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警法》正式實施 日本聯合英美抹黑
中國《海警法》已于2月1日開始實施,國際社會對此多有關注。其中,日本聯合英美炒作中國海警會否成為“第二海軍”,以及中國《海警法》關於警械和武器的使用規定是否符合國際法等等。有些輿論甚至故意鼓噪,稱中國《海警法》的出臺可能引發地區局勢緊張。

日媒:中國海警船巡航釣魚島,係海警法實施後首次

    據日本共同社消息,當地時間9日,日本防衛相岸信夫與美國駐日使館臨時代辦約瑟夫·楊會談時宣稱,中國《海警法》是“絕對不可接受的”,日本對這項法律的生效表示“嚴重關切”。

  此外,共同社另一篇報道還提到,針對中國海警局船隻6日和7日接連駛入釣魚島附近海域一事,日本國土交通相赤羽一嘉在9日內閣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將為領海警備做到萬無一失”。他還聲稱,“中方的此類活動正在持續,目前認為情況極其嚴重。”

  旨在維護國家主權、更好履行海警機構職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海警法》(以下簡稱海警法)于2月1日起正式施行。不過,對於這樣一部中國國內法,日本卻給予罕見高度關注。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在當天的記者會上,就中國海警法生效一事聲稱,“不應存在違反國際法的行為,我們將繼續給予高度關注。”

  上周,日英外長、防長“2+2”會談對中國《海警法》表示所謂“關切”。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表示,制定《海警法》是中國正常的立法活動,符合國際慣例和各國實踐。中方的立法過程是公開透明的。我們希望有關國家客觀正確看待,不要無端猜疑指責。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固有領土,中方堅定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中日雙方應根據中日四點原則共識精神,通過對話管控分歧,維護有關海域的和平穩定。

日媒炒作中國海警船巡航釣魚島

    日本媒體6日援引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安本部的消息稱,兩艘中國海警船當天駛入釣魚島周邊海域巡航。

  消息稱,6日共有4艘中國海警船在日本領海附近海域航行,其中有2艘中國海警船清晨4時45分左右突然駛入釣魚島周邊海域,不斷靠近日本的兩艘捕魚船,直到下午1時45分離開。在發現中國海警船後,日本海上保安本部派出巡邏船警戒,並要求中國海警船離開日本“領海”。

  據日本《每日新聞》報道,針對中國海警船再次在釣魚島周邊海域巡航,日本外務省亞洲與大洋洲局長船越健裕當天向中國駐日本大使館公使進行了抗議。日媒大肆炒作稱,這是中國海警法實施後,中國海警船首次前往釣魚島周邊海域巡航。

    日本NHK電視臺網站報道稱,針對此次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周邊海域巡航一事,日本政府把設置在首相官邸危機管理中心的“情報聯絡室”升級為“官邸對策室”。有分析稱,自中國海警法實施後,日本政府有意強化資訊收集和綜合應對能力。

美日高官多次提及釣魚島問題

    拜登就職後,美日高官之間已多次提到釣魚島問題,宣稱釣魚島適用於《日美安保條約》。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首相菅義偉與美國總統拜登電話會談,雙方就加強合作以進一步強化日美同盟關係達成共識,並且,雙方在電話中又一次提到了釣魚島。

  共同社宣稱,菅義偉與拜登當天在電話中就《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的原則達成一致。白宮聲明則聲稱,雙方“談論了”美國在《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下保護日本的承諾,並宣稱該承諾適用於釣魚島。

  就在今年1月22日,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與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局長北村滋通話時宣稱,《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規定了美國對日本的防衛義務,適用於釣魚島問題。

  兩天后,美國新任防長奧斯汀與日本防衛相岸信夫舉行電話會談。雙方又提到《日美安保條約》適用對象問題。

  27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與美新任國務卿布林肯也在舉行的首次電話會談中提到了釣魚島以及中國。

  專家指出,拜登剛剛上臺,日本方面急於向美國尋求確認是為了給自身外交政策注入穩定劑。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一直希望美國能夠給予承諾,在拜登新政府上臺之後,兩國安全保障政策的高官會談肯定會涉及該問題,有意製造出日美兩國聯合牽制中國的印象。日美之間這種所謂的共識,也是日美軍事同盟的一個重要表現。

力量差距懸殊 日方無事生非

    《日本時報》報道稱,《海警法》明確規定當外國船隻在中國海域進行違法活動時,中國允許海警人員動用武器。報道聲稱,規定可能使得航行在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日本船隻成為該條款的實施對象。

  美國《星條旗報》對該條款進行報道解讀時表示,美國定期派出軍艦進入中國南沙和西沙群島12海媔i行自由航行,中國認為這是對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的嚴重侵犯。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研究員葛來儀在推特上針對此條新聞評論稱,“如果屬實,這相當令人擔憂,將會導致在爭議水域發生暴力事件的可能性增加。”

  專家表示,任何國家的執法力量都享有在其管轄海空域進行執法,包括使用武力的權利,只要這種權力的行使在國際法授權範圍內或不違反本國承擔的國際義務。為什麼到中國就變成威脅論?美國海岸警衛隊、日本海保廳等都會在本國管轄海空域執法,包括在法定條件下使用致命性武力。但是,對於執法主體、使用的武器、執法程式等,需要有法律的明確授權,海警法正是要解決這一問題。

  美日都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中國出臺海警法明確動用武力的時機場合和條件,正是嚴格規範了武力使用問題,為什麼反而遭到質疑,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海警動用武力的目的是對嚴重違法和不服從命令嫌疑船採取制控措施,只要達到制控目的,武力使用即可終止,遵循的是最小武力使用原則,與作戰使用武力不是一個概念。專家認為,這種渲染炒作是借題發揮,無事生非。因此外界對中國《海警法》中涉及武力使用條款的分析和猜測是有意渲染中國威脅論。

  對爭議海域使用武力的問題,國際法沒有相關規定,爭議雙方都會認為該海域適用於本國法律,依本國法律採取行動。但在現實中,爭議各方通常會謹慎使用武力,以免影響兩國關係的總體大局。具體行動規則需要雙方在不斷的實踐中進行探索,在爭議地區問題徹底解決之前達成共識。

    日媒稱,日本之所以對海警法產生“擔憂”,主要在於日中兩國海上力量的懸殊差距。不過,對於自民黨內有聲音呼籲增派自衛隊來應對中國海警船,日本政府內部也有反對意見。日本防衛省一名官員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東海,海上自衛隊護衛艦與中國海軍軍艦在保持一定距離的同時,相互監視的情況已經成為常態。如果再增派自衛隊,容易給中國提供增派軍力的藉口。

  日本政府和媒體對中國《海警法》進行熱炒完全沒有意義,反而是在煽動地區緊張情緒。日本更應該根據中日的四點原則共識精神,通過對話管控分歧,維護有關海域的和平穩定。

抹黑中國《海警法》無益海上安全合作

  中國海警局是中國行使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國際法賦予的海洋權利、責任與義務的海上執法機構,2018年起被明確劃歸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指揮。這次頒布實施的《海警法》為海警執行任務提供了法律基礎,進一步明確了中國海警局作為民事執法機構的法律屬性,也厘清了海警的權利、職能與義務,包括對中國管轄海域實施管理並執行國際合作等。

  從屬性上看,中國海警兼具行政執法和武裝力量雙重屬性,與世界許多國家海上執法力量屬性相似。例如,美國海岸警衛隊是美國武裝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武器裝備最先進的海上執法力量。其和平時期歸美國國土安全部管轄,如有特殊需要總統可下令將其移交美國海軍指揮,美國國會也有權在戰時通過轉隸決議變更海岸警衛隊的指揮權。

    事實上,2019年1月,美國海岸警衛隊陸續派出“博索夫”號、“斯特拉頓”號和“梅隆”號輪流部署在西太平洋,其間就是接受美海軍第七艦隊指揮,並多次單獨或伴行海軍艦艇穿越南海和台灣海峽。

  澳大利亞海岸警衛隊作為海上警察機構,戰時受澳大利亞國防軍直接領導。菲律賓海警是隸屬於交通運輸部的武裝和制式部隊,戰時隸屬國防部。馬來西亞海事執法局在緊急情況、特殊危機和戰爭時期受馬來西亞武裝部隊的指揮和控制。越南海警也是一支人民武裝力量和國家專職力量。

中菲兩國海警人員合影

  從職能上看,各國海上執法力量的基本職責為海事安全、搜救、海洋生態資源保護等,中國海警的五個行政執法領域——海上治安管理、海上緝私、海洋資源開發利用、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和海洋漁業管理,也與世界各國的海上執法力量職能無異。

  中國《海警法》有關武力使用和警械、武器使用的規定,既沒有違反國際法規則,也沒有超出當前國家實踐的現狀。美國《海岸警衛隊武力使用規則》同樣規定自衛或保護他人、強制服從法律、阻止犯罪和執行司法逮捕時可以使用武力。《越南海警法》規定了可使用武器、爆炸物和輔助工具的情形,海上執法人員在生命安全遭嚴重威脅等特定情形下可以開火。《馬來西亞海事執法局法》也規定,海事執法官員在執行任務時可攜帶武器。

  以南海為例,漁業資源爭奪一直是各方矛盾和衝突的引爆點,漁船與海上執法部門的漁業衝突是南海海上安全的嚴峻挑戰。但事實上,中國海上執法力量從未在周邊海域對正常作業的別國普通漁民使用武力,即便是在爭議海域針對非法捕魚的別國漁民採取執法活動,也是保持高度克制,僅採取最低限度的執法措施,從未違反國際法中關於武力使用的必要性和成比例原則,也從未危及周邊國家漁民生命。相反,一些南海周邊國家近年來卻採取日益激進的手段進行海上執法。

  海上執法活動中的武力使用問題之所以敏感,是由於在現場實際對抗過程中往往容易激化衝突。某些周邊國家提出“國際法禁止使用武力,除非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並且是符合比例原則的自衛行動”。它們對中國海警執法海域的關切,是擔心中國借執法力量在爭議海域的存在鞏固實際控制。

  實際上,國際法並未禁止在爭議海域的執法活動中使用武力。執法行為中的武力使用,並非《聯合國憲章》禁止使用的“武力”,而是沿海國依據其國內法在爭議海域進行的海上警察行為。中國海上執法力量多年來在海上行動中一直秉持善意、保持克制,未來依然不會違反必要性和成比例原則。另外,《海警法》還明確了監督與法律責任,設置了執法公開、執法過程記錄、執法過錯責任追究等制度。

2月9日,日本防衛相岸信夫與美國駐日使館臨時代辦約瑟夫·楊談及中國《海警法》

  某些國家和習慣抹黑中國的媒體不應總是奉行“雙重標準”和戴著有色眼鏡看待中國,一方面在《海警法》尚未出臺時竭力指責中國海上執法缺少法律監督,另一方面又刻意歪曲、誇張解讀中國《海警法》中某些內容。妖魔化《海警法》無助於增進中國與有關國家之間的互信和執法領域的合作,亦于地區和平穩定無益。

  面對日益複雜的海上安全形勢,執法機構間的國際合作是有效推進海洋治理的重要途徑,也是降低爭議海域敏感局勢、加強危機管控和建立互信的重要舉措。2016年,中國和菲律賓簽署《中國海警局和菲律賓海岸警衛隊關於建立海警海上合作聯合備忘錄》,迄今為止中菲海警海上合作聯合委員會已舉辦三次會議。2020年1月,中國海警還與菲律賓海警共同進行了搜救和消防聯合演習。

  這次出臺的《海警法》也規範了中國海警與外國海上執法機構和國際組織的合作機制,明確了聯合打擊海上犯罪等合作領域以及合作方式,這無疑將促進中國與有關國家開展雙邊或多邊海上執法領域的合作,攜手共同維護海洋公共安全與海上秩序。

  國際社會應以中國《海警法》實施為契機,以善意和積極姿態與中國相向而行,推進以法治和規則為基礎的雙邊或多邊海上執法合作,攜手構建國際海洋合作與治理新秩序,在保護海洋環境、打擊海上跨國犯罪、維護海洋安全等方面譜寫新的篇章。

    相關鏈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警法》

    來源:環球網、新華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