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韓美軍費用為何談不攏?
韓美兩國就簽訂第十份《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進行了10輪談判,因對協議“總體規模”存在分歧,雙方未能達成最終協議。這不僅將使駐韓美軍在2019年可能面臨“停擺”,也讓人們對韓美軍事同盟的未來生疑。當前北韓半島局勢微妙,韓美雙方在防衛費分擔問題上互不相讓,引發外界高度關注。

    1月8日,南韓國防部長鄭景鬥與美國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通電話,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韓美同盟關係和聯合防衛態勢都絕不會動搖”。韓美兩國防長的表態,既是沙納漢履新進行工作溝通的“規定動作”,也可視為韓美第十份《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談判破裂後的“戰後宣言”。

    特朗普就任總統不久就表示,“希望美韓一起努力確保兩國公平地分擔駐韓美軍的費用”。2018年,南韓分擔的防衛費提高到9602億韓元(約合8.6億美元)。美國對此仍不滿意,特朗普稱“駐韓美軍一年駐紮費用為35億美元,但南韓僅支付6億美元”,這直接導致了韓美防衛費分擔談判宣告破裂。美韓雙方在駐韓美軍防衛費的分擔數額、協定有效期、防衛費分擔項目等方面存在分歧。

    特朗普執政後,要求南韓將防衛費分擔額增加到1.8萬億韓元,這幾乎是2.85萬駐韓美軍全部的軍費開支。特朗普政府“獅子大開口”引發了南韓的強烈不滿。

    在2018年12月的第十輪韓美防衛費分擔談判中,美國提議將協定有效期由5年縮減為1年。南韓則認為協定一直是5年一簽,改為1年一簽不合常規。有分析認為,美國將於今年和日本、北約成員國就防衛費進行協商,此舉意在與盟友統一防衛費分擔標準。 【詳細】

何為韓美《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

    《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主要是為了解決韓美兩國分擔駐韓美軍軍費問題而產生。北韓戰爭結束後,韓美于1953年10月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南韓允許美國在南韓領土及其周邊水域部署陸海空軍。1966年,韓美簽署《駐韓美軍地位協定》,其中第五條規定南韓向美方免費提供設施和用地,此外的所有費用由美軍承擔。此後,美軍一直按協定內容自行承擔駐韓所需費用。

    上世紀70年代美國的全球霸權相對衰落,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提出,讓北約和日本等盟國分擔美國在歐亞地區的防務成本。1988年,美國以自身財政赤字為由,正式向韓日等盟國提出防衛費分擔要求。1991年,南韓政府表示,考慮到“駐韓美軍的重要性和戰略價值”,最終與美國簽訂了關於駐韓美軍駐紮費用的《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從此,美軍駐韓費用的一部分轉由韓方承擔。

    根據協定,南韓承擔的防衛費主要包括:駐韓美軍雇用的南韓人員工資、裝備修理維護和彈藥儲藏管理費用、美軍基地內的營房建設費用等款項。從1991年至今,韓美兩國先後簽訂了9份《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

    隨著新興國家的崛起以及美國影響力的相對下降,美國持續拋出“免費搭車論”,要求盟友大幅增加防衛費分擔額。近年來,美國多次要求南韓提高駐韓美軍費用的分攤比例,從1996年開始,韓方的分擔比例每3年大約增加10%,分擔額從最初的1.5億美元提高到2018年的約8.6億美元。協定的有效期最初為2∼3年,到李明博、樸槿惠執政時期延長為5年。

    2014年1月簽訂的第9次《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截至2018年12月31日到期。根據協定,南韓每年應分擔的防衛費總額約為9300億韓元,隨後4年每年增幅不超過4%。

    出於各自國家利益的考量,韓美兩國在防衛費分擔方面一直存在分歧。為此,韓美兩國會就防衛費總額、年增長率、協議有效時間等問題進行磋商,以簽訂新的協定,由此也就有了韓美防衛費分擔談判。在美韓防衛費分擔問題談判過程中,美方不斷要求韓方增加防衛費分擔額。韓方則堅持,南韓對駐韓美軍提供的直接和間接經費不少,應當盡可能控制韓方負擔的防衛費增長。因此,韓美的防衛費分擔談判也時常被迫拖延。 【詳細】

不排除兩國元首“直接談”

 點擊看大圖

    南韓政府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官員本週告訴韓聯社記者,鋻於駐韓美軍費用分攤談判“在某個級別進展不暢”,下一步談判規格勢必升級,即韓美雙方會出動高層人物繼續談判。

    當記者問及南韓總統文在寅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是否會介入,就駐軍費分攤事宜討價還價,這名官員答道:“一切皆有可能。”

    韓聯社報道,南韓外交部長官康京和、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加入談判的可能性較高。韓美迄今沒有宣佈何時開始第11輪談判,顯示雙方都需要時間重新制訂策略。

    不少官員擔心,由於韓美沒能及時談妥駐軍費事宜,駐韓美軍雇用的韓籍員工恐怕會被欠薪。 【詳細】

南韓最終作出讓步的可能性更大

點擊看大圖

    目前,大約有8700名南韓員工向駐韓美軍提供行政、技術和其他方面的服務。由於第九份《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已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如果今年2月韓美仍未達成一致,那麼駐韓美軍的南韓員工將在4月面臨“無薪休假”。這將是韓美防衛費分擔談判破裂最直接的後果。

    在第十輪韓美防衛費分擔談判破裂後不久,美國總統特朗普連續兩天在推特發文,就防衛費分擔額問題對南韓施壓。

    事實上,2018年以來北韓半島局勢發生積極變化,安全局勢由高度緊張向逐漸緩和的方向發展,南韓面臨的外部安全環境大為改善。這在某種程度上降低了南韓對美國的不對稱依賴,對美韓同盟也產生了一定的衝擊。雖然美國表示駐韓美軍的規模和性質保持不變,南韓也聲稱駐韓美軍問題與簽署北韓半島和平協定“毫無關聯”,北韓也並未將駐韓美軍撤離作為棄核的條件,但是隨著形勢發展,駐韓美軍的地位和規模等具體問題恐怕最終還是要擺到談判桌上,並成為各方協商的難點。

    韓美在歷次防衛費分擔問題上都是爭吵不休,此次談判也不例外。對於美國而言,如何以最少的成本維護美國的領導地位,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戰略考慮。對南韓而言,在防衛費分擔問題上只有有限的自主權,不太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增加防衛分擔費用的趨勢,南韓最終作出讓步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 【詳細】

駐韓美軍擬重振“聯合國軍”

點擊看大圖

    2018年11月,羅伯特·艾布拉姆斯就任駐韓美軍司令。在此之前,他在美國參議院公開聽證會上強調說,非軍事區是“聯合國軍”司令部的管轄範圍。

    艾布拉姆斯兼任“聯合國軍”、美韓聯軍和駐韓美軍司令。對於艾布拉姆斯的發言,1名韓軍前軍官表示:“這體現出美國希望強化‘聯合國軍’功能的戰略。”

    駐韓美軍將此戰略稱為重振“聯合國軍”,一方面減少在“聯合國軍”和駐韓美軍兼任職務的人,另一方面增加除美韓之外的16個成員國的人員。 2018年,由美國第7航空隊司令兼任的“聯合國軍”副司令一職,被1名加拿大軍隊中將繼任。英澳加等國的軍人也陸續替代了美軍兼任的一些校官級職務。

    報道稱,一直以來,即使在非軍事區發生事件,“聯合國軍”也多交由韓軍處理。美國此次推進改革的目的在於,為今後“聯合國軍”獨自執行任務打下基礎,增加“夥伴”。

    據南韓政府有關人士透露,駐韓美軍對這一動向抱有較深的危機意識。這是因為,如果簽署和平協定,則可能不再需要“聯合國軍”。美國正向有關國家強調設立“聯合國軍”的必要性,稱“北韓並非放棄武裝”。

    首爾外交人士指出,美國的目的在於防止出現其他國家撤出、僅保留駐韓美軍的事態,擔心國際社會對美國的支援將削弱。 【詳細】

    特朗普稱韓僅承擔6億美元防衛費分攤額 韓官員否認

    南韓防白皮書:2018年韓美聯演次數同比減少25%

    韓媒:韓軍接收六架F-35A隱形戰機 兩架3月抵韓

    推進“國防改革2.0”計劃 南韓地面作戰司令部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