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運城市基本建設項目辦理條件
·企業投資項目核準暫行辦法
·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實行企業投
·運城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暫行規
·運城市招商引資獎勵辦法暫行規
·外商投資項目核準暫行管理辦法
·山西風陵渡經濟開發區
·華信經濟技術開發區
·運城經濟開發區
·年產1萬台汽車空氣懸架系列產
·年產1萬噸玉米麥芽糊精
·江石榴汁生產線項目
·紅棗深加工項目
·高檔服裝布料及裝飾布生產線項
· · ·嫘祖
·風後 ·后稷 ·傅說
·百里奚 ·范蠡 ·猗頓
·荀子 ·張儀 ·關羽
·關於黃帝殺蚩尤于解的傳說
·風後和風陵渡
·堯的傳說
·舜的傳說
·禹鑿龍門
·立春 ·臘八節
·晉南戲曲 ·晉南面塑
·剪紙藝術 ·祭灶節
·回娘家節 ·谷神節
·衛牢娃 ·劉海生
·朱民貴 ·趙玉漢
·劉鵬斌 ·仇官有
·運城市分區示意圖
·運城市醫療衛生系統電話列表
·山西省各市(縣、區)長途電話
·列車時刻表
  當前位置>> 文化研討
亙古豪唱南風歌
2013-01-07 13:12:12    華夏經緯網

  《南風歌》是一首流傳千古,膾炙人口的古代歌謠。它的作者公推是有虞氏舜,相傳舜在臥雲崗(今運城池神廟廟址),接受完堯王的禪讓之後,結伴來到鹽池岸畔,望著徐徐南風,撫著五弦石琴,吟唱了斐聲古今的南風歌:

  “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南風歌”見證了鹽池生產、經營、開發的滄桑歷史。見證了鹽商從蘊育、產生、壯大、勃興、自律、規範的全部過程,本文著重詮釋《南風歌》對鹽池商人的規範和鹽商的自律、誠實守信的發展過程。

  一、“南風歌”對鹽商的初律

  鹽池,號稱鹽商的濫觴;猗頓,號稱鹽商的鼻祖;鹽商,又是晉商的源頭。

  《穆天子傳》記雲:“天子西絕研磴,乃逐西南,戊子至於鹽。”這是據神話傳說“黃帝戰蚩尤”之後,有確切信史記載的蒞臨鹽池的第一位帝王。

  鹽,是五味之首,是維持人體內平衡的化學元素,很早就受到了人們的重視。齊國賢相管子就勸齊桓公正鹽,收山海之利,實現鹽專賣。

  大鹽商猗頓,原是魯國的一名窮書生,在窮困潦倒、百無聊賴的情況下,經越國名臣范蠡(又名陶朱公,距池神廟15Km的陶村鎮有他的衣冠冢)指點,廣蓄五畜、發展農耕、經營鹽業,很快富庶起來,可以與王侯比富。

  猗頓暴富之後,很快就在鹽池邊上定居下來。他的三個兒子王景、王遼、王檻也各自另立門戶。今山西臨猗縣的三個大村子王景、王遼、王檻就是這樣流傳下來的。今臨猗縣是由原臨晉和猗氏縣合併而成的。而這個猗氏就是大鹽商猗頓。

  隨著猗頓的年事已高和退居二線。王景、王遼、王檻三兄弟各自獨立門戶,維繫鹽業生產的自律規範也在朦朧的意識中摸索前進。

  經筆者近年在猗頓墓地附近村落進行民俗調查,並與王景、王遼、王檻三村鹽商後裔座談。他們向筆者提供了幾個民風淳樸的風俗,其風俗內核,仍是古樸的“南風歌”余韻。

  “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這裡的“薰”是和暖的意思。這裡的“慍”是煩惱的意思。

  和暖的南風吹來,是大地冰封解凍的時刻,和徐的南風吹來是草木萌生的季節,南風吹指是萬象更新的辰光。

  人們歡呼南風、歌頌南風、歡迎南風、祝福南風,必然要舉行各種形式的祭風活動,迎接春天的到來,迎接祈富佑民的南風。

  歡迎南風的第一個民俗是吃春餅。

  吃春餅的日子一般先在“立春”節氣的首日和次日。春餅的製作方法大同小異,包在餅內的餡料視家境貧富略有不同,春餅的原料一般選上好的麵粉,村中人俗稱“頭茬面”,就是頭年大粒飽滿精選小麥,洗凈風乾,在臘月廿三過小年之夜,套上精壯的騾子磨面,第一茬從磨子中溢出的粉粒,收起篩好。在長期以農耕為主的國園牧歌式時代,這種白度和筋度稱為“頭茬粉”的,只有祭神祀富佑民才能派上用場。這種粉率極低、操作工藝要求很高的“頭茬粉”是一般殷實家庭很少問津的。“喂面”是農村磨麥成面的俗稱,這是農民虔誠而又神聖的工作。一個“喂”字包含了多少希望和憧憬。

  面磨好以後,下一步就是調汁攤餅了。攤的時間,要先把面調好,放些許潞鹽,用分次、均勻調水分式逐步調到糊狀,不允許有濕麵糰出現。然後用鐵鏊子文火烤熟,放在果盤中備用。餅的直徑一般在18—20cm之間,粉白、細膩、光可照人、略透明。下一步就是調拌餡料了。餡一般是用“生豆芽配鮮韭黃”,豆芽略用水淖一下,韭黃則直接入餡。

  立春前日或次日,是食用“春餅”的最佳季節,人們首先平鋪面餅,然後攤上生豆芽配韭黃捲起,咬一口,翠生生,取一個“生生不息,長長韭韭(久久)”的意思。吃餅日期的選擇也有講究。殷實戶講究“承前啟後”,要選在“立春”前一日;“新發戶”講究立春當日;“後起之秀”則選在立春後一日。俗話說:“吃飯穿衣量家當”,一幅“春餅啜食圖”就是一村經濟狀況的顯露。迎南風儀式結束之後,“二月二龍抬頭”就成了重要的祭風儀式。

  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是中華文明傳說中的神異動物。它身長數丈,有鱗、有角、有腳、能呼風喚雨,電閃雷鳴,是冥冥世界的統治者。

  “二月二,龍抬頭”,是龍的首席工作日。在這一天,王景、王遼、王檻村的鹽民們,都要迎風起舞、放飛紙鴛、祀富佑民。

  “慍”是煩惱、怨恨的總括。鹽商的“慍”是什麼?

  是鹽業生產成本過高;是運銷資金週轉不靈;是鹽政管理繁文冗節過濫;是政府的課稅過重,還是“家業不旺、生意不興”……等等,這一切的煩惱將隨冉冉起舞的“薰風”,被吹得煙消雲散了,多少煩惱事,都付笑談中。

  鹽商的自我激勵、自我約束是首先祭南風、迎南風,首先是從搞好自律開始的。

  二、“南風歌”對鹽業勃興的催化作用

  宋人沈括在《夢溪筆談》中寫道:“解州鹽澤之南,秋夏間多大風,謂之鹽南風,其勢髮屋拔木,幾欲動地,然東皆不過中條,西不過席張鋪,北不過鳴條,解鹽不得此風不冰。”

  夏季的南風,再不是和暖的風,其勢髮屋拔木、幾欲動地,鹽池“其水泓而,歲五六月間,暴之以烈日,鼓之以南風,鹽即凝結”《重修鹽池神廟記》(明天順七年即西元1463年)

  根據現代地質勘探和氣象學研究:解池位於晉南盆地中央,屬典型的季節性氣候帶,它北與汾河流域相接,南有中條相隔,因此氣候較山西其他地區暖和,溫度也較高,冬季酷寒之際,這裡平均氣溫也不過零度而已。夏季則酷熱天氣較長。7月份平均氣溫達30℃左右,而且多是東南風。

  根據氣象資料記載:運城盆地冬季風速不大,故溫度低,春季三月份風較大,四、五、六月風平水靜,夏秋之交,南風驟起,風速最大,氣溫也跟著升高,這種氣象條件對成鹽極為有利。有文獻記載:髮屋拔木,幾欲動地的秋夏之風。10月風速最高達14.6m/s,7月份12.5m/s。

  那麼秋夏季“髮屋拔木、幾欲動地”的南風對產鹽有什麼作用呢?

  第一個作用是攪拌稀釋作用。發揮這個作用的過程是水為載體,太陽為熱源,風為媒介。

  鹽池有兩種不同的地層構造:一種為黑沙土、黑泥、龜背石、陰鹽、鹽根;一種為硝板(學名白鈉鎂釩、分子式為:Na2SO4MgSO4•4H2O)或(Na2Mg)(SO4)2•4H2O,黃泥、黑泥、黑沙、龜背石、陰鹽。正是這種特殊的地質構造才有可能使四方匯聚來的積水,經受自然的蒸發與水的地下滲透,將鹽層溶解。當池水受日光風雨的蒸發,及地層的毛細管作用,鹽分上升達地面,使水發鹹,再經過天日蒸發到飽合程度時,食鹽就會析出。

  地下鹽層在溶解過程中風起攪拌稀釋作用。鹽層在高溫(太陽照射)下,溫度不斷升高,風的吹拂是溶液上下對流,加快了鹽層的稀釋,使之較快達到溶液的飽合狀態,為鹽的析出做好了準備。

  第二個作用是提高潞鹽品質的作用。鹽層在溶解過程中,鹽礦中的雜質也會融解,由於比重不同,輕的則飄浮在水的上層,在風的吹拂之下,飄浮物的附著物便會被滷水不斷沖洗,礦鹽成分的最大量會融于水。無用之物在風和人工的作用下,被排出池外。(人力主要起一個撈取作用)。

  第三個作用,是加快蒸發的作用。鹽在析出之時,如果只有酷熱,沒有疾風。鹽在生成過程中,就會出現“發粥”現象。所謂“發粥”就是指鹽在析出時,由於溫度傳導不均勻,鹽表層形成的糊狀結晶,由於MgSO4在其中,這種鹽是不能吃的。只有高溫和疾風才會避免這種現象。

  綜上所述,我們知道了南風在鹽的蘊育、生成過程中所起的決定性作用。然後,我們再深沉唱出《南風歌》的下半闋:

  “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三、《南風歌》的宣化、昭德、教誨、誠實作用

  南風歌自問世以來,經歷代文人騷客的吟唱、傳誦,已經成為千古傳唱的著名歌謠。經歷代中外文化使者的交流,已經融入世界文明的一部分。

  (一)“南風歌”的宣德、昭權作用

  “五明招得薰風爽,七室修成璧月清”這是乾隆皇帝為北京北海公園南薰廳所擬的楹聯。乾隆做為一開明的少數民族君臨天下的皇帝,在孩提時代就受到了傳統儒家文化傳習,據為經典是很正常的。南風歌做為儒家經典文化一部分,已經成為昭示主權的一種手段和載體。

  在祖國東南沿海的南沙群島之中,在鄭和群礁的西南側,有一個著名的“南薰礁”。它的地理位置在北緯10°11′—13′,東經114°11′—13′之間,雖是彈丸之地,卻是名隨主人意。“南薰”就是“南風之薰兮”的意思、文意深遠、寓意精深。卻宣示了祖國文化的深遠,又昭示了對南沙諸島礁的主權擁有是自古以來就擁有的。

  看遍祖國大地,大凡著名的廟宇、道觀,無不建有“迎薰門”。在著名的皇家園林中南海“菊香書屋”附近,就有一個“迎薰門”。

  (二)“薰”和“巽”在民間已經成了通假,老百姓把追求功名和人才的希冀放在上面

  在北方的窮鄉僻壤,還是在南方的大市通衢,無不在巽的方位,構築一個標誌性建築,大到山西太原的雙塔寺、河南省安陽的文峰塔、甘肅禮縣的文峰塔、寧夏靈州的文勝塔、江西衢州的雙勝塔,無不詮釋了“薰”南風,巽宮,巽代表風,方位東南,屬性木,從十年樹木,延伸到百年樹人。

  從“薰風和暢”到“人丁興旺”,千百年來,中華文明似汩汩清泉、殷殷真情、萋萋芳草,在似與不似之間,把文明的烙印,傳襲在冥冥宇宙之中。

  (三)從“薰風”到“萱堂”,舜的孝祖、德聖的偉績得以傳揚

  萱草,又名鹿蔥,忘憂、宜男,又叫金針花,說文作薏,《詩•衛風》:“伯兮:焉得諼草,言樹之背。”《傳》:“諼草令人忘憂”,釋文:諼作萱。“合歡蠲忿,萱草忘憂。”講得是君子之交。從萱草想到了金針花,想到了黃花菜,想到了人比黃花瘦。

  萱草使人們想到了萱堂,萱堂使人想到了母親,萱堂又稱北堂,是母親居住的地方。

  明朝湯顯祖在《牡丹亭傳奇》中寫道:“當今花開一紅,願來生把萱椿再奉。”萱椿這裡指的是母親和父親。

  “薰風吹和暢,萱春坐高堂。”這是明代大鹽商,後來做過三邊總督、兵部尚書的劉敏寬小時經常吟誦的詩章。他的意思是,和暖的風吹得人渾身舒服,父母坐在廳房內頤養天年。

  舜是中國古代“二十四孝”的第一孝,趙宏昌先生有文雲:虞舜帝他姓姚,名重華,可憐他苦命兒命喪黃沙,父瞽叟後娶妻生子叫象,焚倉廩蓋枯井陷害於他,舜純厚不怨弟嚴格律己,勤耕作奉晨昏孝順爹媽,忠實心海量懷感天動地,象耕田鳥捉蟲神靈保駕,好名聲傳四方堯帝器重,禪讓位許女配千古佳話。

  劉敏寬祖上是晉國貴族,係“河東巨族世宦也,先世曲沃人,勝國府,始祖業鹽家安邑,遂隸籍焉。”據清康熙四十八年(西元1709年)七月二十八日,太金吾劉公號懷古及配恭人徐太君合葬志銘。劉懷古係劉敏寬重孫。

  劉敏寬是知名的大孝子,劉身為朝廷命官,官至兵部尚書。母親生病期間,親自端湯送水,把脈診看,煎湯熬藥,侍奉床前。至今劉家後人仍傳為佳話,奉為楷模。

  “人比黃花瘦”。使人們想起李清照,“淒悽慘慘淒淒,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卻是舊時相識。”

  黃花,在封建時代,人們把黃花和紅豆比作相思的信物,在照像術沒有發明的昨天,鹽商離家經商,無不採庭前萱草作為忘憂草,精心夾在書冊堙A待風乾之後,伴著一往深情,在閒暇之餘,展開冊頁,凝視黃花,把對父母的親情,家人的眷戀,對晚輩的舔犢之情,統統囊括其中。

  (四)“解慍”、“阜財”已演化為鹽商誠信的佐證和座右銘

  舜帝廟皇城的中門題額是“來南薰”,兩邊旁門題額分別為“解慍”、“阜財”。

  清末民初鹽池著名鹽場“汴合興”窯院舊址的題額是“迎薰風”。

  題額是鹽人的主旨。一提主旨無不涉及“南風歌”。“迎薰風”和“來南薰”是商人的祈盼和表像。“解慍”和“阜財”才是實質。

  商人的“慍”和“財”是什麼。那就是在需要和可能之間,如何循規蹈矩、追求利潤的最大化。商人要愛國守法,商人要誠實守信,最早的,潛移默化的意識是從南風歌開始的。

  清末民初著名的民族工商業者仝少宣(生於清同治五年即西元1866年,舊曆十一月廿二日,卒于1957年正月十九日,享年九十一歲)少年家寒,幼時以賣涼粉為生。據仝故鄉運城市鹽湖區安邑辦事處三家莊村民,其族侄仝晉管回憶說,仝少宣賣涼粉時就以憨厚出名。當時仝經營夥伴是個躲尖耍滑、唯利是圖的小商業者,他的口頭禪是:“一個粽子八分錢,兩個粽子一毛八,我少要一分錢,給一毛七算了吧。”他的小算盤屢屢得手,仝少宣對這種做法非常反感。仝有自己的主張,他的口頭禪是:“三八二十三,不要說我憨,我為多出貨,你為少掏錢。”

  淳樸、憨厚的人品,贏得了很高的聲譽。“汴合興”鹽號“走城的”(相當於今天的採購員)發現並向掌櫃舉薦了這個人才。仝少宣開始熬相公(學徒)之後,早起晚睡,開始的功課無非是提茶壺,倒夜壺,打雜、伺候掌櫃起居。仝少宣憑著心靈手巧,腿腳勤快很快受到掌櫃的賞識。掌櫃便在不同場合考驗他的信用度,時常在他打掃衛生前,在倚角旮旯之處放了銀錢,每次仝都一個不少地收拾取交給掌櫃。調到平陸張店分號後,主人交給他的任務是往運城押運銀圓,為了避免嫌疑,屢過家門而不入。一次同行的一位婦女偷了兩枚小錢,按當時情況完全可以報帳。但仝少宣堅持要搞清小錢下落,最後感動得那位婦女羞愧地從茅廁拿出了兩枚小錢,還了仝少宣一個清白。仝少宣事業發達的時候。包運“垣曲總號”,號址在今南風集團總部。東場有“范林”、“范錫奎”兩家鹽號生產潞鹽,分號有聞喜鹽店、洪汾鹽店、洪洞鹽店、晉城鹽店、西安鹽店,總資產達百萬銀圓。當時山西省督軍閆錫山從德國進口兩輛“本姿”(今賓士)車,專門送給仝少宣一輛,拉攏關係。

  仝少宣發家之本是誠實守信,薄利多銷,對於利國利民的好事情,慷慨出資,毫不吝惜。民國十八年(1929年),晉南大旱,餓餒遍野,仝少宣帶頭放賑月金,受惠者不下萬人。據仝少宣曾孫仝運來講:仝家口傳心授,老幼婦孺,都會背“南風歌”。“解慍”、“阜財”是追求的最高境界。”

  結語

  “南風歌”從問世以來,經歷代文人口傳心授和歷代鹽商的實踐操作,已從一種朦朧的意識演化成一種行為規範。特別是經過歷代王朝的推崇和宣揚,已凝練成一種宣傳德化、昭示主權、展示五千年文明史的一個載體。這種社會功能是舜本人根本不能預料的,據於此,更顯得我們研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了。

  (作者李竹林 鹽湖區虞舜文化研究會顧問、河東鹽業博物館館長;薛學亮   河東鹽業博物館助理館員)

運城市臺辦供稿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運城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