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亂 美軍分散印太兵力部署應對中國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近日提出了進一步分散印太區域美軍據點的方針。他認為如果部隊集中部署在少數幾個基地,很容易成為中國精確制導導彈的襲擊目標。在談到臺海局勢時,他聲稱協助並鼓勵台灣進行防務投資,並提供台灣“不對稱戰力”,至關重要。美國政府將持續向台灣軍售,協助實現威嚇戰略。

美軍印太司令部的計劃曝光!妄想讓中國主動放棄統一?--上觀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在3月1日的演講中提出了進一步分散印太區域美軍據點的方針。他認為,如果部隊集中部署在少數幾個基地,很容易成為中國精確制導導彈的襲擊目標,凸顯出美軍內部對於中國軍力的擔憂情緒正與日俱增。

  2018年特朗普政府發佈的國防戰略將美軍的分散部署置於對華戰略的核心位置。戴維森的發言意味著美軍將在拜登政府治下繼承這一基本方針。

  報道稱,如果繼續充實美軍在沖繩和關島基地的部署,會讓美軍在抵禦中國彈道導彈方面變得更為脆弱。而攻擊少數幾個基地就能讓美軍一舉喪失戰鬥力,則可能為中國實施先發打擊提供動機。

  尤其需要分散部署的是美海軍陸戰隊,他們正在推進的是一種被稱為“遠征前進基地作戰”的戰略。有事之時,大量小股部隊將分散部署在位於中國彈道導彈射程之內的“第一島鏈”附近的離島和沿岸區域,作為監視和偵察的據點。美海軍陸戰隊還計劃推進小型登陸艦的研發,以實現上述作戰行動。

  太平洋島國帛琉在2020年秋向美方提出了新建軍事基地的建議。美國國防部相關負責人指出:“我們需要投入力量的並不一定是建設新的永久性基地,而是能夠執行任務的(可靈活部署)據點。”

美宣稱“助臺增強防禦力、持續對臺軍售”

    據台灣“中央社”報道,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當地時間4日聲稱,美方協助並鼓勵台灣進行防務投資,增強防務實力與威嚇力,提供台灣“不對稱戰力”以自我防衛,持續對臺軍售,至關重要還宣稱美國政府持續向台灣軍售,協助實現威嚇戰略也極為重要。

    有島內網友在看到這則消息後質問,“賣爛武器,賣爛裝備給台灣,這叫‘助臺增強防禦力’?”也有人諷刺,“覺得台灣保費要漲了”。

  報道稱,戴維森(Philip Davidson)4日以視頻連線方式出席美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對談。他宣稱,印太地區是全球最為關鍵的區域之一,從現在到2026年間將面對不少挑戰。

    美軍印太司令部的這個說法,引起一些島內網友的批評:“美方不會介入因宣示‘台獨’而引發的兩岸衝突,只是把台獨當成提款機罷了。”
 
    還有網友諷刺,每次看這種新聞,就覺得台灣保費要漲了,不漲就破產,要不就潛藏負債幾十兆,現在物價都漲啰。

美沿第一島鏈打造“反華導彈網”

美國陸軍“戰術導彈系統”發射畫面

  “日經亞洲”(Nikkei Asia)網站報道稱,美國將加強對中國的常規威懾,沿著所謂的第一島鏈打造一個精確打擊導彈網路,這是美軍在未來6年內為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投入的274億美元計劃的一部分。

  沿著所謂的第一島鏈打造對抗中國的導彈網路構成了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日前提交給美國國會的“太平洋威懾計劃”的核心提議。“美國未來面臨的最大危險仍然是傳統威懾的侵蝕,”該計劃文件中這樣寫道。“如果沒有有效和令人信服的常規威懾能力,中國就有膽量在該地區和全球採取行動,以取代美國的利益。隨著印太地區的軍事平衡變得更加不利,美國的額外風險堆積,可能會促使對手嘗試單方面改變現狀。”

  報道具體解釋說,這一計劃是“在國際日期變更線西部的第一島鏈部署一體化聯合部隊精確打擊網路,在第二島鏈構建一體化防空導彈防禦能力,以及部署能夠維持長時間戰鬥行動能力的分散型部隊”。所謂的第一島鏈由包括沖繩、台灣、菲律賓島嶼在內的一系列島嶼組成,中國的反介入/區域封鎖策略試圖將美軍從第一島鏈中趕出去。

  根據美軍的“太平洋威懾計劃”文件,該計劃的架構是“將資源集中在威懾中國的關鍵軍事能力上”。這份文件報告稱:“本報告中概述的需求是專門用來說服潛在對手,任何先發制人的軍事行動都將付出高昂代價,而且如果在危機時刻投放戰鬥力量很可能會遭受失敗。”

退出《中導條約》後不久美國就試射新型中程導彈

  報道稱,根據日本的《防衛白皮書》顯示,美國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駐紮了大約13.2萬的兵力。美國最新“太平洋威懾計劃”的核心要素是“沿第一島鏈建立具有高生存能力的精確打擊網路”,這意味著美軍陸基炮兵部隊將擴大對常規導彈的使用,美軍已經排除在這些短程和中程導彈上配備使用核彈頭的可能性。

  長期以來,美國應對中國的策略一直以海軍和空軍為基礎,而中國擁有強大的陸基中程導彈,美國卻一枚也沒有。這一差距主要源於《中導條約》的限制,該條約禁止美國研發使用射程在500公里到5500公里之間的陸基導彈,美國已于2019年5月正式退出該條約。

  “《中導條約》對美國施加了不必要的限制,”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委員吉姆·堿I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時說。他表示,在印太地區部署中程導彈“是美國和日本之間一個日益重要的探討領域”。駐日美軍目前沒有配備可以打到中國的陸基導彈,日本防衛省則一直在包括沖繩在內的“西南諸島”上打造自己的遠程導彈打擊能力。

  報道也承認,在日本領土上部署美國導彈將困難重重,因為此舉將影響美軍和日本自衛隊的角色分工。而且在日本部署美國導彈肯定會激怒中國,讓中日之間的外交複雜化。在日本部署導彈還可能會遭到周圍當地居民的反對。

  針對美在亞太部署中程導彈一事,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此前曾表態稱,中方堅決反對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中導。如果美方執意部署,就是在中國“家門口”挑釁,中方絕不會坐視不管,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堅決反制。同時,中方希望日本等有關國家從地區和平穩定大局出發,謹慎行事,不得允許美在其領土部署中導,以免淪為美地緣政治圖謀的犧牲品。

美媒炒作“中印非軍事區對華有利”

    中印一線部隊日前在班公湖地區完成脫離接觸,邊境局勢明顯緩和,但美國一些媒體好像有點坐不住了。彭博社發表題為“中印非軍事區令德里國防官員不安”的報道,宣稱印度與中國正在邊境“建立非軍事區”,此舉激怒了印度安全部門一些官員,他們認為“設立非軍事區對北京有利”。

  報道稱,兩名“了解事態發展的”印度官員透露,印度與中國的士兵將不再沿著班公湖北岸一段9公里長的河岸巡邏。“這一結果將直接導致印度從去年8月在秘密行動中佔據的戰略高地上撤軍”。但印度安全部門一些官員認為,建立非軍事區有利於中國,他們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可印度政府還是選擇了迅速撤離。

  據了解,中印達成有關從班公湖南北兩岸同步脫離接觸的協議後,印度主流媒體和部分戰略界分析人士紛紛炒作“中印在第四指至第八指設立非軍事緩衝區”的內容,認為此舉損害印度利益。但印度官方從未予以理會。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斯堨侅絮藆辿b上周的例行記者會上沒有直接回應任何與炒作協議有關的問題,但強調“從未以犧牲印度領土利益為代價”,不應對雙方軍事部署做出誤讀。

  自去年中印邊境發生衝突以來,美國媒體及美國政府也一直表現活躍。今年2月,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在記者會上宣稱,美國正在密切關注印度和中國之間的邊境爭端,並支援通過直接對話和平解決爭端,同時強調美國會與像印度這樣的盟友和夥伴站在一起。

  中國駐印度大使館此前發表聲明稱,中印邊界問題是中印兩國之間的事。中印有智慧、有能力妥處彼此分歧,不需要第三方介入。

軍方斥鉅資“震懾”中國,美國國會:沒錢

 

    自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表示他將把對抗中國作為美國國防部工作的重中之重來對待,還專門在美國國防部內成立了一個“中國工作組”後,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菲爾·戴維森便開始拿著一份採購清單找到了奧斯汀,要求他兌現承諾,給美軍購買足以震懾中國的武器。

  然而,從美國媒體的報道來看,一些美國的立法者卻認為這筆錢有點……難搞。

  根介紹,美國印太司令部的司令戴維森為了找國防部要錢,本週專程坐飛機從位於美國夏威夷的司令部飛到了華盛頓,要求包括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在內的美軍領導們想辦法讓美國國會給他在明年批准50億美元的預算,用來購買“震懾”中國的武器和導彈。

  戴維森對這些美軍高官稱,他之所以會討要比上一年度國會批准的預算多出兩倍的經費,是因為對於中國的傳統震懾手段已經不足夠了。“我們必須讓北京明白,想通過軍事手段實現自己目的的代價是極為高昂的”,他說。

  儘管戴維森的這番表態在美國軍方高層那媕繸o了“積極”的響應,但在負責批准預算的美國國會那堙A一些美國的立法者卻在為這筆錢到底能從哪擠出來而發愁。

  比如,擔任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民主黨政客亞當·史密斯,雖然很支援將美軍的重點轉向對付中國,但他卻比較排斥為此大規模地增加軍事開支,也不認為瘋狂撒幣是遏制中國的最佳答案。史密斯認為戴維森的做法是想要建設一支強大到可以完全支配中國軍隊的美軍力量,但史密斯認為美軍沒必要那麼做,認為美軍只要能對中國軍隊產生足夠有效的震懾力,能讓解放軍不敢攻打台灣,或通過軍事力量“擴張邊境”和“阻斷海洋航路”就夠了。

  美軍內部對於如何改善美軍在印太地區的裝備也存在一些分歧。比如美軍印太司令部希望購置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的“陸基宙斯盾系統”(Aegis Ashore),以增強美軍在關島的對空導彈防禦能力,但也有人認為美軍戰艦上裝配的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已經足夠了,沒必要再多花錢。

  分析稱,如果戴文森想在明年搞到對抗中國的那筆47億美元的預算,並在2023年到2027年這5年堿偎鴽雂什磞A增加228億的預算,那麼美軍確實就得削減其在中東、阿富汗或歐洲這些對美軍也很重要的領域的預算。

  可媒體認為,拜登政府似乎並不打算在上臺後的第一年就對美軍在這些非中國的領域動刀,而且拜登當局似乎還希望讓美軍去幫他們應對包括疫情乃至氣候變化方面的問題。

  有美國國際戰略領域的智庫專家還表示,美軍的許多預算也不是說砍就能砍的,因為這些預算是與美軍的人員和結構掛鉤的。儘管美軍說要轉向中國,但中東這個牽扯了美國大量精力的地區,同樣也不是美軍說放就能放的。

  一位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就表示:“雖然把中國作為要點並將美軍進行現代化的提升是正確的,但想讓這些想法真的實現就得面臨一些棘手的選擇”。

  不過,儘管存在這些預算上的阻力,但國防部長奧斯汀也透露出了他願意為對抗中國而削減美軍其他領域預算的意願,並開始對美軍諸如F-35等昂貴的軍事項目和在中東等地區的軍事投入進行審核。有國防部的前官員稱,奧斯汀可能會通過減少這些項目和地區的部隊規模,來騰出對付中國的預算空間。

  總之,美軍通過這種“窮兵黷武”的方式遏制中國崛起的方向是不會變的。只是,這真是苦了那些還在疫情中掙扎的普通美國民眾。當他們的政府為了維持美國的全球霸權不惜數十億數百億數千億美元的砸錢時,這些亟需幫助的民眾將領到的僅是一張從2000美元不斷縮水到1400美元的支票,而且就為了這麼點錢的美國政客們還在國會塈n得雞飛狗跳。

  所以,美國媒體真正應該提出的問題是:美國都死了50萬人了,數千萬人感染了,那麼多人都失業和無家可歸了,但美國還有錢解決這些問題嗎?

全球軍費增長的鍋,中國背不著!

  

  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最新發佈的2021年度《全球軍力平衡報告》稱,2020年全球軍費開支再創新高,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中國海軍擴張的推動。說實話,這個鍋中國真背不著,無論從全球軍費增長的構成、軍事開支與經濟增長的關係還是對於全球和地區安全的影響來看,中國都沒理由承擔這個責任。

  這份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軍費開支達到1.83萬億美元,比2019年實際增長3.9%。從地區來看,歐洲和亞洲軍費開支增速放緩,但拉丁美洲、北美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強勁或穩定增長抵消了歐亞區域的放緩。從大國層面看,俄羅斯和歐洲國家國防開支趨緩,中美依然保持增長。其中美國軍費達到7380億美元,佔全球40%,較2019年增加7.8%。中國國防開支為1933億美元,佔全球10.6%,較上一年增加6.7%。

  數據顯示,無論總量佔比、增長速度還是數額,美國都應為全球軍費增長承擔首要責任。2020年美國軍費開支總量的全球佔比居高不下,可以說是憑藉一己之力拉升了全球水準。美國軍費開支較上年增加530多億美元,超過2020年全球軍費增加總量的2/3。就軍費開支與經濟增長的關係而言,2020年美國經濟萎縮了3.5%,但軍費開支不但沒減反而逆勢增長7.8%,這種反差太扎眼了。

  從安全政策實施來看,美國的所作所為增加了全球安全的複雜性,也因此成為全球軍費開支增長的重要推手。

  一是對於世界各地區的軍事衝突,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美國並沒發揮足夠積極的勸和促談作用,為地區局勢降溫。二是在某些地區,美國一定程度上還加劇了當地緊張局勢,無論對伊朗還是北韓,美國的持續施壓都對相關國家所在區域的安全穩定起到了負面作用。三是在大國競爭方面,美國將中俄視為重要戰略競爭對手,在安全方面不斷向中俄施壓。在中國周邊,美國不僅拉攏日印澳等國推動“印太戰略”,還在南海頻繁採取危險性的軍事活動。在俄羅斯戰略腹地,美國不斷推動北約加強在中東歐地區軍事部署,頻繁舉行軍演。俄羅斯不得不加強應對,維護自身戰略安全空間和利益。

解放軍裝備的東風-16導彈

  最近幾年,西方一些國家或勢力無視美國在推高全球軍費支出中的作用,反而不斷炒作所謂中國軍費問題,散佈中國國防開支增長過快等論調,試圖將全球軍費增長歸咎於中國。但事實並未如此,中國的國防開支有其足夠合理性。

  一是中國國防開支佔GDP的比例呈現下降趨勢。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國防開支經歷了從維持性投入到適度增長的發展歷程,總體保持與國家經濟和財政支出同步適度協調增長。2020年雖然遭遇疫情衝擊,但中國成為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大國。因而中國國防開支增長存在合理的經濟基礎,而非不切實際的盲目增長。

  二是中國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並未參與惡化地區或全球安全局勢。中國的國防開支主要由人員生活費、訓練維持費和裝備費構成,並未用於對外擴張。近年來,中國對於國際安全的貢獻不斷增強。無論參與國際維和還是對地區熱點問題的勸和促談,中國都發揮了積極作用。

  三是中國國防支出增長是應對周邊安全環境的合理需要。2020年中國周邊地區的大國博弈有所加劇,國防開支適當增長是為保持必要的國防能力。美日印等國在安全問題上對中國多有施壓,朝核問題、南海問題、阿富汗問題等依然沒有完全解決,地區安全熱點問題時起時伏。這些都使中國需要保持“以武止戈”的國防能力。

 

    來源:環球網、參考消息網等綜合