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佈陸基中段反導攔截試驗成功 彰顯自信
2月4日晚間,中國國防部宣佈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國防部同時表示,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軍事專家分析認為,隨著中國反衛反導技術日趨成熟,心態越來越開放自信。

    2月4日晚,國防部發佈《中國成功實施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消息稱,2021年2月4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簡短的消息,樸實的描述,背後卻有著極其重要且深刻的意義。

  這是中國軍方第五次對外公開宣佈中國進行陸基反導技術試驗,此前四次分別發生在2010年1月11日,2013年1月27日,2014年7月23日以及2018年2月6日。

    從發佈內容而言,消息很簡短,用詞相同,可以看出這是按照預定規劃日程進行的試驗,是正常和例行性的;但同時,其中釋放的資訊含量依舊巨大。軍事專家表示,這表示出中國陸基反導攔截技術越來越成熟,已具有實際攔截能力和戰鬥力。

    中段攔截是彈道導彈攔截非常關鍵的一項技術,也就是在彈道導彈飛行中段實施,在這個階段攔截時間相對來說比較長,但它彈道高度比較高,所以攔截起來難度比較大。中國再次成功實施陸基中段攔截試驗說明中國已經掌握了中段反導攔截相關技術,攔截成功率、可靠性都有了比較大的提升,對於中國打造完整可靠的反導體系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為何深夜主動公佈消息?

  巧合的是,2月4日當天,美“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穿航台灣海峽並高調炒作,蓄意製造緊張因素、干擾地區和平穩定。而在美國當地時間2月4日下午3時(北京時間5日淩晨左右)美國總統拜登將在美國國務院發表首次重要講話,為執政期內的外交政策願景定下基調。在以往,這些時間上的巧合都會被部分外媒用來對中國正常開展的軍事訓練污名化,進行關聯性解讀,並炒作“中國的矛頭指向美方”。

  也因此,中國國防部主動公佈該消息也是在對可能發生的“不實報道”進行“攔截”。值得注意的是,與此前相比,此次官方在試驗當天就第一時間主動對外發佈,充分展示出解放軍的開放透明,避免了外界的過度反應和猜測性解讀,並借此進行渲染“中國威脅論”。

  專家指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針對的是中遠程乃至洲際彈道導彈,此次試驗是中國為了打造自己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而進行的一次例行試驗,也是中段反導體系日趨成熟的一次體現。“每一次試驗技術都會有新的進步,表明中國反導武器的性能在不斷的優化,不斷的提升。”

  另一方面,美國在2019年8月悍然退出了《中導條約》,並揚言在中國周邊部署中程乃至中遠程的彈道導彈,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因此,中國進行中段反導攔截試驗也是為了應對外部不安全因素。同時宣告,中國打造國家導彈防禦體系和戰區導彈防禦體系,是要確保能夠有效地攔截來自於包括美國在內的他國遠程及洲際彈道導彈,中國有這樣的能力來維護國家安全。

什麼是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 

點擊進入下一頁

    據介紹,導彈攔截系統按其發射的載體不同可以分為陸基、海基和空基:陸基反導攔截,也就是以陸地導彈基地為發射平臺的反導系統。海基攔截系統,主要部署于艦艇上,可以很方便地進行全球範圍內的快速部署,在攔截潛射導彈時可做出快速反應。此外,空基攔截系統是裝備在戰鬥機上的攔截系統。

  陸基中段導彈防禦系統,是從陸地發射平臺對敵方彈道導彈進行探測和跟蹤,然後發射攔截器,在敵方彈道導彈處於中段飛行階段時將其攔截。彈道導彈中段飛行是指導彈發動機關閉後在大氣層外以慣性飛行的階段,這時它的彈道相對平穩和固定。反導系統計算出它的彈道後,就可以準確引導攔截導彈進行一次或者多次攔截。

  彈道導彈的飛行分三個階段,即“上升段”“中段”“末段”,反導彈攔截技術主要是針對這三個不同飛行階段進行攔截。目前比較成熟的反導系統主要集中在中段和末段攔截上。

    所以中段攔截主要是指在大氣層以外飛行的這一段,這一段的速度由於非常快,而攔截彈要進行動能的撞擊,就是發射的攔截彈要和對方發射的洲際彈道導彈的彈頭,要對撞在一起,所以這個難度非常大。而且這種攔截方式它首先要識別,就是你要有雷達,來識別這個發射的來襲的彈頭,還要判斷它的軌跡、速度也就是說助源,然後還要對它進行跟蹤,然後再發射,這個攔截彈對它進行這種動能的撞擊,所以難度非常大。

對國家安全意味著什麼?

    目前世界上實驗最多也最為成熟的,就是中段攔截。中段約佔導彈全彈道的80%至90%,該段彈道導彈飛行速度平穩、航跡容易預測,攔截難度相對較小,成功率也相對較高,所以受到世界主要軍事強國的青睞。

  矛與盾始終是對立統一的,在“核矛”遠強于“核盾”的今天,“核盾”技術一旦實現重大突破,就會導致核平衡極大傾斜向研製出低成本、高可靠性“核盾”的國家。這也是美國大力研發彈道導彈攔截系統的根本原因。

  在美國連續退出《中導條約》,並大規模部署彈道導彈背景下,強大的中段反導能力,無疑為我國國家安全增加了一道安全閘,對於確保我國國土安全十分重要。

  陸基中段導彈攔截技術,被譽為航太導彈技術之王,是現代攔截技術的制高點。該系統是一個由眾多子系統組成的複雜巨系統,每個子系統都相互依賴,並都對總系統產生影響。這個龐大的系統工程,全面考驗一個國家的綜合技術水準和總體軍事實力。

  中段反導攔截涉及遠程監視雷達、早期預警衛星、高精度測距、高性能攔截彈助推火箭、真假目標識別、戰場管理指揮管制系統、目標彈道計算等眾多系統的密切配合,協同緊密性極強、實戰壓力極大、反應時間要求極緊、成功率要求極高,任何環節有失都可能滿盤皆輸。因此,目前世界上只有美日中等國進行過類似實驗。

  這次是我們第五次進行中段攔截試驗,試驗基本達成預定目標,說明我國相關技術更為成熟,在偵察預警網路構建,攔截武器系統優化、指揮控制網路集成等方面都取得了突出進步。這不僅能提升整體國防安全,也能直接牽引其他國防領域的快速躍升,一點突破多點開花的局面或將出現。

中國陸基中段反導攔截試驗歷程

  中國導彈防禦系統建設起步較早。1964年2月,毛主席與時任國防部五院副院長的錢學森專門談到反導問題:“5年不行,10年;10年不行,15年。總要搞出來。”後續相關研究項目代號被定為“640工程”。

    1967年10月,中國甚至正式提出反導彈用核彈頭的研製。接下來的十幾年堙A分別進行了“反擊一號”到“反擊三號”的全系統研製。到1980年,640工程已經取得巨大的技術成果:預警系統已經建成,為我國反導預警提供了保障;反擊1號導彈實際上已經研製成功;鐳射領域取得領先於美國的重大技術成果。

    儘管因缺乏龐大的科研經費支援而最終放棄,但通過對反導項目的探索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積累儲備了相關反導系統的人員和技術,對之後“863計劃”重新啟動的導彈防禦和反衛星計劃以及航空航太技術的發展幫助重大。

    “863計劃”屬於技術儲備與可行性探索,研究了導彈防禦的全天候監視、探測、預警、分析,以及攔截武器、C3I系統技術等。儘管在當時的技術和環境下無法進行實驗,但這並不妨礙中國進行技術上的儲備,而國際形勢的幾十年發展也再次證明當初的戰略遠見。

  2010年1月11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中國外交部表示,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

    2013年1月27日,中國在境內再次進行了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

    2014年7月23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反導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

    2018年2月5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

    2021年2月4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

  回過頭看,中國彈道導彈攔截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反擊一號”到“反擊三號”相關系統的研製都不盡如人意,在經過幾十年的技術鋪墊和經歷多次失敗之後,才有今天的成就。而這也會為我國提升其他武器系統科技水準,乃至提升整體國防實力打下紮實基礎。

  華山論劍,核心還是手中有劍。我國強調相關試驗是出於和平目的,不針對第三方,但愛好和平不等於等待和平、乞求和平,主動磨礪手中利劍,確保自己具備一招制敵的能力,才能更好地維護和平、長久地享受和平。

 

    來源:環球網、新京報、國防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