與北韓,日本),四海之內鹹戴帝舜之功。於是禹乃興《九招》之樂,致異物,鳳皇來翔。”。在四海之內安定祥和的景象下,帝舜又提倡和創制樂舞,豐富人民娛樂生活,使社會更加健康的發展。這是因為音樂與政治相通,起著移風易俗的作用。風俗的形成是音樂潛移默化的結果,是衡量政治、帝王清明的一個標準,故從黃帝至舜,都特別重視以音樂宣揚其教化。

  5、帝舜南巡而逝。

  《史記•五帝本紀》(集結)引皇甫謐曰:“舜所都,或言蒲坂,或言平陽,或言潘。潘,今上谷也。”《正義》引括地誌雲:“平陽,今晉州城(今山西臨汾市)是也。潘,為媯州城(今年河北逐鹿縣境內,舜都)是也。蒲阪,今蒲州南二里河東縣界蒲阪故城(今山西永濟市蒲州鎮)是也。”又雲:“涿鹿山在媯州東南五十里,山側有涿鹿城,即黃帝、堯、舜之都也。”潘是舜為帝時的居住城,平陽是舜即位之城,蒲阪是舜遷居的都城。帝舜在蒲阪官主持聯盟機構事務長達37年,為華夏聯盟集團做出了巨大貢獻。

  (1) 年邁的帝舜南巡而病逝

  帝舜高壽,年約107歲時還到南方巡視。其原因一說是征伐逃往南方的三苗,二說是為禹所逼,三說是巡查民情,安撫南方各族百姓,應以後說為是。舜在大臣陪同與武士護衛下渡過黃河後,經鳴條(今河南封丘東)、宛(今河南省南陽)、漢江(今湖北省北部)、夷陵(今湖北武漢)、至巴陵(今湖南嶽陽),一路體察民情和采風。《禮祀•樂記》雲:“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淮南子•傣族訓》載:“舜為天子,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而天下治。”《屍子》載:“帝舜彈五弦之琴,以歌南風,其詩曰:‘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春秋繁露》雲:“舜時,民樂其昭堯業也,故韶,韶者,昭也。”章太炎《古經札記•舜歌南風解》雲:“舜南巡蒼梧(今湖南寧遠九疑山),地本屬楚,其歌風,蓋即在南巡時,闕後楚之《九歌》九章,當即南風遺音,故有《洲軍》,《湘夫人》等篇,既用舜律,而又礸洠々]。且夷樂亦惟南音最合。”之後,舜一行繼續南行,到達零陵(今湖南寧遠),又巡視余姚(今浙江余姚縣)。《括地誌》雲:“越州余姚縣有歷山舜井。”《太平寰宇記》卷九八《明州》雲“古舜後,為余姚之墟。”這皆為舜後裔所修的紀念性遺跡。帝舜在巡狩余姚後,又到會稽山(今浙江紹興)祭祀諸侯,體察民情。《述異記》雲:“會稽山有虞舜巡狩臺,台下有望陵祠,帝舜南巡,葬于九疑,民思之,立祠曰望陵祠。”帝舜北返至零陵而病逝。

  (2)帝舜葬地等問題簡述

  關於帝舜的葬地,一般認為是在零陵(今湖南寧遠縣)九疑山。我們也同意此說。《尚書•堯典》雲:“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載陟方乃死。”以此載,帝舜長壽達110歲。《史記•五帝本紀》載:“舜年二十以孝聞,年三十堯舉之,年五十攝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堯崩。年六十一代堯踐帝位。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蒼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為零陵。”此說中,帝舜的壽命也是110歲。還有許多文獻記載和民間傳說,且從夏代以來就不斷祭祀舜陵(亦稱永陵),古今學者也多認為帝舜葬于九疑山。改革開放後,永州市、寧遠縣人民政府及社會團體出資,將舜帝祠廟,陵等修葺一新,已成為全國著名的旅遊景區。

  舜的葬地還有三說,《孟子•離婁下》雲:舜“卒于鳴條”。《呂氏春秋》雲:舜葬于紀城九疑山下。孟子所說的“鳴條”,一說在安邑鳴條陌。安邑,有古邑名之稱,在今山西夏縣西北。又有縣名之稱,秦朝置,與邑的地望相同。北魏時分為北安邑(今夏縣西北)、南安邑(今運城東北)。隋朝改南安邑為縣,扣繼為虞州、安邑郡治所。“安邑鳴條陌”的具體地望,是在今夏縣西北,屬於運城市;一是說在陳留(河南開封市東)平邱鳴條亭;郭沫若先生認為鳴條在今河南封丘東。呂不韋說的“紀城九疑山”,在今江蘇連雲港市南海州鎮。宋代羅萍、明代顧炎武,清代王夫之等學者,認為鳴條、紀市皆在安邑。田繼周先生《先秦民族史》說:“鳴條不會在山西夏縣地區,在河南東北地區可能比較接近事實” 〔15〕。按其言下之意,當是同意郭老的河南封丘東之說。還有一說是帝舜葬於今山西霍州市的霍山。《山海經•大荒南經》雲:“帝堯、帝嚳、帝舜葬于岳山。”“岳山”,即霍山。在四省八個舜陵地點中,以湖南寧遠的遺跡和廟最早,流傳最廣。

  面對舜帝陵的不同傳說和地點,應當如何認識和對待呢?我們認為:帝舜同其他古帝一樣,流傳的故事和遺跡相當多,有的是其真跡,有的是其後裔修的紀念性建築遺跡,或以其名稱謂的地名、山名、水名等。從今日欣欣向榮的旅遊歷史文化事業而論,全國各地人民紛紛紀念“三皇”、“五帝”都是應該的,也是值得慶賀的。就舜陵而言,湖南寧遠縣可以修陵及祠廟,山西運城市、夏縣或霍州市亦可以修建,河南封丘、開封,江蘇連雲港市等地也可以修建。這正是中國傳統文化興旺的具體反映,也是中華兒女不忘先祖優良傳統的大發揚之標誌,所以我們一再強調在對待傳說人物上,要把歷史研究的學術觀點同旅遊文化(含商業炒作歷史文化)區別開來,不要混為一談,爭論不休,或互相指斥,爭名人、爭古帝、爭遺跡,而是應互相理解和寬容,以保障我國發展旅遊事業,振興中華經濟形式的健康發展,從而促進和鞏固中華各民族的大團結。因此,我們對運城市政府和社會各界投資修建舜陵,是熱情支援的,併為之謳歌。

  綜上所述,帝舜是源於東夷而與華夏結合較早的氏族部落首領,以吃苦耐勞、仁孝得到部落聯盟議事會成員信任,又以久經考驗而任華夏部落聯盟最高軍事民主首長(帝)。他遵循和發揚帝堯之德,團結各族人民發展生產,繁榮經濟,改革部落聯盟機構,劃分天下的九州十二牧,任命了上下管理人員,為禹建立夏朝拉開了序幕,為中國社會文明的出現做出了重要貢獻。所以人們將他和帝堯共同崇奉為夏朝建立的先驅和古帝,常聯稱為“堯舜”。毛澤東主席也將他們譽稱為中國人民美德的象徵和榜樣,“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的著名詩句,就是對這兩位“明德”聖帝的真實寫照。

  (作者楊東晨 陜西歷史博物館研究館員)

  註釋:

  [1]蘇秉琦:《中國文明起源新探》,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9年6月,北京。

  [2][8]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省考古工作五十年》,載《新中國考古工作五十年》(1949-1999),文物出版社。1999年9月,北京。

  [8][11]徐中舒:《先察史論稿》,巴蜀書社,1992年8月。

  [4][7]何光岳:《東夷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90年8月。

  [5][12]郭沫若主編,《中國史稿》(第一冊),人民出版社,1976年7月,北京。

  [6][14]王世舜;《王世舜譯注》(修訂本),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7月,成都。

  [8]袁珂:《中國神話傳說》(上冊),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4年9月。

  [10][15]田繼周:《先秦民族史》,四川民族出版社,1988年1月,成都。

  [13]王玉哲,《中華遠古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

運城市臺辦供稿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運城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