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解放軍南海演習之際,臺軍大搞實彈射擊
近來臺海局勢升溫,台灣“海巡署”日前公告,分別於3月1日、23日在東沙島、太平島實施年度火炮實彈射擊。而台灣“中科院”則宣稱3月3日至4日的上午和下午共有2波“火炮射擊”,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各有1波,18日至19日有2波,3月總計有6波“火炮射擊”。與此同時,解放軍也在南海區域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演練。兩岸同期進行演練是巧合嗎?
臺“海巡署”駐東沙島官兵進行例行戰備訓練

  據《聯合早報》新聞網報道,由於“解放軍頻繁巡航、臺海局勢升溫”,台灣“海巡署”日前公告,將分別於3月1日、23日在東沙島、太平島實施年度火炮實彈射擊。

  與此同時,據台灣“中科院”“漁業署”等相關單位公告,“中科院”3月3日至4日的上午和下午共有2波“火炮射擊”,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各有1波,18日至19日有2波,目前公告3月有6波“火炮射擊”。

  巧合的是,廣東海事局日前發佈的航行警告顯示,從3月1日至31日南海雷州半島西部海域將有軍事訓練,演習時間長達一個月。

    大陸官方並沒有對外透露此次演習細節,但根據央視的報道,近期解放軍演習不僅是在南海艦隊,北海艦隊、東海艦隊都在同時展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春節過後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轟炸機團新老飛行員齊上演訓場,展開對海突擊、對海打擊等課目訓練,以老帶新檢驗協同作戰能力。近日東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旅在東海某海域組織大機群對海突擊演練,預警機、殲轟機同時升空,檢驗飛行員空中協同打擊能力。

    臺媒對此高度關注。兩岸同期進行演練是巧合嗎?

臺軍東沙島實彈射擊針對解放軍

    報道稱,東沙島演訓時間是3月1日上午8時至晚間9時,射擊範圍由東沙島向外海延伸8海堙A最大彈道高度為1萬2000呎(約合3657米);南沙太平島演訓時間為3月23日上午8時至晚間8時,範圍由島中心向外海延伸5海堙A最大彈道高度為1萬2000呎;但若天氣條件不佳,則改為在3月30日上午8時至晚間8時實施。

  “海巡署”聲稱,東沙島、太平島的對海實彈射擊是例行性的火炮訓練,每季1次,由“海巡署”東南沙分署實施設計訓練,臺軍並未參與演訓。至於這次軍演是否動用島上配備的120毫米口徑迫擊炮、81毫米口徑迫擊炮、40毫米口徑厘防空炮、40毫米口徑榴彈槍、T-75機槍與20機炮等火炮武器,“海巡署”則不願透露。

  在台灣“海巡署”此前宣佈將在東沙島、太平島舉行火炮實彈射擊演訓時,就有臺媒炒作稱“反制解放軍意味濃”。台灣“中時新聞網”就曾報道稱,有消息稱台灣“海巡署”將聯合“海軍陸戰隊”于3月在東沙島實施“實彈火炮演練”。雅虎奇摩新聞則稱,解放軍在過去一年頻繁派出軍機進入台灣所謂的“防空識別區”,還曾一度接近東沙島。台灣“海巡署”在東沙島附近海域舉行今年第一季度的對海實彈射擊演練,是“反制解放軍侵擾西南海空域”。

    據悉,台灣“海巡署”自2000年成立,接替原本駐守島上的海軍陸戰隊,駐守東沙島、太平島,兩處防禦主力雖為“海巡署”官兵,但經臺軍陸戰隊訓練,因此本質上也具有基本陸戰隊戰力。

臺軍稱3月有6波火炮射擊 吸引大陸海調船

    根據台灣“中科院”“漁業署”等相關單位公告,“中科院”3月3日至4日的上午和下午共有2波“火炮射擊”,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各有1波,18日至19日有2波,目前公告3月有6波“火炮射擊”。

  臺“中科院”退休人員表示,依公告的危險範圍和距離,3日和4日的上午及18日至19日的2波試射最有可能是射程超過600公里的增程型“雄二E”巡航導彈,3日和4日的下午、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18日是增程型“雷霆”2000火箭炮。

  臺方還宣稱,去年臺“中科院”進行導彈或火箭試射時,解放軍的“天狼星號”和“海大號偵察船”(情報船)都會出現在花東外海;而今年初的“火炮射擊”均未見大陸情報船靠近東部海域。不過,3月密集的增程型“雄風”導彈和“雷霆”火箭炮試射,再度吸引大陸情報船接近東海岸,這次是首度出現在東部外海的海洋調查船“東方紅3號”。臺軍方人士聲稱這是一艘頂尖的海洋調查船,除了進行水文調查外,也兼具情報蒐集功能。

  台灣軍方人士透露 ,臺海軍3月1日上午偵測到“東方紅3號”距離蘭嶼東南方45海堻B,傍晚開始往東移42海堙A今天則脫離海軍的“監控”。

  而此前臺方試射導彈,島內媒體曾多次炒作大陸“情報船”現身。

解放軍一有行動 臺軍就很敏感

 

  自去年5月以來,東沙島就持續成為島內關注大陸軍事動態的一個風向標。日本共同社去年5月曾報道,大陸可能在去年8月實施以奪取東沙島為設想的軍事演習後,台灣海軍陸戰隊隨後以“移訓”名義派兵駐防,臺《中國時報》稱,“東沙島即成兩岸軍事對峙的溫度計,任何風吹草動,都很敏感”。甚至有臺媒猜測,解放軍是否要“拿下東沙”。

  去年6月,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南下視察陸戰隊,與東沙指揮官進行視頻遭曝光。緊接著幾名香港暴徒偷渡到臺,因船隻故障漂流到東沙島,被臺海巡人員尋獲,送往高雄安置。去年9月,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聲稱,臺軍偵測東沙群島周圍疑似被大陸海上民兵船大肆包圍,且超過60小時,“是重大危機”,一度引發島內驚慌。隨後臺“海巡署”否認稱,3天中只有6艘商船經過東沙島,從未被包圍。

  去年10月15日,台灣立榮航空一架軍用包機從高雄前往東沙島途中,要求進入必經的香港飛行情報區,但是被香港民航處拒絕因而折返。就在外界猜測大陸有意干擾臺方飛航活動時,臺軍“副參謀總長”李廷盛特別搭機前往東沙視察,宣示軍機飛東沙不受影響,防務與運補一切正常。

    民進黨“立委”趙天麟日前稱,臺海、南海一直是衝突焦點,金門跟東沙島也一直存在危機。

美國前防長渲染東沙島緊張氣氛

 

    不僅臺媒在關注和炒作有關“大陸奪島風險”的話題,曾擔任美防長的蓋茨2月26日參加《華盛頓郵報》一場線上活動時也在煽動緊張氣氛,聲稱北京可能會考慮奪取接近大陸、由台灣實際控制的島嶼,這可能會是一種蠶食戰略。

  蓋茨警告,臺海局勢非常危險,在美中多面向競爭中,他最為擔心台灣局勢。隨著中國大陸軍事實力增強,北京可能對臺採取行動,或是認為自己能在意料之外的對抗中獲勝。

  對於美國的應對辦法,蓋茨建議,美國應認真考慮,是時候放棄在台灣議題上長期以來的“戰略模糊”,明確告訴兩岸,不要單方面動武或尋求改變現狀。“告訴中國(大陸)人,若無緣無故對台灣採取行動,美國將會支援台灣。”蓋茨說,“同時告訴台灣,若單方面改變現狀,就得靠自己。”

  專家指出,蓋茨的言論表明美國是不會放棄對中國內政事務干預的,甚至提及不惜用武力方式進行干預,這種做法會給中美關繫帶來巨大波折和動蕩,會為臺海局勢造成惡劣影響。“蓋茨的言論是損人害己的主張。”

    美國專欄作家紀思道日前在《紐約時報》發文稱,美國和大陸可能在東沙或金門發生軍事衝突,這種概率已升至近十餘年來的最高點,“有可能演變為大戰”,成為美國自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以來,與另一核武大國最危險的對抗事件。

    日本學者小笠原欣幸則認為,解放軍的目標如果是東沙群島,美國輿論可能也會有“不能讓士兵死在距台灣遙遠的無人離島上”的聲浪。更重要的是,大陸收復東沙島可以視為推進“和平統一”進程的重要象徵。至於解放軍可能採取的行動,小笠原猜測可能從周圍常態化軍演開始,接著遊走在“騷擾”補給運輸機與船艦的灰色地帶,再進一步通過封鎖海空域切斷補給線,之後通過預告軍事攻擊逼退臺駐軍,最後進行登陸作戰。

  對此,3月1日,中國國防部新聞局就近期熱點問題答記者問,其中在回應中美兩軍軍事關係時表示,“當前中美關係正處於重要關口,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選擇。”

臺軍難以防衛的島

 

  台灣“中央社”稱,由台灣實質控制的東沙群島位於南海東北方,其中僅擁有機場的東沙島是“島”,其餘則是環礁。而東沙群島在地理環境上距離台灣本島約410公里,距離廣東汕頭僅約260公里。現在台灣在東沙島派駐海軍陸戰隊約500人,因地形平坦,基本上是一座不可能防衛的島。臺海軍退役中將蘭寧利直言,“對東沙之增援,無論我方採取何種方式運補,在兵力、空間、時間上均對我極不利”。

  台灣中時電子報稱,目前東沙島上有機場、房舍等現成設施,幾乎沒有防禦的可能性,但對大陸的南海政策卻有戰略上的作用。從近幾個月解放軍軍機繞臺路線來看,大部分都是以偵察機進入台西南防空識別區後再折返廣東,航線位置大約都在東沙島與台灣連線的中間地帶。如此高強度偵察,必會收集包括通信狀況、雷達反應、衛星信號與航道測量等資訊,“其作用足以保障一次迅雷不及掩耳的高效率軍事行動”。

  大陸專家表示,外界關於解放軍解決台灣問題將先奪取離島只是一種猜測。在未來解放軍決定武力統一台灣的時候必然是民進黨當局觸犯《反分裂國家法》所劃下的法律紅線,在這種情況下解決台灣問題不需要一個小島一個小島逐步解決,而是會通盤考慮,一次性解決。“解放軍目前已經具備了登島作戰能力,用最小的代價,最短時間徹底解決台灣問題,不給‘台獨’去爭取域外勢力幫助留下空間,不給‘台獨’勢力喘息機會。”

    無論是臺海軍陸戰隊還是“海巡署”的戰力都很有限,臺軍所謂的抗登陸作戰防奪島能力,完全就是政治作秀,根本不具備實際作戰能力,其防禦能力也完全不堪一擊。臺軍在東沙島配備的武器很多都屬於輕武器,這些武器在島嶼防禦作戰中難以發揮太大作用。奪島作戰必然是立體作戰,包括制空權奪取、實施空地打擊以及兩棲作戰能力,靠這些威力有限的武器裝備以及近射程迫擊炮來實施島嶼作戰,戰力有限。

 

    來源:環球網、中評社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