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運城市基本建設項目辦理條件
·企業投資項目核準暫行辦法
·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實行企業投
·運城市招商引資優惠政策暫行規
·運城市招商引資獎勵辦法暫行規
·外商投資項目核準暫行管理辦法
·山西風陵渡經濟開發區
·華信經濟技術開發區
·運城經濟開發區
·年產1萬台汽車空氣懸架系列產
·年產1萬噸玉米麥芽糊精
·江石榴汁生產線項目
·紅棗深加工項目
·高檔服裝布料及裝飾布生產線項
· · ·嫘祖
·風後 ·后稷 ·傅說
·百里奚 ·范蠡 ·猗頓
·荀子 ·張儀 ·關羽
·關於黃帝殺蚩尤于解的傳說
·風後和風陵渡
·堯的傳說
·舜的傳說
·禹鑿龍門
·立春 ·臘八節
·晉南戲曲 ·晉南面塑
·剪紙藝術 ·祭灶節
·回娘家節 ·谷神節
·衛牢娃 ·劉海生
·朱民貴 ·趙玉漢
·劉鵬斌 ·仇官有
·運城市分區示意圖
·運城市醫療衛生系統電話列表
·山西省各市(縣、區)長途電話
·列車時刻表
  當前位置>> 文化研討
論舜文化形成的環境條件(摘要)
2013-01-07 13:13:08    華夏經緯網

  《易經》說:“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意思是按照人文來進行教化,即文化。現代意義上的文化主要有三種含義,其一是人類在發展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其二是一個歷史時期不同地域的遺址和遺物文化;其三是人類運用文字的能力和一般知識。當我們分析文化時,文化按其形態,大致可以分為四種形式:即物質型文化、社會關係型文化、經典文化和心理文化。一般研究的多為精神和物質文化,此次,我們還要涉及遺存文化。可見,一種文化的形成是有一定的環境條件。

  《史記•五帝本紀》記:“舜,冀州人也。舜耕歷山,漁雷澤,陶河濱,作什器于壽丘,就時于負夏。”

  史書記載:帝“堯在位七十年,其間曾使舜入山林川澤”。《帝王世紀》載:“舜都蒲坂”。《山西通志》記:舜“受堯禪,以土德王,都蒲坂”。《尚書》雲:“舜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載涉方,乃死”。《孔子世家》記:堯帝命帝“舜二十二率堯舊職,恭己而已,天平地成。巡狩四海,五載一始,三十年在位嗣帝,五十載陟方岳,死於蒼梧之野,而葬焉”。《史記》又記:“舜踐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蒼梧之野。葬于九嶷,是曰零陵”。

  《尚書•舜典》、《史記•五帝本紀》載:“共工是堯的臣子,授工師之職,後於驩兜,三苗及鯀並稱四罪。被舜流放于幽”(據趙大勇等著;《堯都平陽與堯舜禹》一書107頁)。

  《竹書紀年》雲:“四十九年(舜)帝居於鳴條,五十年陟。”《孟子》記:舜“葬于鳴條”。皇甫士安雲:“舜所都或言平陽,或言上谷,或言蒲坂”。《地理志》記:“舜舊都在蒲州東南”。《括地誌》雲,“河東縣南二里,蒲坂故城,舜所都。”《水經注》載:“陶城在蒲坂城北,城即舜都”。《方輿紀要》:蒲州古蒲坂,舜都也。《寰宇論》、《郡國志》雲:“州南二里有蒲坂城,舜所都也”。宋《山川記》:“蒲坂有舜廟,城外有舜室”。《路史》:“蒲坂有汭水,經首陽下,復一水曰汭”。《寰宇記》:“首山,南流媯,北流為汭。”

  史雲:中條山,蒼梧山在中條山西部:“西華嶽,東太行,此山當其中,故雲中條”。《山海經》:“為中條谷之山,一名蒼梧山,同產梧桐蒼玉”。《竹書紀年》曰:“鳴條有蒼梧山,舜崩蒼梧即此,故記此山。“鳴條崗中的香落即蒼梧”。

  據趙大勇等同志研究,河東大地,是有虞氏族活動的場所,舜跡頗多。在永濟市有舜帝出生處、舜帝村,舜教民稼檣處,舜辦米稟(學校)處。筆者曾提出舜耕洪洞歷山。傳說中舜曾耕舜王坪。現在鳴條崗有舜帝陵,蒼梧山有二妃陵等。可見舜活動於河東是無疑的,問題是為什麼堯、舜、禹都在河東大地活動,這與當時的地理環境有直接關係。

  首先是優越的自然環境。河東之地被山帶河,自然天成。山有紫金山、中條、韓侯為橫,呂梁、霍山為縱;黃河、汾河、涑水河縱橫交流;山、丘、平原、湖泊俱備;溫暖氣候濕熱同季,而雨量適中;生物種類繁多,食物豐盛;既可採集,又可狩獵,在黃土狀岩上發育成的土壤,耕性良好,適宜於木石工具耕作,等等條件吸引了四方部族來此居耕,促進了遠古文明的發育、形成。

  其次是有源遠的文化淀積。黃河流域是中華民族的發祥地,舊石器時代有西侯度文化,匼河文化,丁村文化,下川文化;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有高堆村、南澗河、金城堡、西陽村,崔家村文化;龍山時代有西賈、官雀、東下馮文化、陶寺文化等。帝舜時期,又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部落聯盟之後,社會正處於發展興盛時期。這樣源遠流長的人類活動給舜帝時期提供了物質、精神文化基礎。

  第三是有厚實的農業基礎。垣曲歷山混溝有總面積7.4萬餘畝的原始森林,林中有油料植物71種,殺蟲植物16種,纖維植物55種,釀酒、澱粉植物45種,芳香植物19種,染料植物21種,橡膠、藥材等植物500多種。棲息繁衍的野生動物共77科274種。現在這些雖居山高坡陡、溝深谷幽的深山,然而在四千多年之前,當分佈與河東各地,是人類生活的基礎。以樹木為基礎,發展了養蠶事業,嫘祖養蠶的傳說在今天夏縣西陰一帶。傳說舜耕歷山,現在洪洞歷山有龍山文化時期的聚落,灰坑中除發現一些陶器外,還有耕作農俱和裝飾品。相傳農業的始祖后稷之廟在稷山縣城中心。農業的發展為社會發展提供了物質基礎,促進了上層建築發展。

  第四是民族融合產生的凝聚力。在龍山文化時期,中原地區有炎黃、西羌和東夷三個集團,就是汾河流域部族也很多,如烈山氏部族善於鑽木取火。草木燒後可開墾種田,利於農業耕作。另外,還有沈、姒、蓐、黃四個部落,各有所長,如“臺飴能業其官,宣汾洮,障大澤,以處大原……”。“雜交”的力量是無窮的,各部落融合之後,發揮其所長,形成巨大凝聚力,促進了社會文明的發展。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災異及人為的啟迪作用。自然界永遠是按照自己的規律演化,它不依人們的意志為轉移。黃河、汾河、涑水河等當時並不是溫馴地聽從人們指揮;山洪,雷電時時威脅人們的安全。人類要征服它,利用它就要掌握其規律,這便激發了人們的思維能力,如禹接受鯀的經驗教訓,改堵截水為疏水。民族的大融合也不是各部落的“拼盤”,而是要經過摩擦、磨合、鬥爭、適應最後達到真正的統一。要達到真正的統一是要費很多週折,解決許多矛盾,最後達到求同存異,做到人際關係和諧,像堯一樣“和合萬邦,平章百姓”,這樣與自然、與人的鬥爭使人們的思想開竅,產生靈感,反過來指導實踐,促進社會發展。

  在以上五個環境條件下,帝舜時代成為我國歷史上部落聯盟的興盛時期,它的活動中心在山西河東及其周圍地區,不僅為今日留下許多可貴的遺址、傳說、及其文化,為發展經濟,開發旅遊創造了一定條件,更重要的是濃厚的文化沉澱,成為今日河東地區人才薈萃的底蘊,人才才是社會發展、經濟繁榮的重要因素。

  (作者馬志正 山西師範大學老科協教授;薛紅萍 馬瑞紅 李福蘭係碩士)

運城市臺辦供稿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運城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